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98章 多事之冬

文 / 何昊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邓中南一进家,家里的莺莺燕燕又围上来。“去去去,通通给我滚!”邓中南冷着脸大喝一声,惊得群莺乱飞,花枝零乱。

    “张喜!张喜呢?”邓中南接着对门外大吼。

    老管家张喜闻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老爷。”

    “张喜,那韦大业呢?”

    “老爷放心,老奴已经让他回湖广避风头去了,老爷,韦大业用的是假名,官府没那么容易找到他的,只要他不被抓住,这事就牵扯不到老爷头上来。”

    “你知道个屁。”邓中南在堂中来回踱着步,神sè变幻不定,他想不通,三江银铺的事怎么会直接捅到刑部去了。

    金陵城内划分为两县,分别是江宁县、上元县,城南属于江宁县辖下,城北划归上元县。上面还有一个应天府。

    按常理,三江银铺就算出事,也应该先由上元县审理,江宁县审理不了,再递上应天府审理。

    而无论案子是在江宁县还是在应天府,在对方找不到真任实据的情况下,邓中南都有信心摆平。

    现在案子跨过江宁县和应天府,直接进了刑部,白铁那个人软硬不吃,是个脑子一根筋的家伙。这还是其次,白铁虽然铁面无私,但一向秉公执法,在没有证据有情况下,不会屈打成招,胡乱咬人。

    问题在于这件事一到刑部,基本就等于是直达天听了。

    万一秦王起了疑心,就算没有证据,自己这辈子的仕途也完了。这才是邓中南担心的事情。

    他左思右想,想不出好的法子破解,现在一动不如一静。只能先静观其变了。

    “你付过耳来。”

    “老爷有何吩咐?”张喜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去。

    邓中南眼神中透出一股狠厉,附在张喜耳畔轻声说道:“最好让韦大业彻底消失,如今事情闹到了刑部,万一他被抓住,事情便再难以挽回。”

    “老爷,这......”

    “嗯?”

    “是是是,老奴这就去办。”

    ***

    根据刑部尚书白铁上报,三江银铺的东家胡三根本就是个傀儡,受一个叫周定的人指使,开了个银铺。为的只是二十两银子的酬劳。

    而木材商人李隐也是受那个叫周定的人要挟,为了保住手上的生意,才将银子存进三江银铺。

    现在唯一的线索是李隐悄悄派人跟踪周定后,发现他与工部郎中邓中南的管家张喜在一起喝茶。

    但是这条线索到此也断了,周定这个人消失了。

    没有周定这个人。就算李隐的说的都是真的,但凭他的一面之词。而且只是看到周定与张喜在一起喝茶。这远远不足以定邓中南的罪。

    秦牧本来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以为有白铁出马,很快就能查个水落石出,没想到这事竟成了无头公案。

    秦牧冷冷一笑,还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

    “让黄连山过来。”秦牧对韩赞周吩咐道。

    韩赞周匆匆派人把黄连山叫来。这事本来秦牧不想用夜不收的,但现在有人在他喉咙上插了根刺,不拔不快啊。

    “秦王,不知有何吩咐?”

    “查一下工部郎中邓中南。他一天吃几粒米都给本王查清楚,本王就不信了,他嘴巴就擦得那么干净?”

    “喏。”

    秦牧突然对朱元璋抱以了深深的理解,有些事,光是走法律程序还真不行。

    而且对内自己似乎太仁慈了,以至于在京师也有人敢乱来,不敲山震虎一下是不行了。

    黄连山才离开御书房一会儿,兵部书尚书何亮就匆匆赶了过来,一施完礼便说道:“秦王,根据职方司主事东方盛送回的情报,鞑虏正从山西转运大批粮草前往开封,臣以为此事不同寻常;

    正所谓三军未动,食草先行。鞑虏此举,极有可能是准备在冬季向我淮南地区发起大规模反攻;

    秦王,鞑虏惯居苦寒之地,夏季炎热,鞑虏南下常因水土不服而染病,冬季反而是他们下南的最佳季节,此不得不防啊。”

    “大批粮草?鞑虏竟然能从山西得到大批粮草?”这让秦牧颇为疑惑,据他所知,山西多年来,也常是灾荒不断,加上连年战乱,哪来这么多么粮草?

    “秦王,东方盛曾两度率部准备劫粮,但鞑虏防守周密,东方盛不但未能成功,还损失了不少人手。”

    何亮答非所问,在他看来,鞑虏怎么能从山西弄来这么多粮草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前段时间鞑虏因粮草不继而不得不放缓的攻势,很快就会改变。

    秦牧平静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庐州和淮安各增派一万兵力,还有粮草武器,这些由你兵部去安排即可,咱们是内线作战,不必惊慌,本王相信蒙轲他们的能力。”

    “秦王,清流关是京师北大门,是不是........”

    “不必,就让红娘子守着。”

    秦牧走到墙边的地图前,细细观看,清军既然把粮草运往开封,说明他们的主攻将会是在东线,现在淮河以南的凤阳府仍掌握在清军手中,也就是说,他们的兵力可以直趋滁州的清流关,威胁金陵。

    直取首脑,这也符合军事常理。

    而且,现在淮安、滁州、庐州三个战略要点中,也只有滁州这个点兵力最薄弱,就看清军会不会选择主攻清流关了。

    这其实不是什么高深的yīn谋,但是诱惑力很大,如果是对自己的力量很自信的人,往往就会无视所谓的yīn谋,认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yīn谋都不堪一击。

    “对了,有关于多铎的情报吗?”

    “这正是臣要说的,从传回的情报看来,多铎的病应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而且还汇聚了一大批勇将,有螯拜、巩阿岱、锡翰、阿山、佟图赖、李永芳、孙得功、夏承德、祖大乐、祖大弼、祖泽远、祖泽沛、祖泽盛、张存仁、叶臣略等。种种迹象表明,清军的冬季攻势已经是箭在弦上。”

    秦牧想了想说道:“如此说来,襄阳方面受的压力会比较小,把李过及其所部调到霍山来,何尚书请看,若是不带辎重,从寿州经淝水走大别山东麓的霍山、英山、可穿插到武昌。”

    经秦牧指出,何亮深感不无可能,目前武昌兵力不多,那一带又治理得比较富足,敌军不带辎重快速穿插,也能就地打粮。

    如果说金陵是大秦的首脑的话,那么武昌就是心脏,此地万一被困,北面的武阳关、襄阳立即就会失去补给,后果不堪设想。

    “臣这就是发调令。”何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好在他只有四十上下,jīng力还很充沛。

    或许,这真是个多事之“冬”,何亮前脚刚走,黄连山又来了。

    “秦王,福建有变,刚刚接到消息,十月二十二rì,隆武带着曾后准备逃往广东,被郑芝龙追回后囚禁于福州行宫,黄道周多次求见受阻之后,带着两他招募来的两三千人马冲入行宫,企图救出隆武;

    然黄道周的人马不堪一击,被郑芝豹迅速击溃,黄道周被俘。经此一事,福建人心惶惶,不少地方官员弃官而逃,只是仙霞关和分水关被郑家军把守,过不来。因此弃官者多逃往广东去了。

    黄道周被俘两rì后,郑森突然发难,冲入宫中救出隆武,逃过闽江后,在方山被郑芝龙追及,忙乱之下,隆武坠马身受重伤,郑森及其手下一干人等,被郑芝龙囚禁。”

    秦牧听完,有些反应不过来,隆武逃跑,黄道周起兵救主,最后再来个郑森和老爹作对,这一出出大戏让人眼花缭乱啊。

    实际上,有没有隆武,对福建的防御能力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福建原来是掌握在郑家手上,现在依然是,从未变过。

    此事真正影响的是两广和云贵。失去了隆武,这四省就成了无头之蛇。

    郑芝龙这等于是在帮俺啊!

    秦牧忍不住露出一脸笑容来,对黄连山说道:“快将这消息散布出去,尤其是两广和云贵四省,一定要尽快让他们知道,再让田一亩、吕大器、何腾蛟加大招抚力度,快去。”

    “喏!”

    ******************

    ps:快十号了,相信有的兄弟订阅月票已经到手,求月票支持,俺现在被人家摔得越来越远了,炎炎夏rì,心有寒风。冰火两重天啊!

    求月票!

    求月票!

    .。)

    </p> ( 明扬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6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