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7章 夜宿湘江

文 / 何昊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天秦牧在暮云公审了几名不法官员误了行程,错过了宿头,黄昏时只能停船夜宿江边。

    加上过了长沙后,由于河道变窄,只能换乘小船,条件未免有些艰苦,但有秦牧的体贴呵护,再苦杨芷也甘之如饴。

    这一路过来,岸上有大批人员明查暗访,纠察不法,一但有了证据,秦牧便在当地举行公审大会,所有百姓都可以现场观看公审过程,案件的审理力求公开透明,公正公平,以赢取民心,震慑不法。

    而秦牧时间有限,往往审完案便立即赶路,所以错过宿头的情形时有发生。

    随行的护卫早就习以为常,船上都备有饮食,船只一靠岸,大家分工明确,各自忙碌,岸边很快升起袅袅炊烟,不一会儿一顿简单而美味的晚餐就端了上来。

    暖暖的夕阳尚未下山,河道蜿蜒,北面的山峰挡住了冬日的寒风,河谷里温暖如春,岸边青松、古榕等各种树木参杂而生,华盖参天,郁郁葱葱。

    秦牧让人在船头摆开小几,上置一泥红小火炉,炉子里炖着一只野鸡,还加进了一些水豆腐,鸡汤沸腾,香气四溢,另外还有个篮子,左边装着新鲜的鸡腿菇,右边是青菜。外加一小壶女儿红。这便是秦牧三人的晚餐了。

    “娘子,来,先把这半碗汤喝了。”秦牧端起碗要喂自家娘子。

    杨芷却是直摇头,带着哀求的口气说道:“夫君,我实在喝不下,我想吃青菜。”

    “这可不行,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咱们的孩子着想,快喝。”

    一提到孩子,杨芷便只好乖乖妥协。不情不愿地张开嘴来。

    秦牧一边喂自家娘子,一边对董小宛说道:“别愣着了,你也快吃。”

    说是这么说,秦牧忙着喂杨芷,自己还没顾得上吃,董小宛如今连个正式身份都没有,就算给她名份,顶多也就是一个妾室,能与主母共桌吃饭,这已经是破天荒的事了。现在秦牧还没动筷,她岂能自己先吃?

    “老爷,让我来侍候夫人吧,老爷您先吃。”

    董小宛声音婉转动听,特别是在床榻之间,一声“老爷”唤出,不但不令人反感,反而能让人骨头都酥掉。

    杨芷则抢着说道:“夫君,让妾身自己来吧。这样下去,妾身.......”

    “你担心自己会被宠坏是吗?哈哈哈!”

    杨芷那芬芳玉颜乍娇乍喜,却也知道劝不住他,便赶紧把半碗汤喝完。好让秦牧自己用餐。

    晚餐饭后,三人上岸散步,西边的山岚上红霞漫天,东边的天空则已经变成一片浅赭淡青之色。山间百鸟归巢,清音啼唱,晚风吹拂着二女的衣裙。婉婉婷婷的身姿让人不禁想起了娥皇女英。

    当年舜帝南巡,娥皇和女英追到湘水边,留下了一段千古传颂的爱情故事。遥想上古佳话,望着泱泱湘水,秦牧随口吟道:

    九嶷山上白云飞,

    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

    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波涌连天雪,

    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寥廓,

    芙蓉国里尽朝晖。

    二女闻声宛然回首,见秦牧正含笑看着她们,两朵娇花相映羞红了脸。因为这诗前四句的意思是:九嶷山上空白云飘飘,两名妃子乘着微风翩翩下山。青青的竹枝上闪烁着泪光,片片红霞若天风织成绚丽的衣衫。

    从秦牧此刻眼中的笑意来看,他分明是把眼前的二女比作娥皇女英了。杨芷和董小宛岂能不羞?这天下有哪个女子敢自比娥皇女英?

    舜帝和娥皇女英的故事很凄美,到了秦牧口中,凄美之中却加入了一种绚丽、振奋的意韵。

    前人有很多吟诵娥皇女英的诗句,象唐朝高骈有诗云:虞帝南巡去不还,二妃幽怨云水间。当时血泪知多少?直到而今竹尚斑。

    总的来看,前人的诗句多带有哀怨,凄切的味道,读了往往让人愁绪难遣,抑郁感叹。

    而秦牧吟出的这首诗却绝然不同,这诗中不只是凄凄切切,哭哭啼啼,苍劲的笔触将情境不断扩大,最终将诗意引入一个寥廓苍茫境界之中。

    可以说,连娥皇女英这样凄美的故事,都被秦牧写出了令人振奋的王者之风来,闻之令人心潮澎湃。

    回到船舱,董小宛连忙磨墨,用娟秀的小楷将刚才那首诗录下,另外再给秦牧添好了茶,这才去陪杨芷下棋。

    秦牧则独自在灯下批阅燕高飞送来的一些文牍,地盘大了,虽然已经安排诸葛敏和李源分别主理湖广南北,但有一些重大事务还需要他自亲拍板才行。

    用了一个时辰,把文件批阅完后让燕高飞再上船来将公文连夜发回去,燕高飞这回却带来了秦良玉兵败夔关,准备自刎殉国,而被弟子兵救下的消息。

    秦良玉败了,一个七十岁的老妇人带着三千子弟兵,在没有一兵一卒增援的情况下,对面三十万叛军寡不敌众,战败是情理之中的事。夔州一失,川东门户大门,整个巴蜀大地将成为张献中的囊中之物。

    这是大明朝一个悲凉的缩影,若大的四川,却只剩下一下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来迎击数十万叛军。

    在原来的历史上,夔关一战,是千古奇女子秦良玉最后的绝响,也是四川最后的绝响,甚至是整个大明朝最后的绝响。从此之后,直到北京沦陷,整个大明朝再也没有组织起如此可歌可泣的抵抗。

    听了这个消息,杨芷和董小宛都无心再下棋,神情抑郁。

    船舱窄小,董小宛无处别居,遇到夜宿船上的时候,她便只能与秦牧二人同榻而眠。船只随波轻轻摇曳,小小的船舱内罗衾锦被暖融融的,秦牧拥着两个绝色佳人,娇柔的玉体一左一右贴着他,他一手轻揉着董小宛那温软的椒乳,心中却生不出任何邪念,仿佛这只是一种习惯性的动作。

    秦良玉已七十之龄,明知事不可为而为之,带着一头白发,带着悲壮的三千子弟兵,不惜一死以报国家。

    秦牧听了也是感慨万端,但他知道历史的走向,秦良玉的事迹虽然令人钦佩,但他不能学秦良玉。

    秦良玉传奇的一生,让每个女子都引以为荣,何况在杨芷看来,秦牧与忠州秦家还有着同根渊源,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夫君,你就不能..........”

    “不能。”秦牧不等她说完就斩钉截铁地说道,“不是夫君不想,是不能,夫君我救不了四川,更救不了大明朝。若论真实战力,夫君手下十万新兵一但失去了地利,未必是张献忠的对手,更别提战胜更加强大的李自成了。而且你们不明白的是,这些都是内战,夫君一但陷进去,将不可自拔,夫君现在必须抓紧时机休养生息,增强实力,以应对举国沦亡于异族的惨局。”

    “沦亡于异族?”董小宛不禁脱口问道。

    “很奇怪吗?关外的满清鞑子如日东升,这些年来屡次扣关如入无人之境,如今中原战乱不休,疲弱无比,有蒙元入主中原的先例在,如今摄政满清的多尔衮是个极有野心的人,他绝不会甘于蛰伏辽东一隅。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入主中原的最佳机会。”

    “这怎么可能?”

    秦牧淡淡地看了董小宛一眼答道:“现在全天下的人大概都象你这样,觉得这不可能。大家都在忙着内战,各怀鬼胎,谁也没把清满的威胁当回事。咱们不妨拭目以待,等满清铁骑踏破中原大地的时候,等万里河山被我汉人血泪浸透的时候,或许所有人才会惊醒过来。”

    **********************

    ps:今天元宵节,祝亲们元宵节快乐,快乐快乐。至于西方的情人节,免了吧,俺光棍一个,不提也罢。(未完待续

    

( 明扬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6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