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第24章

文 / 鞋子的无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逐鼎》最新章节...

    薛林分析完了洛军进军汉军和齐军之间的优劣之后,并没有就此停止,转而转移到了荆州与赵国通商之上。在薛林的口中,这通商之事,也变得不利起来。

    “大王,我们与赵军开通贸易,看起来,我们从中获取了不少好处,光是通过商税,我们就能获取很大一笔税收。可以说,我们现在能扩充实力至此,我们与赵国南北通商之事则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但是,好处是有,但坏处同样不少。只不过,好处是显而易见,而坏处,却隐藏在暗处,让我们没有直接察觉罢了。而且,这些坏处带来的影响,比我们得到的好处更大。甚至是,我们得到的好处还不足以消除这些不利的影响。”

    司徒浩疑声道:“坏处?说说吧,本王也想知道,在来往商贸之中,我们会有什么坏处,会比我们现在得到利益更大。”

    薛林道:“大王,在一开始,赵国与我们开启边关,允许商人自然往来,那是因为赵军正在雍州开战各项工程建设,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而我们这里,就能为他们提供一些物资。我们得到了好处,这赵国何尝不是如此?赵军能完成雍州的各项建设,回复雍州旧ri兴盛之貌,我们荆州商人和百姓,功不可没。”

    司徒浩不以为意的说道:“这些本王明白,既然是商业贸易,双方互惠互利,这是必然之事。如果只有我们获利,赵国没有丝毫利益,他们会与我们展开商贸,会任由我们发展壮大?商业之中的税收是多少,赵国比我们更清楚。我们能发展至此,与两地开通正常商贸有着莫大的关系。所以,我们得到了利处,自然不能让对方一无所得吧。”

    薛林摇头道:“回禀大王,臣所说的并不是这个,此乃正常商业手段,臣自然不会不明白。除了这些正常的商贸之外,我们荆州的商人,越来越多的开始进入赵国,不仅仅是雍州,赵国其他诸州也开始成为我们荆州商人的目标。”

    “诸位大人,想必这些事情你们都是知晓的。但是,为何赵国会允许这些商人源源不断的进入他的治下之地呢?据臣所了解,这些商人,很大一部分都开始迁移其家业重心,开始在赵国境内安家落户。同时,这些商人也不断的将赵国的一些制度,不论是有关商业的还是民生,都传入了我们荆州之地。”

    “诸位大人应该清楚,赵军在雍州修缮驰道,要招收大量的劳力。赵国商人在雍州开办商铺、作坊、养殖场等都凯斯招收大量的人力,而这些人力,除了一大部分是雍州之人外,其余的,占了最大比例的就是荆州的百姓了。”

    “大王,赵军是通过商贸,将赵国的制度和政策暗暗地输送到我们荆州治下,让荆州的百姓得知赵国的优势政策,以吸引这些百姓对赵国的向往。这也是为何我们荆州已经很是平稳,但这里的百姓还是不间断的向北迁移的原因。此外,有不少大商人都开始向北迁移,将自己的家业王雍州转移。大王,恕臣直言,我们洛军,以及其他诸侯的一些政策,确实不如赵军。单单就是这商税制度,也没有赵国的好。最起码,在赵国辖地,各个城池的守军和官府,是绝对不敢对这些商人伸手的。”

    “看起来,这赵国与我们通商,赵军与我们双方都有好处。实际上也是如此,我们双方都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但是,他潜在的影响,对我们却是极其的不利。赵国是在通过这些商人的嘴巴,将那些对我们不利的一些消息给散播了出来,让荆州的商人和百姓,都开始对赵国有了兴趣,让他们在自身出现一些问题或落难之时,不由的就将赵国看作是他们的目标之地和躲避之地。”

    “而那些以利益为重的商人和豪强,自然也想获取更大的利益,自然就开始将家族重心北迁赵国。毕竟,不是每一个豪强都拥有数目庞大的田地的,而赵国对与商人的限制虽然多,但是,对于他们的好处同样很多。”

    薛林的一番话,让殿内的诸人脸se各异,这些情况,这些大臣们其实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不过,对于他们而言,洛军要扩大,要稳定地方,这与赵国正常通商之事就不能免除但进过薛林这般一说,情况变得很是糟糕。

    洛阳王司徒浩同样是脸se难看,自己这里以及其他诸侯治下的制度比不上赵国,他是知晓的。这些商人和百姓有北迁赵国的行动,他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司徒浩并没有想的那么深而已,但现在经过薛林这般一说,让他心头一震,开始jin惕起来。薛林所说的,确实很有道理,现如今荆州就是这么一种状况。

    见众人都开始正视自己所说,薛林继续沉声道:“大王,这赵军在我们北面,虽然没有大军南下,虽然没有进攻我们。但是,他们却凭借着他们的强势,影响着我们洛军以及整个荆州的局面。可以说,我们的退让,让赵军可以兵不血刃的掌控荆州,让我们成为他赵军手中的利刃,为他们做他们希望我们做的事情。”

    “想想看,如果不是赵军的存在,现如今我们已经舀下整个荆州,而大王,也已经成为荆州之主了。所以,我们不能再退让,不能再退缩。与其被赵军悄无声息的掌控利用,不若奋起一搏。如果赵军不再顾忌全局,那就与我们一战,而我们也可以拉上齐军和蜀军与赵军正面交手一番,昔ri我们能在南阳府与赵军对峙,现在也可以。”

    洛军右丞方战沉声道:“薛司马,现在与以前可是大不相同了。昔ri我们能在南阳府与赵军对峙,那是因为我洛军、汉军、齐军以及蜀军能齐心协力。但现在呢?汉军已经倒向赵军;因为汉中被赵军舀下之后,蜀军也不能抽调太对的人手,况且,现在蜀军还在内部改制。至于齐军,他们能先将内部的乱军给平定了再说。薛司马以为,现在的蜀军和齐军能与以前的齐军和蜀军相比?”

    “昔ri齐军和蜀军能随时为我们提供兵甲器具、粮草物资以及士卒的支援,但现在呢?汉军不灭,蜀军就不能挥军北上,支援就不要提了。至于齐军,他们倒是可以支援我们,但是,齐军内部的乱军不平定,齐军就根本不能为我们提供更多的帮助。我们能依靠这个两个不靠谱的盟友如同以前一样,挡住赵军的南下?要是赵军通过汉军辖地入侵又如何?即便是我们对汉军率先出手,但是,赵军随时都能通过北面和西面汉中进入我们辖地。”

    “但是,现在的蜀军会在结盟之后,立刻对汉军出手吗?蜀军就是要报复,要反击,也要等到来年之后。这数个月的时间,也足够赵军通过汉军治地,全面进入我洛军境内。如果出现此等情况,我们当如何应对?我们对汉军的辖地很是了解,但是,汉军对我们何尝不也是如此呢?我们攻打汉军容易,有了赵军参与之后,汉军和赵军联军攻打我们,是不是也很容易?”

    方战的话,顿时让众人不由一愣,是啊,之前他们所言,攻打汉军容易,但反过来,汉军和赵军联手,攻打己方也很容易,昔ri汉军和洛军相熟,彼此对于对方的辖地很是了解。洛军能借助对对方情况,攻打汉军,那对方同样能借助对你洛军的了解,攻打洛军辖地。

    薛林沉声道:“话虽如此,但我们就要一直忍受赵军对荆州的摆布,直至如何赵军南下,让我们投降吗?如果这样,我们还不如早早向赵军投降的好。还有,那赵军不断通过商人将赵国的制度和政策渗透到我们洛军之中,让我们治下的百姓,对赵国充满了向往,时间久了,就算是赵军南下,只怕我们洛军的百姓,也无心抵抗了。”

    左丞王道迟疑了少许,对洛阳王司徒浩沉声道:“大王,臣以为,我与赵国通商,对我们而言,还是很有利的。要是断绝了通商关系,突然减少了大笔的商税收入,只怕我们供养现在这十余万大军都是问题。所以,这通商是必须存在的。最起码,在我们有了足够的收入供应大军之前,我们不能直接断绝与赵国的通商。”

    司徒浩点了点头,说道:“本王明白你的意思,你所说,本王也很是清楚。但是,先前薛林已经说了,这所谓的通商,其实则是赵国想用来瓦解我洛军抵抗意志的。你应该清楚,在我们治下,不少豪强和大商人,都开始将家族重心北迁。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会对我们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很是清楚才对。”

    王道点头道:“臣明白,赵军与我们通商,自然有他的利益,否则,他们也不会与我们通商了。臣倒是有一个建议,能解决这些问题,但是,这需要大王做出决策才行。”

    “说说看!本王也想知晓,如何解决这些遗患,还能不破坏我们与赵国的通商。正如你所言,与赵国通商,对我们也是有很大好处的。”司徒浩顿时来了兴趣。

    王道沉声说道:“变革!大王,我们与赵国通商之中,让那些豪强和大商人北迁的原因在什么地方,无非就是我们洛军辖地,商税杂乱,各地府县私自收取过往商人的过关费用,甚至直接扣留商人货物。”

    “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些不好的情况给革除掉,让我们治下也与赵国一样,恒定商税,严令各地府县私下向商队收取财物。将我们洛军治地的商税问题彻底解决,就效渀赵国一样。如此一来,我们治地之内的豪强大族和那些大商人,就无需北迁。毕竟,荆州才是他们的故土,如果可能,他们岂会轻易举家离开?”

    “此外,还要对那些与赵国通商的商人加以提醒,让他们知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甚至是,我们可以指定商人允许越界通商。也就是说,凡是要与北方赵国通商的商人,都必须要通过我们节义军的允许,如此一来,我们就无需担心这些商人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司徒浩凝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在财税之上改制,另外,成立与赵国类似的商业衙门,专门监管我洛军治下的商人?”

    王道点头道:

    “大王英明!臣就是这个意思,如此一来,我们就能掌控我们治地内的所有商人的情况。如果可能,我们还可以让他们参与一些与赵国或者与汉军有关的行动,让他们不得不按照我们的要求做。另外,我们还要加强对所有商人纳税问题的监督,此衙门,应该由大王派出亲信之人负责,任何商人,任何豪强大族,都必须缴纳商税。如果此问题解决,我们的税收,不仅不会减少,还会增加。在地方之上,不少豪强以及大商人,凭借他们家族的实力和在地方的影响,完全不给官府缴纳商税,让我们洛军的税收来源,都转嫁在其他没有后台权势的商人身上,这也是这些商人想要北迁,进入赵国的原因之一。”

    “此外,建立新的衙门,专门管理这些商人,商队、商户,对于我们也是有很大好处的。此次汉中赵军后勤出现问题,赵军就通过那些商人为汉中的赵军运输粮草物资,直接南下绕道汉军辖地进入汉中,与赵军从雍州的辎重队一起,两路支援汉中赵军,为汉中赵军解决后勤问题,出了很大的力气。而且,如此做,还能减轻大军的后勤队伍。”

    “如果我们也如此做,那么,我们就能减除一部分后勤队伍,让这些后勤民夫,可以回家务农。如此一来,不仅我们的后勤压力减轻,还能让这些百姓满意。毕竟,对于普通百姓而言,a劳自己的农事,可比为大军输送后勤粮草要幸运的多。”

    “改制……”司徒浩不由的开始沉思起来。而其他的诸臣,也是脸se各异,尤其是那些家族及其亲眷有为官一方的重臣,更是暗暗皱眉。要是洛军在财税之上改制,不少人会获利,但同样,不少官员和将领则会失去相当大的一部分利益。当然,还有一部分豪强大族凭借他们的身份,过往关卡甚至完全可以不用缴税。要是按照王道所说的改变,那他们则就需要缴纳不少的商税。

    对于这些重臣同僚的反应,王道自然明白。但王道并没有在意,对于他来说,洛军的利益才是最大的。这些重臣以及依靠不法收入的官员和豪强,其实则是趴在洛军身上吸血的寄身虫子。

    司徒浩沉吟了片刻,淡淡的扫视了诸人一眼,沉声道:“没想到,在本王治下,商税问题竟然如此严重。按照左丞所言,在本王治下,不少商人都是没有缴纳商税的。看来,本王对下面的了解还是不够深啊。诸位臣工,你们说说,这左丞大人的建议,可不可以实施啊?”

    诸人明白,自家大王此刻已经恼火了,在暗暗逼问他们。身为大王,岂能不知道,麾下这些臣子背后的家族是做什么的?那没有缴纳商税的豪强,岂不就是指的是他们?

    半晌没有人说话,薛林出声道:“大王,改制之事,牵涉不少,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而且,一旦开始改制,短期之内,我们将无暇他顾,另外,还会让人担心,我们会不会如同赵国一样,进行全面改制,会让下面的大族豪强产生……”

    “按照你所言,本王要看着那些豪强将原本属于我们洛军的财税纳入自己的口袋才算合理?这洛军究竟是本王的洛军还是他们大族豪强的洛军?本王对税收进行改制,会让他们产生什么?不满?看来,汉中王在其治下所做的事情,本王在这里,也是需要如此进行一翻了。”司徒浩脸sein沉,冷冷的对薛林说道。

    大王暴怒,不仅薛林浑身一颤,就是其余诸人,也齐齐请罪。

    王道沉声说道:“大王息怒!我们对财税改制,定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现如今,蜀军在军队之上进行改制,汉中王也在武陵府对地方民生进行变革,我们如此做,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这能改变我们现在的局面,臣以为,大王当立刻开始实施。”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 ( 逐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