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 赵云VS吕布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如此又战了五十回余合,赵云的优势更加明显,但二人所学都是百鸟朝凤枪,可说对彼此的招数了如指掌,赵云要占上风容易,想轻易获胜却难。

    到了百合,两人早已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张绣自觉无法取胜便有了退意,虚晃一枪跳出战团,抱拳道:“阁下的百鸟朝凤枪精湛无双,绣自愧不如。在下有一位师兄名为张任,现在蜀中为将,早年听说童渊老师又收了一位资质超凡的关门弟子,想必便是师弟了。”

    赵云亦勒住战马,抱拳回礼道:“然也!两军交战,各为其主,刚刚多有得罪,还望师兄莫要见怪!”

    张绣道:“好说!好说,当年老师只教我一年百鸟朝凤枪,张任师兄亦是如此!想来因我二人资质不够、成就有限之故,而师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火候,将来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知恩师现在可好!”

    赵云道:“一切安好,自上次首阳山一别,云亦有一年未见老师。”

    张绣点了点头,轻声道:“两军交战,不宜久谈,日后有机会定与师弟把酒言欢。为兄退下之后那吕布匹夫定会出战,师弟还要小心他的方天画戟。当年英雄擂之上相遇,为兄惨败收场,如师弟能替为兄出口恶气,绣感激不尽!”

    赵云战意昂扬,正色道:“此事云亦略有耳闻,今日正要与吕布匹夫一战!还请师兄代为传话!”

    张绣大喜,自英雄擂一别。他便与吕布结下了梁子。回去苦练枪法,正准备一雪前耻,哪想到山不转水转,如今两人共辅一主不说,吕布地位还要在他之上,嘴上不说,心里却气愤难平。当下拨马回归本阵,对董卓抱拳道:“启禀主公,此人枪法纯熟,绣不能取胜。还请主公降罪!”

    还没等董卓开口。吕布便先一步说道:“吾观你二人乃一师之徒!你故意败归,可是怀有私情?”

    张绣大怒,喝道:“吕布匹夫,休得血口喷人!有种你去胜那赵云给本将看看!”

    吕布不屑道:“这有何难?你这北地枪王不还是同样败在本将手下!”

    “你……”张绣气得满脸通红。要不是因为打不过。恐怕当场就得动手拼命。董卓劝道:“好了!好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必计较一时得失?奉先吾儿可有把握胜得此人!”

    吕布自信道:“凭吾手中方天画戟和胯下赤兔龙驹,百合内可斩此人首级!”

    张绣闻言不屑道:“大言不惭!”董卓却哈哈大笑道:“吾有奉先,大事必成。吾儿快快出战,若胜之,老夫重重有赏!”

    吕布立功心切,也没空理会张绣,一拍赤兔马便直向赵云奔了过去,高声叫道:“那日咱们在剑法上未分胜负,今日本将定要让你饮恨在方天画戟之下!不知你可有遗言要交代!”

    赵云冷笑道:“助纣为虐的忠实走狗,弑父犯上的无义之徒,要战便战!本将不屑与你这等无耻小人废话。”

    “匹夫安敢轻我!”吕布又羞又怒,拍马挺戟便杀了过来。

    赵云也催动照夜玉狮子迎了上去,两员绝世猛将立刻战在一处。赵云不敢有丝毫小觑之意,吕布虽人品烂得一塌糊涂,可武艺绝对是真材实料,故此刚一交手便用出了师门绝技——百鸟朝凤枪。

    吕布两年前与张绣交过手,刚才又观战许久,对这套枪法已颇为熟悉,一杆方天画戟神出鬼没,不仅尽数挡下赵云狂风暴雨般的猛攻,每每还击都凌厉异常。转眼五十合而过,两个人竟不分胜负。

    马超看得过瘾,回身大喝道:“擂鼓助威!”顿时,己方军营响起了密集的战鼓和号角之声,近万军士也大喊助威。

    董卓那方也不甘示弱,同样猛擂战鼓,号角齐鸣,喊杀之声震天。

    黄忠和典韦立在马超两侧,也是心驰目眩,战意高昂,恨不得与吕布交手的是自己,而不是赵云。

    马超看出了黄忠的心思,遂笑道:“汉升不必着急,半年后,本将给你一次在天下豪杰面前大战吕布的机会,能否一战成名,还得看你自己的本事。”

    黄忠大喜,这次马超让赵云出战而没让他和典韦出战,嘴上虽不说,但心中难免有一丝芥蒂。抱拳道:“主公放心,末将即便不能胜,却也不至于溃败!”

    马超点头道:“汉升若能与吕布战两百合不败,便可一举扬名天下,成为名垂千古的猛将,至于那个华雄嘛……”说到这里,故意迟疑不决。

    典韦早就急不可耐了,憨声道:“主公可不能偏心,一看华雄那耀武扬威的样子老典就气不打一处来,下次再遇上,老典非生擒了他不可!”

    马超哈哈笑道:“好,今日让二位委屈了,来日必给你们扬名立万的机会!”

    “多谢主公!”二人大喜,典韦本来看到华雄就不顺眼,而现在看他的眼神仿佛就像猎手看着猎物一般,双眼尽是兴奋的光芒。

    却说赵云和吕布各自使出浑身解数,已战到七十余合不分胜败。但吕布却已胜券在握,哈哈笑道:“你枪法比张绣那脓包倒是强出不少,可惜光凭这套白鸟朝凤枪法根本胜不得本将,三十合内,你必败无疑!”

    赵云与华雄战了十几合,又与张绣战了一百合,虽说没用全力,但气力上肯定有所损耗,此刻额头上尽是汗水,呼吸粗重。满脸不屑道:“狂妄之徒!既如此,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将自创的枪法!”说罢,枪式一变,忽由繁琐变为简单,速度却猛然加快一倍有余。龙胆枪夹带是“忽忽”风声直向吕布咽喉要害刺去,更奇的是那枪头竟然是高速旋转的,仿佛毒蛇吐信,声势骇人。

    吕布大惊,他纵横沙场十几年也从未见到过这等刁钻古怪的枪法,一时竟不敢硬接,身形急闪,总算堪堪避过这凶狠的一击,只觉一股气浪挂的脸庞生疼,其威力可想而知。

    赵云一枪接着一枪,刺、挑、劈、扫、削、点、划,眨眼间就攻出七枪,竟用了七种攻击方式,端的是凌厉无比。

    吕布连招带架,左支右挡,前躲后避,虽略显狼狈,却有惊无险的挡住了这要命的七枪,犹自心惊不已。紧接着就是勃然大怒,他自艺成出道以来,还没有人给他能让离死亡如此接近过,怒喝道:“好枪法!你也接本将几招!”说罢运起神力将一杆方天画戟发挥到极致,尽全力猛攻,霸道无比。

    赵云凝神接招,龙胆枪施展开来仿佛就如一条灵蛇围着他的身体打转,形成了一个密不通风的防御罩,任吕布如何施为也奈何不得赵云半分。

    而赵云也不甘于被动挨打,七大杀招轮番使用,让吕布防不胜防,转眼间两人又战了五十余合,依旧胜负不分,但吕布攻多防少,却要略微占据上风。

    一旁的张绣看的眼睛都直了,喃喃道:“师弟天纵奇才,吾不如也!”此刻他才真正看透赵云的实力。

    这套枪法攻守兼备,虽有百鸟朝凤枪的影子,威力却更胜于百鸟朝凤枪,正是赵云下山后苦思自创的枪法——七探蛇盘枪。此枪法分七探和蛇盘,七探为七种杀招为攻击方式,而蛇盘则为快速使枪好若不停在盘旋的灵蛇一般,其枪在快速旋转之下形成密不透风的防御招式,纯属于高技巧型绝世枪法。

    马超和黄忠和典韦几人也是看的心驰目眩,整个人就如丧魂落魄一般。近一万并州军则彻底服气了,吕布之能他们自然知晓,可如今这位白袍将军竟然能与吕布大战一百多回合不败,这等奇迹还是第一次看到。

    马超见赵云疲态毕露,生怕他有所闪失,急声喝道:“鸣金收兵!全军撤退!”

    “铛……铛……铛……”随着一阵急促的鸣金之声,赵云不敢抗命,虚晃一枪拨马便走。吕布怒极,出来的时候把大话说出去了,如今不能兑现,岂不要让人笑掉大牙?一拍坐下赤兔宝马便急速追了上去,大喝道:“想走也要问问本将的赤兔马答不答应?”说着就向凭借马快的优势阵斩赵云。可他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以赤兔马的速度竟追不上赵云座下那匹白马,仔细一打量才发现人家坐骑也是万里挑一的龙驹,比赤兔马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这边董卓见马超鸣金后撤便知好戏该上演了,立刻下令全军冲锋,一万多人齐声喊杀,直向两百步以外的并州军追去。

    马超回身喝道:“黄忠、高顺何在?”

    “莫将在!”

    “命你二人立刻整军退归西园营地,不得恋战!”

    “诺!”两人得令后立刻组织大军井然有序的后撤。

    而马超和典韦则纵马向赵云迎了上去,老远就大喝道:“吕布匹夫,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这天下可不止我马孟起一人能胜你!”

    吕布大怒,喝骂道:“马超小贼,有种跟本将单打独斗,倚多为胜算什么本事?”他当然不怕马超,可却害怕马超与赵云联手对付他,而且旁边还有个黑大个不知深浅,万一自己孤军深入被这三人围住,不死也得重伤。

    ∷更新快∷∷纯文字∷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