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真妖孽也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情况失控,已经超出所有人的预料,小马哥此时也是“骑马难下”。这怪马实在太疯狂了,就是发怒的公牛也远远不如。在不算宽敞的王庭大寨里毫无顾忌的疾奔了半个时辰,不知有多少人被撞翻,有多少毡房、木房被摧毁,可这怪马尽管已经浑身大汉淋漓,却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誓要把背上的小马哥掀飞然后一脚踩死。

    小马哥此时也是筋疲力尽,几乎连肠子都悔青了,遇到这种堪称怪胎的马中暴力份子,他如今已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心里爱恨交织。

    而庞德等人也组织了两千骑兵四处拦截,可这些平时威风凛凛的战马碰到这怪马后竟然充满的惧意,勉强冲上来也是被撞飞的命运。更有几匹战马被活活被咬断了颈部的大动脉,鲜血狂喷而亡,伤者不计其数。

    怪马见了鲜血以后仿佛更加疯狂,完全不顾自己伤痕累累的身躯,拼了命似的乱冲乱撞。最后竟一头扎进王庭大寨里存放粮草的粮囤里,一人一马撞碎了一扇木门后再也没能出来,一切归于平静。

    小马哥体力早已告罄,一直凭借坚强的意志苦苦支撑,此刻再也坚持不住,一头从马脖子旁射了出去,砸碎了好几个酒坛子。酒水四射,淋在受伤的双腿上引起一阵钻心的疼痛,身子好似散架一般,躺在破碎的酒坛子中间一动不动,任由酒水四处流淌。

    那怪马仿佛也达到了极限,撞碎木门甩飞小马哥后也是浑身打颤,瘦弱而高大的身躯再也站不稳,“扑通!”一声趴在了小马哥旁边,还不停的甩着脑袋。

    此时紧跟在后的马岱,马休,马铁三兄弟以及庞德,须卜骨等人都赶了过来,眼见小马哥性命无忧才松了一口气。马铁却是大怒,红着脸吼道:“该死的畜生,竟敢害我大哥受伤,看吾一斧劈了你!”说罢抡起宣花大斧就要动手。

    “住手!”小马哥连忙喝止了他,怒道:“良禽择木,良马亦择主,这是一场公平的较量,吾便是不幸死了也只怪自己本事不济,何故迁怒一个畜生?”

    马铁一愣,随即挠了挠头,讪讪道:“大哥教训的是,是小弟鲁莽了!”

    小马哥挣扎着半坐起来,忍着双腿的剧痛吩咐道:“尔等暂且退下!这场较量只能算平手还没结束,吾今日非要和它分个输赢不可?”

    众人闻言却一动没动,反而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小马哥话说完也瞪大了眼睛。

    原来那怪马经过短暂的调整后已然恢复了清明,却没有急着起来,反而一脸享受的用舌头去添满地的酒水,完全把小马哥等人当成了空气。

    “这......”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小马哥心里狂喜,忽然想起一个典故,连忙出言喝道:“快,快叫人把此马给我弄出去,绝不能让它再碰到酒水!本将自有妙计收服它!”

    那骨瘦如柴的怪马虽神骏,但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剧烈折腾,此刻也是筋疲力尽,同小马哥一样连站起来都费劲,被众人扯住尾巴连拉带拽的拖了出去。马休和马铁也跑过来把小马哥扶了出来。

    一人一马在空旷之地继续对峙,只不过这一次小马哥并没有试图以力降服,而是抱着一个酒坛子一碗一碗的大口喝酒,酒香四溢。

    那怪马经过短暂的休息此刻也站了起来,却完全不顾四周围着看热闹的众人,而是不停的打着响鼻,绕着小马哥乱转,前蹄还不停刨地,一副万分焦急的样子就如失宠的小狗讨好主人一般。

    庞德、须卜骨等人彻底麻木,怪事碰到过不少,可加在一起也没有今天碰到的多。谁会想到一匹烈马竟然瞬间变得比小狗还要乖,而且还讨好人想要喝酒,若是亲眼看见,打死也不会相信天下竟有如此怪马。

    小马哥眼见胃口吊的差不多了,遂倒上满满一碗马奶酒端在面前,得意的说道:“你可要想好了,喝下这碗酒容易,可自今日起你便得认吾为主!日后随吾驰骋沙场,百死不悔!”

    那怪马也不知能否听懂,先用头亲昵的蹭了蹭小马哥的手臂,接着毫不客气张口就喝,好在酒碗够大勉强能容下它的嘴巴!

    小马哥大喜,隐隐觉得这匹怪马已经臣服,大喝道:“取吾马具来!另外速速宰杀一头牛,将牛血给本将提来!”

    众人虽不明所以只能按吩咐照办,马铁更是亲自跑去取马具,马休则带领几个亲兵前去宰牛。

    小马哥连续喂了怪马三大碗酒,自己也喝了三大碗,一人一马就如多年不见的好兄弟对饮一般。那怪马时而打的响鼻,时而抖抖身上的尘土,时而前踢刨地,再或者绕着小马哥小跑,显然心情欢快之极,哪里还有半分暴虐的样子。

    不多时,马铁便把小马哥的专用马具从青骢马上扒了过来,鞍蹬,缰绳等一应俱全。小马哥又喂了怪马一大碗酒,嘿嘿笑道:“今天到此为止,你想喝酒日后有的是机会,就怕你没本事喝!”说罢拍拍它的脑袋,亲手将鞍蹬和缰绳装备在怪马身上。

    那怪马只是打了两个响鼻,没有半点反抗抵触的意思,要多温顺就有多温顺!周围看热闹的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彻底麻木!

    便在此时马休也带着两个亲兵抬着一个大木桶走了过来,木桶中热气腾腾,新鲜的牛血足有大半桶之多。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小马哥拍了拍怪马的脖子,有些忐忑的说道:“老兄,这点开胃点心权当给你的见面礼,稍后我可要试试你的脚力,莫不要让我失望!”

    那怪马似乎早就闻到了血腥的味道,用力嗅了几下,竟一步一步的主动向木桶靠去。最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大口大口的喝起了牛血,只用了片刻工夫,大半桶新鲜的牛血就进了怪马的肚子,嘴巴通红!

    那怪马喝光了大半桶鲜血后精神大震,舔了舔嘴巴复又绕着小马哥转了起来,紫色的眼瞳晶莹透彻,鼻子不住的深嗅着他身上特有的气味,仿佛想永远记住眼前这个主人一般。

    “嘶!咴儿咴儿”怪马嗅了一阵过后,忽然仰天长嘶,那震撼人心的声音似龙吟,似虎叫,又似群狼月下狂啸,响彻长空,震得人耳鼓长鸣,“嗡嗡”直响。细听之下,又有委屈,落寞,伤心,兴奋,激动等情绪掺杂在其中,这叫声仿佛是一种诉说,不是千里马对伯乐的述说,更似俞伯牙碰的钟子期,似一个人寻到了知音、寻到了知己!

    小马哥紧盯着怪马晶莹剔透的紫瞳,在这一瞬间仿佛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深刻感受到了怪马的种种情绪,就如人怀才不遇,明珠没于污泥,潜龙搁于浅滩,此刻一朝遇知己者的那种难言的兴奋和激动。

    霎那间,小马哥忽然眼睛湿润了,感情的共鸣使他回忆前世所受的种种委屈和不公,拍了拍怪马的脖子,有些哽咽的说道:“今日起,我们便是一起战斗的伙伴,便是性命相托的战友,你我虽人兽有别,但我却要把你当成好朋友,好兄弟!”

    “嘶!”不知道怪马是否听得懂,但它却用自己独有的长嘶回应了小马哥,这一声长啸比刚才还要恐怖,龙吟虎啸亦不过如此,粮囤外那两千多骑兵胯下的战马立刻骚动起来,任由主人如何呵斥,也难以止住它们因恐怖而后退的脚步。

    一啸之威,竟当如此,熟知此马底细的须卜骨彻底石化了,喃喃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翅冲天!难道真的是神马不成?”

    小马哥心里却是狂喜,这怪马的重重表现越发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测,这不仅仅是宝马的问题了,简直是马中的妖孽!万年不出的怪胎。

    庞德,王双,马岱几人此刻仿佛傻了一般,包括粮囤外看热闹的几千人也是如此。生平从没见过喝酒又喝血的马匹,甚至连听都没听过,就算大名鼎鼎的《相马经》都没有这种怪马的记载。而小马哥却明显知道,几千人都在等着一个解释,否则实在是心痒难耐!

    须卜骨第一个忍不住,上前问道:“将军真乃神人也,此马三年多从未嘶叫过,今日竟然一连叫了两次,声似龙吟虎啸,一马长啸万马惊,实乃马中之王者!莫非将军早就知道此马的底细,还望能为我等解惑!”

    “还望将军解惑!”庞德和王双这两个地道的西凉人也懂得一些相马之术,自然不会放过眼前增长见识的机会。

    小马哥微微一笑,也不顾自己一身狼狈的样子,一边轻抚着怪马的脖子,一边说道:“三弟,你派人切十斤生牛肉过来,今天就让你们好好开开眼界!”

    马休闻言点了点头,不多时就有亲兵送来一木盆新鲜的牛肉,足有二十斤。那怪马嗅了嗅便望向了小马哥,后者点了点头道:“吃吧!今日让你大快朵颐,只要你胃口够大,牛羊肉应有尽有!”说罢亲自把木盆端了过来。

    怪马前踢不停的刨地,打了两个响鼻后,在众人万分惊呼声中一头扎下,大口大口嚼起了新鲜牛肉,鲜红的血水流得满嘴都是。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