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咸蛋惹出小风波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慢着。”周晓莲用力眨巴着眼睛,呆愣愣的望着方翔,从头到脚审视一遍后,方才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刚才说什么来着?福寿鸭是谁养的?”

    陈岚与王丹的表情虽不像周晓莲那般夸张,可瞧着方翔,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尚不待方翔开口,谢玉音已经抿嘴轻笑起来,一边替铃铛夹菜,一边柔声解释着:“我不是说过嘛,翔子是搞野鸭养殖的。其实这驰名中州的福寿鸭,就是翔子培育出来的。”

    “老天。”周晓莲惊叹出声,神情大为激动,颤声道,“方…方翔,福寿鸭居然是你培育的?难不成,这整个中州市的福寿鸭全都是你一个人供应的?”

    “目前来说是这样。”方翔笑着点头。

    “买噶的!”周晓莲的眼睛瞪得滚瓜溜圆,上上下下打量着方翔,咋舌不已,“市一公斤福寿鸭卖78块,你这一个月少说也得供应两三万吧,那你得赚多少钱?乖乖,我居然一直跟一个大资本家坐一起,嘿嘿。”

    周晓莲咋咋呼呼,却是无法掩饰眉宇间的震撼之『色』。陈岚与王丹也是惊讶莫名,她们清楚谢玉音绝对不会说假话,可这一时间,她们还真无法把衣着朴素的方翔与那控制中州市福寿鸭源头的养殖大户相提并论。

    “我供应的数量不算少,可我不是直接面对终端市场,我是与菜市场打交道,以批价卖出,也只是赚一点蝇头小利罢了。”该谦虚的时候就得谦虚,尤其是谢玉音的姐妹们面前,方翔可不想留给她们一个张狂的坏印象,客套一句后,笑着总结道,“所以我可不是什么大资本家大企业家,我是小本买卖,赚点辛苦钱而已。”

    谢玉音望着方翔,抿嘴轻笑,美眸中蕴藏着赞赏的『色』彩。周晓莲三人似懂非懂的点头,她们不便直接去询问方翔的收入家底之类的**话题,可就冲着方翔这谦逊的态度,即便方翔真的身家不菲,她们也是觉察不到半点的隔阂。

    餐桌上的气氛依然融洽,只是多了一个探讨的话题。周晓莲三人好奇的询问下,方翔说一些野鸭养殖过程中的趣事闹事,这几个大城市长大的女孩子听来只觉得特别鲜。而方翔绘声绘『色』的描述下,宁远村的青山绿水似乎也已经近咫尺触手可及。

    “有山有水好地方啊。”周晓莲双手握拳,一脸的渴求之『色』,“我真想到你们那里生活几天,喝喝山里的甘泉,吃点不打农『药』的蔬菜,对啦,一定要瞧瞧你那个现实版的开心农场。”

    “是啊,农村生活多美啊。”王丹附和着道,眼睛里冒着小星星,“我也想尝尝玉音提到过的白片肉跟麦芽糖,还有啊,如果能再享受一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哈,想想都美的冒泡哎。”

    ‘呵呵,还享受哪!如果真让你到田间地头去体验一下,估计半个小时就能把你累哭了。’望着文弱白净的王丹,方翔暗地里笑得肚皮疼。

    真正的农村生活压根儿不是这些城里女孩儿想象的那种充满诗情画意的调调,种地是实打实的劳作,跟享受之类的字眼完全不搭界,‘粒粒皆辛苦’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准则。不过城里人若是厌烦了都市的喧嚣与令人窒息的工作生活压力,空闲之际到偏远农村去游玩小住、尝个鲜,倒也是个不错的消遣。不说别的,单单是那原生态的环境跟农村邻里间那股子质朴的气息就已经让人受用无穷,小住几日,管保你神清气爽。

    周晓莲三人唧唧喳喳,言语中不离对农村‘悠闲’生活的艳羡之情,感于大家对铃铛的爱护,方翔笑着提出邀请:“玉音,村里的老人们挺想你的,老张『奶』『奶』他们三天两头念叨着你。你有空的话,就来一趟,顺便叫上小莲她们,我来招待你们。住处不用担心,我现住养殖场,祖屋有四间房子闲置着,你们就是来上十几个人我也照样安置的下。”

    “呵呵,那感情好。七月份热的时候,公司里按照惯例都会放上几天长假,如果时间充裕,我去看望一下村子的老人跟孩子们。”谢玉音轻笑着点头,周晓莲早已是欢喜雀跃,掰着手指头计算着假期,一侧的陈岚与王丹也是喜形于『色』。

    说话之际,周晓莲将注意力转移到方翔的背包上,眼神一亮,乐呵呵的道:“这里面是野鸭蛋?”

    方翔笑着点头,周晓莲可怜巴巴的道:“我还没见过野鸭蛋呢,能不能让我开开眼?”

    “这是腌制好的咸蛋,蛋壳都变了颜『色』。你要是想看啊,下次我捎给你几个没腌制的鲜蛋。”方翔笑着将鸭蛋提出来,递给一侧的谢玉音,却又赶忙嘱咐着,“这些咸蛋我已经煮熟了,现天热,你们公寓没有冰箱,回去抓紧时间吃掉,免得搁坏了。”

    “呵呵,谢啦,翔子。”谢玉音接过咸野鸭蛋,因为开心,眼角轻轻弯了起来,流1u出一种异样的妩媚跟『惑』人的风情。方翔总觉得今天的谢玉音有些不同,可究竟哪里不同,却又说不清楚。而此时,谢玉音望着这碧绿如翡翠的蛋壳,讶道:“这蛋壳的颜『色』是染得吗?”

    “不是,是老汤泡的。”方翔笑着解释,此时铃铛早已取出一个咸鸭蛋,轻轻磕破后,麻利的剥掉蛋壳,然后托起那碧绿『色』的鸭蛋,献宝似的呈给谢玉音。

    “铃铛好乖!哈,这咸蛋的味道真好。”谢玉音接过咸蛋,轻轻嗅了一下,不由的1u出陶醉之『色』,轻轻掰开蛋青,周晓莲三人原本漫不经心的神『色』登时变了,三双眼睛直愣愣的望着里面的蛋黄,就好似见到了天下奇特的景观:黄澄澄的蛋黄表面光泽浓稠,是夕阳晚照的动人『色』调。皎洁的灯光映照下,蛋黄散着一股子幽幽莹光,就像是一块淬了烈焰的钢…

    不说味道,单单是这卖相,就已经引人垂涎。谢玉音忍受不住那馥郁香气的诱『惑』,周晓莲三人灼灼目光注视下,轻启贝齿咬下一小块蛋黄。

    “哈!”谢玉音神『色』振奋,轻呼出声,三下五除二将咸蛋吃入腹中,纤手又伸向了那袋咸野鸭蛋,麻利的磕破蛋壳,开始消灭第二个咸蛋。

    谢玉音眉飞『色』舞不已,眉宇间有一股子自心头的欢畅,却是没有做出只言片语的评价。谢玉音的古怪,让周晓莲三人面面相觑,忙也有样学样,一人拿了一颗咸蛋开始品尝。

    “这…这也太好吃了吧。”周晓莲赞叹出声,正要肠刮肚的想几句合适的评语,却现自己罗织语言的当口,谢玉音早已剥出了第三颗蛋。

    周晓莲赶紧的闭嘴不语、闷头吃蛋,这咸蛋有着醉人的馥郁咸香跟那提神的清冽甘甜,味道之奇美,是周晓莲生平仅见。眼下这美味数量有限,如果因为啰嗦而少吃上一口,那可是一件大大的憾事。

    一时间,餐桌上冷清的可以,谢玉音四女展开了吃蛋竞赛,把方翔与铃铛逗得直乐。也有几个客人从过道经过,见状好奇的观望着,显然是为张记咸蛋那独有的奇特卖相所吸引。

    谢玉音一起吃了四个咸蛋,方才惬意的停手,望着方翔,神『色』动容不已:“翔子,你从哪里搞的这个好东西?我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咬下来。”

    “呵呵,这是老张***祖传绝活——张记咸蛋,前段时间,她老人家把这手绝活传给了我。”方翔笑着解释,笑眯眯的道,“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

    “岂止是可以,简直绝了!”谢玉音朝着方翔一翘大拇指,赞不绝口,“咸鸭蛋我吃过很多,可没有一个牌子能比得上…”

    谢玉音话未说完,就听得一道彬彬有礼的声音响起:“先生小姐,对不起,本店有规定,顾客不能携带外来酒菜、来此就餐。”

    抬头望去,却见一位女服务员正朝着众人礼貌微笑。一般的酒店都不允许私携酒菜,这个规矩大家都理解,谢玉音起初也只是想浅尝辄止,孰料这咸蛋太过美味,让人管不住自己的嘴,这开怀大嚼之下,非但引来了其他客人的留意,是惹来了服务员。

    此刻被人点醒,大家多少有点尴尬,方翔忙道:“实对不起,这是我家乡的特产,拿来给朋友尝个鲜,我们这就收起来。”

    “打扰客人们用餐,请原谅。”服务员达成目的,也就礼貌的致歉,正要离去,此时一个四十多岁、领导模样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望着服务员,轻声道,“怎么了?”

    “这几位客人拿了点土特产店里品尝,本来没什么的,可刚才有不少顾客瞧见了,以为这是咱们推出的特『色』菜,也想照样来一份…”服务员简明扼要的一说,那女子皱起了眉头,沉声道:“小题大做,你第一天来上班啊?下去吧。”

    女子低声训斥一句,望着方翔等人,深鞠一躬,歉然道:“服务员不懂事,小题大做了。有打扰之处,希望几位多多包涵。”

    方翔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若是对方得势不饶人,他也必定会怫然不悦,可女子这一鞠躬道歉,方翔却是局促起来,赶忙道:“你太客气了,我们这就把咸蛋收起来。”

    方翔与谢玉音收拾着咸蛋,女子无意中望了一眼,却不由的奇道:“这…这是鸡蛋?”

    “野鸭蛋。”方翔随口答着。

    女子望着周晓莲刚刚掰开的咸蛋,暗自称奇:‘咸蛋腌制成这种颜『色』,当真是罕见的很。不说别的,单单是这蛋黄的卖相,就已经让人垂涎欲滴了,也怪不得别的顾客会心动。这蛋没有包装,看来这年轻人说的不假,是家乡的土产。’

    女子心头思绪快如电闪,突然望着方翔,礼貌的笑道:“这位先生,我想买一个咸蛋品尝一下,可以吗?”

    </p>

    </p>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