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来了,貂蝉 第一百九十七章 、浑水摸鱼刘景升

文 / 深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再次望见雒阳城,吕布不觉有恍然隔世之感。

    此次离开相隔时间其实并不算很久,但中间发生了太多事情,而且眼看着成功在即的时候,即便是以吕布一向的自信,总难免患得患失有一种下意识的不真实感。

    但只要回头望一眼身后云集影从、旌旗林立、枪矛连绵的大军阵势,这一丝复杂的思绪也就消散无踪。

    不过他们此次的行军与以往相比,却有几分特别。

    他们走的是水路,也就是沿着洛水逆流而上,直往雒阳城南而去,在那边早就接收到消息的暗部城南分部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可以为他们打开城门。

    而实则吕布召集的五万大军,并未全部出现在此处,一来短时间内能够召集使用的船只数量还是不足,尤其洛水毕竟只能算是大河支流,没有那么大的流域面积能够容扩一支真正的船载军队;二来自然是因为其他兵马另有所用,毕竟雒阳城外还有刘焉以及可能正往此赶来的刘表这两条大鱼。

    要说起来,将来若是征战南方之时,少不了也要用到水军,而吕布目前所掌握的军队,这却恰恰是最稀缺的一个兵种。

    不过他对此早有所计较,实际上当初命魏续二人训练水军,以现在来看也只是心血来潮一时之见,长远规划来看实则是很幼稚的一个举措,只不过没想到收获了意外之喜,魏续与宋宪于水军之道竟是颇有天赋,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实验性质操训中,那一支水军竟然也被他们训练的似模似样,只是到底没有经过正经战阵的考验,实力如何还是未知之数,但也未尝不可以此作为基础,到时候借助他掠夺过来的力量,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水军。

    他放眼的目标,自然是那辽东公孙氏,此公孙氏与公孙瓒有些说不清的瓜葛,但最让吕布看重的,自然还是他们名著于世的水军与造船业,而且辽东水军与南方此时最闻名的荆襄水军还不同,他们的航线已经延伸向了大海,虽然以吕布目前的心思,还有大汉目前的技术现实基础,想要在此基础上发挥更多不太现实,甚至即便是沿着海岸线南下,想要达成登陆作战之类的划时代壮举也很可能会灰头土脸,但他们的技术、经验以及人力资源都是很有值得借鉴和利用之处的,也值得吕布为此大费周章去收为己用。

    说起来辽东除了这个,对于现在的吕布而言也真没有太多的价值和用处了,甚至惯于偏安一隅的公孙度一般情况下跟袁尚、刘和比起来都谈不上威胁。

    与上次自雒阳城离开不同,此时的吕布还有心情去观赏周围风光,当此秋高时节,河面其实已经有些结冻的迹象了,或许再过一月甚至十数日,他们便是想要乘船历此都做不到了。

    “这大好河山,若是没有这连天战火遮挡,又会是何等风光?”

    虽然有这样的感慨,吕布的眼神却很坚定,目光直指前方已经若隐若现的城头。

    “主公,前边已经传来消息,开阳门已下,还没有惊动他人,咱们可以立马入城,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吕布哈哈一笑,长臂一挥,当机立断道:“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再加快速度,吾倒是想要快点看看那小皇帝如今是个什么样子……”

    虽然逆水而行,却是一路顺风,船队载着这支由吕布亲自精挑细选的精锐步兵,安稳的停靠在了雒阳城南的码头上,这么大规模的移动居然没有惊扰城内任何人,可想而知南部所做的工作有多么细致。

    士卒们陆续下船登岸,对他们来说这一段并不漫长的路程却是一个不小的折磨,若非他们个个都体质不凡,在船上的时候就要撑不住了。

    当然这并非什么大事,说到底还是一个适应性的问题,若是多来几次,习惯了也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而等到这个时候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地面,他们的心才算是完全安稳了下来,吕布也看出了他们的状态有些不对,反正还没有惊动别人,他们此时尚有时间,还可以在此稍稍休整、再做些安排。

    吕布同时要求城内各部稍后立刻大举行动,制造骚乱也是为他们这边作掩护,他们的作用依然很重要,效果好的话自然能够在尽量保全自身的情况下依然达成目标。

    “主公,城东探子来报,已经发现了荆州军动向……”

    这一消息让沉思着的吕布也不由精神一振,双眼光芒大放,点点头嘿然笑道:“加派人手随时关注,另外通知君明那边……”

    “喏!”

    在预料中,与刘表之间的碰撞或许会是这一次的第一次交战,既然典韦一直战意昂扬,吕布也不愿意让爱将憋着失望,干脆便命他领了一支人马在刘表的必经之路上埋伏好。

    刘表性情保守,行军必然谨慎,所以这一边吕布是做了落空准备的,倒是没有想到典韦的运气似乎不错。

    不过他并不知道,此时的刘表虽然已经有点儿守成之性,但也没有完全丢弃当初单骑入荆州的豪迈壮气,有足够的利益和好处吸引,他同样会变得果断甚至激进,就如同此时。

    当然刘表和刘焉还是有很大区别,若说刘焉有点儿说不出的其他心思,那刘表倒有七八分是真正怀着救驾而来的心思,剩下的那两三分,自然是基于保存自身的基本需求,这也是他当初会选择在刘焉过来袖手旁观,却又选在刘焉失败但同时却也撕开了雒阳虚弱真像的此时又毅然拨兵而来的主要原因。

    不过刘表的谨慎并没有丢弃,一路行军速度并不算快,尤其注重于对身周的探测排查,若是发现不对,他或许就这么及时抽身而走了。

    可惜刘表虽是宗室出身,但早就离开司隶,对此地并不算熟悉,麾下荆州军兵马更不用说,偏偏他手底下最善于探查推断地形道路的蒯越此次并未随军,斥候的探报其实是要打一些折扣的。

    可惜既然已经做好了浑水摸鱼的准备,那也不可能一点儿风险都不冒,刘表也只能够让手下们保持足够的警惕,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变故,当然没有最好。

    这样一路绷紧神经当然不是好事,而士卒们大部分也没法一直坚持,很多到半路上就开始松懈了,实际上荆州这么多年以来,不管是当初的黄巾之乱,还是后来的诸侯讨董,都没怎么影响到他们,除了偶尔剿剿匪、杀杀水贼,荆州军也没有经历多少像样的战事,且不说战斗力没法得到磨砺和增长,战场上的经验就更是浅薄得很,就是那些斥候到后面都有些漫不经心了。

    这也就无怪乎,当典韦像个拦路的山大王一样领着兵马杀将出来的时候,荆州军会落了个措手不及、阵脚登时大乱。 ( 三国重生之战神吕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7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