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59章 朕不是背水一战

文 / 何昊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突如其来的内忧外患,让新生的大秦王朝激烈地动荡起来。

    就连一直歌舞升平的南京城,也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寒意。

    港头巷尾,酒楼茶肆,人们都在议论着:

    海上敌舰如云,惊涛翻涌,在向东南沿海压来。

    漠北的狼旗,带着西伯利亚的寒潮席卷南下。

    西域的准噶尔,挟着灭国之威,携着滚滚沙尘,铺天盖地袭来。

    青藏的固始汗趁火打劫,居高临下,雄兵悍将如银河倾泄。

    还有广西的土司祸起萧墙,攻城掠池,已成心腹大害。

    东南西北中,四面夹击,中间开花,新生的大秦王朝举国震动,人心惶惶,明末那种乱世人命贱如狗的情景,多数人还心有余悸,天下才刚刚稳定下来大半年,战云又起,狼烟满地。

    人们切切地望向那片金色的宫殿,盼望着那位刚刚横扫满地膻腥的大秦皇帝,再振雄风,还天下一个安宁。

    民众在热议,民心在动荡。

    大秦的朝堂上,文武百官激烈的争论也正如火如荼。

    各方告急的战报雪片般传回,皇帝不顾国家初立,四处用兵,大兴土木而引发如此的危机,这些的政策也遭到了大臣们激烈的声讨。

    一名叫周青的御史更是以头撞柱,以死相谏,要求皇帝改变对外政策,修文德。以柔的远人。

    外交部、海陆两军都督府、兵部、乃至工部,都遭到了猛烈的抨击,尤其是海军大都督狄中行。每次朝会都成为众矢之的,被批得体无完肤。

    朝廷花那么多银子打造海军,不但未能拒敌于国门之外,还招贼上门,这都是海军未经朝廷决议就不自量力擅起边衅所至。

    秦牧知道,大臣们如此不依不饶地针对海军,就是间接地抨击自己的海洋政策。甚至已经有人敢在民间将他比成二世而亡的秦始皇了。

    陆军都督府和兵部被攻击的也不少。特别是都佥事郭宁的一纸弹章,弹劾后军大都督李定国擅自弃守沙州。让敌军轻松占领河西走廊西端一事,在朝堂上也引发轩然大波。

    文官们一方面对武将擅起边衅、挑起战争深恶痛绝。

    但另一方,谁若是不战而退,弃地失土。那又是人人得而诛之。

    要求罢免李定国后军大都督一职,押解回京待罪的声音响遏朝堂。

    弹劾前军大都督蒙轲的人也不在少数,敌人兵强马壮,已经入侵漠南,蒙轲不思抵抗,竟然还擅自派兵前往漠北,进一步把战争扩大,把战线拉长,生怕大秦被折腾得还不够似的。

    面对各方的批评和质疑。秦牧很少说话。

    他首先将户部尚书以及两位侍郎一同招集到华盖殿,询问今年夏税的收入,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所有的战争,都需要钱粮来支撑。

    望着秦牧那隐隐有些憔悴的脸色,户部尚书刘伯全莫名有种心悸的感觉,即便是当初在胡广,四面强敌环伺。前途未卜的情况下,也没看到秦牧如此憔悴过。

    “陛下。请保重龙体。”刘伯全未说正事,却先拜倒,动情地劝了一句。

    他和皇帝之间,除了君臣之义,更有知遇之恩。秦牧提拔他于草芥,在各部尚书中,一直将他视为最可信任的一个,这份恩义,非言语可表达。

    “想当初,国家未立,朕只要专著于外,便可以了。而如今,大秦定鼎了,朕,不得不内外兼顾。”

    秦牧由衷地发出一句感叹,不管哪朝的皇帝,敌人从来不只是在外部。皇帝承受的压力,向来更多的来自于内部。

    国家没有建立前,一切可以权宜,可以便宜行事。

    国家建立了,凡事皆有章程,就是贵为皇帝,也不能频频逾越,否则你带头坏了自己制定的规矩,还想让大臣们遵守吗?

    秦牧现在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境地,大臣们批评的声浪此起彼伏,他不可能完全无视,毕竟所有的政策都是需要大臣们去具体执行的,象周青那样以死进谏,你能怎么办?

    许英杰也出来安慰道:“陛下,如今虽然四面狼烟,但我大秦百战雄师铮铮铁犹在,血性未失,臣相信很快就会有捷报传回的。”

    秦牧不置可否地颔了颔首,现在他确定需要一场大胜,一份捷报,以缓解压力,但前方的将领能理解他的苦衷吗?能适时送上捷报吗?

    “且不说这些,朕今日召你们前来,要是问问夏税如何了。”

    “回陛下,目前除了南直隶,各省的夏税都未来得及押解进京,今年朝廷花费不少,国库中所余钱粮着实不多了。”刘伯全稍带愧疚地说道。

    大秦的夏税,征收日期南北不一。长江以南,是从六月二十日开始税收,为期四十五天。长江以北,则是从七月一日开始征收,开征日期晚上一旬。

    现在是七月初六,除了南直隶,即便是征收日期比较早的南方各省,也不大可能这么快把钱粮押解到京。

    听了刘伯全的话,秦牧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更着急。这军情如火,钱粮未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着实让人头疼。

    许英杰想了想说道:“陛下,各地官府征税,总需要一段时间,征完之后,押解进京又需要一段时间,这也必然的。不过,南方百姓出粜给商人的夏粮早已上市,如今市面上粮价已经下跌不少。陛下急需钱粮........”许英杰说到这里,咬了咬牙,决然道,“陛下若急需钱粮,臣可从汇通银行调拨一部分存款,再到市面购粮,以解燃眉之急。”

    秦牧摇头否决道:“不,此例坚决不能开,否则朕可能打赢了这场战争,却毁掉了大秦万世基业。”

    必须明确一点,汇通银行是有大笔存款,但这些钱不是朝廷的,更不是他这个皇帝的,秦牧也早以祖训的形式,下旨不得随意调用汇通银行的存款。

    如果这次遇到困难,秦牧先破这条规矩,那么后世的君主,一定更加肆无忌惮,将汇通银行的存款视为自己的私囊之物,予取予夺,大肆挥霍。

    “钱的事,朕来想办法,三位卿家,朕要你们在半个月内,动用一切可能的手段,给朕筹集三百万石军粮,你们能否做到?”

    “半个月?”

    “半个月。”

    “陛下,这.......”

    “三位卿家若是办不到,那能筹到多少就多少吧。”

    “臣这就去筹措,争取尽可能多的给陛下筹措出来。”

    “好,去吧。朕不是背水一战,从来不是,朕的背后,一直有你们在支撑着。”

    “陛下,臣等万死,万死。”

    刘伯全再看了看秦牧那憔悴的神色,和许英杰、杨超二人红着眼躬身快步退出华盖殿。

    “韩赞周!”

    “奴卑在。”韩赞周听到召唤,立即上前躬身道:“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内库还有多少银钱?”

    “回陛下,还有四百一十二万六千一百二十龙币。只是......只是大部分已经被划为皇家蒙学的专项经费,陛下,这些钱一但动用,各地的皇家蒙学恐怕就得停办了。”

    “你先拿一百万龙币给刘伯全,别让他们太过为难。”

    “陛下,这........奴婢遵旨。”

    “从即日起,宫中用度,全部减半,朕的收藏,但凡值钱的,你都先拿出宫当了吧。”

    “陛下,这如何使得?”韩赞周连忙跪下说道,“陛下,皇后娘娘本就节敛,如今又身怀龙子,用度再减半,可如何得了?”

    “嗯,多亏老韩你提醒,是朕欠考虑了,皇后娘娘和宋美人的用度就不必减了,别的一律减半吧。”

    “是,陛下。”

    ********************

    ps:每个月,名次总是在最后几天大跳水。早上起来一看,真心很悲摧,落到了第十名。前天三更,昨天四更,拼了老命更新,连脖子都贴上了狗皮膏药,结果抵不过老虎一声吼,俺还被踩到了泥里。说实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和大神没有法比。

    秦牧不是背水一战,我却是。最后一天,再求一下月票,这两天真心很累,也没有存稿,白天努力码字,晚上更加一章。不到最后一刻,不甘心。诚求月票!(未完待续) ( 明扬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6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