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修路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方翔种植杀手花的同时,柳厚请专业团队制作的开汤煲店的市场可行性研究报告也已经火热出炉了。只是结果却是让方翔大为皱眉,可行性低的连向来富有冒险精神的柳厚也有些踌躇不前。柳厚也专门找过一些熟识的大风投洽谈此事,希冀拉来几笔投资,也可以分散风险,只是却没有成功。

    长长的研究报告,方翔认真看过多遍,里面从很多方面综合考虑,得出可行性低的结论,这些方面很多,诸如:中州市市民对汤煲类食品的接受程度,张记咸蛋这一品牌的影响力等等等等。

    柳厚打了退堂鼓,方翔财力有限独木难支,不过他没放弃,只是暂且将这件事放在心头、留待日后再作考虑。

    说到张记咸蛋的市场影响力,就不能不提一下方翔跟柳厚谈论过的分级销售咸蛋的事情。方翔将腌制十七天的咸蛋寄给柳厚,柳厚找到专家研究,绞尽脑汁的从营养学等科学角度找出与腌制二十天咸蛋的不同,准备以此为宣传的切入点、进行日后的分级销售。

    很快的,柳厚关于青果(十七天咸蛋)与碧果(二十天咸蛋)的宣传材料与包装方式都已经准备好,相关广告也在紧锣密鼓的制作之中,眼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欠的就是方翔这个供货商的货源。

    提到货源,方翔也是一脑门.的官司。种母鸭平均要到145日龄才会开始产蛋,所以此时从栓柱手头买下的那一千只种母鸭还属于光吃饭不干活的阶段。如果单kao手头的这三百只下蛋的种母鸭,单单每月三万只的碧果都无法满足,更不用说方翔与柳厚想要推向中低端市场的青果。对于这一点,方翔早有准备,在野鸭蛋尚有存货的时候,就提早通过凤凰孵化厂的吴有利联系了一个南方养殖大户,这大户主要卖种蛋,兼售普通野鸭蛋。人也说了,他们那边野鸭养殖成片,需要再多的野鸭蛋他都能搞到。货源有了,而考虑到运输的问题,方翔做了一次试验:先从吴有利手中购买了五百枚野鸭蛋。

    野鸭蛋运来后,结果却让方翔大.为挠头:盛蛋工具用竹蔑制作而成,弹性佳缓冲好。可即便这样,散黄蛋的数量却占了多半,蛋黄膜都已经破裂。此外还有一些裂纹蛋。

    司机也是大倒苦水:“方老板,你.们村前这条路简直颠死人。就这条烂路,你就是用棉花把蛋挨个包起来,也难保它不会散黄,振荡的太狠了。”

    长途运输,纯粹是kao鸭蛋的数量将高昂的运输费.用摊派开,可一旦出现这种大规模的散黄事件,那可是哭都找不到地方。

    ‘这条烂路害死人啊。’烂路制约了展,方翔大是头.疼,夜晚将刘大壮请到养殖场吃顿便饭,顺便探讨一下修路的事情,作陪的还有魏老头、柱叔与老张太太等人。

    晚饭颇为丰盛:一盆香气四溢的野鸭汤,一盘醋.焖鲫鱼,此外是几样小菜——盐水花生、萝卜干、切片的张记咸蛋。

    “这野鸭子,百吃.不厌。”刘大壮喜滋滋的吃着野鸭子,一杯酒下肚,紫黑脸膛变得红润,再夹起一片张记咸蛋惬意的入肚,面上的皱纹都乐得舒展开来。

    魏老头顾着喝茶,吃得很少,见刘大壮这大快朵颐的样子,无奈的摇头,笑呵呵的提醒道:“大壮,你别光忙着吃饭哪。玉娃找你来,是想问问你修路的事儿,你前些日子不是要到镇上反映反映吗?咋开会回来就没消息了?”

    一提到修路,刘大壮面色一沉,用力将瓷杯往桌子上一顿,气哼哼的道:“别提了,镇上那些大老爷们一听我提到修路的事儿,又他娘的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老调拿来训我,柳书记也陪着他们帮腔,你们说气人不气人?这次我没跟他们客气,我说咱们省有农村通畅工程,农村修路国家有补助,咱们县级市的标准大概是一公里十多万,我说你们要是不给争取,我回去就往上越级打报告,非把这补助要到手不可,顺带着还要把困难户补助不到位的事儿也说叨说叨。马镇长一开始还打官腔压我,我不尿他,当场跟他拍了桌子。完火我转身就要走,嘿,你们没瞧见,可把这帮鳖犊子吓坏了,几个大领导一起安抚我,说要我回来开个村委会议,递交份申请给他们。”

    刘大壮牛逼哄哄的,想到当时的得意派头,不自禁的飘飘然起来,又是一连饮了三杯酒。柱叔一听,不敢置信的瞪着刘大壮,茫然的眨巴着小眼睛,半晌后方才将信将疑的道:“大壮,真的咋地?你真拍桌子了?”

    柱叔的怀疑,让刘大壮的自尊心大受伤害,急得脸红脖子粗,气呼呼的嚷嚷着:“可不是真的咋地?魏大叔跟玉娃都在,我能拿假话哄你们吗?我刘大壮是没啥能耐,可柱子你说说,我啥时候骗过人?”

    柱叔为人很有些圆滑气,见刘大壮较真了,忙陪着笑道:“哎呀,大壮,我啥时候说你骗人了?我这不是想听个明白嘛。嘿嘿,别说,你跟那群鳖犊子领导拍桌子,我听着带劲,来来,咱哥俩为这个也得喝一杯。”

    刘大壮与柱叔杯举酒干,刘大壮酣畅淋漓的一抹嘴:“我敢跟领导们拍桌子,那是因为我这次有底气啦。”

    “啥底气?”一旁的柱婶好奇的问着。

    “玉娃的养殖场呗。”刘大壮理所当然的开口,又得意洋洋的道,“以前镇长一训我,我心里头就打怵,我也说不清楚为啥,可能是魏大叔说的吧,我刘大壮人穷志短喽。现在我还怕啥?了不起我不干村长了,多大点事儿!?我们老两口在玉娃的养殖场里做点活,再拾掇着这地里的营生,这小日子那是越来越有奔头,我在乎个啥镇长书记的?”

    刘大壮满不在乎的一仰脖子,喝光杯中酒,他跟老伴儿现在都在方翔的养殖场里做工,很受方翔的倚重,两口子一月零工下来,少说也赚一千多块,刘大壮只觉得小日子开始变滋润了,说话办事底气也就足了。

    柱叔也一拍大腿,赞不绝口:“大壮,爷们啊!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有时候你瞪起眼来,别人还真就怵你。来来,为这,咱哥俩也得再干一杯。”

    “少喝点!”柱婶朝着柱叔一瞪眼,没好气的训开了,“我看你是诚心搅合是吧?玉娃找大壮哥还有事哪,你把大壮哥灌醉了咋办?我瞅你是越老越没个眼力劲了。”

    要是换了别的话题,柱叔还真得跟柱婶胡咧咧几句逗个乐子,可此刻柱婶提到方翔的正事,柱叔却是如梦初醒,赶紧心悦诚服的一点头,更是没脸没皮的给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嘴巴,朝着大家伙嘿嘿笑着赔礼:“越老越管不住这张嘴。玉娃别见怪,你也知道你柱叔这个人,凡事就爱搭句话,可不是诚心耽误你的正事。”

    “没事的,柱叔,大家高兴嘛。”方翔不以为意的摇摇头,其实他也挺享受这种农村酒桌的氛围,虽说跟刘大壮这些长辈谈起正事来,一时半会切入不到正题,即便切入正题,也经常会跑题。可听着老百姓们聊聊开心的事儿,感受着那股子其乐融融,捎带着他的心境也大为放松。

    而说起正事,刘大壮忙道:“说正事说正事!其实啊,还有个挺大的问题,修路这块,单单kao政府补助肯定是不够,别的村修路我也打听了一下,大多是kao村民集资解决剩下的缺口。可咱们村,难啊!”

    魏老头叹口气,缓缓的道:“是啊,虽说kao着玉娃的养殖场,乡亲的日子好过了一些,可咱村底子到底太薄了点。”

    柱叔也搔搔脑袋,为难的道:“咱村村口这条路太长了,人家村子三五百户,撑死了最长也就修个二三十里路,咱村倒好,二百来户,愣是守着正经八百的一百多里路啊。”

    “照我看,还是等修路补助有了消息再做定夺吧。”方翔不假思索的道,“如果缺口不是很大,这钱我出就可以了。毕竟这条路开通了,对我个人的展也大有好处,我也理应出份力。”

    魏老头正色道:“玉娃,你别忙着把这件事揽在自己身上。这是大家伙的事儿,大家都该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才是。”

    刘大壮、柱叔等人齐齐点头,眼下这事情还没有半点的谱目,方翔也没打算就出资的事情详谈,微一思忖,转换话题道:“大壮叔,这审批修路补助,能在短期内解决吗?”

    方翔很有些怀疑,刘大壮原本神采飞扬的面上也变得阴霾起来,颓然叹口气,苦笑着道:“桌子我是拍了,这报告啊,我跟柳书记一起签名后也递上去了。不过我也瞅明白了,修路这事没个准信儿,总而言之就一个字,‘等’吧。”

    方翔也叹口气,自言自语的道:“别的能等,可这张记咸蛋的展不能等。鸭蛋运不进来,咸蛋就无法大批量制作,唉,头疼。”

    在座的诸位都是与方翔贴心的长辈,也都知道外购的野鸭蛋因为运输而散黄的事情,大家伙陪着方翔皱眉叹气,蓦的,一直默然无语的老张太太却笑呵呵的道:“玉娃,这事我琢磨很久了,照我说,不难办。野鸭蛋运不进来,你把腌咸蛋用的老汤运出去不就得啦,比方说,就在镇上租间屋。”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