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冀州豪杰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搞定了后勤补给问题,马超又打起了冀州人才的主意,出言问道:“本将所带之兵多为西凉兵和黑山军,收复冀州所沦陷失地少不了熟悉地形的本地将领配合,不知几位可有安排?”

    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麴义起身抱拳道:“末将不才,愿随将军征讨黑山贼!”

    “末将亦愿往!”潘凤也不甘示弱的站了出来。

    马超摇头道:“二位可是皇甫将军的左膀右臂,亦是冀州军事方面的顶梁柱,平定境内盗贼乱党都少不了二位之功,本将若因讨黑山贼而误了冀州大局,岂不收之桑榆,失之东偶?此举大大不妥!”

    皇甫嵩皱眉道:“将军有话但请明言!如今冀州有可用之兵不过两万余人,分一半给将军驱策亦无妨!本将平定境内乱党余孽有一万兵马足以!”

    马超摆手道:“不需如此,本将有jing兵三万,战将数十员,剿灭黑山贼这群乌合之众不费吹灰之力,只需从冀州军中挑选出两名中低层将领各带一千甲兵充当向导足以!”

    几人闻言面面相觑,沮授道:“莫非将军已有了人选?”

    马超轻笑道:“本将从未来过冀州,哪有什么人选?但吾听闻冀州军中有一小将名为张郃,其人为河间人氏,在讨伐黄巾中应募参军,不知此人现居何职?”

    “这......”沮授哪里认识军中底层将领,闻言不禁看向了麴义和潘凤。

    麴义想了想,摇头道:“末将麾下并无此人,亦或者此人乃无名小卒,实在记不得!”

    潘凤沉思了一阵,皱眉道:“启禀将军,末将麾下有一张姓屯长为河间人氏,具体名字末将也记之不清。”

    马超皱眉道:“快快将此人请来,是与不是本将一问便知!另外尔等可知高览此人?”

    几人摇了摇头,均表不知。潘凤受过马超的恩惠,此时正是偿还人情的好机会,起身道:“将军尽管放心,待末将把军中所有叫高览的和叫张郃的河间人统统请来,当面一问便知!”

    马超摆手道:“不必如此麻烦,只叫张郃一人即可!此人有字儁义,又为河间人氏,找之不难!”

    潘凤道:“将军且稍等片刻,末将去去就来!”

    马超笑道:“有劳潘将军了!”

    待潘凤走后,沮授忽问道:“将军既然从未到过冀州,又怎知张郃之名?另外在下还有一物要原封不动的奉还给将军!”说罢转身拿出一个包袱,打开后正是大半年前马超送托潘凤送给沮授和田丰的百金!

    马超道:“公与这是何意?莫非看不起吾马孟起乎?”

    沮授摇头道:“将军之言差异,所谓无功不受禄,我等官职微末,又与将军素未谋面,怎敢无故受此重礼?”

    马超一愣,心知当初此举确实有失礼仪,当下让典韦收起金子,拱手道:“二位乃清流名士,本将久闻大名仰慕不已,当ri以金相赠只想与二位结交一番,绝无他意!却不想弄巧成拙引起两位的误会,罪过!罪过!”

    沮授道:“将军客气了,我等亦是对将军钦佩不已,今ri一见果然风采绝代,当痛饮一番才对!”

    “正是!正是!”

    酒过三巡,众人也熟络了不少,马超趁机问道:“听闻田御史自辞官以来定居邺城,今ri却怎地不见!”

    沮授道:“元皓兄此时一介平民,今ri实不便出席,还请将军见谅!”

    马超点了点头,忽正sè道:“实不相瞒,本将久闻田元皓之名,想聘其出仕任并州别驾一职,不知公与可否代为引见!”

    沮授一愣,抚须笑道:“将军慧眼识英才,元皓兄实乃大才之人,其才远在授之上,早年曾在朝中出任御史一职,只因看不惯宦官陷害忠良才愤而辞官。今ri既得将军看中,授怎敢不为老友引见!”

    马超大喜,看沮授的态度,聘请田丰出仕应该不难。田丰乃冀州钜鹿人氏,早年举茂才,出任御史,后因看不惯十常侍等人为所yu为才愤而辞官隐居邺城。历史上田丰先是投奔韩馥,复又归于袁绍。曾在官渡之战期间与沮授二人屡献良计,可惜袁绍自大又好谋无断,根本不采纳田丰之计。

    田丰为人刚正不阿,脾气倔强,出言直斥袁绍之过,终因“刚而犯上”而被袁绍下狱。袁绍为了羞辱田丰,官渡之战中还特意把田丰困在囚车里随军而行。结果袁绍惨败,他身边谋士逢纪献谗言道:“田丰在狱中闻主公新败后哈哈大笑曰:‘果不出吾所料也!’”袁绍大怒,当夜就派人处死了田丰。

    马超对田丰垂涎已久,田丰不仅有出sè战略眼光和军事眼光,还是处理内政的高手,并州若有田丰治理内政,他便可抽出身子去处理更重要的事。

    两人约好时间,又饮了几杯清酒,潘凤终于带一青年将官姗姗来迟,抱拳道:“启禀将军,此人姓张名郃字儁义,河间人氏,现在末将麾下任屯长,不知可是将军要寻之人!”

    马超抚掌笑道:“正是此人!”只见张郃年方二十一二,身材雄壮,相貌粗犷,虎目jing光闪闪,虽仅为一小小的屯长,却自有一番大将的威势。史载张郃在讨伐黄巾中应募入伍,直到韩馥出任冀州牧才被提拔为司马。后韩馥兵败,张郃引兵归附袁绍,在袁绍与公孙瓒的交战中多有功劳,与颜良、文丑、高览并称为河北四庭柱。

    官渡之战时,张郃和高览受郭图陷害,率众投降曹cāo并得以重用。后随曹cāo平定北方,远征乌桓,平马超,灭张鲁,多有战功。三国时期,张郃随夏侯渊驻守汉中,在夏侯渊被杀后暂代主帅维持败兵,曾大败马谡,打退诸葛亮三次北伐。在此期间张郃虽被张飞打败过,但他却是刘备和诸葛亮最忌惮的一员魏将,晚年中流矢而死。黄忠斩夏侯渊时刘备曾言:杀夏侯渊有什么用,怎么杀的不是张郃!

    而现在的张郃才刚刚崭露头角,职位不过屯长,也就是百夫长。东汉军制五人一伍、有伍长,十人一什、有什长,五十人一队,有队率,百人一屯,有屯长,二百人一曲,有军侯,千人一部,有司马或校尉,校尉为正、司马为副。

    张郃显然听过马超的名头,刚一见面便撩起衣襟单膝拜倒,拱手道:“小将张郃见过骠骑将军!”

    马超忙起身亲自扶起张郃,微笑道:“儁义不必多礼!本将奉诏讨伐窜至冀州境内作乱的黑山贼寇,正需冀州本地勇武之士相助,不知儁义可愿到本将麾下为国效力!”

    张郃受宠若惊,没想到马超竟对他如此礼遇,两人的身份差距就相当于现在的军区总司令与民兵连长之间的差距。不过来此之前他已从潘凤口中得知一二,想也没想的便应道:“承蒙将军提拔,小将敢不从命!”

    “好!本将即刻表你为武猛校尉,明ri你在冀州郡兵中挑选一名副手,选出两千jing锐人马随本将出征!”

    “谢将军!小将定不辱使命!”张郃略显激动,由百夫长升为千夫长,还直接统领两千人马,任谁也不能保持淡定。

    马超名满大汉,身居骠骑将军高位,名义上总督并、冀两州军事,张郃只不过冀州郡兵里的一区区屯长,正是他管辖范围,就是把潘凤调到麾下也名正言顺。

    马超又盘问了几句,得知张郃也不认识高览,而他又没有高览的详细资料,眼下只能作罢!当下让沮授重整酒席,并让张郃入席,继续商谈灭贼之事。麴义就当前贼军形势仔细介绍了一番,并就黑山贼老巢位置做了几个大胆的推断,逻辑清晰,心思缜密,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过马超却不想收麴义为己用,因为此人是个反骨仔。历史上就是因为麴义主动背叛韩馥才导致冀州易主,而张郃、沮授、审配等人却是大局已定后才归附袁绍的,xing质大大不同。后来麴义平定公孙瓒有功,又因持功自傲被袁绍所忌,终遭杀身之祸。

    待麴义说完,马超赞道:“麴将军果然了得,如此人才正该为朝廷所用,而麴将军在平定张纯、张举叛乱时亦颇有战功,待本将平定黑山贼后立刻上表为麴将军请功!”

    麴义大喜,连忙拜谢。马超却暗暗冷笑,这等不可用之人还是早早赶出冀州为妙,否则将来碍事不说,还会成为一颗定时炸弹。而把他赶到洛阳说不定将来还能被董卓所用,董卓实力越强对他越有利。

    散席回到驿馆后,黄忠忍不住问道:“末将见那麴义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怎地主公却拒人于千里之外?反而对一屯长青睐有加!”

    徐晃也道:“正是,除了麴义,冀州军司马潘凤也很了得,英雄擂上三斧败颜良,这等战绩晃自认不如!”

    马超笑道:“麴义有才无德,不用也罢!潘凤败颜良不过是耍诈而胜,现在招揽还不是时机。在本将看来,冀州真正的将才有两位,一乃常山真定赵云赵子龙,此人数月前曾在平阳地域救过本将xing命,武艺之高还在我之上,便是汉升也未必能稳胜于他,ri后正要专门前去拜谢;另外一位便是这位张郃张儁义了,此人武艺和带兵之能怕是要与公明在伯仲之间,ri后尔等自知!”(未完待续。)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