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步战典韦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典韦闻言甚是心动,道:“冠军侯的英雄事迹俺自然听说过,不过俺只是陈留乡下一猎户,出身卑微,冠军侯乃伏波将军之后,官至征北将军,又贵为当朝驸马,若无人引荐,只怕看不起俺这等粗鄙之人!”

    张辽大喜,他跟马超已算是很熟络了,当然知道马超迫切的求才之心,如能说服典韦来投,无疑是大功一件,当下道:“不瞒典兄,辽的武艺你也见识了,吾刚刚投奔冠军侯还不到十天,如今已从一介白身晋身为裨将军,冠军侯心怀仁义,求才若渴,向来无门户出身之见,典兄若真心投奔,吾愿为举荐之人,保你其位不在辽之下如何?”

    典韦大喜,急声道:“此言当真?那俺接下来擂台还打是不打?”

    张辽笑道:“自然要打,冠军侯心胸宽阔,你表现越武勇,他就会越看重你,尽管放手一搏便是,我也想看看二虎相争倒底谁厉害一些!不过冠军侯尚且年幼,此番打擂迎接天下英雄挑战也有其特殊意义,若有可能最后让其一让,万万不可取胜!”

    典韦眼中精光一闪,抱拳道:“如此就多谢文远老弟了,俺自有分寸!”

    张辽点了点头,下马拾起长刀便去了。此时沙漏差点就要流光,众人见识了典韦的勇猛无人敢来挑战。何进和袁绍本想让颜良出战讨便宜,颜良却连连摇头,明言对阵典韦并无绝对把握,即便侥幸取胜也是惨胜,恐怕再无力对付冠军侯。

    如此一来,典韦也就顺理成章的获得了第四位擂主。

    马超心里七上八下,对付典韦这等猛人他可一点把握都没有。如果按照演义推断,马超能与许褚大战两百三十回合不分胜负,略占上风!典韦与许褚也大战数百回合不分胜负,同样略占上风,如此说来两人武力可谓相等!事实却不是那么回事,马超还与张飞武力相等呢,可上午若不是练就了回马流星锤绝技,定要败于张飞之手!

    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眼见时辰已到,马超披挂整齐,提起大戟便要上场迎战。恰在此时,刚刚包扎好伤势的张辽急匆匆赶了回来,当下便把说服典韦来投一事说了出来,并简单介绍了一下典韦的武艺。

    马超大喜,哈哈笑道:“文远真乃福将也!吾正有意招揽此人,没想到文远竟抢先一步,如此倒省去了一番口舌!正好可以痛快一战!”

    张辽道:“主公小心,此人身手敏捷,膂力奇大,且天赋异禀越战越勇,恕辽无能,并未耗去他多少力气!”

    马超道:“文远言重了,汝此番着实立下大功,功劳簿上定会为你记下一笔,待日后一并封赏!典韦有万夫不当之勇,便是吕布也未必能轻易败之,文远能坚持近百合方败实属难能可贵!”

    张辽连称不敢,心里却佩服马超的识人之能!

    既然典韦有意相投,马超也就放下心来,他刚刚还在考虑是否用一败来换取典韦的效力。因为对付典韦这种性直憨厚的硬汉又有可能招揽之人绝对不能使用阴损招数,否则就会让其反感,宁死不为你效力。回马流星锤倒是无妨,关键是典韦乃步战将军,身手极为敏捷,流星锤一次不见功,以后再也奈何他不得,而若光以自身武艺而论,目前的自己恐怕还要略逊于典韦一筹,至少膂力就大有不及。

    欢呼声中,万众瞩目之下,马超披挂整齐,骑着忽雷驳冲进了校场。典韦盯着马超看了一阵,大声道:“冠军侯总算来了,俺老典早已恭候多时!你尽管出手便是,俺会让着你的!”

    马超苦笑不已,跟这种直性子人交往就是痛快,当下道:“典壮士不必客气,超虽不一定是你对手,但你百合之内也休想败我!咱们眼下不谈其它事,先痛痛快快大战一场如何?无论胜负,稍后吾要大摆酒席为典壮士接风洗尘!”

    典韦大喜,哈哈笑道:“冠军侯果然痛快,俺就是个粗人,你叫俺老典或典黑子都成,如不嫌弃,老典愿为冠军侯效力!”

    马超喜道:“快哉!快哉!吾得典韦当如虎添翼,实乃超之荣幸!看招!”说罢深怕这粗人继续说个没完,率先发起攻势!招揽典韦倒没什么,可不能在比武之前就招揽,否则难免引人诟病,有造假之嫌,如此这两天辛苦得来的不败之名岂不要大打折扣。

    典韦性情憨直,却并不傻,马上明白了马超的用意,暗骂自己鲁莽,挥起镔铁棍就与马超战在一处。

    马超因有张辽的前车之鉴,并不与典韦硬碰硬,手中长戟上下纷飞,左劈右刺,将速度发挥到极致,试图以柔克刚走阴柔路线取胜。

    典韦果然被逼得手忙脚乱,好在他动作灵活,反应奇快,有惊无险的挡住了马超一轮狂风暴雨似的狂攻。二十合一过便适应了马超的快攻打法,渐渐扳回劣势,攻守有度,暂时打了个不相上下!

    马超打的兴起,忽然大喝一声:“痛快!老典不可留手,正好让本候见识见识你的武艺,如能败我最好,世间若无常败将军,焉有常胜将军?”

    典韦确实小有留手,闻言亦兴奋的叫道:“好,既如此,老典就不客气了!”说罢将一条镔铁棍舞的滴水不透,力道猛地加大了三分。

    马超顿感吃力,只坚持了二十合便渐渐落入下风,因为兵器的碰撞双手已开始发麻,双臂亦有些酸痛,犹自苦苦支撑!典韦的武艺与张飞恰恰相反,偏重进攻,擅长以攻代守,每每还有怪招夹在中间,让人防不胜防。

    这也与典韦的职业有关,典韦乃猎户出身,一身本领传自父辈,是其祖辈多年与各色猛兽对峙总结出来的绝技。而与猛兽搏命自然要以攻击为主,实乃你强它弱,你弱他强,防守再强也防不住虎狼的牙齿和利爪,唯有攻击迫使他防御才是天下最好防御,典韦正是如此。

    到了八十合,马超气力大损,只觉手中大戟越来越重,再难挥洒自如,戟法不由散乱起来,如此下去必败无疑。坚持到百合,败相已露,汗水早已从铠甲渗了出来,满面通红,气喘吁吁。典韦虽也出了一身大汗,但气息平稳,毫无疲态,两人高下立判!

    马超暗暗摇头,十二岁的他能和典韦这种猛人硬拼一百回合足以自傲了,造就这一切的除了自身的勤奋和天赋等内在原因,还有兵器之利和战马之功。若如历史马超一般用虎头湛金枪和普通良马,恐怕早就败阵了,可也是正因为兵器太重才导致他体力告罄,当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年幼气力未长成之故!

    眼看马超就要落败,高台之上的灵帝、丁原、马日磾以及两个小萝莉不由眉头紧皱,心里担忧不已。何进、曹操、袁绍兄弟等人却是满脸喜色,自马超进洛阳以来便大大抢了他们的风头,再加上他取得的诸多功绩和成就,难免惹人妒忌,不知不觉中,马超已经开始“木秀于林”,至于“风”能不能“毁之”就不好说了。

    典韦首次遇到马超这等强劲的对手也是兴奋难当,此刻处于半癫狂半清醒状态,早已把张辽的叮嘱抛到九霄云外,骨子里的好战基因促使他不允许失败。

    危机关头,眼看就要落败颜面扫地,马超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当下奋力架开一棍,随后果断将长戟挂在马背之上。整个人纵身一跃,人还在半空中就抽出松纹宝剑直向典韦面门刺去。

    此剑四尺长,四寸宽,重二十斤,挥舞起来剑光闪闪,风声凌厉,竟硬生生的把典韦逼退了几步。马超使惯了一百二十九斤的长戟,此刻挥舞宝剑简直如若无物一般,用出家传剑法步战典韦,竟然奇迹般的扳回了劣势。

    历史的马超曾以宝剑断韩遂一手,并以一对五,剁死马玩,砍翻粱兴,侯选、李堪、杨秋望风而逃,可见马家剑术绝非一般。

    典韦此刻也清醒了过来,忙挥起镔铁棍上下抵挡,只是马超剑法实在太快,且完全走轻灵的路子,从不与镔铁棍硬碰,虚实难测,直到此时才真正做到以柔克刚。

    又战四五十合,典韦渐渐被逼入下风,这次轮到他费力,马超省力了。他这条镔铁棍重达九十二斤,用来抵挡长刀,长戟,长斧等攻击频率不快的兵器正好合适,但用来对付攻击速度极快的长剑就显得大材小用了,体力消耗巨大!

    但典韦终究不凡,虽挡不住马超的剑法,可他却有使不完的力气,充分利用兵器长的优势,让马超也难以靠近对其造成真正的威胁。如此到了两百合,两人又渐渐打成了平分秋色之局,谁也奈何不得谁,除非一方力尽,否则绝难分出胜败。

    两人从午后打到日落偏西仍旧难解难分,看热闹的百姓和朝中官员大呼过瘾,这场比拼一波三折,充满变数,往往一人眼看就要落败,却又奇峰陡起,不仅神奇般的扳回了劣势,还迅速取得上风,实难断定谁输谁赢!可以说是两日英雄擂以来最精彩的一场大战!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