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万年公主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二次进西园,马超不由大失所望,刘宏并没有带他参观荷花裸泳馆,也没让他看到后院那些姿色妖娆的美女,只给他安排一间上房叮嘱几句便急匆匆去了。这几日刘宏正沉迷于两位月氏美女,哪有空陪马超闲聊?

    马超心里暗暗摇头,难怪东汉皇帝都死的早,不懂节制,一味纵欲,日夜不停的在女人肚皮上奋斗,就是铁打的也受不了啊!不英年早逝反而奇怪了。

    刚刚与张飞大战一场,虽出奇侥幸胜,但身心疲累是免不了的。马超身着大汉标准长衫,进门就倒在了卧榻之上,只觉双臂,腰间一阵阵酸痛。正打算小睡一会儿以养足气力应付下午的挑战,忽有一小宫女端着一盘精致点心走了进来。

    马超坐起身来惊艳不已,只见这宫女年约十四五岁,皮肤白皙,明眸皓齿,瓜子脸,柳叶眉,身材窈窕且凹凸有致,姿色虽比杜绣娘略逊,却多了一份雍容华贵的气质。如果说杜绣娘是争奇斗艳的芍药,那这位小宫女便是百花之王牡丹,高贵而典雅!更与众不同的是这位宫女竟没穿开裆裤。

    被马超盯着一顿猛看,那宫女不由面带娇羞,俏生生的看了马超一眼,低头怯声道:“侯爷辛苦了,请用点心!”说罢轻移莲步,竟端着点心来到了马超跟前,时不时还偷瞧两眼!

    马超暗自纳闷,拿起一块点心问道:“你是这西园里伺候天子的宫女?”

    那宫女略显惊慌,低声道:“正是,不知侯爷有什么吩咐?”

    马超道:“本候一路走来所见宫女皆身穿开裆裤,却不知为何你独独例外?”

    “这......”那俏宫女闻言满脸通红,支支吾吾道:“我......我是今天新来的,还没来得及换!”

    马超见她娇羞可爱的样子不由暗自好笑,托着下巴问道:“那你可知这里的宫女为何都要身穿开裆裤?本候对此疑惑不已!正在考虑将来是否也要让家里的妻妾、奴婢等人都穿上开裆裤!”

    那宫女面色大变,又羞又怒的叫道:“你......你怎能如此......枉我还当你是个英雄豪杰,没想到却也是好色无度,荒淫无耻之辈!”

    马超一脸玩味,辩道:“何言无耻?所谓君为臣纲,上行下效!我们做臣子的效仿天子有何不对?你一个小小宫女竟然指责天子好色无度,荒淫无耻,此话若传到陛下耳里,你便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当真胆大包天!”

    俏宫女一阵慌乱,不过看到马超似笑非笑的表情后马上就放心了,跺脚道:“你是坏人!我这就去禀明父皇,我才不要嫁给你......”

    马超一把拉住俏宫女的小手就把她拉到身前,玩味道:“万年公主殿下,你可是天子当着百官之面亲许给本候的妻室,如今早已天下皆知,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一番哭闹就能让陛下改变主意吧?”

    这位小宫女正是刘宏的长女刘黎,也是当朝唯一的一位公主,封号万年公主。古代实行父母包办婚姻,越是权贵家庭越是难有婚姻自由,帝王之家就更不用说了。万年公主刚刚及笄不到一年,此时还不满十五岁,只比马超大一岁多一点。

    刘黎一惊,羞得满面通红,娇嗔道:“男女授受不亲,你......你还不快点放开我,既然知道了本宫的身份,焉敢对本宫如此无理?”说完还不停的挣扎,试图摆脱马超的“魔掌”,最后还打起了官腔。

    马超怎能让她得逞,料她也不敢大喊大叫,反而一把将其抱进怀里,笑道:“咱们可是夫妻,哪有夫妻授受不亲的?你扮成宫女模样前来见我,不就是想与我亲热一番吗?”

    刘黎大羞,挣扎道:“胡说,你无耻!人家好心来给你送点心,哪想反而被你欺辱,你若再不放开我,我可真要大叫了。”

    马超真想说“你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这句经典台词,但最终还是放开了刘黎,毕竟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玩笑开过头就不好了,随即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就多谢夫人关心了,夫君刚刚跟你开了个小玩笑,不会介意吧!”

    “你......”刘黎当即不知所措,嗔道:“谁是你的夫人,咱们还没行结发之礼呢!没想到威名赫赫,名传大汉十三州的少年英雄冠军侯也是油嘴滑舌之辈!”

    马超毫不脸红,自刘宏赐婚以来,他便找小黄门把关于万年公主的事情问了个遍,毕竟那是自己未来的老婆之一。而这个驸马名头也极其重要,不管灵帝死活,他这个驸马肯定要继续当下去。

    万年公主其母为宋皇后,也就是刘宏的原配夫人。宋皇后生下刘黎不久便失宠,而宋皇后不得汉灵帝宠幸却身居皇后正位,**受宠幸的姬妾很多,便联合谗言毁谤宋皇后,再加上宦官从中作梗,遂被灵帝废了后位,打入冷宫后忧郁而死。

    襁褓中的刘黎由宫女抚养长大,自然也不得灵帝宠爱,父女俩常常一年见不到几次面,反倒刘辩和刘协极为得宠,尤其是刚刚七岁的刘协。要不是张让等人献计招马超为驸马,刘宏差点就忘了自己还有个女儿。

    “夫人所言差异,当年楚霸王在战场上纵横吟啸,面对伊人却柔情刻骨,亦不失一代盖世英雄。后来虽败于高祖之手自刎乌江,但其英雄事迹毫不逊于高祖,高祖本人也对霸王十分敬重,以诸侯之礼厚葬之!超不才,愿效仿霸王成就一代铁血柔情的英雄,却不想做一位冷血硬汉!”

    刘黎闻言一愣,过了一阵才脸色微红的说道:“侯爷所言甚是有理,妾身妇人之见,还望驸......驸马不要往心里去!”

    马超大喜,这万年公主也不是刁蛮任性之辈,反而知书达礼,颇为贤惠,姿色也属上上等,政治婚姻得妻如此绝对是幸运万分。

    马超一边享用点心,一边与万年公主聊天,不多时便哄的小萝莉笑颜逐开,仅有的一丝隔阂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马哥泡妞的同时也没忘打听貂蝉的下落,当问到宫中貂蝉女官时,刘黎面色顿现古怪,娇声道:“宫中有姿色的女官和宫女早就被父皇收进西园了,现任貂蝉女官是两位四十多岁的宫女,不知驸马为何对貂蝉女官如此热心?”

    “呃!”马超一阵尴尬,暗骂野史误人,想了想道:“吾有一位远房亲戚为并州人士,年龄应该与你相仿!听说她父母亡故后便被人卖进皇宫当了宫女,至于名字我也记不清了,只听说颇具姿色,有倾国倾城之容。公主久居宫中,若有新来并州籍宫女定要留意一番,千万不能让你父皇收为姬妾,更不能让哪位臣子要了去,否则我就是你舅舅而不再是驸马了,切记!切记!”

    刘黎轻啐道:“胡说八道!听说你在西凉已有两位陪嫁小妾了,这次莫不是想让本宫提前找陪嫁丫鬟?”

    马超老脸一红,随即道:“公主果然聪慧,既如此我也不瞒你,我马孟起与韩家女结为阴亲,正妻韩氏之位永不变更,其他跟随我的女子既可以说都为妾,亦可以说都是妻,当地位平等,吾均以正妻之礼待之,绝不会独宠某一人,亦不会冷落某一人,公主若觉此举荒唐自可向陛下提出退婚,超绝无怨言!”

    刘黎微微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妾身虽为大汉公主,却比之普通人家的女子还大有不如,我母后正是因为失宠才被打入冷宫郁郁而终,如夫君所言当真,妾身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会有妒意争宠?至于夫君所言之事妾身自会留意......”

    马超大喜,拉着刘黎的小手笑道:“夫人放心,超绝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宋皇后之事吾也略有耳闻,说起来我们还是同乡。帝王之家无亲情,反而尽是勾心斗角之事,吾深厌之!你且在宫中委屈一阵子,不出两年我定接你过门!”

    刘黎大羞,这次却没再挣扎,马超有美女在侧,倦意全无,两人悄悄地说着情话,时间过的飞快。

    午后的英雄擂依旧如火如荼,人群越来越大,不少自持武勇之辈不断从四面八方相续赶来,场上你来我往,打的好不激烈。

    马超坐在丁原身旁一边和扮成小厮的杜绣娘谈情说爱,一边和刘宏身侧宫女打扮的刘黎眉目传情,心中快意无比,哪里有半点疲倦的样子?同时也在时刻主意着场上的变化,如所料不差,关羽定会出场找自己麻烦。

    其实马超哪里知道,上午英雄擂一散,刘备便收到一张丝帛,正是卢植派人送来的密函。三人看完密函后大惊,没想到事情如此严重。三人略一商量,决定立刻离开洛阳这块是非之地,只要回到公孙瓒这位地方大军阀的势力范围内,朝廷也对他无可奈何,至于与马超之间的梁子只能以后再说了!

    关羽本想下午战败马超出一口恶气再走,可被刘备当场否决,因为在这种场合下或许有机会打败马超,但杀死他却是千难万难。即便能侥幸杀死,自己这三人也别想脱身,那一千神威营可不是摆设,足可围歼他们。

    </p>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