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刺客王越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婉见董璇不说话,心下好奇,再一见落在地上的喜袍,心里更是惊讶不已,低声道:“这......这不是夫君的喜袍吗?莫非......”说到这里,借助朦胧的烛光也看见了一脸邪笑的马超和浑身**的董璇,惊呼了一声,羞得转身就跑!

    马超哈哈一笑,低声道:“夫人且先休息,为夫既然来了,也不能厚此薄彼,索性就辛苦一番,一并洞房了吧!”

    董璇羞道:“夫君尽管去,婉儿姐姐正好睡不着呢!”

    马超微微一笑,又亲吻了一阵,披上喜袍出门直向杨婉的闺房而去。这后院为马超女眷居所,属于禁忌之地,防守得极为严密,但内部却只有丫鬟才可以出入,亲兵们只能在外围负责守卫。

    走进杨婉的闺房,顿时闻到一股香气,正是杨婉的体香。杨婉见马超衣衫不整,只羞得满脸通红,幽怨道:“夫君不与新人洞房,怎地跑到我们姐妹房里来胡闹!”

    马超道:“咱们虽成婚,却也一直未行夫妻之礼,为夫又怎好厚此薄彼?”说罢,上前两步靠在杨婉身边坐了下来。

    杨婉满脸委屈道:“妾身还以为夫君把我们姐妹给忘了呢!”

    马超心怀歉意,轻声道:“这几年委屈你们姐妹了,咱们本早该行夫妻之礼,只因考虑到年幼的问题才拖延至今,不过夫人尽管放心,在为夫眼里绝不会有妻妾之分。更没有陪嫁丫鬟一说......”

    “夫君!”话还未说完就被杨婉的小手堵住了嘴巴,一副娇躯也火热起来,满室生春......

    次日一早,新妇还要向公婆行礼,改口称父母。故此,马超早早就回到新房,只见刘黎衣装整齐的端坐在那里,貂蝉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马超心里颇不痛快,皱眉道:“昨天是怎么回事?新婚洞房乃是大婚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夫人却又为何让貂蝉代替?”

    刘黎早知事情败露。谦声道:“夫君莫怪!只因妾身来了月事。不便服侍夫君,又怕扫了夫君的兴致,这才私下里让貂蝉妹妹......”

    “原来如此!”马超心里顿时释然,仅有的一丝不满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说了几句悄悄话。两人便到前堂拜见马超的父母双亲。至此。整个婚礼才算完毕。

    用过早膳,马超打算到大牢亲自审问那名刺客,此事不弄清楚。以后很有可能再发生类似的事件,而这位刺客身手也极为了得,想来也不是无名之辈。

    刚出大将军府,迎面正好碰上赵云,马超道:“子龙辛苦了,本将大婚还要麻烦尔等护卫,实在过意不去!”

    赵云道:“主公客气了,末将不过行本份之事罢了!何言辛苦?”

    马超摇了摇头道:“本将大婚,也不能忘了部下的兄弟,子龙兄年前丧妻,待日后有机会,本将定会亲自为子龙兄寻一门好亲事!”

    赵云道:“区区小事怎敢劳烦主公费心!云已在此等候多时,实有一件要事向主公禀报!”

    马超道:“子龙有话但讲无妨!”

    赵云略一犹豫,正色道:“实不相瞒,昨日试图刺杀主公之人乃云的旧识!说起来,此人还是云的半个老师......”

    “竟有此事!”马超心里忽然一动,问道:“莫非此人就是大汉第一游侠,只身入贺兰山取羌人首级的大剑师王越!”

    赵云道:“主公见多识广,末将佩服!正是此人!王越乃燕山人氏,与恩师童渊为好友,云早年曾受过此人恩惠,学了一身剑术,如可能,还望主公能看在云的薄面上饶他性命!末将保证此人日后绝不会再行刺杀之举!”

    马超眉头一皱,点头道:“子龙兄对我有救命之恩,既然开口,本将自无不允之礼!但我与此人无怨无仇,他既来刺杀,必是受人指使!只要他肯说出背后指使之人,本将自不会与他为难!”

    赵云道:“正该如此!末将愿随主公一同去见王越,也好出言相劝!”

    “有子龙兄出面,此事不难矣!”马超心里一喜,史书对王越的记载不多,只知道他有个徒弟叫史阿,貌似是曹丕的剑术老师。但重生以来,自然也听过王越的名头,此人剑术通神,为当世武学大师,却一心迷恋仕途,在京师混迹多年,由于出身卑微的关系,至今还未谋得一官半职!

    王越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若能收为己用,利用他的刺杀之术对付各地诸侯,将来必能省下不少力气。

    两人一路来到牢房,只见重伤的王越躺在一间极为干净的牢房里,酒菜齐备,显然受了特殊关照。一听见脚步声,王越便挣扎着坐了起来,对马超怒目而视,沉声道:“要杀就杀,王某既然敢行刺杀之举,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马超道:“王老英雄也算世外高人!却不知为何要来刺杀本将?本将出道以来对外破匈奴,正鲜卑,平乌恒,对内相续平定了白波贼与黑山贼,保三州百姓平安富足!对朝廷亦有勤王之功,从未失德行!不知先生所说的‘国贼’二字从何而来!”

    王越道:“汝为汉臣,却不敬君上,玩弄权术,强抢国母!汝马家为当世名门,可如今却把持朝政,架空皇权,一手遮天!篡逆之心昭然若揭,如此行为还不是国贼?”

    马超心里一动,这王越定是受了董承或伏完的蛊惑才跑来刺杀,因为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此事的内幕。而伏寿并没有名份,反倒是蕫妍与刘协走的颇近,如今没当上国母,却成了一名陪嫁丫鬟,若说董承心里平衡就怪了。

    想到这里,马超心里顿时有了主意,冷笑道:“骠骑将军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以至于先生连性命都不顾?你要知道,董承的骠骑将军之位不过是一介虚名,本将麾下一名校尉都比他有实权!汝焉能听他惑言?”

    王越面色一边,沉声道:“王某行事随心,从不被人左右,区区以董承安能请动老夫!汝持功自傲,欺压幼主,心怀篡逆,人人得以诛之!老夫只恨不能手刃国贼!”

    马超心里一阵郁闷,自己好好的怎么就成了“国贼”,看来这王越也是一位汉室的死忠份子!想要收为己用还得费一番力气才行,想了想道:“汉室势微,非本将之过也!吾为先帝托孤之臣,自有肃清朝政的责任!若有心篡逆,又岂会行勤王之举?又岂会重整这个支离破碎的朝廷?至于强娶国母一事更属妄谈,天子不过十一岁,何来国母?老先生切不可听些流言蜚语便当真!”

    赵云也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想来定是老师误会了,冠军侯为国为民之心天下谁人不知?打击豪强,推广教化,减轻赋税,铲除盗贼,眼下三州之地太平无事,百姓安居乐业,如此大功岂能以国贼论之!”

    王越看了看赵云,神色复杂的说道:“自古天子为万民之尊,对小民施些恩惠又算得了什么?若为忠臣,就该还政于天子,扶社稷于水火之中!可他又可将天子放在眼里?所谓的勤王,也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真正的意图是借天子之名行颠覆江山之举!”

    马超气道:“颠覆江山又如何?这天下生来就是刘家的吗?本将所做之事上对得起天地,下对得起千万黎民百姓,可谓问心无愧!谁能对老百姓好,谁就能得到拥戴,汉室气数已尽,必是灭亡之局!”

    “汝口口声声污蔑本将是‘国贼’,若不是看在子龙的面子上,早将尔斩首示众!本将现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汝若能诚心归顺,来本将麾下效力,不仅可免罪,高官厚禄也只在垂手只间!若继续执迷不悟,本将也不杀你,但你的后半生就准备在牢中渡过吧!你的妻儿老小无人赡养,也会一生孤苦欺凌!好自为之吧!”

    说罢,马超也怒了,转身对狱卒吩咐道:“好生款待于他,除了子龙将军外,不准任何人跟他说半句话,违者斩!”

    “诺!”牢头见马超发怒,连忙应下。

    王越这种老顽固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动的,而且看在赵云的面子上又不能杀,放了又怕他再行刺杀之举。自己倒不怕,可一旦王越刺杀自己身边之人或者麾下重要将领和谋士,当真防不胜防。

    回到府内,怒气还未消,忽有侍卫来报,一自称北海郡太守使者求见。马超心里一动,吩咐道:“传进来!”

    不多时,一中年汉子踏入大堂,伏身拜道:“北海太守麾下司马陈曦拜见大将军!”

    马超道:“陈司马不必多礼,不知汝所为何来?”

    陈曦道:“启禀大将军,青州黄巾贼作乱,二十万贼众围困北海郡,孔太守据城而守,形势危急!恳请大将军发兵灭贼!以解北海之危!”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卷丝帛,继续说道:“此是孔太守的公文,还请大将军过目!”

    马超接过一看,果然如此,上面有北海太守的玺印,假不得。沉思了一阵子,马超很快就做出了决断,点头道:“陈司马颠簸劳顿,且先下去休息,此事待本将与朝中大臣商议后再做决断!”(未完待续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