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27章 夜半歌声

文 / 何昊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清军小心地把浮桥一点点的推入水中,浮桥快要伸到对岸时,突然传来一串清脆的“叮铃”声。

    这叮铃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得特别远,仿佛午夜凶铃般让人心惊。

    原来,负责巡防此处几个秦军偷懒,在河水里打下了小木桩,牵上了长绳,只要有人撞到这些长绳,便会震动铃铛。

    还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祖大乐万万没想到,自己费了半天劲,最后却坏在一串铃铛上。

    这铃铛一响,对岸立即燃起一支火把,紧接着点燃一个火堆,熊熊大火把不宽的满面照得一片通明。

    一串红sè的烟花升起,一阵急锣邦邦直响。

    “快!推过去,快!”祖大乐大吼起来。

    回过神来的清军就着火光,迅速将浮桥推向对岸,对岸两三个秦军穿着厚厚的棉衣,身上还沾着干稻草,其中一个一边敲锣一边喊道:“杨延,快,用震天雷炸浮桥。”

    那杨延飞快地点燃一个震天雷,却未及乃出,便被河对面shè来的一支劲箭shè中胸口,鲜血顿时染红了他身上厚厚的棉衣。

    “我rì你娘的。”另一个叫刘五的秦军扑倒地上,夺过杨延已经点燃的震天雷,朝浮桥扔去,由于耽误了一下,震天雷未落到桥面就爆炸,轰!一声轰鸣,一团火光,虽然没能将浮桥炸毁,但那浮桥上的几个清军却被飞shè的弹片炸死炸伤,扑嗵扑嗵滚落河中。

    在北岸一轮箭雨到来前,剩下的两个秦军滚下河堤一侧,真是险之又险,他们刚滚落河堤躲避,河堤上就有上百支箭矢shè到,把河堤钉得跟刺猬一样。

    “冲过去,控制桥头阵地,快!”祖大乐再次大吼。

    清军纷纷跳上浮桥。仓促之间冲上去的人太多,导致浮桥失衡,摇晃不定,十多个清军没有站稳,跌到了冰冷的河里,只打几个水漂便消失在黑暗而冰冷的下游。

    “慢点,少上些人。”心急火燎的祖大乐不得不改变命令。

    吓怕了的清军都是爬着过桥。他们刚爬过十来人,远处就出现大量的火把,如同一片火海,并传来阵阵的马蹄声,两三百秦军骑兵匆匆杀至,爬过桥的十来个清军刚来得及放两箭。就被无数铁蹄踏成了肉泥。

    眼看过河无望,祖大乐失望的大叫起来:“快把浮桥拉回来,快拉回来。”

    这二三十艘破船组成的浮桥,他整整出动了一千人马搜集,费了半天功夫才制成,宝贵着呢。可惜秦军一串串震天雷扔来,他们能拉回来的只是半截浮桥。

    第一次试图渡河失败。土头灰脸退回的祖大乐被多铎狠狠臭骂了一顿,现在对清军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粮草告急,拖一天,就多一分危险。

    此时清军又打造出了十多座浮桥,只是秦军被惊动了,南岸尽是巡防的兵马。要架桥已是不能。

    ***

    滁州,这座处于暴风眼的城池,在多铎大军南去之后,并没有变得平静。

    有“满清第一勇士”之称的螯拜挥师猛攻,城头血与火交织,驱散了寒冬的风雪,除了南门与东门外。滁州其它城门的防御仍然很薄弱,在清军疾风骤雨般的进攻下,岌岌可危。

    秦牧一身玄甲,亲自提着巨阙剑上城激战。更让清军感觉到城内的秦军已是强弩之末,连一国之主都得亲临矢石了。看到希望的清军士气高涨,浪cháo般一波接着一波冲向城墙。

    秦牧就象救火队长,城西势危,他带人支援城西;城北有清军冲上城头,他就带人支持城北;

    虽然他那面王旗每到一处,总能激起秦军热烈的欢呼,士气高涨,很快打退清军的进攻。

    不过螯拜并不气馁,他相信秦牧不是铁打的,这样疲于奔命,他坚持不了多久。

    一天大战下来,清军虽然付出了很大的伤亡,但士气很高,螯拜为了鼓舞士气,更是当众夸下海口,三天之内一定能攻破滁州,活捉秦牧。

    清军营中欢呼如cháo,与城下尸骨相枕,腥风阵阵的凄凉景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黄昏到来,清军退去后的护城河上,飘浮着一具具尸体,地上到处是遗落的刀枪箭矢,狼藉一片,护城河的水被染成了暗红sè,萧萧的寒风吹过,穷yīn凝闭,鸟无声而山寂寂,yīn魂聚而天沉沉。

    秦牧找来一些会满语和蒙语的人,亲自教他们一首歌,让他们用满语和蒙语来唱。

    一轮钩月升起,幽冷地照着城头,残雪薄野,剑戟无声,显得无比凄凉。

    得了秦牧传授的人,登上城南敌楼,cāo起胡琴,登高歌唱:

    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

    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

    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

    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

    鸿雁,北归还,带上我的思念。

    歌声远,琴声颤,草原上chūn意暖。

    鸿雁,向苍天,天空有多遥远?

    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滁州城头冷月当空,天无纤翳,歌声凄切,如哭如诉,以胡琴箫鼓相和,响彻云霄。

    这首充满了草原情调的歌曲,传到清军营中,累了一天,正准备休息的清军无不侧耳倾听,胡琴凄切,歌声隐隐,一下子就让这些远离故乡的满蒙旗兵沉迷其中。

    “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听着听着,一缕浓浓的思乡情绪盈满心头,清兵或怒骂,或悲叹,甚至有人哭了起来,

    螯拜白天激励起来的士气,被歌声一点一点地消蚀着.........

    秦牧这个救火队长,为了把戏做足,白天往来奔走,亲临矢石激战,确实有些累了。

    他回到下榻的府第,美美地了个热水澡。

    氤氲的热气让沐室温暖如chūn,大理石屏风内灯光摇晃。

    红娘子站在沐池边犹豫了许久,才低着头脱去外衣。

    秦牧含笑看着她,红娘子身材修长健美,一双长腿笔直圆润,如两根修长的玉柱,腰肢纤细,"shuangfeng"巍峨,如山峦起伏的曲线令人惊心动魄。

    她身上的肌肤虽然没有董小宛她们的白皙,却很细腻,象绸缎一般。

    尤其是她脸上特有那股英气和野xìng,配上她这魔鬼般的身材,征服这样一匹胭脂马,让人倍有成就感。

    红娘子脱下外衣,只留下里面的小衣,走到池边,垂着头帮秦牧按摩。

    “莺儿,上面冷,快下来。”秦牧柔声说道。

    红娘子答非所问,劝道:“你要累了,明天就别到城头参战了。”

    “这怎么行,这戏才演到一半,怎么能半途而废?”

    “你可以装成受伤的样子,这样不上城参战,鞑子也不会怀疑了。”红娘子双手有力,指法特别,舒服得秦牧忍不住发出几声"shenyin"。

    “哦........不行的,装成受伤可能会让我军士气大受打击,莺儿别担心,气力去了休息一下又来了,现在我就满身带劲,你信不信?”

    秦牧说着伸出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拖下水来,红娘子稍一挣扎便停下,全身在热水中的舒服感,让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那小衣被水浸湿后,紧紧贴在她身上,胸前巍峨的"shuangfeng"妙态毕露,连顶端两颗红樱桃都清晰可见。

    “莺儿......”

    “不要,你累了一天了,明天还要作战呢。”红娘子带着几分羞涩,推开他的魔爪。

    “莺儿,你这样我肯定整夜睡不着,明天才真会靡靡不振呢。”

    秦牧强势地扯掉她身上的小衣,将她胸前那对让人血脉暴涨的大木瓜释放出来,然后一手一个,双手同时握上去,真个是温比玉,腻比膏,那美妙的感觉让两人几乎同时"shenyin"出声来。

    那豪硕的尺度,秦牧一手根本难以掌握,而且秦牧发现她"shuangfeng"特别敏感,所以秦牧也特别喜欢攻击这里,十指握捏之下,两团温玉扭曲成型,变幻不定。

    用舌尖轻轻挑逗一下那小小的红樱桃,敏感的她禁不住浑身颤栗,**紧绷,一串莺啼破口而出,玉臂揽住秦牧的头。

    “莺儿,平时别把它束得太紧。”

    “要你管.......哦.....”

    一池热水荡漾,一室chūn光无限..........

    **

    PS:求月票护菊,兄弟们,雄起,有月票的请支持一下,急急急!

    .(未完待续。m.qidian.阅读。)9

    </p> ( 明扬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6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