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吕布现身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众人联袂来到校场,最后一场英雄擂已开始近一个时辰。校场中心一人一马傲然挺立,无人敢上前挑战,正是与马超有过一面之缘的吕布。

    丁原本带着杜绣娘在台上看热闹,哪知擂台刚刚开始不久吕布便持戟横空杀了出来,上场挑战者无人是他对手,少有三合之敌。丁原惊讶的同时心里也深深为马超担忧,同时暗怪吕布擅离职守跑来这里搅局凑热闹。

    但这种场合也不可能将吕布叫下来痛骂一顿!略一沉思,遂急匆匆的亲自找马超商量对策!

    吕布此时声名不显,仅在并州一地略有勇名,远远没有虎牢关会群雄,战三英后的名望。向来自傲的他本来也不屑与一位少年比武,胜之亦不武。但丁原将他觊觎许久的杜绣娘许给马超一事却触动了他的逆鳞,自此不但恨丁原寡情,更对马超由妒生恨,故此一听说英雄擂之事便毫不犹豫的赶了过来。

    吕布和高顺正在白波谷外屯兵,荒山野岭消息闭塞,直到英雄擂第二天才得知。当下立刻将军务交给高顺,一人一马经上党郡渡过黄河,再穿过河内郡,总算在英雄擂第三日午间赶到洛阳。也顾不上禀报丁原,饱餐了一顿便通过报名早早上场,到此为止,败在他戟下的豪杰足有十数位,无一能走过三合。

    马超头痛无比,本来以为颜良就是终极BOOS了,哪想吕布终究还是来了。说起来这英雄擂也当真吸引人才,当世几位武力超绝的猛人除了赵云和许褚等聊聊数人,几乎大部分都落面了。其中关二哥未出场,颜良文丑依旧是悲催的命运,剩下的典韦、张飞、黄忠,文丑可谓出尽了风头。

    丁原见马超满脸严肃,知他心里担忧,摇头劝道:“贤侄虽勇,可与奉先比恐怕还有一段距离,汝唯一的取胜机会便是出奇,回马流星锤绝技恐怕难以再次建功!”

    马超点头道:“伯父无需担心,小侄早有准备,只是把握不大而已,吾与奉先兄迟早要有一战,当初在大草原便有口头约定,只是想不到会在英雄擂上相遇!”

    丁原道:“既如此老夫就不多言了,你二人胜负是小,切不可伤了彼此和气!否则老夫夹在中间实在为难!”

    马超道:“丁伯父尽管放心,小侄绝不会先和他撕破脸皮,毕竟奉先兄乃伯父的义子,也是绣娘的兄长,吾为伯父的外甥女婿,说起里还是颇有渊源的!”

    丁原闻言略为放心,叹了一口气便登上高台继续看热闹。杜绣娘依旧扮成随从小厮立在丁原身后,四目相接,美目里尽是关心之色。

    马超也不上台,穿戴整齐后观战,饶有兴致的问道:“汉升,老典,你们觉得此人武艺如何?”

    黄忠早已观察许久,闻言正色道:“此人尚未全力出手,着实看不出深浅,但绝不在吾之下,当属强敌!”

    典韦则是满脸是战意,大声道:“早知如此,俺老典就不急着下场了,能与此人一战,定痛快淋漓!主公千万不要与其比拼膂力,当以精湛戟法胜之。”

    马超暗暗摇头,这两人怎知吕布之勇?问了也是白问。想逼吕布全力出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有赵云,许褚这两位猛人上台,而台下尽是一些三脚猫,根本难挡吕布三合。

    吕布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方天画戟,坐下一匹黄彪马。面目俊朗,白面无须,肩宽背厚,气宇轩昂,让人暗暗心折。连胜十几场,众人也见识了吕布的武勇,竟一时无人敢上前挑战,偌大校场上一人一马极为显眼。

    高台上,袁绍、袁术、曹操等人暗暗心喜,何进更是满脸得意,时不时还向丁原看两眼,目光尽是讽刺之意。马超太出风头了,甚至盖过了他这位当朝大将军,同时曹操,袁绍,陈琳等人亦是蠢人,早已猜出马超和刘宏之间见不得人的勾当,故此想尽办法打压马超的日益兴盛的名望。

    大约冷场了一炷香工夫,眼见沙漏流光大半,前来搏取功名的各地豪杰门终于按耐不住。并不是谁都有黄忠和典韦这样的见识和眼力,至少陈到、乐进和刚刚加入的文聘等人就不认为吕布有多厉害。

    刚从关中赶来的张绣见吕布趾高气昂,嚣张不已样子便是不服,正要挺枪出战,身后跳出一位彪形大汉,身长近九尺,膀大腰圆极其雄壮,头发胡子乱蓬蓬的,满脸凶相的大声道:“杀鸡焉用宰牛刀!少主且观战,末将这就去将吕布打于马下,如不成少主再出马不迟!”

    此人正是张绣麾下部将胡车儿。胡车儿本是西域胡人,颇有勇力,能力负五百斤,日行七百里,实乃步战猛将。早年被张绣叔父张济所招揽,故此称张绣为少主。

    张绣素知胡车儿只用,略一犹豫便点头道:“你去打头阵也好,要小心行事,本将正好看看吕布倒底有何本事!”自己则和华雄抱肩观战,待胡车儿走了开口问道:“华兄以为胡车儿有几成胜算?”

    华雄摇头道:“半成都没有,华某敢说他十合内必败!赌十金可敢否!”

    张绣顿觉面上无光,不服气道:“十金就十金,有何不敢?”

    却说吕布得意的同时,双目也不停在四处打量,很快就看到了坐在高台上观战的丁原,再看女扮男装的杜绣娘,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狂热,接着便是怒火,一想杜绣娘跟了马超大半月,不由咬牙切齿,妒意大增。

    便在此时,一声暴喝传来:“呔!吕布休要得意,某家胡车儿前来会你!”只见一大汉手持两把朴刀冲进校场,没骑战马速度竟不比战马慢多少,极为惊人!

    吕布眼角尽是不屑,喝道:“乡野村夫也来打擂,当真不知天高地厚!”

    胡车儿大怒,吕布明显是看不起他,喝道:“匹夫休得猖狂,吃我一刀!”说罢举刀便向吕布腰间劈去。

    吕布不闪不避,方天画戟当胸便刺,戟长刀短,胡车儿人还没到就得先撞在戟锋上。后者早有所料,一矮身竟在地上打了个滚,双刀转向马腿砍去。

    “匹夫!安敢?”爱马如命的吕布大怒,忙策马退开两步,回身一戟便当头劈下。胡车儿举刀招架,只觉手臂一麻,单刀险些脱手而去,心知吕布力大不敢再与之硬拼,当下展开身法,利用灵活和速度与之战在一处!

    两人只交手七八合,只听“啊!”的一声惨叫,胡车儿一不小心竟被吕布的画戟给拍在后背之上,偌大的块头凌空飞出两三丈远,摔在地上后鲜血狂喷。

    吕布面色得意,哈哈笑道:“此等废材也来现世?莫非天下无英雄耶?”

    “欺人太甚!”张绣在场边看在眼里,怒在心头,挺枪便杀了出来,大喝道:“吕布小儿,北地张绣前来会你!”

    吕布手持画戟,皱眉问道:“你就是北地张绣?可知并州吕奉先否!”

    张绣时年二十四五岁,随张济征讨羌氐作乱而闻名,在凉州颇有武勇之名。因其人为凉州北地郡人氏,擅使一杆梨花枪且少有败绩,故此人送雅号“北地枪王”。北地郡与并州近邻,吕布也略有耳闻。

    张绣道:“无名村夫之辈安能入吾法耳?要战便战,休得多言!”

    吕布也怒了,喝道:“好你个匹夫,竟如此轻我!某家倒要看看你这‘北地枪王’有何资格如此轻我!”说罢挥戟便杀了过去。

    两马相交,二人各有惊人业艺,只让人看的眼花缭乱,转眼二十合已过,竟难分胜负。

    马超惊讶不已,张绣有这么猛吗?莫非又是三国里一位隐藏的BOOS?黄忠见马超面有惊色,摇头道:“张绣已尽全力,吕布旨在试探,不出五十合张绣必败!”

    黄忠话音刚落,只听吕布哈哈大笑道:“北地枪王亦不过如此!汝枪法虽有几分火候,可距大成还差得远,吾反掌间可胜之!”

    张绣此刻再也没有小觑之心,他发现吕布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轻而易举的便能挡住自己的全力进攻,硬着头皮道:“狂妄!再接我一招百鸟朝凤枪!”说罢长枪一抖,竟抖出数个枪花,枪尖与空气摩擦,其声极似百鸟齐鸣,攻势更如狂风暴雨,已将速度发挥到极致!

    “来的好,这样才有点意思!”吕布大喝一声,手中画戟也猛地加快一倍,只听“叮叮当当”的一阵脆响,尽数挡住了张绣的杀招。到了四十合上,吕布趁张绣松懈之际,竟用画戟的两个小枝锁住了枪头,双臂用力一转当即把长枪带过来抛飞。

    两手空空的张绣满脸通红,冷哼了一声拨马便走,连心爱的梨花枪都不顾了,可谓惨败大丢面皮!吕布还不忘出言讽刺,大笑道:“北地枪王怎地连手中枪都保不住?莫非你西凉之地尽是些浪得虚名之辈!”

    张绣双肩一颤,只气得浑身发抖,可形势不由人,打不过人家只好闭嘴,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刚刚爬起来的胡车儿则捡起了朴刀和张绣梨花枪,跟在后面蹒跚而去。

    现场嘘声一片,三日以来第一次有人整场守擂连败各路高手,欢呼声、喝彩声、议论声不绝而耳。

    </p>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