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拉拢须卜骨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马超微微一笑,起身拍了拍手,轻喝道:“来人,把我军马具取来一副给大王看看!”

    外面早有亲兵准备好并送进来一副装着马镫的高桥马鞍,小马哥用手指了指道:“大王可曾观察过此物?”

    须卜骨曾和神威营同行五十余里,自然注意到了汉军马具的不同,皱眉问道:“小王也曾留意过,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蹊跷不成?”

    马超道:“正是如此,我西凉军若不因为此物焉能屡屡大破匈奴?且听吾详细道来!”接着小马哥便把高桥马鞍和马镫的作用仔细说了一遍。

    须卜骨几乎从小在马背长大的,经马超这一解释,立刻就明白了鞍蹬的妙用,整个人惊讶的目瞪口呆,紧接着就是兴奋无比,直呼匈奴输得不冤枉,既惭愧又惋惜,心情复杂,表情亦是丰富之极。

    再看小马哥似笑非笑的表情,须卜骨心里立刻就明白了马超的险恶用心,但他没得选择,若敢说不答应的话,恐怕不仅自己的小命难保,王庭的一万降兵多半也会丧命,而匈奴就算不被汉军灭亡,日后也会被鲜卑和乌恒吞并。

    略一沉思,须卜骨叹道:“将军真乃神人也!此事乃双赢之事,小王敢不从命!若我匈奴精骑能学会汉军的无双骑射之术,凭借我匈奴人的骁勇善战和将军的精妙战术,定能把鲜卑和乌恒搅得天翻地覆,让其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威胁我匈奴和大汉。”

    小马哥笑道:“本将也是此意,大王果然是爽快之人,只是在此之前尚有一个麻烦需要解决,否则大王的单于之位坐不稳,咱们的合作自然也不会愉快。”

    须卜骨也不笨,略一迟疑便皱眉道:“将军所说的是于扶罗吗?”

    “不错,正是出兵幽州的于扶罗,此人若知道叛军已平定会火速归来,凭借其羌渠长子右贤王的身份,怕是大王不让位亦是不行啊!”马超一言说中了须卜骨的痛处。

    “这......”须卜骨自然心里清楚的很,他这个单于之位是捡便宜捡来的,以前根本没想过自己能成为匈奴单于。可现在既然当上了,尤其又抱上了马超这根大腿,自然不愿意再被于扶罗取代,想了想道:“小王愚钝,还请将军指点!”

    “嗯!”点了点头,小马哥起身说道:“大王乃是南匈奴叛逆所立的傀儡单于,如今叛逆已伏诛,大王虽也是羌渠之子,但依旧遭人诟病。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本将有一计可让大王名正言顺的成为真正的匈奴单于。”

    须卜骨大喜,急声道:“还请将军解惑,小王日后定有厚报!”

    小马哥笑道:“大王此言差异,你我今后便一条战船上的好基友,帮你亦是帮我,何用相谢之言!”

    须卜骨皱眉道:“请问将军何为基友?”

    “呃!”马超面露尴尬,暗骂自己走了嘴,硬着头皮解释道:“就是以共同利益为基础的朋友,简称基友。”

    须卜骨恍然大悟,叹道:“原来如此,将军大才!小王佩服!”

    小马哥微微摇头,连忙转移话题,正色道:“想要坐稳单于的位置,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干掉于扶罗,然于扶罗手握一万骑兵不说,人又远在大汉境内,此法显然暂时行不通。故此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先阻止其返回匈奴,然后大王火速与本将前往洛阳请罪受降,定要在于夫罗赶到洛阳之前见到天子,届时只要花费一些珠宝贿赂当朝权臣宦官,得到天子的赦免和亲封亦不是难事。”

    “同时在天子面前状告于扶罗,说其勾结叛逆害死羌渠,出兵幽州为假,以出兵为借口伺机进兵中原才是真。天子昏庸无道,在加上有心人的煽风点火,定会大怒派兵剿灭于扶罗!”

    须卜骨听完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心底对这个少年的敬畏之心愈加强烈,忍不住说道:“将军之计堪称一石二鸟,如此一来不仅小王可以坐稳单于之位,还可利用大汉的力量除掉于扶罗这个心腹之患,小王哪有不从之理?”

    马超道:“好,痛快,时间紧迫,白马铜此刻正在向王庭赶来,本将还要出兵与并州军合作除掉白马铜。大王需即刻着手准备,首先安抚好那些匈奴降兵,并安排心腹之人统领,本将会从中挑选出一部分精锐打入汉军之中,只需训练十天半月便可出兵鲜卑和乌恒,至于鞍蹬之事本将自会派人解决。”

    须卜骨担忧道:“安抚降兵倒容易,可汉军杀了这么多匈奴人,两军早已势同水火,如果在一起训练和出征,怕是难以齐心协力!”

    小马哥点头道:“不错,本将也正担心这点,不过这需要靠大王来解决了。天下之事难逃一个利字,只要大王动之以情,诱之以利,此事不难解决。再而言,北匈奴鲜卑和乌恒亦是匈奴人的死对头,完全可以转移将士们的仇恨之心,再许以重利,恩威并用之下,这些人定不会太过于反感。”

    其实小马哥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匈奴只是一个统称,其下有好多分支,每一个大分支都可以说是一个草原民族。他们彼此之间亦遵守弱肉强食的丛林规则,并不像大汉民族那样有很强的民族凝聚力。就算没有小马哥出征匈奴,草原上亦是常年争战不休,各个胡部之间相互吞并,相互厮杀也是平常之事。

    须卜骨眼神一亮,胸有成竹的说道:“好,小王定会尽全力而为,此事若成,我匈奴人定能独霸大草原。”

    小马哥微笑道:“那本将就恭候大王的好消息了。”

    与须卜骨达成了初步的协议,小马哥暂时松了一口气,而眼下最重要是事就是搞定白马铜和并州丁原,略一沉思道:“本将即刻出发迎战归来的白马铜,不知大王可有兴趣随本将出征,若大王能策反白马铜麾下的匈奴骑兵,此战便多了几分胜算!”

    须卜骨心知马超对他还不放心,抱拳道:“既然将军有请,小王自当同行!”

    打定了主意,小马哥毫不拖泥带水,留下庞德,马岱两支队伍配合杨元镇守王庭,主要是任务就是控制大寨了近一万的匈奴降兵。而他自己则带着须卜骨,马休,马铁引三千神威营出发了。

    大军刚刚行出三十多里,便迎面遇到凌晨派出打探消息的斥候,得知王双,孟达部队就前方不足五十里处。白马铜和并州几番交战互有伤亡,但双方主力并未受损,两队人马各有一万人左右。

    原来王双和孟达领命出发后,行军到三更时分便迎头遇上了回援的白马铜,由于在黑夜里双方都分不清对方的虚实,便很有默契的原地扎营遥遥对峙。不久后,天刚蒙蒙亮白马铜就发现汉军只有两千余人,凭借近十倍的兵力优势,白马铜二话不说就选择了冲锋,试图全歼这股汉军,毕竟后面的并州军还在紧追不舍。

    王双和孟达自然不会与其交战,依计用骑射之术延缓匈奴骑兵的回援速度。白马铜部队本就相当于逃兵,随身携带的干粮和羽箭都几乎消耗殆尽,遇到这支生力军后束手束脚,伤亡不断。慢腾腾的追出了不到五十里,就被后面的全力追逐的一万多并州骑兵赶了上来。

    白马铜深怕背腹受敌,分出五千骑断后,以达到拖住并州军为主力争取时间撤回王庭固守,自己则率领剩下的一万多骑全力追杀王双、孟达二人。

    这就样,匈奴大草原上便出现了四股大军前后追逐的战况。因为两个被追杀的部队只求拖住拖住敌军的行军速度,并不与之直接交战,故此才没发生小马哥想看到的全力火拼。

    了解到前方的情况就好办了,小马哥直接下令火速前进,回合王双孟达全力阻击白马铜主力,迫使其与并州主力交战。

    而由于小马哥的闪电战,此时的白马铜并不知道百里外的王庭已陷,更不知道是乎韩四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他坚信坐镇王庭的左贤王定能配合乎韩大军杀退西凉汉军,随后两军会和再杀退甚至全歼这股并州主力,只要并州主力骑兵覆灭,匈奴铁骑再取并州易如反掌!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一万多大军明面上是追杀汉军,可追出了几十里后,不仅一个汉军没杀死,自己的队伍倒是损伤惨重,数量明显缩水了两成以上。白马铜越追越是心惊,他这支队伍可是被并州军打退的,在坚守新兴时为了对抗并州步军的攻城,几乎射光了全部羽箭。现在碰上这只妖孽队伍,自然只有挨打的份,没有一丝还手余地。

    王双孟达也看清这一点,干脆命令大军放慢速度,与之保持五十步的距离放箭。如此一来白马铜反而不敢急追了,心里隐隐有股不详的预感,暗想乎韩部队碰上这股汉军后会有什么后果......

    白马铜部队这一慢下来,后方断后的五千人马上就吃紧了,他们可没有西凉军边跑边放箭的本事,只能与之迂回厮杀,且战且退,效果远远不如西凉军的骑射战术。

    并州军里又有吕布,张辽这等猛将冲锋,这五千人的后果可想而知,再加上白马铜主力部队放缓了速度,并州军主力反而跟的更紧了,两军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十里,遥遥可望!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