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章:天龙破城戟

文 / 风卷尘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马腾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儿子他可是异常满意。此刻年仅五岁的马超身量已过五尺重的大石抛出三丈开外,玩弄起自己近八十斤重的伐木大斧更是举重若轻。不仅如此,马超天资之聪颖更是达到了逆天的程度,竟能无师自通,把家中仅有的几本藏书倒背如流,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我马家乃名将之后,先祖马援精通兵法武艺,其名威震大汉,令胡虏闻风丧胆,为父今日就开始正式传你马家武艺和兵法,望吾儿能尽心习练,继承先祖之志,报效大汉王朝!”

    “父亲放心,孩儿自会用心习文习武,将来报效大汉,荡平胡寇,振我马家威名,马革裹尸亦在所不惜!”话虽这样说,马超心里却是极为不屑,大汉很快就要名存实亡了,诸侯崛起,群雄逐鹿才是天下大势。

    不过这话小马哥可不敢说出来,毕竟现在黄巾之乱还未爆发,汉室刘家还有几分生气。而马腾更是对汉室忠心耿耿的楷模,否则历史上也不会两次勤王,并参与了汉献帝的衣带诏,后来又被曹操以天子的名义诓去软禁进来。

    “嗯!”马腾忽然无比正色的说道:“我马家武艺兵法大多传自先祖马援,先祖精通十八般兵器,尤对锤法,戟法,枪法,刀法,剑法和弓术造诣颇深。曾以一对三百二十斤重的擂鼓瓮金锤纵横天下所向披靡,一生未有败绩。”

    马超一愣,他一直以为马援也是枪中高手,故此家传武艺也是枪法,哪知马援竟是用锤子的,而且是一对三百二十斤重的大锤。这个消息顿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熟知历史的他当然知道,敢用锤子的,尤其是重锤的人没有一个是庸手,至少都是身具神力之辈,否则根本驾驭不了这种笨拙而又威力无穷的重兵器。

    想到这里,马超皱眉道:“可父亲所习的却是枪法......”

    “不错!”马腾面带愧色的说道:“锤法最重天资,非身具神力者而不能习练,否则即便勉强习练也难以久战,反而落了下乘。故自先祖后,马家人为扬长避短,一直习练枪术,经过几代人的淬炼,如今马家枪术已然超过了先祖马援,故此为父打算传你枪术,弓术,剑术以及行军布阵之法。”

    马超心里狂喜,当即伏身拜道:“孩儿定不负父亲所望,将我马家武艺发扬光大。”历史上的马超就以枪法见长,小马哥盼望已久,自然喜出望外。

    马腾扶起马超,道:“你且先拜过先祖,然后为父便可以传你武艺和兵法了。”

    “谨遵父亲教诲!”马超应了一声,当即重新沐浴更衣,上香拜见历代先祖。礼毕后,马腾轻抚颏下短须,眼含深意的说道:“吾儿且来,吾有一物要传你。”说罢,父子二人越过祠堂来到了后院。马腾打开翻板,二人穿过几道暗门终于踏进了马超向往已久的地下密室。

    燃起油灯,暗室顿时明亮起来,马超放眼一看,只见一间房般大小的暗室里竟堆满了兵器和铠甲,花样极其繁多,小到匕首弓箭,大到长枪大锤无所不有,让人眼花缭乱。

    马腾不理会眼神发呆的马超,自顾说道:“此藏兵室乃我马家历代先祖之收藏,无一不是当世神兵,汝切谨记,此事万万不可让外人知晓,私屯兵器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马超道:“父亲放心,孩儿自当知晓。”说罢手指墙角处一对黄橙橙的大锤问道:“这便是先祖所用的擂鼓瓮金锤吗?”

    马腾满脸骄傲的说道:“不错,擂鼓瓮金锤全重三百二十斤,右手锤重一百七十斤,左手锤子重一百五十斤,轮将起来可开山裂石,威力无匹,吾儿不妨试试!”

    “正要一试!”小马哥当时就来了精神,心知此锤一直在马家蒙尘,直到传到后世李元霸手里才算大放异彩,李元霸能打遍天下无敌手成为隋唐第一条好汉,此锤功不可没。

    小马哥自负神力,当即一手一个,腰间猛一用力,大喝道:“起!”两锤应声而起,可刚刚离地不到两尺高,就猛地落了下来。小马哥力尽之下身形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通红,不停的喘着粗气。

    马腾哈哈一笑道:“吾儿虽天生神力,但尚年幼力有未逮,要知为父直到十二岁才勉强拿起这对大锤。”

    小马哥心里狂汗,这东西也太夸张了吧?关二爷的青龙偃月刀也不过八十二斤,擂鼓瓮金锤几乎相当于青龙偃月刀四倍的重量。这马援果然牛X,或许只有后世的李元霸才能在力量上与之匹敌,自己看来与此锤无缘了。

    不过小马哥也不失望,历史上马超也不是使锤子的,他也不太看好大锤。因为锤子虽威力奇大,却难以久战,另外如果没有万里挑一的良驹,这重锤更是难以施展!不甘心之下,小马哥双手提起一锤,轻松举过肩膀,扔下锤子,拍了拍小手道:“孩儿年幼,力又不及先祖,难以驾驭此锤,还请父亲原谅!”

    马腾道:“吾儿天具神力,实乃年幼之故也,未必就力不及先祖,而使锤又太过苛刻,弊大于利,不用也罢,切不可灰心,且看此物!”说罢从身后拿出一杆银白色长枪,正是当初韩约所赠的虎头湛金枪。

    小马哥大喜,对于这杆五年不见的虎头湛金枪他可是惦记好久了,当即说道:“此枪便是韩叔父所赠的虎头湛金枪吗?果然是一杆难得的神兵。”

    马腾深叹了一口气,道:“不错,正是你韩叔父所赠,不过吾闻他小女韩莹自幼体弱多病,有早夭之相,却不知这门亲事是否能成。”

    马超道:“韩叔父乃当世英雄豪杰,自有天佑之。”

    马腾点了点头,递过长枪道:“汝且先熟悉一番,来日为父按照此枪削制一杆木枪给你做练习之用。”

    马超使劲点头,他如今力气尚未长成,用如此重的大枪练习只会伤到筋骨,循循渐进才是硬道理。接过六十四斤重的大枪挥舞了一阵,马超极为满意,兴奋道:“好一杆虎头湛金枪,从今以后你就要伴我征战天下了。”说完忍不住又挥舞了几下,只听“铛!”的一声,原来不小心竟一枪削在了倚墙而立的一根黑黝黝的大铁棍之上,火花四溅。

    马超大惊,仔细一看,还好枪刃并未损坏,再看那黑黝黝的铁棍,马超顿时眼睛瞪得老大。原来那并不是普通的铁根子,而分明是一杆大戟,一杆极为奇怪的大戟。

    要说普通的大戟马超也曾见过,戟分长戟和短戟。长戟又分方天戟和青龙戟,短戟分手戟和双戟。

    方天戟其实就是一杆长枪带着两个月牙似的锋刃,月牙锋刃则用两个小枝与戟身相连,如吕布所用的方天画戟便属于方天戟。青龙戟大体和方天戟一样,唯独少了一个月牙锋刃,属于单月牙的方天戟,使用难度小于方天戟。

    手戟则属于暗器类的武器,长不足二尺,近距离抛掷威力远胜弓箭;双戟则由两杆七尺长的青龙戟或方天戟组成,如猛将典韦所有的大铁戟就属于双戟。

    而眼前这杆长约丈二的大戟既不属于方天戟,亦不属于青龙戟。只见戟锋足有巴掌宽,长约尺五,下面一侧是两个小枝连着巨型月牙锋刃,另一侧则是一面斧刃,斧面很薄,厚度不超过两寸,却锋利无比,和月牙戟刃,戟锋一样闪着幽光,寒气逼人。戟杆之上雕满了盘龙,细数之下足有九条之多,戟杆尾部则是七寸长的七楞破甲锥,锋利异常。

    再一看刚刚被枪刃削过的戟杆,小马哥更是惊讶万分,以锐破钝,戟杆之上竟没留下一丝,哪怕头发丝大小的痕迹,大戟也纹丝未动。由此可见,大戟无论是重量上还是材质上都要远超虎头湛金枪。

    “父亲,此戟端的是不凡,可有来历?”惊讶过后,小马哥便充分发挥好奇宝宝的精神。

    马腾把马超的表情尽收眼底,也不卖关子,说道:“此戟可算我马家除了擂鼓瓮金锤以外最珍贵一件神兵,来历之大甚至超过擂鼓瓮金锤,可惜除了先祖马援之外无人可以驾驭。”

    马超急道:“愿闻其详!还请父亲解惑!”

    马腾不答反问道:“吾儿可知西楚霸王项羽否?”

    马超想也不想就答道:“当然知道,西楚霸王的故事孩儿知之甚多......”说到这里小马哥脑中灵光一闪,大声道:“这不会是西楚霸王的......”

    “不错!”马腾望着大戟,眼含深意的说道:“楚霸王项羽同样精通十八般兵器,其中独爱百兵之霸——戟!当年项羽起兵之前会稽郡曾天降陨石,后项梁私下请当地铸造兵器的匠人们用此石取铁为项羽锻造兵器。经九天九夜终锻成一杆长戟,长一丈二尺九寸,重一百二十九斤,项羽为其起名曰“鬼神”!因戟杆雕有盘龙,前有虎头吞刃,故此又称虎头盘龙戟。此戟随项羽东征西战,攻城掠地,斩首无数,杀的敌人丢盔弃甲,望风而逃,又称天龙破城戟。”

    “当年西楚霸王兵败垓下,乌江边自刎,此戟便落在高祖手里,后来光武帝念及先祖马援的武勇和战功,便将此戟赐下,只可惜当时天下已定,先祖虽创出一套完整的戟法,却未能将之发扬光大,以至声名不显,神兵蒙尘。”

    

( 汉末暴徒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