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娶鬼为妻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韩遂闻言叹了一口气道:“马大哥,贤侄,吾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马腾道:“贤弟何须客气?就凭你我之间过命的交情在,还有何话不当讲?”马超也道:“叔父有话但讲无妨,小侄洗耳恭听!”

    韩遂微微点头,正色道:“小女与贤侄自幼订亲,本来乃天作之合皆大欢喜之事,然小女红颜薄命幼年早夭,实乃吾只过也!亦有愧于兄长和贤侄!”说罢起身向马腾和小马哥深深施了一礼!

    小马哥连忙躲开,躬身拜道:“叔父此举岂不是折煞了小侄?人力有穷尽,亦乃天注定,韩小姐之事实乃一憾事,却不是叔父之过也!”

    马腾也道:“孟起所言甚是,老弟不必自责,要怪就只能怪犬子没这个福气。”

    韩遂摇头道:“大哥和贤侄所言虽有理,但约却有愧于心,吾膝有两女,大女许了阎行,小女夭折,除此之外,吾还有一义女杨婉,品貌端庄,性情贤淑,年将及笄,乃酒泉太守杨秋之亲女,如大哥和贤侄不嫌弃,吾愿做主将杨婉许给贤侄为妻,一来可续两家婚姻之约,二来亦可平吾心中之憾!”

    想来也难怪韩遂心中有愧,当年在小马哥满月之际两家就定下了这门亲事,可以说韩莹已经是半个马家人了,可如今未过门就已夭折,你韩遂是怎么养的女儿?岂不相当于失信于人?若不是两家关系极好,此事极易引起误会,甚至心生芥蒂。故此韩遂才要极力挽回这门亲事,膝下没有女儿了不惜认义女结亲。

    马腾哈哈一笑,正要答应下来,小马哥却先一步言道:“此事万万不可!”

    韩遂一愣,错愕道:“此乃两全其美之事,贤侄为何说不可?”

    马腾亦是如此,脸带不愠道:“吾儿此话何意?汝叔父实乃一片好意,那杨秋将军吾也识得,亦是割据一方的豪杰,再加上有你韩叔父的关系在,莫非还配不上你?”

    马超无比认真的说道:“父亲和韩叔父误会了,孩儿怎敢行那忘恩负义之举?韩叔父待孩儿之好有如亲子,更在孩儿满月之际亲许爱女,相赠宝枪,如此大恩岂能不报?故此,孩儿愿娶鬼为妻,和韩小姐结成阴婚,并认韩叔父为岳父,将来吾之次子过给韩家以韩为姓,以全两家之义!”

    韩遂闻言彻底石化,眼圈微红,神情激动,双手都跟着颤抖不已。马腾也彻底愣住了,但眼底却尽是赞赏之色。

    阴婚之事自古有之,早在殷商年代就存在,又称为冥婚,鬼婚。就是少男少女在定婚后,未等迎娶过门就亡故。那时人们认为,如果不替他们完婚,他们的鬼魂就会作怪,使家宅不安。因此,一定要为他们举行一个阴婚仪式,最后将他们埋在一起,成为夫妻,并骨合葬。也免得男、女两家的茔地里出现孤坟。

    还有的少男、少女还没定婚就夭折了。老人们出于疼爱、想念儿女的心情,认为生前没能为他们择偶,死后也要为他们完婚,尽到做父母的责任。其实,这是人的感情寄托所至。另外,当时人们普遍迷信于所谓坟地“风水”,认为出现一座孤坟,会影响家宅后代的昌盛。

    由于阴婚耗费社会上的人力、物力,毫无意义,一度曾被禁止。《周礼》云:“禁迁葬与嫁殇者。”但此风气始终没有杜绝,尤其是一些大家族,大世家更是看重此事。如历史上曹操最喜爱的儿子曹冲十三岁就死了,曹操便下聘已死的甄小姐做为曹冲的妻子,把他们合葬在一起。

    一般来说来阴婚都是死人与死人之间的婚姻,活人和死人的也存在,但仅限于活着的女人嫁给死去的男人,俗称“望门寡!”。可活着的男人娶死去的女人为妻可是绝无仅有之事,因为当时女人的地位要远远低于男人,女人讲究从一而终,要守节,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一经订立婚约,女人便生是夫家人,死是夫家鬼。

    小马哥这么做也是有目地的,主要目的就拉拢韩遂,西凉之地有韩遂在始终是个定时炸弹,他可不想重演历史,以至老娘被杀,老爹被赶出西凉。其次他更不想娶那杨婉为妻,历史上马超的正妻确实姓杨,多半就是这个杨婉了。

    而杨秋此人乃是依附韩遂的一个小军阀。马超中曹操反间计后和韩遂火拼时曾砍掉韩遂一手,并以一对五,剑剁马玩,砍翻粱兴,杨秋却逃得性命,降曹后并得到重用,征讨郑甘、卢水、平定关中,官至讨寇将军,位特进,封临泾侯,一直镇守西凉之地,最后得以善终。

    第二个目的才是小马哥最期望的,汉代虽然可以三妻四妾,但正妻却只有一位,古人云:“诸侯无二嫡”,意思是即便天子诸侯也不能同时娶两个妻。所以古人一般只会有一个妻子,其它均为妾。妻与妾之间有着明显的界线。

    嫡妻又称发妻,入宗族牌位,其所生子女为嫡出,嫡子可袭爵。妾死后不列入宗族牌位,所生子女为"庶出"不可袭爵,但是可分得家族财产。若无嫡子,则可袭爵。

    现在的马超拥有现代人的灵魂,虽然私心上喜欢妻妾成群,可妻妾制度确实是一种极度没有人性、极度残忍无情的制度。因为它将“阶级”带进了家庭,带进了同床共枕的人,带进了手足兄弟之间,强行把血脉相连的一家人分成了两个不同的等级,实在是对人性莫大的嘲讽。

    小马哥现在又无力打破这种制度,故此只能采取折中方案,娶鬼为妻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有了这个“鬼妻”为幌子,那他以后的女人既可以说全是妾,也可以说全是妻。这样一来家中就没了等级之分,后代也没有嫡庶之分,更因正牌妻子有名无实,他以后甚至可能娶到多个权贵家族的女子,否则那些有一定地位的人是不可能把女儿嫁给你当妾的。

    不可不说小马哥这个临时想出来的主意确实是一个一举数得的妙法,然而其中却有不妥之处。因为阴婚向来是两个死人之间婚姻,而当时社会对女子的束缚并不后来的宋明时期那么苛刻,还没兴起嫁给死人的“望门寡”,而如今一个活着,一个死了如何能成就阴婚?

    韩遂激动过后也想到了这一点,皱眉说道:“贤侄有心了,然阴婚乃是阴间之事,你们二人一阴一阳怎能成就阴婚?”

    小马哥闻言不答,反而掏出匕首扭头将自己的长发削下一大截,正色道:“圣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今吾以断发代躯暂与韩小姐合葬,另外吾还要亲娶韩小姐的牌位回家,与吾日夜相伴,其名入马家宗谱,正妻之位永不变!韩叔父以为然否?”

    “这......”韩遂闻言激动不已,感动得眼圈微红,要不是因为马腾没表态,早就一口答应下来了。

    马腾也极为赞成小马哥这孝义之举,抚掌道:“吾儿此法可行,一来可续你我两家之姻亲,二来亦可了结贤弟的心事,吾岂有不赞成之理!”

    “好!”韩遂大喜,拍了拍小马哥的肩膀赞道:“贤侄真有乃父之风,娶鬼为妻之举古今皆无,难道贤侄就不怕引人诟病吗?”

    小马哥摇头道:“所惧者,事不成也!此事宜早不宜晚,应尽快选定黄道吉日行礼,小侄还要前往洛阳面见天子,恐怕留在西凉的时日不多!”

    “面见天子?”两人闻言惊讶不已。

    小马哥点了点头,接着就把这半月来发生的事略加改动的说了一遍,包括鞍蹬之密都透漏了一些。

    两人闻言再一次陷入石化之中,马腾还好些,至少知道小马哥大胜的消息,韩遂却毫无所知,甚至连鞍蹬都不知道,愣在哪里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事已至此,鞍蹬之密肯定是保不住了。骑射之术再高明也不可能完全避免伤亡,而小马哥在南匈奴逞威期间丢失的鞍蹬可不止一具,说不定此时已经被有心人发现并加以仿制了。

    为了彻底打残草原民族,小马哥不介意韩遂也分上一杯羹,反正他独自对付乌恒和鲜卑也有些力不从心。但有了韩遂的介入就好办了,韩遂所辖之地与鲜卑接壤,鲜卑人又时常掠夺边境,师出有名不说还占据地利之便,正好可以与小马哥两相呼应重创鲜卑。

    过了许久,马腾猛地站了起来,不禁哈哈大笑道:“吾儿此举实乃大善,马家崛起有望,稍后吾要沐浴更衣祭拜先祖!”神情激动异常。

    韩遂则神情复杂,盯着小马哥看了一阵道:“贤侄之才旷古绝今,难怪这几日来兄长春风满面丝毫不为大军粮草担忧,不知那马具可否给吾一观!”

    “有何不可?小侄这便取来一副给叔父带回去仿制!”说罢亲自出门将忽雷驳身上准备好的一副马具拿了进来。

    马腾则面带愧色道:“韩老弟莫怪!不是老哥不够意思故意瞒你,此举乃孟起所创,吾实不便告之!”

    韩遂摇了摇头,叹道:“不关大哥之事,此番贤侄大破南匈奴所缴获的物资足够负担大哥几万大军一年的消耗,小弟却没这个福气,吾麾下多为桀骜不驯的羌兵,一旦粮草不济,部下恐又要掠夺当地百姓。故此才想联合大哥一起攻打董卓在凉州的四郡之地,一来可以解决粮草问题,二来也是为了安抚这些羌兵。”

    </p>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