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狂妄苏角

文 / 晶晶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秦三世三年,正月。

    冬与春交替,关东大地,多日累积的厚雪开始融化,潺潺雪水漫过无人烟的大地,汇入江河海洋。

    在过去的一年,轰轰烈烈的大起义被秦国大军剿杀,陈胜、吴广、项梁、魏咎、武臣、周文、周章、朱鸡石、景驹等一个个揭竿而起的草莽强豪倏起又倏灭,在第一代反秦力量失败之后,以项羽、刘邦为代表的新一批中坚力量正式登上逐鹿的战台。

    在这些人中间,李原这个名字就如星火闪烁的北斗星宿,忽隐忽现,偶尔间因为某一次战事被提及,又随即消失在纷乱复杂的乱世中。

    与章邯率领的秦军主力部队相比,李原不过是散落在各郡的一支秦国偏师罢了,如果不是荥阳的重要位置,他只怕象临江郡、东郡、颖川郡的那些秦国郡守一样,连名字都不会被记录下来。

    颖县。

    从荥阳败退的刘邦军锐减到了一万五千余人,比起最强盛时的将近六万兵力减少了有四分之一,从总兵力上看,刘邦这一次吃亏不小,而实际上,刘邦的嫡系部队并没有遭受到多大的打击。

    损失在荥阳城下的,一多半都是联军的力量,就算有少部分刘军士兵,也在刘邦不断的吞并中得到补充,与那一支指挥不灵、战斗力参差不齐的联军相比,经过战争精减后的刘军作战更加的灵活,军卒均是见过血的老兵,从战力和精气神上看,比韩成麾下的韩军不知要强了多少倍。

    在李原东城秘谋的几乎同时,沛公刘邦在颖县也在召开西征军军事会议,商讨下一步的军事方向。在此次会议上,张良作为特邀代表出席,向刘邦献上了具有转折意义的重要一策。

    张良的建议是:函谷关险峻不好强攻,要兵进关中的话,不如绕道南边的汉中,经武关、南郑、蓝田一带,从栈道北上入秦,这一策略让在荥阳碰得头破血流的刘邦重新振作了起来,首入关中者为王,这是当初楚王熊心会盟各路诸侯时的誓言,刘邦打荥阳、打三川,目的就是要打开通向函谷关的门户,现在张良的提议让他顿时有一种相见太晚的感觉。

    若是早和张良一叙,也许该死的荥阳就不用打了,刘邦在懊悔中开始将军事目标投向南郡、汉中一带,无形中,他与李原拉开了距离,短时间内再次发生战事的可能性大为减少。

    刘邦远离了关东的主战场,远走高飞去开拓新的地盘,李原的东城之谋如果实施的话,实际结果也是一样。

    巨鹿,在章邯的刻意引导下,逐渐成为大决战的导火索。

    与多达二十万的秦军主力精锐,多达三十余万的各路反秦联军相比,李原这一点点兵力投放进去,除了成为某一次短暂接触战的炮灰外,不会有其他结果。

    挽救一个已经烂到骨子里的帝国,是用猛药,还是缓药;是毫不留情的铲除那些寄生在国家肌体上的蛀虫,还是养生健体,先让自己练就一身百毒不侵的高强本领。

    或许,那些还沉浸于始皇统一**、横扫天下梦幻中的秦国人会考虑第二种选择,而李原则绝对不会。

    秦国于他,不过是历史故籍中的一个符号。

    纵算在无数个王朝更替中比其它的闪亮了那么一点,那又能怎么样?始皇已死,秦失其鹿,刘邦、项羽能做到的,他李原也一样可以。

    李原直指关中。

    他的对手,是秦国祸乱的罪首和蛀虫,丞相赵高。

    ——。

    牡丹楼。

    经过重新的整修,再一次焕发出了让人炫目的光华,从九原、上郡来的边军壮汉对于中原的娇娘来说,是有钱的金主,他们强壮有力,又豪爽风趣,公孙大娘手下的一众小娘不管是美的,还是丑的,一应都是忙得不停,就连已被贬到灶间的李香儿也重新复出,再一次成为边军豪客的坐上娇客。

    “哈哈,香姑娘,今晚不接其他人,爷几个包了,到时说说,这王明这老牛是如何吃的嫩草。”大厅里,一名粗豪的边军军侯长大笑着搂住浓妆艳抹的李香儿,满口的酒气令人作呕,而被搂在怀里的李香儿笑意盈盈,象是丝毫不觉得恶心一般。

    李香儿脸上带笑,眼角眉梢春情荡漾,这是一次翻身的机会,她绝不能再放弃,她要使出浑身懈数,顾芸娘要面子只卖艺,她李香儿荤素不忌,来的皆是客,是军中壮汉也好,是商贾大豪也罢,是才子书生更好,没有她不能接的客人。

    在李香儿的有意传播下,已经不堪死去的王老御史的风流韵事,在经过多个版本的流转之后,渐渐成为牡丹楼的客人们相互调笑的最佳题材。只不知,王明老大人泉下有知,会不会气活出来。

    闲言少叙。

    后院,公孙大娘寝室,春光明媚,红烛高烧,炭火将屋内烧得火热,一如房中两个刚刚战罢三百回合的男女一样。

    苏角最近几天,来牡丹楼的次数有点多,人逢喜事精神爽,眼见着出征之时谋划的目标就要实现,由不得苏角不高兴喝几盅。对老相识的到来,公孙大娘亲自设宴接待,而酒过三巡之后,自然便是肉搏大战了。

    “大娘,你这身手越发的厉害了,久旷之身,也亏的苏某一柱擎天,才能百战不殆。”苏角仰躺在床榻上,怀里捏着一对**,得意的笑说着。

    “奴家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苏将军可是厌倦了奴家,这楼里年轻的小娘可是多的是,要不要叫几个来。”公孙大娘哑哑的嗓子娇嗔道,**的身子在苏角胸前扭来扭去,面纱下一对妙目更是向苏角的跨下瞄去。

    “咳,公孙莺,你还不知道我老苏,这太青涩的哪有成熟的果子好吃。”苏角被公孙大娘一把捏住要害,不由得呻吟了一声。

    两人这一番情意挑逗,自然又是一回几百合的大战,待到云散雨收,已是天色渐暗,黑夜笼上荥阳城头。

    苏角一边披衣起床,一边对懒洋洋在床榻上的公孙莺说道:“明日午时,我拟与李原在楼内会面,你到时安排一下,酒一定会好,歌舞也要让李原满意,挑不出什么毛病。”

    “将军要和那李原摊牌吗?这李原要是翻脸,又当如何是好?”公孙大娘一怔,想了一想随即明白苏角这是要劝说李原退出荥阳城。不过,李原为了守卫荥阳,可是血战数日,麾下数千将士伤亡,这一次宴请就能让他出城,这似乎没什么可能性。

    苏角哈哈一笑,自信的拍了拍胸膛,道:“我苏某人请他,他敢不来,区区一个郡中校尉,数千杂兵,难不成敢捋我边军虎须。”

    </p> ( 大秦之小兵传奇2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