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以胡制胡(求推荐票)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随着后面追兵马蹄声的迫近,再见王庭方向燃起的熊熊大火,须卜骨终于下定了决心:与其苟延残喘四处逃命,还不如冒险向汉军求和,即便出卖一些利益又何妨?反正现在已经是回天乏术了,否则匈奴人很可能被这股凶残的汉军杀得从此一蹶不振。

    打定了主意,须卜骨一边勒住战马,一边大喝道:“众位匈奴的勇士们,且先停下来听吾一言!”他虽是傀儡单于,但单于就是单于,在普通匈奴人眼里还是颇有威望的。

    待大军完全停顿下来,须卜骨不顾后面越来越近的追兵,忽然大喝道:“众位勇士听令,缉拿我匈奴叛徒乎韩等人,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刚刚在马超和庞德手下逃得性命的乎韩顿时面如土色,强忍着箭伤吼道:“须卜骨,你要干什么?难道你想造反吗?”

    须卜骨冷笑道:“吾乃南匈奴单于,要论造反也是你们这帮反贼造反!若不是汝与左贤王,白马铜等人趁吾兄右贤王出兵幽州之际弑杀吾父羌渠单于,复又穷兵黩武出兵攻打并州,何来今日之祸?如今我匈奴精壮之士已被汉军屠杀了十几万,死去的匈奴人更是不计其数,这一切都是尔等造成的,吾要拿下你们向大汉天子请罪,否则匈奴危矣!”

    乎韩瞬间就明白了须卜骨的用意,不甘心的说道:“匈奴虽元气已大伤,但日后未必就没有翻身机会!再说你以为擒下吾等就可以向大汉求和吗?不说那昏庸的天子,眼前的西凉马孟起就不会放弃眼前全歼匈奴主力的机会,劝汝莫要痴心妄想。”

    须卜骨摇了摇头,正色道:“事关匈奴人的命运,吾不得不赌上一把,难道你认为我们还有逃生的机会?你四万大军尚且全军覆没,区区三千余骑不过苟延残喘罢了。”说罢一摆手,数百骑立刻把乎韩等几十个胡部首领围在了中间。

    这边小马哥奋马急追,却远远的就发现匈奴人竟然停了下来,出于谨慎的考虑,小马哥也放缓了步伐,同时令庞德和马岱引军左右包抄了过去。如今两方人数相当,即便短兵交战小马哥也自不惧。话又说回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小马哥是绝对不会傻到放弃优势与匈奴人火拼的。

    眼见庞德和马岱据已就位,自己这一千人也到了理想射程之内,正准备发令放箭,只见前方一骑越众而出,口中大呼道:“莫要放箭!前方可是西凉马孟起马将军否?吾乃南匈奴单于须卜骨,有话想与马将军当面说!”

    小马哥一愣,随即放下了手中的檀木弓,大喝道:“不错,吾正是西凉马孟起,汝南匈奴既为我大汉的臣子,竟敢不遵天子诏还出兵攻打并州,今日吾出兵讨之,尔等兵败又有何话可说?”

    对于这个须卜骨,小马哥自然不陌生。历史上须卜骨本是羌渠的次子,被立为傀儡单于后,第二年就暴病而死。其流浪在外哥哥右贤王于扶罗也因国内政变不能归国,只好自立为单于,留处汉朝河东郡平阳县一带,曾多次参与中原混战。其时的国家大事都是由左贤王主持,也就是那位历史上娶了蔡文姬并与其生两子,现留守的王庭的左贤王。

    须卜骨单骑而来,高声道:“马将军有所不知,吾兄右贤王已经出兵幽州,然左贤王突然联合突各呼,白马铜等胡部反叛,不仅攻杀吾父羌渠单于,还出兵攻打并州,吾虽被他们立为单于,但名不正,言不顺,只是一傀儡而已,若不是将军围困了王庭,怕是左贤王也不会让小王带兵接应反贼。”

    马超暗暗点头,心知须卜骨所言不虚,当下说道:“那又如何?总之你们匈奴人攻打并州乃是事实,本将为维护大汉天威而出兵匈奴亦是名正言顺,难道凭你这一面之词就想让本将退兵不成?”

    须卜骨连连摇头道:“将军误会了,如今叛军大败,突各呼战死,乎韩亦被本王掌握,除了攻打并州的白马铜之外,只剩下一个左贤王留在王庭里掌控大局。只要将军能擒下白马铜和左贤王,小王愿随将军前往洛阳向天子请罪,吾兄亦尚在中原,相信天子此刻已然知晓了南匈奴发生叛乱之事。将军助匈奴平叛有功,还间接解了并州之危,相信天子定会重重封赏将军的。”

    小马哥闻言不仅皱眉沉思起来,当前匈奴主力已经覆灭,剩下的青壮之士最多不会超过十万人,尚若真把匈奴人杀得一蹶不振,那北方鲜卑,乌恒等游牧民族定会趁虚而入,续而入侵大汉边境。没了南匈奴这个天然的缓冲地带,届时并州,凉州两地边境的百姓恐怕会更加苦不堪言。

    既然如此还不如留下匈奴人一部分实力,一来可以牵制收留了部分北匈奴人的鲜卑和乌恒;二来也可以利用匈奴人掠夺北方草原民族。匈奴人刚受重创,如果组织一支精骑,把马鞍,马镫等骑射技术传授给他们,在让其去祸害北方的鲜卑和乌恒,然后与其分享战利品,岂不是一举数得之事?

    小马哥之所以这么想,主要原因就是自己不可能长时间保住鞍蹬之密,与其自己人去冒险,还不如让这些草原民族狗咬狗,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同时还可以很大程度上延缓马鞍、马镫传入大汉境内的时间。

    想通了这些,小马哥冷笑道:“如你所说不错,本将自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首先你必须表示出足够的诚意,其次不得再进犯我大汉边境,否则本将必会再次挥军匈奴,把你们匈奴人杀得一个不剩。”

    须卜骨全身一寒,连忙保证道:“将军放心,南匈奴永远是大汉的臣民,如不是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反贼作乱,绝不会有进攻并州之事。至于诚意,小王立刻率军投降将军,乎韩等叛贼亦交给将军处置,并愿意随将军攻打王庭,如此诚意够不够?”

    小马哥大喜,大声道:“好,不愧是匈奴单于,够识时务,汝立刻让麾下放下武器,准备被收编,同时交出乎韩等叛贼,待本将攻下王庭擒住左贤王和正向此地赶来的白马铜,就与你一同前往洛阳。”

    “将军英明!”须卜骨大喜,抱拳道:“小王愿随将军一同攻打王庭,左贤王那叛贼挟持了小王的家小,不得不救!”

    小马哥道:“此事容易,在本将看来踏平王庭大寨乃轻而易举之事,不过你万万不可露面,以免左贤王狗急跳墙,提前杀了你家小。”

    “多谢将军!小王这就回去率军来降!”说罢拨马便走。

    须卜骨前脚一走,后脚庞德就纵马奔了过来,小声说道:“少主,须防匈奴人耍诈,万一投降是假,与我军短兵相接是真就麻烦了,我军虽不惧,但也会折损部分将士。”

    小马哥自信的点点头,道:“须卜骨所言不假,如今他已是山穷水尽,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讲和,不过为了防止意外,你让将士们多做提防便是!”

    庞德点了点头,皱眉道:“少主,歼灭这股骑兵不过探囊取物而已,却不知少主为何......”

    没等庞德说完,小马哥就接话道:“人力有穷尽,以暴制暴只是一时之计罢了,我军只有七千人不到,如何能征服整个大草原?既然不能还不如与匈奴人合作,一来可以避免直接面对北方的鲜卑和乌恒,二来可以利用匈奴人去掠夺鲜卑和乌恒,既达到了消弱异族的目的,我军还能收获巨利,何乐而不为?”

    庞德也是一员智将,立刻就明白了小马哥的险恶用心,不禁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抱拳道:“少主真乃神人也,此计大妙,就怕匈奴人不肯与我们合作?毕竟我们杀了他们几十万的族人。”

    小马哥微微一笑,无比自信的说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匈奴人一定会合作的,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利益。”

    庞德点了点,又道:“只是这骑射之术和鞍蹬之密若传给匈奴人,少主就不怕他们反过来用此法对付我们汉人吗?”

    小马哥微笑道:“自然不怕,骑射之术之虽厉害,但也受地形,兵种,财力等诸多因素的限制,我们胜就胜在出其不意,对方又毫无防备上。如果给你一支军队,你可有以办法对付这骑射之术?”

    庞德想也不想,痛快的答道:“当然有,只需盾牌兵和强弩兵配合便可取胜,亦可已同样的兵种与之对耗。”

    小马哥微笑道:“不错,此战术只有在空旷的平原地区野战方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若是攻坚和冲锋就稍显不足了,另外还需有灵活的指挥和精悍的士卒,以及成本颇高的强弓,各项治标优良的战马等等。”

    “再而言羽箭的制作也殊为不易,我西凉倾全军之力足足赶制了四个月的羽箭,没到半个月就几乎消耗殆尽,种种原因限制了骑射部队的数量,故此即便匈奴人彻底学会这种战术,也不足以对我们汉人造成威胁。”

    “少主深谋远虑,末将佩服!”庞德闻言彻底叹服,复不在言。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