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34章 土着内乱

文 / 何昊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吕宋岛上的土着,原来就象猴群散居在山里,各个族群有各个族群的地盘。

    现在突然把他们高度集中到一起,矛盾激化是必然的事。

    这天夜里,月黑风高,阴云渐渐。

    巴拉萨族族长阿司南站在自己的茅屋前,身上披着秦军赠送的棉布,作为族长,他得到的赏赐是普通族人的三倍。

    对此,本来他是非常满意的。

    可是这阵子,鸟旺族族长哈鲁仗着和秦军一个姓童的指挥使关系好一点,只拿一匹布作聘礼,就大咧咧地派人来要迎娶他的女儿,阿司南当然不会同意。

    结果哈鲁被拒绝后,不断挑唆族人来闹事。

    鸟旺族人数比巴拉萨族少上千人,可是每次挑事都是选巴拉萨族现场人少的时候,几次斗殴中,巴拉萨族都吃了大亏,前后死伤了四个族人。

    对此,秦军却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不准巴拉萨族去报复。

    这很明显是因为哈鲁和那个姓童的秦军指挥使关系好的原因,至少阿司南是这么认为的,被一个实力不如自己的部族欺负,这让阿司南心里很不舒服,族人更是终日嚷着要报仇、个个愤愤不平。

    阿司南望着黑暗的天空,想着怎么才能巴结上一个秦军将领,好为巴拉萨族撑腰。

    就在这时,东面传来阵阵的喧哗声,好象是出事了。阿司南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很快,几个族人打着火把跑来,对他大喊道:“族长。不好了,年白和普罗被人杀了,年白的女儿也不见了。”

    “他们家中也被抢劫了,少族长在年白家找到一支鸟旺族用的箭,这事一定是鸟旺族干的,少族长带着大伙去找哈鲁算账去了。”

    阿司南连道不好,儿子马罗和年白的女儿有婚约。年白的女儿不见了,儿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阿司南自己心里何尝不是满腔怒火。鸟旺族也欺人太甚了,这分明是不把巴拉萨族放在眼里了呀。

    “集合族人,咱们去找哈鲁理论。”

    “是,族长。”

    巴拉萨族住地和鸟旺族住地就连在一起。阿司南的儿子马罗未婚妻被抢,加上一直以来积累的仇恨,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带着三百多人冲入鸟旺族的居住地,见人就打。

    阿司南带着后续数千族人到来时,双方已经火拼在一起,马罗被鸟旺族人围攻,被打瞎了一只眼,情势万分危险。阿司南带来的族人见此情景,立即大喊着冲进去,加入激烈的火拼。

    这一夜。就象是干柴遇到了烈火,密集聚居的各个土着部落,相继莫名地发生火拼。

    吕哈尼族、坑巴族、穆德南族、希山族、洞北族、巴拉旺族等等,各自攻入仇家的居住区,两个月以来积累的种种仇恨,在这一夜完全爆发出来;

    扶苏城周边方圆二十里地内。密集地聚居着二三十万土着部族几乎全部被波及,到处是火光。到时是械斗的人群,妇女哭喊,小孩大哭,谁也顾不上,全都乱成了一团;

    这种大乱的情景,让人不由得联想起吕宋岛上多次发生的排华事件,在那一次次排华事件中,吕宋的土着冲入华人聚居区,肆意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

    华人无助地哭喊挣扎,换来的只是更加没有人性的蹂躏,每次排华事件发生,都有数以万计的华人惨死,土着们抢去华人的财物,抢去女人,踏在男人的尸体上享受着不劳而获带来的快乐。

    扶苏城里的秦军看到城外火光遍地,呐喊如潮,立即派出阿基诺以及两百秦军出城镇压。

    夜色茫茫,火光四起,相对于二三十万人的大乱战而言,阿基诺的两三千人,以及海军陆战队指挥使何清远的两百人投进去,不过是杯水车薪。

    加上何清远根本不讲策略,带着阿基诺的仆从军只知道四处乱冲乱杀,结果一开始,阿基诺就看到不断有秦军士兵倒下,有些秦军士兵也不知伤着哪里,半身是血,极为吓人。

    阿基诺的的仆从军是真的伤亡了上百人,眼看场面太乱,伤亡太大,何清远只得带着二三十具秦军“尸体”退回扶苏城。

    阿基诺也想退回去,却被何清远喝止,让他们继续在城外镇压叛乱。

    第二天一早,城外的叛乱还没有完全平息,城内的土着就看到原来的西班牙总督府前,整齐地排列着二三十具秦军“尸体”,数千秦军于衙门前列阵,手臂上缠着白绫,显得无比的肃穆,军中很快奏起了哀乐,一种悲伤的气氛弥漫着。

    东海舰队提督郑四海,一带着十几个秦军将领,一个个杀声腾腾地出现在几千秦军面前。

    只听郑四海大吼道:“大秦的将士们,自从我们来到吕宋,几经血战,才打败西班牙人,把吕宋的土人从西班牙人的奴役中解救出来。

    现在我们发给他们田地,发给他们两银、布匹、茶叶、瓷器,施恩不可谓不重,只想感化这些土人,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但他们兽性不改,凶残成性,竟然发动叛乱,还杀死我们英勇的的士兵,你们看见了吗?都看见了吗?我们的同袍就这样倒在了土人的刀下。”

    “血债血还!”

    “血债血还!”

    “血债血还!”

    数千秦军士兵向天怒吼,声震云霄。城中的土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吓得两股发抖,惊恐万状,他们只企盼城外的叛乱,不会波及到自己。

    数千秦军在郑四海一声令下,轰隆地开出城去,以每百人为一队,从四面八方对土着加以合围,城外的土着还不知道自己“杀死”了数十秦军,只道是秦军出来维护局面。

    当那些还在拼斗的土人在秦军呯呯的枪声中倒下,余者才吓得纷纷停手,秦军齐声大吼着,将他们驱赶到一起。

    初升的朝阳下,大片的茅屋还冒着火苗,地上到处是散落的物品,和横七竖八的尸体,那些受伤的土人倒在地上惨叫着,整个扶苏城外一片狼藉,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土着们有胆相互械斗,寻仇。但面对秦军的子弹,他们却不敢多作反抗,在秦军的齐声大吼下,动作稍慢的立即被射杀。

    二三十万土着,被几千秦军挤压着,驱赶着,一直被赶到城西,这里东面是城墙,南面是宽阔的巴石河,港口中的秦军舰炮,可以完全覆盖这片区域。

    土着们人挤人,黑压压一大片,几千秦军持枪堵住了北面,而城墙上也有秦军居高临下监视,巴石河上还有秦军的中小型战舰来回巡逻,港口里的炮舰横了过来,火炮都装上了霰弹。

    被驱赶而来的土着不敢反抗,在秦军喝令之下,一个个抱头蹲在地上,挤成一团,这个时候他们才感觉有些不对,秦军这么做,似乎不光光是出城维持局面那么简单。

    惊慌失措的他们,望着秦军一排排的枪口,有的还在绝望地叫着,试图说明自己昨夜是受害者。

    象巴拉萨族族长阿司南,就对着秦军不断地喊道:“秦军老爷,是鸟旺族人先杀了我的族人,是他们先杀人抢劫的........”

    秦军对他大吼道:“我们分给你们田地,分给你们银子、布匹、茶叶,待你们这么好,你们却得寸进尺,发动叛乱,杀死我们的同袍,你还想狡辩吗?”

    “秦军老爷....”

    “退后,退后!”

    秦军根本不与他多作理论,立即用枪顶上去,吓得阿司南连忙跪倒。

    阿基诺带着剩下的两千手下,在秦军的指挥下,扛着木头过来,在外围打下木桩,围上围栏,把二三十万土着象羊群一样圈在里面。

    这个时候,西门打开,二三十具秦军“尸体”被运出来,在阵阵的哀乐声中,被送上秦军的战船,战船开出去,就在一里外,将那些“尸体”缓缓放入水中,进行“海葬”。

    当城中的土着以为自己躲过了一难的时候,秦军再次开始行动了,

    ******************

    p:分类月票榜落到了第七名,这个月危险啊,请兄弟多多支持,让我再往上挪挪吧,哪怕冲前一名也好,求月票!(未完待续)

    

( 明扬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6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