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五章 赤壁(终章)

文 / 晶晶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二百三十五章 赤壁

    遇上‘虎痴’许褚,丁奉占不到一点的上风。

    见到敌人迫近,许褚脸上杀气大盛,凌厉的刀光飞旋过来,一下子将丁奉的战刀砰然击飞,这一式硬接过后,丁奉虎口俱裂,心神大震的他知是遇上了劲敌,忙用力向右侧扭去,刚刚转身就觉得肩头一凉,一道血痕瞬息绽开。

    “将军小心!”后面的锦帆军卒齐声惊呼。

    经受过这一下重击之后,丁奉勉强忍住袭来的阵阵眩晕,但他出刀的力度已经不成章法。

    “快救下将军!”瞧出端睨的锦帆军将士一拥而上,试图以多取胜。

    面对扑上来的锦帆军卒,早就羡慕曹洪风光痛快的许褚挺刀杀入乱军之中,奔在最前的一名锦帆士卒不知许褚厉害迎上,未等出手即被许褚强有力的冲劲撞出老远,见许褚厉害,六名士兵攒动铁矛对准齐刺,许褚怒吼一声闪身避开右边的兵刃,左手持刀一拨,锋尖立即划开三名士兵的咽喉,同时右边的三个持矛手也被其余的曹兵砍翻。

    嗜血之后的许褚更加的疯狂,在他的大砍大杀下,没有人能走上三合而不败。

    “什么江东精锐,什么无敌之师,在许某眼中尽是一群窝囊废——!”许褚扬刀傲然大笑。

    夕阳西落,苍白无力的阳光映照在江陵护城河两岸,那里有无数失去生命的士兵静静的躺在那里,今天的日照是他们在尘世上享受的最后光热。

    城中依稀传来零星的撕杀声,大汉丞相曹操在虎豹骑的促拥下,缓缓靠近江陵城门,当胜利唾手来临时,曹操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喜悦。

    城墙上,殷红的血迹斑斑驳驳,地面上是四处散落的箭石滚木,还有十几架破损的云梯斜倚城壁,一杆只剩下半个曹字的玄黑旌旗躺在尸体中间,已经残破不堪,环视周围到处是俯倒有如山的尸体,看这些尸体的甲衣虽然夹杂着点点的青色,但绝大多数却是褐色,这一种褐色的甲衣正是曹军中普通士卒穿戴的服饰。

    “丞相,我们胜利了,还是快些进城吧!”参谋张范一脸讨好的恭敬说道。

    曹操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几个忙碌的身影,那是一队老弱士卒正在整理战场,先是清点死亡人数,然后将他们埋葬,同时收拢云梯,并将弩箭拾起装入箭壶。

    “是吗?待安然度过今晚之后,再说这句话吧!”曹操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双眸中却流露出凝重之色,这样的胜利只能算是惨胜,仅从看到的伤亡的数字估算,他也能猜想到战况的惨烈,而更令曹操担心的是,周瑜的主力并没有被消灭,反扑随时随地可能到来。

    可以预见,今天晚上必定极不平静。

    对于曹军来说,只要坚守到第二天清晨,就可以完全拥有屯积在城中的辎重物资,让疲惫的士卒重拾信心,而更重要的是曹操获得了一个可以扭转被动局面的据点。

    东可与乌林大营呼应,西可上溯巴蜀,南可与五溪蛮连气同枝,江陵重要的战略地位值得曹操冒险。

    曹操清楚这一点,周瑜当然也清楚。

    已失了先机的他没有放弃,一场大规模的反攻就在日落之后开始——

    经过半个时辰的较量,许褚成功的将丁奉逼退到了城墙脚下,只要再使一把劲夺过南城水门,这一座江陵城就完全的属于曹操了。

    事关全局死活,丁奉一军虽然伤亡惨重,但犹死战不退。

    正月初七,这个日子注定会让所有的江东子弟铭记,雾锁长江,几缕淡淡的白光很勉强的穿过雾气,洒落到犹带着些许湿气的地上,让人觉得分外阴冷。

    这样的感觉并不是一个好兆头,经过了数日的干冷之后,老天终于开始变了脸。

    日过午时,一阵低沉的闷响从江水间传来,天边不知从何处涌来的云朵遮住本就暗淡的日头,风向倏变,一直以来肆虐荆襄大地的北风停歇了,取而代之的是从南方吹来的海洋信风。

    东南风宛如一个姗姗来迟的佳人,在全体江东将士侥首以盼多日后终于出现,这一改变让一直处于逆风受攻情形的江东士卒获得了喘息和反攻的机会。众所周知,在顺风状态射出的箭矢比逆风时更远更有力量,不仅如此,风火一体,火攻原本受制于风向不能发挥什么作用,现在则不同了。

    江陵南城,东南风到来的好消息让一直登陆不畅的甘宁、黄忠、徐盛诸军悉数上岸,他们分别率领主力迅捷逼近了战圈。

    “鼓吹何以不作——!”甘宁洪雷般的声音掠过肃杀的苍穹,伴之而起的是零落的鼓点,随之越来越密,使得城墙下的地面为之震颤。

    “甘都督来了!”丁奉惊喜交加。

    杀意正浓的许褚听得丁奉呼喊,在战圈中大叫:“太史慈已被某家击杀,换作甘兴霸又如何,我许褚一样不惧!”

    许褚这一声话音刚落,猛觉一股强大的杀气逼来!然后他就看到了一道劈雷闪电,这是甘宁狂暴无羁的月牙戟发出的乌光,闪电过处,血光冲天而起。

    “轰!”刀戟相逢,立即交击出震天的巨响!

    这没有取巧与花哨的一个照面,让许褚的胸襟上满是鲜血,而甘宁的嘴角亦同样是一片红色。

    “汝杀子义,我誓取汝头!”甘宁大喝一声,脸上没有半分惧色,他挥戟再度扑上。

    这时,许褚胸口也被狂烈的战意充斥,只有甘宁这样的对手才配得上出手,当月牙戟刺来时,许褚不退反进,他双手合握长刀,从城阶上一跃而起,当空劈下!

    “锵——!”承受住许褚人刀合一的全力一击,甘宁的身躯摇摇欲坠,他的内腑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受到了重创。

    “虎痴果然英豪!”甘宁一边轻咳,一边大笑着,适才许褚这一刀的锋芒自上而下撩过他的胸口,划出一道长长的刺痕,鲜血正‘哗哗’的流淌而出。

    许褚焦红的脸上泛起一阵紫黑,他摇晃着缓缓坐倒于地,大叫道:“好,好极了,今生能与江东甘兴霸一战,我许仲康知足了!”

    这一声喝罢,几蓬热血从许褚的口中急喷而出,顿时将胸襟染成一片通红,随即许褚圆瞪双目盯着甘宁再不言语。

    这一场比拼过后,甘宁固然重伤倒地,许褚也同样没有幸免,他只是借着以刀柱地的劲道,强自保持身躯站立着。

    而待他身后的部曲围上来救援,才惊骇的发现许褚已气绝身亡了。

    这是一场残酷之极的恶战!

    这一番比拼,一死一伤。

    先前与太史慈一战许褚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太史慈的战力毕竟也非同寻常,许褚的内腑同样受了不轻的伤,只不过在他强力压制下暂时无碍行动罢了,如今遇上劲敌甘宁,两人这一番全力硬拼,终于牵动许褚的伤势,若许褚在第一下硬接之后撤退,尚能保全性命,可偏偏他又不肯服输,这样一来待喉间热血奔涌时,一切都已无法改变了。

    在许褚身后的部曲见许褚撒手人寰,纷纷被突如其来的巨变一下子惊呆了,随即俱大声痛哭狂呼不止,这些亲卒大部是追随许褚自老家汝南坞堡参军的,一起出生入死不知多少回了,感情之深自不待言,在他们的心中,一直都以为许褚的武艺无敌天下,没有人能单挑胜过,所以,这一次许褚倏然遭遇不测,让他的部曲心理上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无论他们怎么痛哭,许褚都不会醒过来了。

    “兄弟们,冲上去杀了那穿锦袍的,给堡主报仇!”报仇——,这两个字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说来,根本没有多大的意义。

    在越来越多的敌人面前,单个的血性与骁勇无法改变整个战局,甘宁与许褚的撕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这一场残酷的比拼为整个夜晚标注上了最醒目的符号,而随着战场的不断沿伸扩展,双方投入战场的兵力也越来越多,纠缠于江陵城的这两支军队到了日暮时分终于分出了高下。

    “可叹呀,可惜!操虽有心杀敌,却无力回天!”在获悉了乌林大营失守的消息后,曹操长叹一声,黯然下令全线撤退。

    说是撤退,其实就是溃败。

    高宠夺取乌林大营的消息很快就象长了翅膀一样传遍军中,恐慌的情绪迅速蔓延,就算是再勇敢的将士这个时候也无心恋战了!

    向北逃跑——,每一个曹兵心中都不约而同的涌起这一个念头。

    现在,他们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在虎豹骑的紧密护卫下,曹操沿着江陵与襄阳的驿道一路北撤,现在他唯一感到庆幸的是骑马的速度比舟楫快,即便这样,在北撤途中曹军还是遭到了黄盖、蒋钦、凌统等江东兵马的袭击,幸好有曹洪、曹休、曹纯等将领的拼死冲杀,才这能使得曹操不至于落魄到被高宠围歼的地步。

    不过其它的曹兵可就没这么幸运了,攻打江陵的五万曹兵中,战死约一万五千余人,被围歼的步卒足有三万余众,逃得快的抵达襄阳的仅有虎豹骑约五千余人。从江陵至襄阳这一路三百余里的驿道成了曹兵伏尸的地方,而就在一个月前,他们还曾高举着屠刀,在马背上悬挂着一个个首级,耀武扬威的南下。

    老天就象开了一个玩笑一样。

    惶惶如丧家之犬,用这样的形容词来描绘曹军的溃败再是贴切不过,乌林大营失守,江陵得而复失,连遭失败的曹操再一次病倒了!

    守住襄阳——,成了他眼下最现实的一个目标。虽然损失了徐晃、许褚等多名大将,但曹操手中还有五万人马,更重要的是虎豹骑基本完整,在襄宜平原地带作战,骑兵的优良机动性让曹军可以弥补大败后低落的士气和兵力上的不足。

    “希望能有好的运气。”卧倒在马车里,倾听着车轮滚动的声音,平素不相信神仙的曹操也在暗暗祷告苍天。

    可是运气,运气从来不会光顾没有准备的人。

    赢得决定性胜利的高宠也不会给曹操喘息的机会,不仅仅在襄宜中线战场,在东线的徐豫、西线的关中,高宠的反击全面展开。

    在寿春以此,张辽率领着重新组建的雁北骑不时小股深入到徐豫腹地,缺兵少将的乐进和司马懿虽然勉力补防,但也只能疲于奔命。而在关中的长安城,钟繇和贾诩就算有万般计谋,也无法奈何城外数万西凉精骑的围困。

    长安成了一座孤城!

    等待它的命运只有一个——投降。

    同时,就在高宠与曹操在长江边杀得难解难分之时,子午谷,在这条汉中通向长安的要道上,一彪人马正宛延穿行,正月的时候虽过了深冬,却依然寒意料峭,荒野少有生机。

    土黄色的山岭、蓝色的天空,衬着这支军队的藏青色的旗号!

    “夏都督——陆!”这是陆逊的部队。

    兵出子午、奇袭长安,这个大胆的计划一下子打破了雍州对峙胶着的战局,钟繇和贾诩苦苦支撑了近半年的守势在潼关被陆逊占领之后,彻底崩溃!

    城困被围,兵临绝境,钟繇、贾诩、张郃在商议再三之后,只好选择出城投降!

    汉建安十二年二月的第一天,当大汉丞相曹操终于突破高宠诸军的追杀来到襄阳城外时,迎接他的不是长长的欢迎队伍,而是新任襄阳太守陈群带来的一个恶耗。

    “丞相,长安——,长安失守了!”脚步声响,车外传来陈群颤抖的声音,他急急从襄阳一路迎来,刚一见到曹操就惊惶失措的禀告道。

    长安失守,这个消息对于曹操犹如睛天劈雷,失去长安不仅仅是关系雍州一地的得失,更重要的是通往中原的门户被打开了,曹操甚至立即能想象到无数的西凉骑兵挥动的马刀,呼啸着穿过没有防御的城池和村镇。

    “痛杀我也——!”曹操使劲按住敷在头上的湿巾,强烈的痛楚让他几乎昏死过去。

    “主公,主公保重!”陈群及一干将领见曹操面色惨白,连忙上前劝慰道。

    “高宠小儿,我曹操输了!”又一阵剧痛袭来,已经五十有六的曹操颓然长叹,一对精光闪动的鹰眼黯然失色。

    江水滔滔,后浪交叠前浪;

    天下争霸,自古英雄辈出。

    属于曹操的一段故事行将结束,接替他书写青史的,乃是一个叫‘高宠’的江东子弟。

    附后:

    新夏朝统一年表:

    新夏三年二月二十一日,曹操在回归许都途中,急怒交加,固疾发作,终不治身亡。

    新夏三年三月春,陆逊、赵云、马超在取得长安大捷之后,合兵一处挥师东进,随后在中牟一带与溃败到此的曹洪、曹纯等部遭遇,一战斩敌过千,曹洪亦兵败被杀。

    新夏三年四月,高宠亲率大军北进,一路所向披靡,司隶、并州、兖州、豫州各地郡吏纷纷投降,曹操苦心经营了十余年的基业在倾刻间土崩瓦解。

    新夏三年五月十八日,镇守最后一个城池——下邳城的军师司马懿被叛变的军士杀死,汉王朝的旗帜由此全部落下。

    一个新的王朝随即开始——。

    等待他的不知又是怎样一个轮回!

    

( 新三国策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70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