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列阵而战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心里想了半天,小马哥也没能想出一个可信的原因,索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行人边走边聊,倒也尽兴,两路大军并行齐进,浩浩荡荡的直向十里之外的白马铜叛军追去,距离越来越近,约莫追出五十里后,已隐隐可见叛军的旌旗。

    两军都是疲惫之师,尤其是白马铜和丁原大军,在并州苦战了一番不说,又日夜不停的长途跋涉,无论是人还是战马都已经疲累不堪。

    相比之下,西凉军就好多了,经过数次短暂的休整,人和战马都恢复了不少体力。再加上西凉军的战马都是精挑细选的良马,故此此刻西凉军的行进速度已经超过了并州军,与叛军之间的距离不足五里。

    白马铜眼见追兵越来越近,心里亦是越来越着急,和几个老部下一商量,决定与汉军拼死一战。双方实力相差不多,又都是疲惫之师,与其逃不掉,还不如拼死一战,说不定还有机会反败为胜。

    打定了主意,白马铜便下令全军停止前进,列阵迎敌,改后军为前军,前军为后军,近万骑拉开了阵势,只待汉军一靠近便可发起冲锋。

    追在最前面是王双和孟达见白马铜停军列阵便不在前进,而是原地等待小马哥和并州军的到来。

    片刻后,落后五里的并州军和马超三兄弟终于赶了上来。见此情况,小马哥忍不住说道:“丁伯父,看来白马铜打算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了,我汉军虽人数略多,但若直接冲锋必会遭到顽强的抵抗,即便能胜亦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丁原点了点头,言道:“贤侄所言甚是有理,但白马铜此人颇有武勇之名,亦会用兵,若让其逃到乌桓,日后必会卷土重来,届时并州,凉州乃至幽州都可能遭其侵犯,故此无论如何也要一鼓作气除掉白马铜。”

    小马哥点头道:“白马铜是一定要除去的,否则并,凉两军的功劳岂不是打了折扣?然兵法云: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小侄有一计,可谈笑间让白马铜一万大军冰消瓦解!”

    丁原大喜,急声问道:“贤侄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小马哥胸有成竹的说道:“所谓哀兵必胜,骄兵必败!此刻的白马铜部便为哀兵,我汉军追出了近百里,士气虽高,却身疲体乏,说是骄兵也不为过。故此只需互换一番,我军先示之以弱,让白马铜部由哀兵变成骄兵,再给予当头痛击,最后由须卜骨单于出面说降,定能让大部分匈奴人放弃抵抗,如此便可一战而胜!”

    丁原大喜,抚掌笑道:“贤侄果然熟习兵法,此计大妙!”他身后的张辽也连连点头称赞,眼中无半点小觑之意。

    吕布却不以为然,冷笑道:“何必如此麻烦!匈奴人早已士气尽丧,反观我军则士气高昂,本将只需带领五千并州狼骑便可一举冲散匈奴大军让其溃败而逃!取白马铜首级亦如探囊取物耳!”

    丁原闻言道:“吾儿此言亦有理,只是此举太过冒险,若不能速胜让其溃败,定会陷入两军鏖战之境,正如孟起所言,便是能胜亦是惨胜!”

    吕布闻言猛地提马上前两步,抱拳道:“义父!末将请战!布愿带五千骑兵直取白马铜中军,待末将冲散了匈奴大军,义父只需同孟起和文远二人带队掩杀便是,定可一举歼灭白马铜主力!”

    “这......”丁原闻言不禁有些犹豫不决,因为吕布自出道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从没让他失望过,他坚信此番亦是如此,只是顾忌小马哥的面子才没有马上答应!

    小马哥暗暗皱眉,这吕布果然是有勇无谋的典型代表,你并州军若想去火拼便去也罢,死在匈奴人手里也比将来便宜董胖子强,老子的神威营可不奉陪,想到这里抱拳说道:“小侄全凭丁伯父指挥,若吕将军执意冲阵亦无不可,本将可引西凉军随后掩杀白马铜右部!全力配合并州军!”

    丁原见小马哥表态了,亦大喜道:“如此甚好,奉先吾儿即刻带五千骑兵出战,务必要一举把白马铜叛军一分为二,让其首尾不能相顾,吾与文远掩杀左部,孟起率西凉军掩杀右部!需速战速决,定要擒下白马铜!”

    “末将遵令!”

    吕布大喜,挑衅般的看了小马哥一眼,便回身调动军马,准备出战。

    丁原讪讪道:“贤侄莫怪,奉先武勇难当,求战心切,此番定能一举冲散匈奴军,待敌方士气崩溃全军溃逃之际,便是吾等斩杀白马铜之机!”

    小马哥暗暗摇头,抱拳道:“丁伯父所言甚是,小侄这便回去准备冲锋陷阵,此番若能阵斩白马铜,功劳全归并州军!”

    丁原心里大喜,嘴上却说道:“这如何使得,万万不可!”

    小马哥正色道:“并州军追敌近千里,一路剿灭叛军无数,此战又以并州军为主力,小侄不过是配角而已,如何使不得?”说罢带着马休,马铁和须卜骨返回了神威营。

    却说吕布片刻间便点齐了军马,丁原张辽率五千骑兵居左,小马哥的神威营居右,一万五千大军缓缓的向白马铜叛军进发。

    白马铜见汉军缓缓靠近不禁眉头紧皱,尤其是对小马哥的神威营更是心存忌惮,略一沉思大喝道:“全军冲锋,不需理会无耻的西凉军,只要能和并州军短兵交接,西凉军亦不敢毫无顾忌的放箭!”说罢,一万多匈奴骑兵发狠似的直向吕布的五千并州军冲去。

    吕布亦大喝道:“来得好!今日某家就让你们有来无回!各位将士们随本将冲锋!杀!”

    “杀!”

    “杀!”

    ......

    不得不说并州军确实士气高昂,在吕布这员猛将的带领下直接迎上了一万匈奴骑兵。两军相交,双方顿时杀在一处,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异常残酷,不说刀刀见血也相差不多,只杀得血肉横飞,残肢断臂成堆,惨呼声不绝于耳。

    吕布更是一马当前,所过之处就如绞肉机一般,手中的方天画戟威力无匹,每一次挥动都有匈奴人丧命,整个人就如尖刀的刀锋,硬生生的凿穿了匈奴一万骑兵将之分成两半,而他本人则带着数百骑穿过大队匈奴骑兵直向后面指挥作战的白马铜杀去。

    丁原亦及时抓住了战机,挥刀大喝道:“全军出击,绝不能跑了白马铜!”随着令下,张辽大喝一声,抡起大刀亦带着余下的五千并州军冲向了白马铜左部。

    小马哥看的真切,暗叹并州勇猛的同时也不禁惋惜,此番虽能胜,定会损失不少精兵,但眼前由不得他不出兵了,否则就要贻误战机,略一沉思道:“王双,孟达,马休,马铁听令,全军出击,迅速围住白马铜右部,让将士们以匈奴单于的名义高呼,只诛首恶!放下武器投降者可免死,否则诛其九族!”

    “得令!”

    四人齐声大喝了一声,简单安排了一番便带上本部骑兵向白马铜右部杀了过去,同时高呼道:“南匈奴单于须卜骨大王有令:只诛首恶白马铜!余者放下武器投降便可免罪,顽抗着诛九族!”

    ......

    人还没冲到,几百军士的大吼之声便先一步传了过去,小马哥和须卜骨亦紧跟在后,颇为显眼的匈奴王旗更是随风飘摆。

    却说右部匈奴军早就被西凉军的无耻战术打怕了,一见五千多骑靠了上来,生怕又成活靶子,争先恐后的向吕布的并州军猛冲。就算一时冲不过去也可以和并州军混战,两军混在一起厮杀,量西凉军也不敢放箭!

    如此一来便出现一个奇怪的场面,西凉军所到之处,匈奴骑兵纷纷避战,反而向吕布和张辽的并州军猛冲,仿佛并州军就是软柿子一般。而西凉军的临阵招降也没收到应有的效果,只有寥寥数十个受伤的匈奴人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选择了下马投降。

    这一情况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小马哥也是目瞪口呆,随即马上明白了其中的诀窍,哈哈笑道:“看来匈奴人早已被我神威营打怕了,传令下去,全军准备好弓箭向左逼近,支援并州军的同时继续劝降!没有命令不得放箭......”

    五千神威营缓缓向左突进,片刻工夫就将白马铜右部给半包围了,数千人口中大喊:“神威无敌,降者不杀!”

    “神威无敌!降者不杀!”

    ......

    被半包围的匈奴右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冲上来干掉神威营,一雪前耻;二是迅速杀退吕布的并州军,和左部与张辽部厮杀的人马会合。

    人数已经不占优势的匈奴右部军自然不是傻子,冲击神威营显然是行不通的,这五千人只需一人一箭就能让他们损失大半,余者即便可以冲过去与之短兵相接,亦不过是被人家群殴。眼下只能往左冲击吕布的先锋队,可这五千并州狼骑虽然损失惨重,可主力仍在,且个个都是凶兵悍卒,浑不畏死,绝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