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福寿鸭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蛇群每到夜间就盘踞在灌木丛中,打开了持久战。所幸蛇群只是深夜来,而且目标只是老鼠,倒也没对方翔铃铛跟蒜头造成威胁,这一点让方翔多少有些心安。

    方翔至此现食鼠藤分泌的金黄汁液的魅力,即便有蛇群阻路,老鼠仍旧前赴后继的来tn舐汁液。蛇群分布的范围比较有限,所以食鼠藤依然有一定的食物,血果也照常拖落,只是因为蛇群的骚扰,老鼠少了很多,血果拖落的度大不如前、产量锐减。

    方翔为此茶饭不思,整天琢磨着驱蛇的法。因为蛇一天天的多起来,长此以往,搞不好蛇群会将这大片的灌木丛彻底占据,以此为捕鼠据点将老鼠全数截住、大朵颐,食鼠藤一旦失去食物,自己也就失去了血果的来源,这可就糟糕透顶。

    晚饭过后,铃铛双手托着腮帮,小眉头用力的皱起,费力的思索着什么;蒜头站在铃铛的对面,来回踱着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是时不时与铃铛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的叹上一口气。

    瞧铃铛与蒜头这架势,方翔就觉得心头一阵宽慰。当铃铛跟蒜头知道蛇群泛滥后,就开始陪着方翔一起想办法,其实这两个小家伙又哪里会想出什么好主意,只不过,单单是她们的这份心意方翔就已经大为满足。

    方翔在网上查着驱蛇妙方,逐一筛选后,一种植物突然映入眼帘:驱蛇奇花――蛇灭门。

    “驱蛇奇花?”方翔眼中一亮,开始认真查找蛇灭门的资料。

    网上资料称:蛇灭门,夏秋开花,花开时节金光灿烂异常美艳,是治疗蛇伤的常用中草药。在花开季节,全株蛇灭门会散出一种极为浓郁的芬芳气味,人若闻之、通体清爽,可一旦毒蛇闻到了,就会逃之夭夭。南方常将蛇灭门移植在庭院附近或房前屋后,以防毒蛇入宅伤害人畜,常收奇效。

    “蛇灭门?呵呵,光听这名字,也是牛掰的很。”方翔心头燃起一丝希望,乐得笑出声来上搜寻着蛇灭门的详细资料:…蛇灭门,北方宜在5――6月份栽种,该草无病虫害,生长期无需施药,但性喜肥沃壤土,贫瘠土壤不易成活。

    “这…盐碱地可以说是贫瘠的不能再贫瘠的土壤了吧。”方翔低声嘟囔着,挠头不已,可转念一想,却又有了主意,‘呵呵,未必要直接种在荒地上,大可以种在花盆里嘛。不过这时间好像有点问题,眼下已经过了宜栽种的时间段。不管了,总归还是要试一试。’

    方翔在网上浏览,现这蛇灭门的种可以网购,以自己的承受能力来看,完全可以接受它的价格。不过方翔没有立刻下订单,而是从屋里取出那盛有各色种的大包裹,在里面随意的扒拉着。

    ‘如果这里面有蛇灭门,就能省下网购的时间啦。’方翔满怀希冀的如是想着,只是在包裹里寻找半天,却也没找到蛇灭门的影,不由的就有了点小小失望,只是有失必有得,无意间一样种引起了他的注意――有来无回杀手花。

    这花种是驴头赠送的,米粒大袋少说也有百颗,这植物全的名字是‘有来无回杀手花’。瞧着这个俗气的名字,方翔差点笑喷出来,知道这一定是驴头胡诌八扯自己杜撰出来的。

    花种袋里有一张纸,上面写满了瘦骨嶙峋的字迹:“有来无回杀手花,哈,小猪,你不觉得我起的这名字充满了气势与魄力吗?如果看到这个名字,你的心头已经有热血在燃烧,那也不要崇拜哥,哥的人生只是一泡寂寞…”

    方翔强忍着狠揍驴头几拳的憋着气看了下来。驴头自吹自擂几句后,开始进入正题:“我在攀登秘鲁的索千米拉斯山时个很隐蔽的山坳处现的一种不知名的灌木。这种灌木生长在参天巨树下,高约半米,枝条蔓延出去、覆盖周遭三四米的空间。灌木的枝条上零星生长着一些花朵。这些花朵生长有五个花瓣,花瓣质地坚韧,边沿上长满了锋利的尖刺,瞧来很像是锋利的锯片。如果你不留意碰一下花朵,这些花朵会猛的高飞旋起来,我亲眼看到一只山羊因为误闯入杀手花中,被割得遍体鳞伤,险些一命呜呼。这是一种很危险的植物,据当地向导介绍,它惧怕强烈的阳光,种易得、可生存能力很差,只有在阴暗潮湿处有可能勉强存活。杀手花的高飞旋,是一种植物的自卫行为,其实只要不触摸这些花朵,只碰触到茎叶枝条,就不会有危险…’

    ‘哈,真是奇怪的植物,果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方翔瞧来只觉得满眼的鲜,蓦的,脑海中灵光一现,‘杀手花惧怕阳光?不如就把它种在四翅滨藜里,四翅滨藜近一米高,枝叶繁茂,下方阴暗潮湿,或许这样的环境,杀手花能够存活。蛇群都是攀附在灌木上捕食,要是杀手花真有这么神奇,说不定可以教训一下蛇群,而且它半米的高度也保证老鼠可以从它底下畅通无阻。’

    方翔心头笃定,这就决定双管齐下,一方面通过网上订购蛇灭门的种,一方面就在四翅滨藜的外围,每隔五米种下一颗驴头赠送的‘有来无回杀手花’。

    种下杀手花的数天后,蛇灭门的种方姗姗而来。接下来的日,方翔开始在祖屋的院里培育蛇灭门。他对蛇灭门寄予厚望,急于收到成效,因为蛇群已经越来越是猖獗,血果的产量只有往日的五分之一,而且还在递减。

    只可惜,虽说方翔在蛇灭门身上下足了功夫,可蛇灭门的生长育却极为缓慢,这或许跟过了佳栽种时间段有关。

    中午时分,方翔吃完饭,正想照例到祖屋去给蛇灭门施水除草松土。无意间却想到了那早已被自己遗忘的杀手花。

    方翔起初栽种杀手花,部分是缘于猎奇心理,而且驴头信誓旦旦的说这杀手花不易成活,方翔也就没太指望它。蛇灭门到来之后,是不自禁的就把杀手花疏忽了。不过眼下既然想起来了,方翔就想去随便瞄上一眼。

    ‘这…这太夸张了吧,长得这么?’方翔来到养殖场外的四翅滨藜处,定睛一望,不由的瞠目结舌不已。驴头口中这些生存能力很差的杀手花,早就出土芽蔓延生长,眼下已经展成了一连片的低矮灌木丛。杀手花高度约莫有三四十公分,枝叶颇为繁茂,一米多长的枝条上点缀着几朵小花,花朵离地都在二十公分以上,大小跟一元硬币差不多。

    方翔瞧得明白,这杀手花的茎干与枝条没什么奇特之处,唯有枝条上生出的小花,却让人感觉颇为怪异:花朵有五个花瓣,薄而扁平,花瓣白中透着淡淡的青痕,有一种冷冰冰的质感,在幽暗的光线映照下,就像是一片轻薄金属镌刻成的旋转镖,透着几分森冷的感觉。花瓣的边沿上长满了利齿,让人望而生畏。而与花相连的短枝有些奇怪,活像是一根被剧烈扭曲成麻花状的螺旋钢,瞧来极不自然,方翔不知为何就联想到那努着劲、憋着气、犯着别扭的老黄牛。

    “有来无回?呵呵,真有那么厉害吗?”方翔料定杀手花的迅成长必定跟太岁大有关系,瞧着枝繁叶茂的样,心头不由的升腾起几分希望。对于杀手花的威力,他没有一个形象的概念,这就顺手扯下一根四翅滨藜的枝蔓,用来碰触着杀手花的花朵。

    杀手花没有反应,就像是一个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任由方翔把它们推得东倒西歪。

    “开玩笑!这也叫杀手花?简直搞笑,不如改名叫小媳妇花得啦。”方翔张口结舌好半晌,懊恼的叹口气,随手将手中的枝条扔了出去。

    蓦的,奇事生了。

    ‘嗤嗤嗤’的声音骤然响起,就好似锯片在疯狂的转动时出的锐啸。方翔吓了一跳,扭头望去,就见到被自己抛飞的枝条仿似被魔神赋予了灵性,在灌木丛中疯狂的跳动着,然后猛的弹飞出来。

    方翔眼疾手,伸手接住枝条,触手却是黏糊一片。低头望去,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这小拇指粗细的枝条原本光滑水灵,这一会儿的功夫却皮开肉绽,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痕。

    ‘嗤嗤嗤’的低响依然不绝于耳,方翔呆呆的望向出声响的地方:这里有几朵杀手花,约莫有婴儿手掌大小,杀手花剧烈的旋转着,宛如一片片高的锯片,撕裂空际出低微的锐啸声。而随着急骤的旋转,那跟杀手花相连的扭曲短枝也舒展开来,短短一秒钟后,杀手花又反向旋转起来,本舒展开来的短枝又重扭曲成麻花状,然后一切归于寂然。

    “老天。”方翔看傻了眼,这隐约意识到,先前的杀手花之所以逆来顺受,只是因为它们还没有完全成长、尚不具备自我保护的能力。

    相通了其中的关键,方翔不由的眉飞色舞,哈哈大笑起来:“蛇啊蛇,你们倒霉的日不远了!”v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