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大战张飞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两人不由一阵尴尬,顿觉面上无光,卢植施礼道:“启禀陛下,早在十余年前,刘备确曾在老臣门下修书一年,此人出身卑微不假,但为人谦逊有礼,性情宽厚,心怀仁义,并非一无是处之徒!”

    刘焉也道:“当年老臣为幽州刺史,在讨黄巾期间曾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刘备自称中山靖王之后,称老臣为叔,但无宗牒在手,老臣实不敢断定其身份是否为汉室宗亲!”

    灵帝大怒,起身喝道:“朱将军听令!朕命你速速带兵将刘关张三人给朕拿下,此等招摇撞骗,图谋造反,作奸犯科之辈竟敢来朕的眼皮底下参加英雄擂,当朕的朝廷如无物吗?”

    “万万不可!”曹操站了出来劝道:“陛下息怒!冠军侯一面之词怎能为凭?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另外这数万人混在一处,陛下若强行拿人定会引骚乱,不如一边派人查证,一边徐徐图之!”

    灵帝一想也对,遂摆了摆手撤销了拿人的命令。小马哥却不准备放过刘备,出言道:“此事极易查证,只需派人前往中山国将其郡督邮召来对质便可真相大白,关羽一事当在地几乎人人皆知,官府下发海捕文书亦可为证!”

    刘宏点了点头,正色道:“既然刘备曾为卢尚书的门生,此事就交给卢上书去核实,如查证属实,决不可姑息!”

    卢植满脸正气的说道:“老臣这就派人去办,若冠军侯所言不虚,老臣也会秉公执法,将其拿来交由御史台处置!”

    灵帝点了点头,再看张飞时的眼神已没了欣赏,反而尽是厌恶,他恨何进,何进为屠夫,连带把天下所有屠夫都恨上了,自然也包括张飞。历史上灵帝在弥留之际曾想立刘协为太子,但何进权势太大,为此曾与心腹宦官蹇硕密谋把何进骗进宫来机密杀之,可惜功亏一篑,何进托病不进宫,反而在灵帝死后杀了蹇硕并抢先一步把自己的外甥刘辩扶上了天子之位。

    何进心里也是不快,两人屡次说到“屠夫”二字,虽不是说他,但听起来也极不舒服,站出道:“既然冠军侯视这三兄弟如土鸡瓦狗,何不亲自出战打败张飞,也让吾等开开眼界!”

    灵帝一听顿时来了兴趣,颇为意动的看着马超。

    小马哥眼见巨型沙漏就要流光,而张飞依旧是无敌状态,前来挑战者没一个能撑过三合,不由暗叹了一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今天只能硬拼一场了,自己的实力比张飞差也不会差太多,再加上之前做的种种安排,胜算还是很大的,当下道:“正该如此!区区一屠夫焉能是本候对手,吾出手必能手到擒来!”说完还有意无意的看了何进一眼,这话一语双关,说的是张飞,实际针对的却是何进。

    何进脸色铁青,时至今日,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放上了桌面,不由暗暗后悔当初举荐马超为冠军侯,更不该让这小贼进京。可惜现在什么都晚了,马超抱上了刘宏这个大树,毫不犹豫的抛弃了何进,一改以前卑微的态度,竟强硬无比!否则他在刘宏面前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这点他心里当然清楚。

    朝中无论的袁隗等高官,还是灵帝,甚至宦官都希望看到这种现象,有人制衡何进是天大的好事,因为只有各方势力平衡他们才能从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否则一家独大,便只能仰人鼻息生存。

    马超身披金甲,头戴金盔,藏好回马流星锤,腰带处还暗藏两个小布包,活动了一番筋骨便跨上战马。忽雷驳刚刚饮酒三升,此刻不停的打着响鼻,双目发红,躁动不已,直欲狂奔发泄一番。

    张飞获胜后在场内等候多时,见正主现身才凝神戒备起来,大声叫道:“来着可是冠军侯马超?燕人张翼德恭候多时!”

    马超心里暗笑,开口道:“汝当真是阉人?”

    张飞道:“不错,俺正是燕人!听闻你文武全才,有万夫不当之勇!破匈奴救并州,征乌恒解幽州,俺老张对你可佩服的紧啊!不过擂台比武可全凭武艺,俺也不想欺你一少年,不如你直接认输吧!否则俺出手打败你需面上不好看!俺以大欺小,亦胜之不武!”

    马超闻言一阵不屑,心道这张飞也不是纯粗人啊!还懂得劝降,逻辑清晰,口齿伶俐,首先拍你一个大马屁,然后再跟你讲道理,分析利弊,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这事儿是粗人能干出来的吗?

    当下道:“汝既知吾勇名还敢前来挑战,莫以为吃定了本候不成?本候虽年幼,但出身名门,自幼习武,乃开国名将之后,近日破匈奴,征乌恒,讨鲜卑,哪一战本候不身先士卒浴血奋战?若被你三言两语说动而下马认输,那吾也不配当这个冠军侯了,废话少说!想谋取功名就得先胜过吾手中之长戟,否则趁早回去继续杀猪屠狗吧!”

    张飞生来一副火爆脾气倒是不假,闻言顿时大怒,须发怒张的叫道:“黄口小儿,俺抬举你才称你一声冠军侯,你竟如此轻我!今日定与你月缺难圆!”

    马超微笑道:“阉人不长胡须,你这黑厮怎地长了这许多胡须?听闻汝等三兄弟皆有龙阳之好,年近而立不婚娶?食则同桌,寝则同床,却不知你扮演雄雌?”

    “哇呀呀!”张飞气得哇哇大叫,持着丈八蛇矛便冲了过来,口中大骂道:“雏子安然如此辱我?某家今日誓要取你项上人头!”

    马超毫不示弱,学武数年,今日终遇到强者,正是检验自身武艺成果的时候,胯下忽雷驳也卯足了劲,四蹄就如弹簧一般,两耳边尽是“呼呼”的风声,一杆大戟带着残影直劈张飞顶门。

    张飞却仿佛没看见一般,长矛方向不变,仍旧刺向马超的护心镜,去势狠辣无比,急怒攻心之下已用了全力。

    马超见势不妙也是反应奇快,右臂顺势往下一压,大戟当即改变方向向蛇矛劈去。

    丈八蛇矛可不是随便叫的,其长度远远长于一般长兵器。天龙破城戟长一丈二尺九寸,可张飞的蛇矛却是实实在在的丈八,比天龙破城戟足足长出了五尺有余,一尺为后世二十三公分,一寸长,一寸强,这一米多的距离足以让马超先一步毙命。

    两件兵器相碰,火花四射,长戟虽劈开了蛇矛,却也被弹起老高。

    马超双臂微麻,胸口发闷,两马交错而过间想要回身再刺一戟也是力不从心。

    张飞一矛刺偏后同样没有动作,战马奔出五十步便又掉头杀来,只是这一刻他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愤怒和狂妄,取而代之的是谨慎和无比的凝重。

    忽雷驳也是奔出五十余步才转头,马超直到此时双臂才恢复正常,心里暗自忌惮不已,当下也不敢再跟张飞拼力气。其实第一合他就已经输了,要不是兵器重和马快的原因,光凭他的力气根本劈不开张飞全力的一矛,虽不至于毙命,但丢面皮或者受伤是肯定的。

    两人再度交手互有忌惮,谁也不肯全力出手,张飞只用了七成力道,旨在试探,寻找可乘之机!小马哥却得用出九成力道才能招架住不落下风,如此两人斗了二三十合也仍是平分秋色的局面。

    场内外鸦雀无声,全都被这场龙争虎斗般的比武震撼得忘记了喝彩。两人的每一次交手都牵动着人心,场边上,黄忠、张辽、乐进等人聚精会神的注视着战况。张飞此时声名不显,别人不知道他本事,但刘备和关羽怎能不知?此刻也都为张飞捏了一把汗,做梦也没想到马超竟强悍至斯!

    五十合一过,马超渐感吃力,虽不至于立刻溃败,但如此胶着下去必败无疑。而张飞的矛法极为高明,主要以防守为主,且不用全力,只与对方的攻击保持平衡便可,在此基础上屡屡奇峰陡起,只要寻到一丝可乘之机便是全力一矛,让人防不胜防极难防备。若不能逼他全力防守,只要精神一松懈或是一个不注意就可能被秒杀或完败。

    马超看出了张飞武艺上的套路,心里也就释然了,难怪这厮第一次与吕布交手只坚持了五十合就支持不住了,第二次却能打一百回合不败,定是第二次只守不攻,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破绽,吕布虽骁勇,短时间内也奈何不得这个力大无比的乌龟壳。

    八十合一过,马超气力消耗渐大,额头上全是汗水,只觉压力也越来越大,手中的天龙破城戟渐渐慢了下来。张飞却仍然生龙活虎一般,已稍稍占据了上风。

    即便如此,马超心里却一点也不惊慌,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内,为了防止吕布前来搅局,他事先寻思了好多阴损的后手,今日正要先用在张飞身上。

    两马再次交错而过,占据优势的张飞微微得意,大叫道:“黄口小儿,此番知道你家张爷爷厉害了吧!如立刻下马认输赔罪,说不定俺还能看在伏波将军的面上饶你一命,如负隅顽抗,俺定要你在胳膊上,大腿上各刺一个透明窟窿!”

    </p>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