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白马之战(四)

文 / 晶晶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黄膘马,镔铁枪。

    一身的黑色铠甲、头上火红色的盔缨、还有身后那杆迎风挺立的旌旗,李原的形象算不上英俊潇洒,但在司马印和被困的秦军士卒眼里,却如天降杀神杨戟一般令人感到敬畏和战栗。

    “李兄弟,是你!”司马印满脸是血,瞪着不相信的眼睛,冲着长枪滴血的李原激动的叫喊。

    半日无休止的撕杀,让司马印心神俱疲,很清楚秦军面临困境的他已经对突围不抱什么奢望了,这当口,杨熊恐怕自身难保,秦军行列之中,司马印想不出还有谁能力挽狂澜。

    “哈哈,司马,可还有一战之力!”李原策马而立,高举长枪,大声呼喝,跨下黄膘马一声嘶鸣,翻卷蹄子疾驰而出。

    “战!战,战!”司马印目睹李原神勇表现,亦是心神激荡,大秦男儿,哪个不想做白起那样的不世名将,司马印大叫着,呼喝着亲卒牵过战马,一时间,消失的力气在瞬间回勇,让他精神百倍,就如刚刚踏上战场一样。

    “大秦,大秦,大秦!”秦军将卒叫喊声此起彼伏,中间夹杂着阵阵的战歌声响,与方才的颓废相比,秦军的士气因为李原的强悍而开始恢复。

    在整个左翼战场上,被分割包围的秦军将卒还有三、四千人,这些秦卒看到李原一人一骑一枪,挡者披靡,生还的希望又开始在心头燃起,能好好的活着,谁又愿意去死,所以,这希望的火苗不管有多渺小,但却如同是一簇干柴,瞬时引发滔滔大火。

    狂风怒卷,黑潮奔流。

    渐渐的,在李原身后,越来越多的秦军将卒高声怒吼着,将手中的兵器奋力挥舞,激荡的杀意在白马渡上空回荡,汹涌的大河水也无法浇灭他们求生的本能,萧瑟的朔风再也不能冷却他们殊死搏斗的意志。

    ——。

    皇欣一合不到,即被李原挑杀,巨野泽大盗彭越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愉快的回忆开始涌到心头,他的脚步不禁慢了下来;

    蒲将军伏在马上,掉头狂奔,皇欣烂泥一般的被砍杀让在远处目睹的他心惊胆裂,这还是人吗?就是勇冠三军的项羽来了,是不是对手还二说,更何况是自己,为了帮忙把命丢了,这买卖实在不值——。

    曹参气撞于胸,被甘厚伯、周兴二部秦军死死缠住的他看出了李原先击弱敌,扫荡诸侯的战法,但一时之间,却无法抽出身来;

    灌婴惊魂未定,带着亲骑在右翼一带来回撕杀,就是不往李原中军方向靠拢,皇欣被踩成肉泥的消息让他感到无比的幸运,要不是亲骑来相救,这会儿他灌婴的下场和皇欣也没什么两样。

    夏侯婴驾着战车犹不放弃,可惜四个轮子总跑不过四条腿,跟在李原的身后,夏侯婴也只能徒乎奈何。

    就战局发生逆转的当口,沛公刘邦正安然的在白马西市最大的酒楼里,与酒徒郦食其对酎一壶好酒,秋冬日的天气开始渐渐凉了,一口烈酒,祛除腿上的寒气,再来几盘上好的酒菜,这才是王侯过的日子。

    上个月,楚王熊心在彭城会盟,相约先入关中者为王,这诱惑让刘邦有些寝食难安,既有期盼,又有顾忌。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秦王朝的没落眼见着无法避免,但总还有一些不识相的人成为前进路上的阻碍。比如章邯、李由之辈,陈胜喊出这一句,率先举起了反秦的大旗,结果被扑杀了;项梁要当楚国的大英雄,自号武信君,结果被割去了头颅。再比如杨熊、李原之流,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好在这是最后一次了。

    ——。

    白马西,高坡。

    曾经是秦国中军所在,现在成为了秦军断后的最后一道防线。在李原率前军从左翼打开缺口之后,杨熊、王尚分别领着后续部队跟进,负责坚守的部队则逐渐由甘厚伯、周兴两部士卒担当。

    断后这样的苦差使一般没有人会主动担当,事实上,若不是李原接过秦军的指挥权,甘厚伯、周兴也会象其他的秦军部队一样,随着大队人马突围而出。但现在,这两部秦兵却被反扑的刘邦军重步兵被团团围住。

    战场上的兵器总是以一物降一物的规律在运行,重步兵的坚甲厚盾低消了秦军竹枪方阵的威力,在适才与缺少甲衣的联军士兵的战斗中,甘、周两部还能够有所保留,而现在,他们已经兵临绝境。

    本来还分头御敌的两部士兵渐渐的被压迫到了一起,连续的激战让伤亡的将士越来越多,待夜幕完全落下,甘厚伯仔细清点,不禁心中黯然,一百五十七人,还包括了伤重无法动撞的兵士。周兴大腿的伤势让他的行动很是不便,而在长时间的失血之后,他的精神也渐渐不济起来。

    “老甘,把旗帜举得再高一点,让都尉看到,我们还在战斗,我们没有放弃!”周兴声音微弱,大腿的伤势让他的行动很是不便,而在长时间的失血之后,他的精神也渐渐不济起来。

    “不放弃,不抛弃!”甘厚伯默默的念叨着,苍老的面容上,渐渐涌起毅然决然的神色,从雍丘到白马,从一介小卒到一部军侯,甘厚伯的从军经历从没有象这几个月这样的跌宕起伏,原来我也可以,原来我不比别人差,原来我还能笑着去战死沙场。

    “老甘,你走吧,我留下!”周兴扶住旗杆,盯着甘厚伯说道,一直以来,王尚、周兴、甘厚伯三个人相互竞争,相互你追我赶,彼此有拆台,有矛盾,但今天,周兴忽然觉得,那过往的一切是如此的美好,让他甚至有些恋恋不舍。

    “你,周兄弟说得什么话,我甘厚伯岂是贪生怕死的人,放心吧,我家中老娘妻儿还有两个兄弟可以照顾,等会儿,再多杀两个贼将,就值了!”甘厚伯搓了搓手,对着周兴怒目而视。

    “老甘——!”周兴眼眶一红,差一点掉下泪来,两个兄弟,若不是那天偷偷看过甘厚伯的家书,周兴只怕还不知道,甘厚伯的二弟厚仲在不久前的定陶之战中阵亡,而三弟厚叔已经于一年前死亡南越战事中了。

    甘家兄弟三人,还活着的只剩下了老大甘厚伯一人,而今,甘厚伯却执意要陪着周兴到最后一刻,这样的一份情谊,让周兴这个铁打的汉子也不禁湿了衣襟。

    “不多说了,我老甘嗓子不好,唱歌难听,但今天,我要大声的唱上一回: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西有大秦,如日方升,百年国恨,沧海难平。天下纷扰,何得康宁,秦有锐士,谁与争雄?”

    战歌低沉苍凉,在空寂的野外,传扬出去很远很远,在四面八方,在断剑伏尸的战场上,隐隐的有伤重未死的秦军将卒在轻声应和——。

    注:这一章,红着眼睛改了多次。

    

( 大秦之小兵传奇2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