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英雄擂(二)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皇甫嵩根本不买何进的帐,怒道:“大将军何故偏袒?众目睽睽,此人明显是恶意伤人,此等目无王法的恶徒若不严惩,天子威严何在?大汉朝廷威严何在?”

    何进一愣,没想到皇甫嵩会因一素不相识之人而不买自己的面子,但也不好当众与之争执,毕竟皇甫嵩乃当世名将,朝中名望极高,当下眼中冷光一闪,回身拜道:“既如此,此事还请陛下做主,陛下明鉴!淳于琼只是一时失手,绝非故意而为,罪不至死。”

    灵帝点了点头,死一不相干之人对他来说跟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反而此人是袁隗的门生,正好可以卖给袁隗一个人情,当下道:“大将军所言甚是有理,刀剑无眼,比武失手在所难免,厚葬这位壮士便是,同时依大将军之言罚淳于琼十金给死者家属做抚恤金!”

    “陛下英明!”何进说完便若无其事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仿佛此事从未发生过一般,袁隗也松了一口气,心里暗骂淳于琼狂妄。

    皇甫嵩脸色难看得可怕,愣了许久才深深叹了一口气。而此时早有军士收走了尸体,淳于琼一人一马立在场中央,威风不可一世!

    淳于琼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立威,震慑那些想上来一试身手之人,只要无人应战,他便可以保留更多的体力挑战马超。

    小马哥看在眼里,怒在心头,暗道:好你个泼才,且先让你嚣张一会儿,等下小爷必让你好看,不死也拨你一层皮。

    “颍川淳于琼在此,谁人敢应战!”

    ......

    淳于琼小人得志,连喊了几声也无人迎战,眼看沙漏就快流光,心里更是胜券在握。而对于马超他并不放在眼里,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能有多大本事?所担心的不过是能否夺下今天第一个擂主。

    可就在此时,只听一声暴喝传来:“淳于琼休得猖狂,阳平乐进前来会你!”说罢,一匹红鬃马越众而出,马上坐一身穿布衣的青年,年约二十三四岁,身材粗壮,面目刚毅,留有漆黑短须,手持一杆长刀,自有一番凌人之势。

    淳于琼眉头微皱,喝道:“无名之辈也来挑战本将!当真不知死活,为了区区五十金莫非连性命都不顾了吗?”

    乐进满脸不屑,举刀骂道:“休得多言,匹夫安敢杀吾同乡,情殊可恨,刀剑无眼,稍后你若不幸死在某家刀下,吾亦出十金给汝做烧纸钱!”

    “哪里来的狂徒?受死吧!”淳于琼大怒,拍马挺刀便杀了过来。乐进丝毫不惧,同样挥刀迎了上去。

    两人一交手就如针尖对麦芒,转眼间便斗了十几回合,竟旗鼓相当不分胜负,场内外欢呼声不绝,却是大多都在盼望乐进取胜。

    而小马哥此时也收到了报名处最新的名单,一看之下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其中竟有一下子出现三位历史名人,第一位便是场上这位淳于琼。对于此人小马哥并没有招揽的意思,不仅仅因为他是袁家人,主要是此人乃庸才,实乃酒囊饭袋之辈。

    历史上袁绍本想把从长安逃出来的汉献帝接回邺城,然后先曹操一步挟天子令诸侯。本来这是一步好棋,此事若成天下恐怕就要姓袁了。可就是因为淳于琼的苦劝,再加上袁绍本身好断少谋,最后竟把汉献帝拱手让给了曹操,间接成全了曹魏霸业。

    官渡之战中,淳于琼负责守卫乌巢囤粮重地,可他却好酒误事,让曹军没费多大力气就烧毁了几十万大军的粮草,从而一举扭转曹袁争霸的战势。他本人也仓促迎战,死于曹操麾下大将乐进之手,至于演义上说被曹操割去耳鼻一事纯属子虚乌有。

    第二人便是乐进,乐进字文谦,冀州阳平卫国人。此人乃是独挡一面的真正将才,历史上乐进在曹操刺董失败回乡募兵之际便投靠了曹操,绝对是曹操最早的班底之一,为曹操效力长达三十余年。

    击袁绍于官渡,奋勇力战,斩袁绍部将淳于琼。又击袁绍子谭、尚于黎阳,斩其大将严敬。斩眭固,夺并州,会战合肥......多年立下汗马功劳无数,尤其在北方战事上表现尤为突出,《三国演义》明显弱化了他,真实历史上的乐进表现更为出彩。

    而第三位人物却让马超的小心脏“砰砰”直跳,此人便是后来成为蜀国五虎上将之一,与那位马超齐名的黄忠黄汉升。黄忠之勇自不必多说,要说三国里谁能打破吕布武艺天下第一的单挑不败神话,恐怕唯有壮年时期的黄忠可以一试。年逾六旬的黄忠还能与壮年时期的关羽打个平手且险些射死关羽,可见其武力是何等恐怖。若时光倒退二十年,黄忠绝对完暴关羽,而眼下的黄忠可不是六十岁的暮年壮士。

    黄忠出生之年无法考证,209年黄忠和关羽相遇并大战,当时黄忠年六旬,而现在是187年,差了22年,按此推断,此时黄忠最多四十岁左右,甚至三十五六岁,可谓正当壮年!

    对于这种级别的对手,马超心里可一点底都没有,毕竟他现在才十三岁不到,再过五六年或许才能与之争锋。眼下他所考虑的是如何能与之保持平局,退一步是不要败得太快,最重要是要想办法把黄忠诓来为自己效命,有黄忠在手,何惧吕布?何惧关张?

    场上两人战况越来越激烈,约四五十合后,乐进便已稳占上风,一杆长刀将淳于琼逼得左右难支,险象环生,如此下去不超过二十合,淳于琼必败。

    可就在此时,巨大的沙漏也流尽了最后一粒沙,何进眼见情况不妙,心里不由暗暗着急,当下催促皇甫嵩道:“时辰已到,两人未分胜负,当由我等商议评定谁为擂主!”

    皇甫嵩摇头道:“此事不急,等在两人战到百合再叫停不迟,此刻乐进大占上风,若非要叫停当淘汰淳于琼!”

    何进有心偏袒淳于琼,可也不好睁着眼睛说瞎话,只能暗骂淳于琼无能。一旁的袁术更是脸色铁青,按计划只要淳于琼能胜,他便能更进一步混个校尉当当,可眼下淳于琼却被一无名之辈压着打,做为举荐人的他也在何进面前丢尽了颜面。

    乐进此时心里亦是义愤填膺,深恨淳于琼当众杀人之举,因为那人正是与他同来参加英雄擂的同乡好友。此番誓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为死去的好友讨回一个公道,故此每一刀都是灌足了力气的大杀招,丝毫不像比武切磋,倒像生死相搏。

    如此又过了五**,乐进寻得破绽,闪电般的一刀直向淳于琼脖颈斩去。眼看人头即将落地,千钧一发之际,淳于琼为保命竟弃刀从马颈右侧急速滚落下来,总算他躲得快,虽被大刀削去了头盔,性命却是无碍。整个人披头散发,极为狼狈的摔在尘土中。

    四周喝彩声此起彼伏,此举可谓大快人心,乐进心里却暗暗惋惜,因为此刻已不便再下杀手。而淳于琼也够倒霉的,刚一落马就被自己的战马给踩了一脚,正中左跨,好在他体魄强健并无大碍,但痛苦一阵子是肯定的。

    随着一声锣响,胜负已分,皇甫嵩有意无意的看了何进一眼,起身大喝道:“时辰已到,这位壮士武勇非常,当真了得,恭喜你成为本次英雄擂的第一位擂主,汝且歇息片刻,稍后若能再胜冠军侯马超,便可获得朝廷封赏!领五十金,封裨将军之位,!”

    乐进此来的目的就是求仕途,眼见裨将军之位即将到手,心里也是一阵欣喜。对于马超他自然有所耳闻,但能带兵打仗不一定非是武力超群之辈,文官同样可以胜任。马超盛名在外,别人都知他满腹经纶,义气深重,擅于带兵,却不认为他武艺有多高。

    天近晌午,眼见重头戏即将上演,上至天子文武官员,下至普通老百姓,无一提前退场。跃进也不矫情,按规定可休息两刻钟,眼看时辰已到,便又重新翻身上马,独自来到场地中央候战。

    马超活动筋骨完毕,亦提上天龙破城戟跨上了忽雷驳。对于打败乐进小马哥信心十足,不仅仅是凭借穿越先知估计,通过刚才的观察他便发现乐进要差自己一个档次。历史上的乐进擅于冲锋陷阵,凭借的是胆量和勇气以及过人的头脑,其自身武艺勉强可以算一流末等,与同为五子良将的张辽、张合、徐晃还要差一筹,和于禁同一个档次。

    万众瞩目,只见一员小将骑着一匹青马越众而出,此人年约十二三岁,面如冠玉,目似朗星,身披虬龙铄金甲,腰系虎头秘银连环带,头戴束发金冠凤翅盔,脚踏万里追风履,腰悬巴掌宽的松纹昆吾剑,身后白色披风上乃是杜绣娘亲绣的百鸟朝凤图,胯下青色马亦身披轻甲。马上之人则手持一杆造型奇特的大戟,马颈处挂着一副紫色雕花檀木弓。

    别的不说,光这一身行头就让人折服不已,与布衣驽马的乐进相比简直天壤之别,在场之人无不为之喝彩。

    高台上,立于丁原身旁扮成贴身小厮的杜绣娘美目异彩连闪,脸上尽是迷醉。同样,灵帝刘宏身后亦站出一位宫女模样的少女,眨了眨大眼睛,娇声问道:“父皇,这位将军便是西凉马孟起吗?”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