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45章 梅子黄时雨

文 / 何昊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四月的南京城,正值梅雨季节,满城烟雨葱笼,街边马头墙的飞檐上,晶莹的水珠滴滴答答。新铺的柏油路被雨水洗得黑亮。

    秦淮河两岸烟柳沾着雨水,低垂着柔软的枝条,轻拂河上往来的画舫。

    水雾蒙蒙的街上,一把把油纸伞如花儿在雨中绽放,过往的宝马香车的帘角,不时会露出一抹动人的容颜。

    街边的酒楼茶肆上,坐满了吃酒品茶的人,各种谈论之声不断于耳;

    有的在感叹,大秦开国之后气候变得风调雨顺,不再象明末那样反常,这是天命归秦之象。

    有的在议论朝廷已经开始修筑长沙到昆明的柏油路,这么大的式程,朝廷没有强征一个劳役,其中还造就了很多商机,据说有些人去开采石场,很赚钱。

    也有在谈论皇家再添子嗣的,八天前,宫中的蓝昭仪产下一子,是为二皇子,结束了皇家只有太子一根独苗的局面;

    加上皇后娘娘和一名宋美人相继有喜,大秦皇家子嗣眼看要繁茂起来,这是国家兴旺的现象,便是普通市井小民,也为之高兴。

    而谈得最多的,无疑是吕宋岛发现金山白事,每个酒楼茶肆里都少不了这个话题。而且一淡起这件事,大家就会特别兴奋,声音特别大。

    “话说万历三十年。有个叫张嶷的人善于望气,曾对万历皇帝说吕宋机易山盛产金银,每年可采金十万两,银三十万两。万历皇帝便让福建税珰高宩派海澄县丞王时和、百户于一成陪张嶷前往吕宋勘验......”

    “没错,没错,这事我也听说近,当时张嶷一行无功而返。大家都认为他是在骗人,可谁想到。原来这竟是真的。”

    “这样的金山,万历皇帝无福消受,当今陛下是福泽深厚的天子,这金山啊。注定是留到陛下来消受.......”

    “对了,当时西班牙人还因此事而怀疑明廷有什么异谋,担心万历皇帝派兵夺占吕宋时,当地汉人做内应,故对当地的汉人大肆屠杀,唉,你说万历皇帝无福消受这金山也就罢了,还害死无数无辜,真是。唉,不说了。”

    “什么机易山,如今发现金山的地方叫碧瑶山。听说象仙境一样,有当地土著捡到二十斤重的狗头金,被皇家海军得知后,才找去的。”

    “不对吧,我听说是陛下得了始皇帝托梦,才让皇家海军特意去找的。”

    “就是。就是。”

    “甭管这是怎么发现的,但吕宋发现金山是千真万确的。我小舅子刚从吕宋运一船俘虏回来,到了碧瑶那儿,他们还刻意停船上岸去看过。”

    “就你知道,谁说这是假的了,听说福建广东那边,好多人往吕宋跑呢。”

    “刘二,要不咱们也去看看?坐我小舅子的船,说不定咱们也能发笔横财。”

    “我也正有此意...”

    大秦宫里,秦牧却没有市井小民那么轻松。

    当初奇他特和图雅带着数千人马窜往漠北时,秦牧就担心会打破漠北土谢图布、札萨克图、车臣三部脆弱的平衡。

    现在果不其然,这个冬春,漠北草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传回的消息看来,不出意外的话,退往不儿罕山的土谢图汗衮布残部,被吞并是迟早的事。

    余下一个更加弱小的车臣部,要嘛被迫附从,要嘛也被吞并。

    那漠北就基本上成了统一的局面,这对正在着手处理漠南蒙古的大秦来说,是个十分糟糕的消息。

    蒹葭殿外,细雨如烟,弥漫在高高的琉璃瓦面上,亭台楼阁、飞檐斗拱的影子隐隐约约,如同一幅朦胧的水墨画。

    凉凉的雨意透进殿内,让熏香炉的香烟袅袅飘散。

    秦牧发髻上插着一支紫木簪,显得十分简朗。

    下首坐着兵部尚书何亮,侍郎顾君恩,右侍郎温惇,中军大都督刘猛,及韩刚、苏谨、李过、高一功、狄中行。还有外交部的黄振林、甘南。户部的许英杰。

    广德侯高一功说道:“陛下,漠北之变,确实不容忽视,但情况也没有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蒙都督坐镇科尔沁,掌控七部兵马,要应付漠北可能的的南侵,应该不会有问题。”

    秦牧说道:“若只是漠北的变化,朕倒也不是很忧心。莫西的准噶尔招集蒙古各部会盟时,莫北的札萨克图汗诺尔布也参加了,并一起奉准噶尔的马图尔为盟长,现在莫北和莫西都趋于统一,若是两边联动,我大秦西北万里边境,恐难再有宁日。诸位对此有何良策应对?”

    中军大都督刘猛说道:“陛下,臣以为,寓守于攻,才是解决问题之道,否则西北万里防线,处处设防,处处难防。”

    右军大都督李过也附和道:“陛下,臣赞同刘都督寓守于攻之策,如今漠北三部,还有一个车臣汗硕垒,他特定不甘心被诺尔布和奇他特吞并,臣以为,此时可派遣长平侯螯拜统七部人马,征讨漠北,同时利用车臣汗硕垒,先击败诺尔布和奇他特,最后再解决车臣汗硕垒的问题。”

    黄振林说道:“陛下,此时出兵漠北,须得谨慎才行。”

    秦牧明白他的意思,大秦正在想方设法收伏漠南各部,这本来就是敏感时期,一但出兵漠北战事不利,可能会让大秦刚刚在漠南建立直来的威信分崩离析,进而叛乱纷起。

    所以出兵漠北,不出则己,出则必须胜。

    “刘猛,狄中行,阅兵仪式准备得怎么样了?”

    秦军突然把话题从漠北转回到阅兵的筹备工作上,看似突兀,但细想这次阅兵仪式的政治意义,就不难理解皇帝为什么突然有此一问了;

    大秦的威信,除了可从战场上的胜利获得,还可以通过展示大秦的强大武力来获得,一样可对漠南各部起到有效的震慑。

    “回陛下,基本筹备好了,只等陛下一声令下,便可开始。”

    至于秦牧什么时候下旨开始阅兵,这关键还要看各国使者什么时候能到达,算上往返的时间,不是那么容易的。

    兵部左侍郎顾君恩想了想说道:“陛下,若是担心时间上来不及,不妨让马都督将漠南各部头领招集到边墙外,先来一场演习。”

    秦牧点头道:“这也不失为一个折衷的办法,那就传旨让马永贞筹备吧。”

    何亮接着说道:“陛下,臣以为,河西走廊,才是我大秦真正的危机所在。和硕特部的固始汗一直没有表示,这就是最明显的表示,想必李都督的离间之计,并没有奏效,河西局势堪忧啊。”

    河西走廊东西长两千多里,兵力投送,后勤转运都极其困难。

    如今两头都受到威胁,特别是西宁城这个战略要冲仍然控制在固始汗手里,其数万兵马一但俯冲而下威胁兰州,则河西走廊的战略通道就基本被隔断。

    由于路途遥远,僧格与李定国已经交战的消息还没有传回到南京,但西域的变数,一直是让人纠心的事,准噶尔吞并叶尔羌汗国后,实力一定会倍增,对河西走廊的威胁也更大。

    秦牧问许英杰道:“河西的经贸开展得如何?”

    “回陛下,有所进展,但西域正值战乱,西藏又敌我未明,让大部份商旅滞步不前,是以影响很大。”

    秦牧的眉头微微戚了起来,河西走廊如今驻军已经超过六万,后勤补给压力非常大,按当初以边贸养边军的策略,这商贸繁荣不起来,就难以缓解边军的后勤压力。

    .......(未完待续) ( 明扬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6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