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腊八粥1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蒜头聪明的可怕,能够自由组合很多简单的词汇,甚至可以与人有问有答的对话。这小家伙与铃铛特投缘,形影不离,总是人五人六的站在铃铛的肩膀上,要多神气有多神气。

    蒜头调皮又可爱,会帮着铃铛一起放养绿头鸭,一旦发现不听话的野鸭子,蒜头就会怒气冲冲的飞过去狗叫吓唬它,有时候甚至会破口大骂:“你丫的,不听铃铛话,老子大耳刮子削你!”

    一句脏话说出来,再配合着蒜头那狐假虎威的派头,经常把方翔与铃铛笑得前俯后仰,而蒜头就会把他们的笑声当作是一种鼓励,益发的乐不可支。

    不过,蒜头毕竟是鸟,虽有孩童般的聪慧,可如果是过于复杂的语句,它就会听不懂,或者是听懂了也无法对答。所以与它对话,方翔会尽量说些短句子,同时将语调放得缓慢清晰。

    腊月初七中午,方翔跟铃铛坐起客厅里忙碌起来,二人眼前放了一个小小的簸箩,里面放满了红豆、红枣、核桃、栗子、杏仁、松仁、桂圆…

    方翔与铃铛将这些东西剥壳后放在大铝盆里,而无所事事的蒜头在屋外兴致勃勃的做着飞翔表演:平飞、滑翔、斜飞,优雅的像是一个高明的舞蹈艺术家。蒜头有时候也会像战斗机一样冲着地面急速的俯冲而下,在铃铛紧张不安的尖叫声中,蒜头总会在距离地面数米处刹住,一个灵巧的打旋后重新飞到空中,然后就会朝着铃铛得意的傻笑着。

    “蒜头。”方翔唤了一声,将一粒未去壳的榛子朝着蒜头扔去,蒜头敏捷的飞了过来,轻轻巧巧的用嘴巴接住,然后就兴高采烈的飞到铃铛的肩膀上大快朵颐。

    空中接食物,是蒜头在马戏团会的本事。蒜头吃过榛子,铃铛就会喂它喝水,吃饱喝足的蒜头在铃铛身上撒娇似的蹭着,惹来铃铛欢快的笑声。

    ‘哐当’一声,祖屋大宅门被推开,远远的看见刘大壮走了进来。

    “玉娃,你做什么?”走进客厅后,刘大壮望着簸箩中的瓜果,不无疑惑的问着。

    方翔失声笑道:“大叔,你该不会忘了吧?明天腊嘛,我准备熬腊粥喝啊。”

    方翔的口气理所当然的很,在家里,母亲总会在腊这天熬制美味的腊粥,这么多年,方翔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刘大壮愣了一愣,旋即笑哈哈的道:“哎呀,玉娃,难为你还记得这个节日。在咱们村儿里,过腊节的可是不多啊。”

    “为什么?”方翔皱眉不解,“以前我在宁远村的时候,每年都过腊节的。”

    “以前是以前,以前是熬粥、喝个喜庆,图个家和万事兴。”刘大壮叹口气,“可现在年轻人都在外面工作,腊也回不来,每家都只剩些老人跟孩子,没有主心骨在家里,哪有心情喝粥。”

    刘大壮唉声叹气的说着话,末了,神情陡然振奋,笑呵呵的道:“不过‘祀灶’那天,没准孩子们大都能回来。”

    刘大壮眉宇间露出希冀之色,摸摸铃铛的小脑袋,眉飞色舞的道:“铃铛啊,你爹妈昨晚打电话,说今年会提早回来,最晚腊月二十四,或许能赶得上回家过祀灶,呵呵,高兴吧。”

    刘大壮打心眼里透着一股子欢喜劲儿,满脸的褶子瞧来都舒展了很多,好似年轻了好多岁。

    方翔也为他感到高兴,只是铃铛小脸上却没有什么欢喜的神色,反倒是轻哼一声,朝着方翔挪了挪小板凳,继续默默的剥壳。

    “你这孩子。”刘大壮面色不快,继而却又颓然叹了一声,“唉,也难怪,快三年了,你哪里还记得你爹妈的样子,栓柱这小兔崽子。”

    刘大壮低声骂了一句,眼眶中微有些潮红,忙长吸一口气以作掩饰,拍着方翔的肩膀,笑哈哈的道:“玉娃,铃铛跟着你真是福气啊,树根今儿中午放回家,嚷着要喝腊粥,说蔡老师讲了,腊是个大节日、要喝腊粥。结果惹恼了你柱叔,朝着他屁股上就是结结实实的一顿胖揍,那屁股肿的跟馒头似的。树根那孩子到现在还躺在炕上嚎哪。你柱叔跟你柱婶为这事还吵起来了,唉,闹腾的街坊都过去了,你说这大腊月的,多让人笑话。”

    树根是柱叔的孙子,今天岁,读小二年级,也正是馋嘴的年纪。

    刘大壮本是随口提提,方翔却听心里去了。宁远村没有吧没有游乐场没有精美的玩具没有美味可口的零食,孩子们贫瘠的童年处处充满了灰色的笔调,方翔每次想起来,总觉得心里发酸,就想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在刘大壮走后,方翔摸摸铃铛的脑袋,柔声道:“铃铛,明天是周六,咱们中午请所有的小朋友来家里喝粥,你说好不好?”

    铃铛闻言噘起了小嘴,一脸的闷闷不乐,蒜头见状就嚷嚷开了:“铃铛不高兴,不请。”

    方翔知道小朋友平日里不愿意跟哑巴的铃铛一起玩,还经常嘲笑她,铃铛至今耿耿于怀。想起铃铛当年孤苦的样子,方翔扎心的疼,忙将铃铛拥在怀中,柔声宽解道:“铃铛,我们做人哪,不能总记着小朋友的坏处,也要多想想他们的优点。树根前些日子不是送你一个蝈蝈笼子吗?还有你三爷爷家的小宝哥哥,不是也送过你一本小人书吗?”

    方翔循循善诱,铃铛现在对他极为依赖,方翔欢喜之余,也怕铃铛上后会变得孤僻,不擅与人交际。所以他很希望铃铛多跟同年龄段的小朋友多接触接触,顺便改善一下以前那恶劣的关系。

    “嗯…”铃铛望着方翔眸子中那鼓励而期许的笑意,认真思索好半晌,嘴角露出了几分灿烂的笑容,用力的点点头,小马屁精蒜头又赶忙附和着:“铃铛同意了,请。”

    ……

    方翔当机立断,领着铃铛来到了村上小,在四处漏风的教师办公室,找到了小校长蔡春梅。

    蔡春梅今年四十六岁,两鬓已经微染白霜,瞧来很有几分老迈的迹象,只是那双慈祥的眸子依然神采熠熠,洋溢着不输年轻人的热情开朗。

    “你想邀请全校的小朋友喝腊粥?”得悉方翔的来意后,蔡春梅很是有些惊讶。

    “还有没上的小孩子,因为人太多,希望让生们回家都通知一下。对了,这也是我们铃铛的意思。”方翔不失时机的夸赞着铃铛。

    蔡春梅望着羞红小脸笑得腼腆而灿烂的铃铛,眉宇间充满了慈爱的气息,蹲下身子,宠溺的拍拍铃铛的小脑袋,赞道:“铃铛真是个好孩子。”

    蔡春梅起身望着方翔,喟然叹道:“玉娃,上一次你送给孩子们鸭头鸭心,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相比你这份热心肠,我这个做老师的真的很惭愧,除了书本上的知识,什么都无法给予孩子。”

    蔡春梅眼角有些红润,语调也微微哽咽,方翔见状心头也有些不是滋味,更是觉得眼前这朴实无华的老师,比某些整天出入高级场所、言辞冠冕堂皇的专家教授,实在是高尚的太多。

    </p>

    </p>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