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夜渡塞纳河

文 / 何昊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ps:看《明扬天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踢倒人家的人参果后,趁着半夜时分,沙僧挑着担,八戒牵着马,悟空在前面蹑手蹑脚,探头探脑......

    天上的月光被阴云遮住了,夜风吹过城角,发出轻啸之声,城外不时传来一阵野狼的嚎叫。《军+事+小+说+网 手*机*阅#读 m.junshiXiaoshuo.org》卢维耶城的北门被无声地打开,方戈等人就像寅夜出逃的唐僧师徒,有的牵着马,有的抬着小船,有的抬着受伤的战友,有的在前头探路,有的在两侧持枪警戒,一行人小心而迅速地冲出卢维耶城北门。

    卢维耶城坐落于塞纳河南岸,北门离河岸不过百米,这也是白天凡黎特没有从北门发起进攻的原因,因为离河边太近了,不便进退。

    “轻一点,都轻一点,快!”方戈瞻前顾后,不停地轻声催促着。

    城东方向远远传来一溜马蹄沉闷的马蹄声,这显然是用布包住了马蹄,是以声音才如此轻而闷,这让大家的心都揪了起来,各人不禁暗暗祈祷,希望敌人的侦骑队别往这边来;

    担架上还抬着十七个受伤的战友,这种情况下,一旦被敌人发现,那就惨了。

    但上天不会总是眷顾你,敌人的侦骑队最终还是往这边来了。而且靠近的速度很快,右侧负责警戒的士兵纷纷端起了枪。因为夜色深沉,未能看到敌人的身影。但枪口都对准了蹄声传来的方向。

    方戈压着嗓子急切地说道:“放下枪,都放下枪,用弓箭.....”

    几个士兵立即把枪背起,摘下弓箭迎上去,动作迅速无声,兔起鹘落之间便消失在前方的夜色中。

    不一会儿,几十步外就传来轻轻的弓弦声。紧接着听到一声惨叫,在这寂静的夜里。这一声惨叫显得特别刺耳;

    方戈不禁暗骂了一声,但他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敌人骑着马。不可能让你一刀抹喉,用弓箭射,就算一箭致命,也难免会发起惨叫。

    “快,跑起来,快跑!”

    这个时候,顾不得许多了,大伙纷纷加速向河边跑去,有扛着小船的士兵不小心摔倒。小船撞在地上,又是一阵大响。

    “快点,快.......”方戈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心都揪在了一起。

    几里外,敌人的营寨已经亮起了大片的火光,巡逻在卢维耶城四周的敌军侦骑,也纷纷向发出惨叫的地方奔来。

    敌人全是骑兵,行动迅速,一旦被敌人及时赶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值得庆幸的是,北门离塞维河只有百米远。而且河边有码头,不是那种积满淤泥的河滩,一艘艘小船被迅速放到水中,重伤员和弹药都被放到船上,大家两两配合,争分夺秒,一艘艘小船快速离岸,向塞纳河对岸驶去。

    方戈他们是海军陆战队,水性了得,泅渡功夫更是了得,小船不多,只够搭载伤员,没有受伤的陆战队员,或是拿一块木板,或是抱一个水罐,或是拿着皮囊,或是牵着马,纷纷冲入乌沉沉的河中,奋力向对岸泅渡,一时间,河中传出阵阵哗啦的水声.....

    从法军的营寨那边,大片的火光,在隆隆的蹄声中掠近,但凡黎特带兵冲到河边时,方戈他们已经快游到对岸,心有不甘的法军纷纷在岸边放枪,但夜色沉沉的河面上,已经看不到秦军的影子。

    “尽快渡河,他们跑不远的,一定要追上他们.....”凡黎特十分懊恼,卢维耶城下一战,他损失了四百多人,如果就让秦国人这么逃掉的话,那不如直接撞墙死算了。

    只是他带的是陆军,识水性的可不多,而且还有战马,必须得找船才能渡河,这半夜三更的,秦军又不可能还留着卢维城里的船,一时到哪里去找船渡几千人马过河?

    “信卡特蒙镇,到那里找船过河,追!”

    凡黎特大吼着,带着几千骑兵往上游的卡特蒙镇驰去,卡特蒙镇离卡维耶城大概有五十里,只有那里,才可能找到可供几千骑兵渡河的船只。

    凡黎特率军连夜急行,赶到卡特蒙镇时,天已经放亮,他急吼吼地命令士兵收集船只,大船不够,又拆下小镇里的门板,把一些小船也连成大平台,这番忙碌下来,时间快到中午了,三千多骑兵才开始得以渡河,等所有人马渡过塞纳河北岸,已经是傍晚时分。

    凡黎特担心秦国使团逃远,让士兵匆匆吃了干面包,又连夜出发,打着火把顺着塞纳河北岸向下游追去。

    一路上,他多番派出侦骑,打听秦国使团的行踪,同时传令周边市镇的法军一起找。

    然而诡异的是,直到他在半夜又跑到卢维耶城北岸时,还是没有打听到秦国使团的踪迹;

    凡黎特不信邪,找来附近的法国民众一个个问,甚至用鞭子抽,可就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所有的民众都只有一个回答,根本没看到什么秦国使团。

    凡黎特有些傻眼了,如果是一个或几个民众这么说,还可以怀疑他们是投石党,故意掩饰秦国使团行踪给自己添乱,但连妇女和小孩在威逼之下,也说没看见,那看来就不是说谎了。

    这是怎么回事,秦国使团难道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追,向下游继续追!”满心猜疑难定的凡黎特,带着骑兵继续沿塞纳河北岸向下游疾追,一路上派出更多的侦骑,可又跑到第二天中午,秦国使团还是飞鸿杳杳,连个影子都没找着;

    算算路程,秦军都是步兵,还带着伤员,一天能走出五六十里已经是极限了,而现在自己经顺着北岸追下来上百里,还是没有发现秦国使团的踪迹,难道自己追错了方向?

    秦国使团会不会没有顺着塞纳河往西?这怎么可能,他们只有顺流而下去勒阿弗尔,才可能逃出生天,要是他们往北........这里可是法兰西,就他们那点人马,还有大批的官员,往北去只会离勒阿弗尔越来越远,他们不想逃了吗?

    无数的疑问在凡黎特的脑子里打转,让他满脑凌乱,又找来几个手下将令商量,大家跟他一样,都觉得不可思义。

    最后凡黎特决定,分出一千人马,向北追查,甚至又派五百人往回盘查,他担心自己追得急,追过头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可能秦国使团过河后,根本没有走远,而是趁着夜色在某个地方躲了起来,自己一时没找到而已,所以派人回头找,是很有必要的。

    凡黎特自己带着两千人马左右,则继续向塞纳河下游追去,他想通了,就算暂时找不到秦国使团也不要紧,只要控制住勒阿弗尔港那四艘秦国战舰,秦国使团不管怎么逃,都将难以逃出法兰西。

    方戈他们突然躲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呢?其实,凡黎牧纯粹是被他们渡河的行动误导了,方戈等人并没有真的渡过对岸逃命,当夜在夜色掩护下,他们渡到塞纳河中间后,便顺流顺下,看到法军打着火把离开后,又游回了南岸。

    凡黎特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以为他们渡河到北岸了,这种情况下,你在北岸怎么可能找到方戈一伙呢。

    没办法,有时候人一旦钻了牛角尖,一时还真钻不出来。

    方戈他们重新回到南岸后,尽量掩饰行踪,向勒阿弗尔方向狂奔,等他们到达离卢维耶一百多里的安特鲁镇时,远远就听到镇子那边腾起浓浓的黑烟,风中还传来隐隐的厮杀声。

    李盘惊喜地说道:“大家快看,这会不会是庞将军来接应咱们了?”

    李盘这一声吼,让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在这异国他乡,能盼到援军,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描述,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落泪........

    **********************

    ps:兄弟们,双倍月票的第四天了,再拜求点月票,求月票啊!

    .(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 明扬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6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