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登闻鼓响

文 / 何昊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咸阳宫武英殿里,司马凯正在向秦牧汇报皇家蒙学事宜,经过他父亲提醒,他又加设了不定期督察制度,以防止蒙学虚报生员,克扣办学款项。《军+事+小+说+网 手*机*阅#读 m.junshiXiaoshuo.org》

    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不可能进一步完善监督机制,他能做到这样,秦牧还算是比较满意了。

    “陛下.......”

    司马凯还有没说完,外头突然传来一阵鼓声。司马凯为之愕然,秦牧则比较沉得住气,轻轻向他摆了摆手,对殿中的小太监吩咐道:“小保,快去看看,是谁在击鼓。”

    “是,陛下。”那名叫洪保的小太监连忙退出英武殿,然后向皇宫开门外小跑而去。

    秦牧随后站起来,对司马凯说道:“走,随朕去看看,何人在击鼓。”

    在皇宫里听到这样的鼓声,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敲登闻鼓。

    大秦按历朝旧例,于宫门左侧悬置登闻鼓,并派专人看守,允许有重大冤情的百姓击鼓鸣冤于朝。

    按规定,一但登闻鼓响,皇帝不管在做什么,都必须立即上朝。

    宋太宗时,曾有这样的记载:京民牟晖击登闻鼓,诉家奴失母豚一,诏令赐千钱偿其值。

    这段记载的意思是:京城有个叫牟晖的人击登闻鼓,告家奴丢失母猪一头。宋太宗亲自问案后,命赐一千文钱赔偿牟晖的损失。

    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也来击登闻鼓,而且皇帝不管在做什么,都必须立即上朝问案,这当然不行。

    所以大秦加了些规定,非人命官司,大贪大恶,奇冤异惨,不得击登闻鼓。

    换而言之,登闻鼓响,则必有重大案情。

    午门外,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妇人,一边敲击登闻鼓,一边悲声大喊:“陛下,冤枉啊,民妇冤枉啊.....”

    这一阵阵鼓响,一声声悲呼,引得长安城百姓纷纷前来观看,西京这面登闻鼓,还是第一次被人鼓响;

    普通老百姓除了好奇之外,也非常想知道,这面登闻鼓到底有没有用,鼓响之后,天子会不会真的亲自过问,为民断案平冤。

    围过来的百姓,因此议论纷纷,看守登闻鼓的官吏,上前和那妇人说了些什么,紧接着又看到宫里有个小太监小跑出来,向看守登闻鼓的官吏询问了些什么,然后带着妇人入朝而去。

    普通老百姓无法跟进去,但却围在宫外不原散去,人群反而聚集得越来越多.....

    那妇人被带入宫城,望着威严的朝堂殿宇,脸上的表情既忐忑又带着一丝希望。

    秦牧换了一身朝服,很快临朝升殿,随驾的大臣以及西京的主官,都一一赶到大殿。

    小太监洪保把那妇人带入殿来,但见她一身粗布衣裳,在这寒冷的冬天显得有些单薄,风尘仆仆,脸色憔悴。

    她一进入大殿,立即跪下拜道:“民.......民妇杨柳氏,给陛下磕头了,陛下,民妇冤枉啊!冤枉啊........”

    那妇人这一拜,便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秦牧扬声对洪保吩咐道:“小保,把人带上前来。”

    “是,陛下。”

    等小太监把那妇人带近一些,秦牧扫了一眼殿中大臣的反应,这才徐徐说道:“杨柳氏,你是何方人氏?你可知道,没有重大冤情,贸然来敲登闻鼓是要获罪的?”

    “回陛下,民妇知道,民妇有重大冤情,还请陛下为民妇作主啊........”

    “好了,你先不要哭,先从头一二把案情给朕说清楚,如果真有重大冤情,朕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多谢陛下,多谢陛下为民妇作主。事情是这样,民妇家住山西平阳府夏县临窑村,今年七月十六,民妇隔壁家一个叫夏娘的女子,夜里被人潜入家中糟蹋后杀害........”

    那妇人一边抽泣一边述说,案情并不算复杂,这个叫夏娘的十六岁女子被人入室糟蹋后杀害,遇害女子的母亲闻到异响,最先赶到女儿的房间,看到一个黑影翻窗而出,朝隔壁的杨家方向逃走。

    第二天,接到报案的夏县官差,根据这一线索,在杨家的后园找到了杀人的凶器,一把染血的匕首。

    便以此认定杨家独子杨观有重大作案嫌疑,于是把杨观带回县衙审讯。

    知县关培在审讯中得知,因死者夏娘貌美,杨观一直心有爱慕,还请媒人上门提过亲,但是夏娘的父亲嫌杨观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加上杨观此人平时名声不好,时有小偷小摸的行为,便一口拒绝了杨家的提亲。

    夏娘被害前一个月,刚刚由父亲作主,许给隔避村的一个年轻秀才,男方已经下过聘礼,亲事已定,正准备来年开春黄道吉日一到便成亲。结果这个时候夏娘就被人入室先糟蹋后加害。

    知县关培认为,杨观有作案动机,而且杀人凶器又是在他家后园的草丛发现的。

    然而杨观拒不承认是自己入室杀人,关培于是动用大刑,最后杨观受刑不过,承认了夏娘是自己杀的。

    但一听到知县要判自己死刑,杨观又当堂反供,说自己是被屈打成招。

    杨观的母亲,也就是来告御状的这个妇人,也坚持说案发当夜自己儿子没离开过家,更坚持说儿子天生怕血,平时连鸡也不敢杀,绝对不会杀人。

    知县关培再次动刑,杨观熬不过,又一次承认人是自己杀的。然而过后很快有反供。如此反复。

    杨柳氏救子心切,也告到平阳府,平阳知府查看案情后,维持了原判。

    杨柳氏不服,又到太原山西按察使司上告。

    事关人命,山西按察使陆秉文不敢怠慢,派人到夏县,勘察过凶案现场,调阅案件宗卷,最后还是维持了夏县知县关培的原判。

    杨柳氏绝望之下,昏迷在路边,被一个路人救起,并告诉她天子在西京,可到西京击登闻鼓鸣冤,于是便有了今天这一幕。

    杨柳氏说之后,又泣声伏地喊冤道:“陛下呀,民妇那犬子是冤枉的,是冤枉的,请陛下为民妇作主啊!”

    看她哭得血泪声声,着实凄凉,真个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秦牧暗吁了一口气说道:“杨柳氏,事涉人命,朕总不能只听你一面之词,便下旨让你的儿子无罪释放。不过你放心,朕会立即派人前往夏县,把这件案子的相关人证物证带回长安,然后重新审理此案,如果你的儿子真是冤枉的,到时朕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多谢陛下,陛下万岁.......”那杨柳氏说到这,竟昏了过去。

    秦牧让小太监洪保带人将杨柳氏抬下去救治,好生安置之后,便对殿上的司马安等人问道:“诸位大臣,对此有何看法?”

    司马安答道:“陛下,光听这杨柳氏一面之词,实在不好妄下结论。”

    司马安轻轻把球踢了回来,秦牧也不以为意,当即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先派人前往夏县把此案宗卷以及人证物证调来再说吧。”

    秦牧回到御书房,立即把黄连山叫来,斥退左右后问道:“此案确实没有一进步的证据证明是杨观所为吗?”

    黄连山慎重地答道:“回陛下,没有。不过从目前的证据看来,确实是杨观嫌疑最大。”

    “没有进一步的证据就好,等杨观及相关的人证物证调来长安后,你立即全力侦办此案,先在临窑村一带散布消息,说夏娘被害一案已经查明另有真凶,杨观已无罪释放,看看有没有异常之处。”

    “是,陛下。”

    ****************************

    求推荐票!

    求推荐票!

    .r1152

    </p> ( 明扬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6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