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姓家奴(中)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儒道:“无非是怕背负不忠不孝之骂名,怕担篡逆乱国之罪!天子懦弱则好欺!天子精明则难奉,满朝文武明里是做忠臣,暗里却是为己,又有谁为国家社稷着想!”说罢,话锋一转,慷慨激昂道:“可董公则不然,他敢讲他人不敢之话;敢言他人不愿言之语;敢为他人不敢为之事;敢负他人不敢负之罪;敢受他人不敢受之骂名;心胸是何等光明?行为是何等磊落?如此人物还称不上英雄,谁还敢称英雄?”

    吕布沉思了一阵,点头道:“此话虽闻所未闻,但也不无道理!然妄行废立,终是篡逆之道也!”

    “贤弟此言差异!”李肃道:“自古以来,天子当有德者据之,当今天子与协王同是先帝之子,扶协王继承大统怎能谈得上篡逆?再而言,先帝本就喜欢协王,有意立协王为太子,只是何氏兄妹强行立嗣才铸成大错,董公此举正是遵先帝之初衷,还协王之回皇位,何篡之有?”

    吕布手托下巴沉吟片刻,忽然哈哈大笑,拉住李肃的手道:“兄之一席话,令布拨云见日,茅塞顿开啊!”

    李肃大喜,趁机劝道:“贤弟切不可犹豫不决,坐失良机啊!小兄不才,尚在董公手下任虎贲中郎将。以奉先之大勇大才若依董公,必能平步青云,扶摇直上,贵不可言啊!现朝廷卫将军,车骑将军,大将军三位尚且空缺,以贤弟之能。何愁不能建功立业?”

    吕布大为意动,又忽然想到马超的骠骑大将军之位,心里更是气愤难平,叹道:“吾欲从之,只恨无有门路啊!而且前几日,吾一箭差点取了董公之命,只怕......”说罢连连摇头,叹息不已。

    李肃见时机成熟,伸手把身后两个颇为沉重的小布袋拿了出来,打开后珠光宝气照亮了整个军帐。正是董卓所赠的黄金百斤。明珠两百颗,玉带一条。

    吕布眼前一亮,疑惑道:“这......这是......”

    李肃道:“实不相瞒,董公久闻贤弟大名。早有意结交。这些细软之物便是董公命小兄献给贤弟的。外面那匹赤兔宝马原本是董公的爱马,也是董卓特意赠予贤弟的!”

    吕布闻言一愣,心里感动不已。他跟着丁原混了这么多年也从未享受过如此待遇。这不仅仅是珠宝和宝马等物质需求,更重要的是他有着强烈的自我实现需求和尊重需求,而董卓恰恰给了他这些。

    来回踱了几步,吕布抚掌叹道:“董公如此厚爱予我,只恨吕布寸功未立,无有觐见之礼!实无颜空手去投!”

    李肃道:“董公对贤弟大名神驰已久,而功劳只在翻手之间,就怕贤弟不肯去取啊!”

    吕布一愣,踌躇道:“莫非......莫非是......”

    李肃点头道:“董公最想除掉的人是谁?贤弟应该清楚......”

    吕布沉吟片刻,又来回踱起了步子,心里在做最后的挣扎。吕布自熹平五年鲜卑入侵时随父离开九原边陲之地,不久后就投军跟随丁原出征鲜卑,至今已整整一十三年,这份感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割舍的。

    再说丁原除了杜绣娘一事,待他吕布并不薄,甚至将麾下部曲全权交给吕布统领,可以说重用有加!怪只怪丁原为官清廉,仕途不畅,否则吕布焉能当一主薄?这就相当于穷爸爸与富爸爸的区别,穷爸爸不能给你很多钱,却在你身上倾注了全部的父爱;富爸爸能给你很多很多钱,全部的父爱却未必,如何抉择只在一念之间。

    沉思良久,吕布委实难下决心,皱眉道:“丁原怎么说也是吾之义父,如若背之尚可,杀之恐遭人唾弃!吕布一世英雄,焉能做此不义之举?”

    李肃道:“贤弟此言差异,你当他是义父,可丁原又可曾当你是义子?否则又怎会将杜绣娘许给马超而不许给贤弟?再而言,他姓丁,你姓吕,何来父子之说?”

    吕布闻言身形一颤,脸色阴晴不定,再想到杜绣娘那绝美的脸庞,心里顿时妒意大增、热血上涌,咬牙切齿道:“兄且稍等片刻,某家这便去取了丁原首级献于董公帐下!”说罢提着宝剑闪身而去。

    二更时分,军营中到处是篝火和照明的火把,军士们除了巡营的士卒,余者皆已进入梦乡。却说吕布杀气腾腾,大步向丁原的中军大帐而去,门口的亲兵个个认识吕布,自然没有阻拦的道理。

    丁原正在帐中思量下一步的行动,忽见吕布怒气冲冲而入,诧异道:“吾儿何事?”

    吕布喝道:“我吕布堂堂大丈夫,安肯为汝之义子?”说罢“呛啷!”一声就拔出了腰间宝剑!

    丁原大惊,满脸不信的问道:“奉先,吾待你不薄,何故变心?”

    吕布不答话,挥手就是一剑,下手又快又狠,丝毫不留余地。

    丁原惊骇不已,但更多却是伤心和落寞,满脸死灰之色,任由宝剑向自己的脖子砍来,没有一丝想要躲闪的意思,仿佛这一剑不是要杀他,而是让他得以解脱。

    眼看丁原就要丧命在吕布剑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有一柄宝剑悄然而至。却是充当守门亲兵的赵云飞身而入,险险隔开了这必杀的一剑。

    吕布一剑未能建功,心下略感惊讶,定眼一看却是一名普通的亲兵,当下怒道:“无名小卒,安敢阻我,徒自送命吗?”

    赵云闪身挡在丁原身前,喝问道:“汝便是吕布?

    “然也,某家正是吕布!”

    赵云冷笑道:“果不出冠军侯所料,大名鼎鼎的并州吕奉先竟是一名弑父的不仁不义之徒!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吕布见赵云气势不凡,身手敏捷,再加上生面孔,不由心里一惊,沉声问道:“汝是何人?军中亲兵队乃本将一手组建,怎地从没见过你!”

    赵云道:“吾乃常山赵子龙也!奉冠军侯之命特来保护丁大人,有本将在此,汝休想得逞!”

    吕布大恨,怒道:“黄口小儿,又来坏吾好事,情殊可恨!”说罢又对赵云说道:“汝既知吾名,还敢拦吾,某不是找死吗?”

    赵云不屑道:“吾命在此,就怕你没本事来取!”

    吕布哈哈大笑道:“吾自出道以来杀人无数,还未尝一败,今日也不在乎剑下多你一条冤魂!”说罢长剑一挑,直向赵云胸口刺去。

    赵云不慌不忙,长剑从下往上一挑便隔开了这一剑,续而长剑一挥直向吕布咽喉划去。

    行家一身手,便知有没有,吕布大意之下闪身暴退,冷笑道:“没想到你这小白脸还有两下子,既如此,本将就陪你过过招!”说罢蹂身而上,宝剑大开大合,招招要命,狠辣至极。

    只可惜他的对手是赵云,赵云号称“枪剑双绝”,又岂是易与之辈?光就剑法而言,整个大汉怕也没人敢说能稳胜赵云。而吕布综合实力或许能胜得赵云半筹,可步战却非他的长项,两人在小小军帐之中斗了二三十合,却是个平分秋色之局,谁也奈何不得谁!

    而丁原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言不发,甚至连眼睛不眨一下,显然还不能接受吕布要杀他的事实。

    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材,愈斗愈烈,只从帐内打到帐外,剑光闪闪,尘土飞扬。深夜时分弄出这么大动静,早就惊动了整个军营。片刻工夫便有将领和士卒蜂拥而至,高顺、侯成、宋宪、郝萌、魏续、张扬、成廉等人相续到场。

    众人见吕布和一名亲兵斗得难解难分,而且还是生死相搏的那种,顿时惊讶不已。在并州军中,吕布就是战神的存在,现在竟有人能与吕布匹敌,让他们如何不惊讶?七八千人把二人团团围在中间,却不知该帮谁,整个军营乱成一团。

    吕布久战赵云不下,头脑也清醒了过来,暗暗后悔不该一时冲动行刺丁原,可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他只能一条道跑到黑,说什么都晚了。

    却说马超一直在密切关注这边的状况,此刻忽有斥候来报并州军营大乱,心知事情不妙,立刻命令黄忠和典韦点齐一千兵马直奔丁原大营杀来。

    丁原巡营的士卒认出是马超亲自带队也没发警报,一行人顺利冲进了大营,马超大喝道:“闪开!全部闪开,吕布造反,试图刺杀执金吾,众将士快快将其拿下治罪!”

    众士兵虽让开了一条路,但没有一人肯动手,竟隐隐把马超的一千精兵围了起来,场中依旧是两人互斗之局。

    马超心下一沉,暗叹吕布在并州军中威望之高,自己若冒然出手诛杀吕布,这一万多并州多半不会冷眼旁观,届时必是以一千对一万之局,非大败不可。

    吕布一边与赵云狠斗,一边怒吼道:“马超小贼,你有种便下来亲自与某家大战三百回合,我吕布与你素无冤仇,可你先是抢了我的女人,现又派人坏我好事,吾誓与汝不共戴天!”(未完待续

    </p>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