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猴群、**群与护林员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救援队伍护林员刘老五的带领下进入大奇山。

    护林员昨天趁着天黑,山林内寻过,结果现了孩子们留下的一些蛛丝马迹。刘老五将他们领到昨天护林员探查的头,这里是一片低矮的灌木丛、灌木丛的两侧是深深的山坳,刘老五道:“山里天黑的快,我们昨天就到这里。看样子孩子们是翻过这灌木丛,进了深山。玉娃,你们小心一点,我回去了。”

    刘老五给方翔留下两把信号枪,叮嘱一番后,这就沿着原路返回。

    初入大奇山,看着那繁花夹道流水淙淙鸟鸣嘤嘤,每个人都不由的为这纯粹的自然美景所触动。如果不是时不时有泥泞难行的山涧小径、路旁的陡峭低崖跟崖底那如刀枪般林立的怪石提醒着他们这里并不是处处桃源、而是美丽与杀机并存,这些初入大奇山的人们搞不好真会沉『迷』这山水画般『迷』人的大奇山。

    方翔前方领路,一个登山运动员与他并肩齐驱,另一个运动员队伍的后面,这两个运动员尾呼应,防止其他人生不测。

    明月心紧随方翔,她拖下了警服,换上了一套登山服,面料表面光洁滑爽,能很好的防风沙。与明月心并肩而行的是一个叫做‘老朱’的中年男子,老朱是赵博城的好朋友,是一位狩猎爱好者、交游广泛,这次的救援队就是他负责牵头组建的。老朱个头魁梧而健壮,是一个异常开朗而容易相处的人,黝黑的脸庞总是让方翔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家炒锅的锅底。

    方翔五人一边探路,一边寻着孩子们留下的线,忙碌的很。相较而言,其他四人就显得颇为闲散。这四人有两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还有两个四十多岁的富态中年男子。昨晚大家彼此间都做过介绍,这四人是老朱的猎友,这一次是自愿前来帮忙的。而这四人包括老朱,都有持枪证与狩猎证,手中持有各种精良的装备:猎枪、弓弩…,瞧四人旁若无人的喧哗、一副兴致勃勃的派头,不由的让人产生了几分恶意的揣摩:这四人搞不好是把这次的救援当作了一次狩猎活动,把这大奇山当成了一个的狩猎场。

    “老东,你怎么带着小猎王?瞧你这点出息,你该不会是打算打斑鸠吧?”说话的年轻人高大而肥胖,方翔知道此人叫做周谷,是周莱市一家大型冶炼厂的少东,属于富二代的范畴。

    方翔对弓弩有一点了解,大致知道小猎王是颇受欢迎的三利达玩具弩,全金属制作、拉力3公斤,虽说是玩具弩,玩熟了一样可以下斑鸠鸽子之类的小型鸟类。

    被称作‘老东’的富态中年男子望了一眼周谷,嗤之以鼻:“切,周少,论玩弓弩你还差得远。你肩上那把是亚瑟公司的马克思弩吧。嘿,你搞这么个大家伙,你是想打野猪啊?哈,你还带着把大黑鹰,啧啧,你这把大黑还改过。瞧出来了,你是想用马克思弩打狼,大黑打野兔吧?不过你可是失算了,这里处处山林、灌木茂盛,太多的死角,不比别的地方视野辽阔,你的箭跟钢珠出去,搞不好『毛』都打不到一根,等你换箭的时候,动物不是跑远了,就是已经借着各种掩护跑到了你的身旁。我告你,这种地方狩猎,有用的是什么?是枪,还有…”

    老东顿了一顿,朝着前方的方翔指指,“还有人身上背的那种铁胎弓。费力是不假,杀伤力也差了点,可活『射』不是玩假的。如果掌握了扣箭的要诀,换箭的度快的一塌糊涂,这种山林打猎,综合威力很强。”

    “你拉倒吧,就那原始武器能跟我的马克思弩比?”周谷不屑的撇撇嘴,“我看你是不服,不服咱俩就打个赌,这一次我不用枪,我就用我的马克思弩,单独猎头猛兽给你瞧瞧。”

    “行啊。”老东一脸的坏笑,“我给你加个彩头,我家那盘羊角你不是一直虎视眈眈吗?你能用弩猎一头狼,我就给你…”

    二人低声研究着这次赌博的彩头,此时已经行至一道陡坡的坡底,道路泥泞难行,方翔站坡顶,将人一一拉上来。明月心刚上山坡,立足不稳,险险摔倒。方翔眼疾手快,伸臂及时的揽住了明月心的纤腰,顺势往怀中一带。即便隔着登山服,依然能感觉到那腰肢窈窕如柳盈盈只堪一握,掌心处传来一抹绝佳的弹『性』,而明月心玉面上悄然掠起的两朵红云,是美的『荡』人心魄。

    二人一触即分,明月心的呼吸却变得急促起来,灿如秋水的眸子中微有羞思涌动,退开方翔几步,低声开口轻若蚊呐:“谢谢你。”

    “不客气。”方翔笑着摇头,掌心的美妙感觉触电般的烙印中枢神经之上,心头也随之燃起一丝琦念。

    二人间这无意的小小暧昧几不可察,旁人瞧眼中也不觉得如何,唯有那时刻留意明月心的周谷瞧得清楚,拳头不由的握紧,瞪着方翔的眸子中似乎喷火,嫉恨难耐。

    山林疾行中,周谷突然开口:“喂,方翔,听说你曾经手持一柄开山刀、杀死两头狼?”

    方翔点点头,周谷冷笑着道:“哎呀,听说你还练过功夫。我真觉得奇怪,就是一般人手持一柄刀『乱』挥『乱』砍,也能杀退一群狼吧?你还搞了个遍体鳞伤。真服你了。”

    周谷意存讥讽,方翔微微皱眉,明月心纤眉紧颦,凤目蕴寒。周谷却来劲了,紧盯着明月心,嚷嚷着:“我这人说话丑『性』子直,你别见怪。不过我有切身体会,我不是半点武功,可上个月连猎两头熊,这熊总比狼厉害吧。我身上愣是半点事没有,这老东可以作证…”

    周谷自吹自擂,说着自己的临危不『乱』与枪法如神,老朱怕方翔年轻气盛跟周谷争执起来,这就一拉方翔快走几步,一边冷笑着道:“别听那傻『逼』瞎咋呼,整个一装『逼』的主儿。不过他上个月的确是猎了两头熊。”

    “猎熊?”一侧的明月心微微一愣,不解的道,“国内可以猎取野生动物?”

    老朱摇摇头解释着:“是蒙古境内猎熊。猎到的熊不能带出蒙古,只能蒙古境内食用,而且每只熊都要按照美金收取巨额费用,打猎用的枪也是蒙古狩猎旅游主办方提供的。”

    方翔轻笑着道:“这哥们能猎熊,倒也不是一般人物。”

    “屁!”老朱回头瞥了一眼吹嘘不休的周谷,不屑的道,“越远距离的『射』杀生命,人的负罪感就越低,与此同时,那恐惧感也就降低。而且去野外狩猎,都是狩猎旅行团一起行动,人多势众,心头的紧张是大大降低。要是让他独自拿把刀跟猛兽作战,瞧着那獠牙龇出血花迸溅,我敢跟你打赌,他能吓得『尿』裤子。我烦这种二货,本事不大、牛皮不小。要不是看他老爸的份上,谁爱搭理他!”

    老朱忿忿的吐口唾沫,方翔和声道:“老朱,不说这些了。这一次我们是来救人,不是来游山玩水,不是来打猎。如果你的四位朋友把这当作狩猎场,我想请你奉劝他们一句:趁早回去!”

    老朱愣了一愣,嘿嘿笑了起来,面上有了几分尴尬:“看不出啊方翔,你倒是一个野生动物保护者。”

    方翔摇头,沉声道:“这不是保护不保护的问题,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是来救人的。一切能影响我们成功的不利因素都必须摒弃。猎取动物,枪声也好,动物的惨叫也罢,包括那血腥气都很可能会吸引来多的猛兽,让我们自己处于不利的境地。这种情况,我是绝不允许。除非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否则我们不能动用猎杀动物。”

    方翔目光灼灼,老朱被他冷峻的目光瞧得久了,心头都有些寒,干笑着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我去跟他们说说。不过我只能保证自己不会主动狩猎,别人我可管不了。”

    老朱一语成真!到了午饭时分,大家卸下身上的行囊,生火做饭。简单的午饭很快弄好,到了吃饭的时候,却独独不见了周谷,老朱用通话器联络周谷,才现他的通话器已经关掉了。

    “周谷到哪里去了?怎么把通话器关了。”老朱询问道。

    “说是闲的慌,去呼吸呼吸鲜空气。放心,不会走远,”老东拍拍肩头保持联系的通话器,轻描淡写的道,“可能是怕我们烦,才把通话器关掉了…”

    话未说完,就听到远处茂盛的山林中传出‘呜嗷’一声嚎叫,声震四野,寂静的山林中鸟雀悲鸣着、扑扑楞楞的惊窜。而这凄厉的嚎叫传入耳畔,那股子蕴藏着狰狞与凶悍的杀气似乎已经迫眉睫。

    “狼!”方翔面『色』微变,条件反『射』的抓起一旁的弓箭,此际,远处就传来了一声惨呼:“救命啊…”

    老东一惊:“周谷的声音!”

    可能离得较远,惨呼声听来有些微弱,可即便如此,那凄惶与恐惧之意却是清晰可辨,紧随其后,狼嚎声此起彼伏,仿似漫山遍野都有灰狼藏匿其中。

    老朱等人变了脸『色』,握紧猎枪。方翔将身上的一个小包裹递给明月心,正『色』嘱咐道:“背身上,这东西能防狼。如果狼来了,立刻上树。”

    时间紧迫,明月心也无暇询问着包裹里放着什么,微点螓,轻声道:“你小心一点。”

    方翔笑着点头,随即面『色』一沉,喝道:“老东、老朱,我们去救人。明队,你们留原地,看守东西。”

    </p>

    </p>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