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进山前的准备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养殖场内,五个失踪孩子的家长在实验中学校方领导的陪同下尽数到来,包括赵博城跟蔡美伊夫妇,此外还有一身警服的明月心。

    方翔等人赶回养殖场,家长们齐刷刷的涌上前来,七嘴八舌的询问着:“老乡,找到我们的孩子了吗?”

    方翔无奈的摇头:“村子里找了个遍,没有半点现。照目前的线索看,这五个孩子很可能是偷偷溜上山了。”

    “上山?”家长们面色登时变得煞白一片,赵博城面部的肌肉轻轻抽搐着,向来沉稳的语调带上了一丝罕见的颤音:“方翔,你说过山上有狼?”

    “是。”望着家长们惶惑的眼神,方翔有些不忍,可到底还是硬下心肠,微微颔,登时间,屋内传出几个女子抽噎悲泣的声音。

    “方翔,大壮,我这就找人组成.探险队连夜进山救援,我还有几个朋友,手中有狩猎证跟持枪证。”赵博城到底也是久经风浪之辈,虽说儿子的安危已经让他忐忑不安,却是虽惊不乱。

    另一个看起来财大气粗的家长.也急匆匆的道:“我跟林业局的秦局长很熟,我这就通知他,要他派人来救援,放宽一些政策。”

    赵博城等人说着话,立刻打起了电话。

    眼下救人要紧,方翔也毫不怀.疑在这个紧要关口,政府相关部门大致也会以人为本,也不怀疑赵博城的能量能迅组建一支登山队。而赵博城挂完电话后,望着刘大壮,异常诚恳的道:“大壮,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忙,我儿子的性命就捏在你们的手中了,我知道你对我有些不满,可孩子…”

    “你扯啥犊子?都他娘的啥时候了,谁有心思跟你谈.矛盾。”刘大壮急眼了,连呼带骂,他与赵博城虽不和睦,只是瞧在那失踪孩子的份上,刘大壮也断然不会与赵博城算什么旧账,没好气的道,“有屁就放,只要能找回孩子,你说啥我都应承你。”

    赵博城眸子中闪过一丝感动的色彩,急急的道:“我.朋友已经帮我联系人马了,政府那边,周兴也在通气,估计没问题,我打算连夜就上山找回孩子。对了,我朋友说了,他们不摸地形,需要一个向导。”

    “这…”刘大壮迟疑起来,面1ou难色,一旁的柱叔见刘.大壮卡壳,赶忙接过话来道:“哎呀,赵书记啊,这你可是为难我们了。虽说我们宁远村kao近大奇山,可你也知道,村子里的人有几十年没上山了,要真上了山,给你们外人一样:抓瞎。大壮以前倒是上过山,那也是小时候。这么多年过去了,原先的路早被荒草没了。”

    柱叔此言一出,.屋内登时鸦雀无声。方翔皱眉思忖半晌,轻轻叹口气,缓缓的道:“我来给你们做向导吧。”

    “你?”众人皆愣,明月心美眸中喜色一闪。

    柱叔跟刘大壮急了,柱叔忙将方翔往身后拉,望着大家嘿嘿笑道:“这孩子不知道深浅,胡说八道。他不行,他是城里娇生惯养的大学生,娇贵着哪,没那本事。”

    柱叔有点滑头,他适才之所以抢着说话,就怕进过几次山的方翔提出做赵博城的向导。山上的危险,自小在大奇山长大的柱叔是清楚的很,而方翔与狼群搏斗之际那惨烈的伤势,柱叔更是记忆犹新,虽说他心地善良,也想早点找到孩子,可也绝不想看到亲如子侄的方翔去冒险。

    东根叔也一按方翔的肩膀,吵吵着:“玉娃,你不成。虽然你进过山,可走的都是固定路线,这漫山遍野的找人,你哪成?大壮,咱哥俩小时候倒是进过山,要不咱去给他们当向导?”

    “行。”刘大壮一狠,用力点头,“我也正好运动运动这把老骨头。”

    “柱叔,东根叔,大壮叔,谢谢你们。”方翔伸手拦住三人,和声道,“还是我去吧,你们腿脚都不行,山里的最新情况你们也不了解。”

    方翔语调虽和缓,却有几分决绝之意,不容旁人反驳,刘大壮等人都清楚他的脾气,见他动了犟性,也都知道无法让他改变主意,不由的苦叹一声,不再去说什么。

    方翔望着眼前这群面色惊喜不已的家长们,道:“我来给探险队做向导。不过有一点我得跟大家提前说清楚。”

    “什么?你说,你说。”家长们异口同声的道。

    “现在已经六点多了,山里天黑的更快。晚上不能进山,即便进了山也无法进行搜寻工作。一来山路难行,处处泥泞青苔悬崖峭壁,一个失足都可能跌进满是碎石的山坳或断崖下面受伤甚至送命;二来可能被一些夜间狩猎的猛兽盯上;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晚上进山,根本无法现孩子们留下的线索,甚至会无意间破坏了一些重要的痕迹。”

    方翔一口气说完,家长们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明月心轻声道:“那最早什么时候可以启程?”

    “明天天亮。”方翔干脆利落的道,继而又道,“刚才护林队进山,希望能在天黑前找到孩子,最起码也希望能现一些有用的线索。”

    赵博城眼角轻轻跳动,拳头握紧,拨通了电话:“向导找到了,说是夜间不能进山…”

    赵博城将方翔的话转述给自己的朋友,急急的又道:“你的意见呢?”

    赵博城满脸的希冀之色,转而面色却变得惨白,挂断电话后,颓然坐在桌旁,有气无力的道:“那就明天吧。”

    “明天?山里有狼,君君晚上…”蔡美伊当场放声痛哭,悲伤像瘟疫一样容易传染,其他母亲也是抽噎个不停,那些做父亲的皱起眉头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一筹莫展。

    赵博城被妻子哭的心烦,心头怒火蹭蹭的上窜,忍不住怒声训斥道:“哭哭哭!哭有个屁用!我平日里怎么说的?说你把个孩子惯的没样,迟早出事!你一直当作耳旁风,现在怎么样?出事了!溺子如杀子!”

    赵博城阴沉着脸,一拳狠狠的擂在桌椅上,怒不可遏。蔡美伊不停的抽泣:“孩子是我一个人的吗?现在出事了,你就知道怪我,你平日里又关心过他吗?你一天到晚挂念着你的女儿,月心是你的亲女儿,君君也是你的亲儿子啊。要是今天失踪的是月心,你还会等到明天吗!?”

    “妈的!”蔡美伊口不择言,赵博城登时火冒三丈,一巴掌朝着蔡美伊扇去,瞧那掌风霍霍,盛怒之下的赵博城不知道收敛,这一耳光的力道着实不弱。

    巴掌没有打到蔡美伊的面上,却是一侧的明月心眼疾手快,伸手架住赵博城的手腕。赵博城去势微微一顿,只是那力道明显较明月心的强横,连带着明月心的纤手一起朝着蔡美伊的面上扑去。说时迟那时快,明月心的皓腕顺着去势反转、以掌心压住赵博城的手背,‘啪’的一声轻响,将他的手掌压制在桌子上。

    一侧的方翔瞧了个清楚,不由的喝了一声彩,明月心这一手四两拨千斤,当真是漂亮的令人咋舌。

    “爸,阿姨关心君君没有错。”明月心的口气跟她适才的出手一样,不带丝毫的火气,淡淡的又道,“明天一早,我跟方翔一起上山。”

    “月心?你…你去?”赵博城闻言一愣,继而大喜,颤声道,“你真要去救你弟弟?”

    赵博城的惊喜过望,落在旁人眼中只觉得颇为不解,赵君是明月心的弟弟,虽说是同父异母,可总归有点亲情才是。他们却不知道,明月心的母亲也就是赵博城的前妻自与赵博城离婚后,就严禁赵博城来看望明月心,更不允许明月心与赵博城及其家人接触。明月心向来孝顺,对抛妻弃女的父亲也有几分恨意,这就谨守母亲的命令。虽说赵博城对女儿感到极度的亏欠,总想弥补,可明月心却总不给他半点机会,眼下明月心居然提出要去救自己的儿子,赵博城自然是喜出望外,甚至认定这是女儿肯原谅自己的前兆。

    不料明月心俏脸一寒,冷冷的道:“我是去救孩子们。”

    “这…这…”赵博城有些尴尬,苦笑着道,“行行,怎样都行,总之月心啊,爸爸很高兴,谢谢你。”

    在家长们的忧心忡忡中,赵博城的朋友们驱车来到了宁远村。总计七人,六男一女,其中五个是狩猎爱好者,另两个是专业登山队员,这七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山林探险的经验,而且手中装备精良。

    政府部门也得悉孩子们的失踪,也派人来到宁远村了解情况,更是打开方便之门,允许这临时组建的山林探险队入山救人,如果遇到猛兽威胁、以人为本。

    天色黑透,护林员也6续从山林中返回,没有现孩子,只不过现了一些线索:黏在树上的口香糖、随手抛弃的可乐瓶…,这一切都证明孩子们却是已经进山,而眼下还没有迹象表明孩子们遇险。

    晚餐时分,柱婶领着手下的老姐妹们开始在大排档里做饭,赵博城等人坐在养殖场的办公室外,研究着探讨着叹气着,方翔进入休息室,开始趁着饭前的时间,准备着行囊。

    ‘笃笃笃’,轻柔的剥啄房门的声音响起,方翔抬起头来,却见到房门外明月心的如花娇靥。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