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调虎离山计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说话间,柱婶跟蔡春梅老师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方翔闻言一愣,刘大壮却有些满不在乎:“谁失踪了?搞不好又藏哪个草垛里睡着了吧?这些小兔崽子,就好这一手。”

    宁远村的孩子以前常在打谷场疯玩,比如说玩捉迷藏。有的孩子会爬到高高的苞米垛上,或者在麦秸垛里掏出一个洞、进里面藏起来。有时候甚至还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方翔小时候就有过如此的遭遇,树根毛蛋这些野孩子偶尔也会‘失踪’,结果睡眼惺忪的被焦灼找寻的大人从草垛里揪出来、对准屁股蛋一通臭揍。

    柱婶急切的嚷嚷着:“藏啥草垛啊?又不是咱村的孩子。我让树根领着孩子们到他们以前常玩的地方去找了,现在还没信儿哪。”

    蔡春梅也是一脸的焦急:“这些都是夏令营的孩子,他们很少会到打谷场去玩捉迷藏。今天天太热,夏令营的老师延长了午休的时间到下午三点。结果一觉醒来就丢了五个孩子,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去的。这都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找到。这五个初中生。最大的也才14岁,最小的12岁,万一出点危险,唉,现在两个带队老师都急疯了。”

    “别急别急。”刘大壮赶忙安慰蔡春梅,笑着道,“孩子们贪玩嘛,眼下指不定在哪个池塘里捞鱼哪,不会有啥危险的。蔡老师,你让夏令营的老师也放宽心,我现在就找上些人,大家一起去找找。”

    刘大壮是热心肠,而且这事.生在自己的地界上,他也是义不容辞,方翔道:“大壮叔,你们到村里头找吧。这片荒地太大了,树林子又这么多,我开着车去找找。”

    “行。”刘大壮点点头,快步走出屋子,.到村子里召集人手去了。

    方翔动起金杯车,在养殖场.内闲逛的铃铛与蒜头也得悉小朋友失踪的事情,异常热情,吵着要帮忙,考虑到蒜头那远常人的视力与听觉,方翔答应了她们的请求。

    铃铛急冲冲动起坦克,载着蒜头一起,轰隆隆的.驶出了养殖场。

    金杯车与坦克分散开来,在这片广袤的荒野上驰.骋着。方翔很快就遇到了在荒野上领着小伙伴顶着毒辣的太阳找寻失踪孩子的树根。

    “树根,上车。”方翔停下车子,朝着这群热心的小家.伙的喊着。

    “哎。”小家伙们络.绎不绝的上车,一个个早已被如炙骄阳烤的头晕眼花,方翔开大空调,一边行驶,一边问着一侧的树根:“树根,有什么现吗?”

    “没,找么这么久,鬼影子都没见一个。”树根沮丧的挠挠头。

    “别急,他们是五个人一起出动,应该不会有事的。”方翔安慰一句,随意一扫车内众顽童,好奇的道,“我听你奶奶说,你跟毛蛋一起出来的?毛蛋人呢?”

    方翔担心外人没找到,自家的孩子反倒是又丢了几个,树根解释着:“我们兵分两路,毛蛋他们领着夏令营的老师在村东头找人哪。”

    村东头是大片的庄稼地,庄稼地旁,大大小小的池塘星罗密布,还有大片的小树林,也的确需要人手。

    方翔安下心来,每到一片树林池塘或沟坳之地,就会停下车子,树根领着小伙伴一哄而下,四处找寻一番。

    如此找了大半个小时,方翔与铃铛碰头,双方人马都是毫无半点现,在村里头寻人的刘大壮打过电话来,也是一无所获。

    方翔驱车继续行驶,却见树根抓耳挠腮,好像屁股下坐着一个火盆,小胖脸更是贴在窗玻璃上四处张望。反观其他的孩子,虽也很是热情,却远没有树根这般的急切。方翔倒是有些好奇,拍了拍树根的脑袋,道:“树根,我头一天现,你居然这么热心肠?”

    树根脸一红,车后座的孩子们嘻嘻窃笑不已,就有一个孩子趴在方翔的耳畔,叽叽喳喳的说道:“刚才树根被柱爷爷骂了一顿,说他把人打跑了,要是找不到人,要他好看。”

    方翔瞧着树根的愁眉苦脸,讶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小子又跟人动手打架了?”

    树根讪讪的挠挠脑袋,嗫嚅着道:“咳咳,翔叔,这事不怨我。昨天那群皮猴子又拿猴儿酒来换藤果子,不过你不在。”

    “我昨天去镇上送老汤去了,你打架跟猴群交易有什么关系?”猴群每隔几天就会来交易一次,那浩浩荡荡的场面,总会吸引来大片的夏令营孩子跟陪护家长前来围观。

    “大有关系,大有关系。”树根小大人似的连连嚷着,“那些皮猴子老老实实的换果子,那些个混蛋却拿弹弓打它们,就是今天丢的这几个熊包蛋,还差点打到铃铛。”

    “什么?”险些打到铃铛,这就让方翔心头一紧,面色一沉,语调变得冷肃:“我不是规定的很明白吗?夏令营的孩子谁也不许在养殖场门前玩弹弓,一经现立刻让他们回家。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哈,翔叔,我就知道你是站在我这边的。”树根登时由先前的沮丧变得眉飞色舞一片,反过来却又人五人六的安慰着面色阴霾的方翔,“翔叔,你别生气。那几个熊包蛋被我领着毛蛋他们一顿狠揍,揍的他们哭爹喊娘的,你没瞅见他们那熊样,比我大好几岁,就是打不过我。那些皮猴子也来帮忙,要不是大人们拦着,我估摸着光那群皮猴子也能把他们挠惨了。不过翔叔,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大壮爷爷让我们别告诉你,就怕你生起气来把夏令营的孩子都撵走了。”

    乡亲们都把开心农场当作一条致富的商机,因而小心维护着,这一点方翔心知肚明。所以对待夏令营的孩子跟那些个陪护家长,相对而言就比较尊敬,再加上‘远来是客’的农村习俗,彼此间生矛盾了就显得很是礼让。他们琢磨着以方翔对铃铛的宠爱,搞不好真个生起气来、把几个触犯规定的夏令营孩子撵走,这才把这件事压抚下来,让孩子们别跟方翔提起。

    树根又嘟囔着道:“昨天领头打猴子的家伙好像叫赵君,听说是初二的,是那群孩子的头。你没瞧见他那糗样,裤子被猴王一把扯下来了,差点1ou出…嘿嘿。”

    树根乐不可支,大是解气。方翔也觉得有些好笑,微一思忖,脑海中灵光一现,却又一愣:“他们会不会进山?”

    此地离山脚已经很近了,方翔一想到这个可能,心头火烧火燎起来,驱车驶向护林站。

    护林站内只有一个护林员,瞧见方翔到来,颇有些惊讶,上前来打着招呼:“咋了玉娃?你也听说有人上山偷猎了?”

    护林员眼珠子微红,开口就带出刺鼻的酒气。

    “上山偷猎?”方翔一头雾水,奇道,“什么上山偷猎?”

    方翔环视屋内,护林站地势高,窗户宽敞、离地基近,只要守在窗户旁,外面这条山路有些什么风吹草动,基本是瞧得一清二楚。可闻着屋内刺鼻的酒气,望着远处餐桌上一瓶白酒跟一叠花生,方翔不由的皱起眉头,道:“宋大叔,这里怎么就你一人?其他的大叔呢?都到哪去了?对了,你瞧没瞧见几个孩子?不是咱村的,是夏令营的五个初中生。”

    方翔连珠炮似的提问,轰的老宋茫然半晌,方才回答道:“下午是来了五个孩子,说他们刚才自由活动的时候,现几个大汉偷偷溜上山去了。我们起先不信,不过那群孩子诅咒誓,刘老五就让我一人在这呆着,他领着人上山去瞧个明白。”

    “那些孩子呢?”方翔急急问道。

    “说完就回去了。”老宋痛快利落的道。

    “回去了?宋大叔,如果他们偷偷溜上山,你也未必能看到吧。”方翔面色微沉, 目光定格在桌上的酒杯。

    老宋瞧他面色不悦,心头尴尬起来,嘿嘿陪笑道:“我一个人没事干,咳咳,怕狼下山,咳咳,我喝点酒壮壮胆,不,解解乏。”

    ……

    “那就是说你光顾着喝酒,没顾上看门?老宋啊老宋,你这个惫货!”在村子里苦寻无果后,刘大壮联系方翔后,领着人来到了护林站,望着那满嘴酒气的老宋,刘大壮抄起那半瓶酒狠狠的摔在地上,气咻咻的骂道,“你这是玩忽职守!要是搁在打仗的年头,你***第一个被枪毙!”

    老宋理亏,也隐约意识到事情严重,耷拉着脑袋不敢吱声,说话间护林员都回来了,远远的就听到他们在嘀咕:“咱们是不是被这群毛孩子涮了?找了半天毛都没一根。”

    “不能吧,他们骗人有啥好处?”

    “啥叫不能吧?我琢磨着他们铁定是寻咱们开心,早知道先打个电话到村里头问问就好了。”

    “少放马后炮。”

    …

    护林员进屋,见了这一屋子的人登时愣住了,待明白事情原委,护林员也急了,几个人数落着留在家中看门的老宋,头头刘老五是刘大壮的本家兄弟,闻言一拍脑门,懊恼的道:“肯定是这群小兔崽子想上山,玩了一手调虎离山,老宋啊老宋,你说你能不能改改这喝酒的毛病,这孩子要是出个三长两短,咱们罪过就大了!”

    至此,十有**就可以确定,孩子们偷偷上山去了。

    刘老五气恼的一砸桌子,脸皱成了苦瓜:“这眼瞅着就快黑天了,晚上山路不好走,咋找人啊?”

    刘老五急的连连搓手,方翔正要开口,就听得护林站的电话响起,刘大壮拿起电话后嗯啊半晌后,搁下电话望着方翔,叹道:“赵博城来了。”

    “赵博城怎么来了?”方翔一怔。

    “丢失的孩子里头,有他的儿子,叫赵君。”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