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7章 币和税 一

文 / 何昊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秦淮河畔的烟柳已是落叶纷纷,但这并没有造成惨淡萧瑟的感觉,沿河两岸繁华如梦,商铺门楼,住家窗口,总能找到时鲜花卉来装点,花香、茶香、酒香,香风阵阵。

    河上画舫轻荡,笙歌隐隐,街上人头耸动,叫卖声声。四方士子云集金陵,等着参加恩科考试,聚于酒楼茶肆间点指江南,激扬文字。人们重新换上了汉服,恢复了往rì的自信。

    秦王广开言路,在贡院贴出了工部员外郎黄振林有关货币和财税的奏章,向民间广求意见,寻觅良才。引得读书人热情高涨,展开了热烈的辩论;

    若有所得,可写成陈条或奏本,送到翰林院,翰林院设有专人整理读书人的陈条奏本,如果你的见解独到的话,陈条就能直接送到秦王的案头;

    经秦王御览合意的话,可得面圣的机会,若再通过秦王亲自考核,立即可赐进士及第。读书人对此自然是趋之若鹜,四处找人切磋,纷纷上书。

    第二天还真有两个读书人得到秦王召见,其中一个来自桐城的举人,名叫韦应涛,顺利通过了秦王的考核,赐了进士及第。

    这进一步调动了读书人的积极xìng,什么抄家之事,谁还去理会,见面所议的,全变成了货币、赋税之事。

    除此之外,让人感触最深的是往rì满街脏兮兮的乞丐几乎都不见了;

    听说秦王得始皇帝托梦,在马鞍山勘探出了大型的铁矿,官府将大部分俘虏押去开矿了;

    现在又要修建宫城,需要大量劳力,官府出榜募工,稍有些力气的人纷纷去应募,就算是那些老弱妇孺,也能找到一份烧水做饭的工作;

    以往各朝各代但有这样的工程,无不是向百姓征役,这次却大是不同。应募者不但有官府提供的三餐,听说还能拿到一些工钱。这对沿街乞讨的落难之人来说,可是人天大的福音。

    有人欢喜有人忧,秦淮河畔的河房里,魏国公徐文爵、安远侯柳昌祚、灵璧侯汤国祚、南和伯方一元、东宁伯焦梦龙、成安伯郭祚永等人忧心忡忡地等着,当然,这些侯啊伯啊,都是过去的事了,他们彼此之间也不敢再这么相称。

    昨rì,降清的诚意伯刘孔昭、保国公朱国弼等被抄家了。这让徐文爵等人既侥幸又担忧。庆幸的是当初逃到江西去了。没有降清,担忧的是会不会拔起萝卜带起泥,难保秦牧不会将他们当成肥羊给一起宰了。

    在众人等得心焦的时候,徐永顺终于打马赶到。他一进河房,柳昌祚就忍不住上前问道:“贤侄,怎么样了?韩赞周怎么没来?”

    徐永顺摇头答道:“韩赞周不会来了。”

    “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回事?”

    一听说韩赞周不会再来,大伙都有些慌了,纷纷围向徐永顺,七嘴八舌地询问。

    徐永顺忧sè满脸地答道:“近段时间,赵王、桂王、保宁王等纷纷起事,秦王问我们知不知道这些事。”

    “什么?这与咱们有何关系,秦王这是yù加其罪。何患无词........”

    “嘘,你要害死大家吗?说话小心点。”

    “就是,夜不收可不比锦衣卫差多少,说话小心点。”

    “大伙先别慌,事情应该还没那么严重。”徐文爵来回踱了几步。正在努力思索着。

    东宁伯焦梦龙催道:“徐老哥,咱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有什么话你倒是快说呀。”

    徐文爵沉吟道:“看来秦王对咱们有所不满是肯定的,不过他应该只是希望咱们更明确地表明立场。”

    “咱们捐了那么多钱,这还不够吗?”

    “如果光是想要钱,秦王随便找个理由把你家给抄了,岂不得到更多?”

    “是了,看来秦王是想让咱们站出来,一同质疑唐王、鲁王、赵王等。”

    徐永顺很久没出声,入京以来,他已经很难再见到秦牧了,本来让韩赞周帮忙,希望将自己的妹妹送入宫去,从韩赞周的回信看来,这事也汤了,这让徐永顺充满了挫败感。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说道:“还有一件事,秦王有意将龙江宝船厂交给私人来经营,这也算是咱们的一次机会。”

    “宝船厂?”

    “没错,秦王有意将造船厂全部交给私人经营,今后朝廷将不再设官船场,所须船只全部向私人船厂下订单,也就是说船厂与官方的联系仍然会很紧密;

    秦王很重视水师,弄好了,秦王一高兴说不定有额外的好处;弄不好,可能会血无归。这事看上去是一把双刃剑,所以一时间可能没有多少人敢去接手龙江船厂,各位有信心的话,咱们就尽快出手,把船厂接下来。”

    徐永顺一说完,各人顿时交头接耳,互询得失。

    若是一般的人,难免担心和官方打交道会吃亏,但这些前朝权贵却非常清楚,其中蕴含着难得的机遇;

    他们削尖了脑袋,正是想和新朝权力沾点边,凭借世代积累下来的底蕴,他们不怕沾上“官”字,就怕沾不上。

    因此,议论一番之后,大家很快达成共识,让徐永顺尽快去找许英杰,打探船厂的细节,好接手经营。

    可惜许英杰这两天特别忙,连家也没回,徐永顺只能递上拜贴,耐心等等。

    秦国的户部比较特殊,它辖下多了一个商务司和一个银监司,户部侍郎许英杰分管的主要就是这两个司的事务。

    黄振林那道奏章引发了热议,许英杰对此更是十分上心,他是商人出身,对市面上银钱的流通情况本来就十分熟悉,这两天又整理了大量资料。

    第三天朝会上,大臣们刚落坐,许英杰就站出来奏道:“秦王,臣有本要奏。”

    秦牧与大臣现在每天都在忙着探讨军制、政体、司法、税制,货币等方面的事情,这些体制虽然大都继承于明朝,但明朝的灭亡本身就说明这些体制存在很大的问道,必须总结得失,加以改善。

    许英杰先站出来,无疑预示着今天的议题会从货币、税赋方面开始。秦牧颔首道:“许卿请讲。”

    “秦王,纵观明朝的货币,可分为四个阶段:洪武元年至洪武七年以铜钱为主;洪武八年至宣德十年的通用纸钞;正统元年至嘉靖初为银钱钞兼用;嘉靖以后白银成为主要货币,以铜钱为辅,但仍十分混乱;

    张居正实施一条鞭子法后,将丁役、土贡等各项均归并于田赋之中,计亩征银。举凡国家税收、军饷官俸、京库岁需,民间贸易借贷无不用银。

    我大秦如今沿用的也是一条鞭子法;计亩征银的弊病也越来越严重,对朝廷和百姓都极为不利。”

    秦牧点头说道:“其中的利弊,请许卿细细道来。”

    “启奏秦王,计亩征银,百姓在粮食收割之后,需要卖粮变现纳税,短期内大量的粮食拥入市场,会造成粮食下跌,这样百姓就需要变卖更多的粮食,才能凑足税银,导致百姓负担加重。另一方面,朝廷收上税银之后,再向市面购粮供给官禄军需时,粮价又会飙升,使得朝廷支出加重;

    是以,计亩征银,表面上看似减少了繁杂的环节,消除了税吏营私舞弊的环节,实际上朝廷与百姓仍免不了吃亏,真正从中获得暴利的,只有那些粮商;

    另外,目前流通的货币除了白银之外,还有铜钱,货币不统一,这也不可避免的滋生了很多弊病;铜钱不仅制式混乱,质地不一,且官铸不足,私铸横行,以致劣币驱逐良币,使得银与钱兑换时得率很不稳定;

    官方规定一两银了兑一千钱,但实际上市面上不是银贱钱贵,就是银贵钱贱。银贵钱贱时,一两银子可兑换一千多铜钱,银贱钱贵时,一两银子只能兑换几百枚铜钱,十分混乱;而银价的变动,往往又有每年两税所勾连,商人和富户利用这种混乱谋取暴利,受损的也是朝廷的市井小民。因此,臣以为,完善税制和统一币制势在必行。”

    秦牧横扫了大坐的大臣一眼问道:“各位大臣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

    ps:月底到,求月票!各位兄弟的上有月票的,请投来支持一下,跪求月票中........

    .

    </p> ( 明扬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6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