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三足鼎立 第五十九章 武功再高 也怕阴招

文 / 曾不想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阎锡山这回的条件打动了张安乐,可是张安乐不想就这么轻松的放过阎锡山。***他要阎锡山献上投名状,这投名状不是别的,是要阎锡山缴了前去支援他的张之江、李鸣钟两个师的械。

    张之江:河北盐山人。他和李鸣钟是冯玉祥前期的两位最重要的助手,是一名武林高手,同时也是基督教徒,在西北军历史上的西北军,非小说的西北军中有大主教之称。今年43岁,为人重德守义,办事雷厉风行,刚决果断,是西北军五虎将之首。

    李鸣钟:河南沈丘人。李鸣钟与冯玉祥在第一混成协时就相识,虽未参加武学研究会,但也是热心反清分子,与冯玉祥、张之江、韩复榘一道参加滦州起义并因此被解职。

    要是阎锡山真的这么做了,起码他暂时就没了退路,张安乐就同意阎锡山保留冀宁道的地盘和三个师的兵力。他要是没有这么做,那么西北军该怎么进行军事行动,就怎么进行。

    这事其实由不得阎锡山选择,做,就是对不起冯玉祥。不做,那就是准备和张安乐战到底了。孰轻孰重,阎锡山还是算的清的。

    “张大哥,你说最近这张安乐是怎么回事。部队就这么停在了雁门道,不进攻也不撤军。这是要演哪一出啊啊?”和张之江同为西北军五虎悍将的李鸣钟,问和他坐在一起的张之江。

    今天早阎锡山又派人来请他们去赴宴,为什么要说又,因为最近晋中无战事,阎锡山不是请他们吃饭,就是请他们听戏。他们现在就是在去酒楼的路上。

    “演哪一出?空城计,据我推测西北军现在的后勤应该是跟不上了。他也不想想,一打仗就是千炮齐鸣、万炮齐发。他这种打法,炮弹能跟得上才怪。”张之江虽然看似不屑,实际上确实相当的羡慕嫉妒。要知道现在的国民军,人手一枪都是个奢望。何况是这么多火炮。

    “照你这么说,现在可是反击的好时机啊,他们怎么就按兵不动。”李鸣钟说的他们是晋军。

    “哼。这帮人,被西北军的炮火吓破了胆子,哪里还敢反击,只求西北军不进攻就烧高香喽。”张之江看不起西北军是认为他们仗着火炮之利。{书友上传更新}看不起晋军,是因为晋军现在连打仗的勇气都没有了。

    由于坐的还是人家阎锡山派来的轿车,两个人的话就此打住,谁也不再说话。

    到了酒楼与以往几次一样,阎锡山并不在。出面招待他们的是商震,徐永昌和杨爱源三人。商震和徐永昌都是阎锡山手下大将,杨爱源是阎锡山的老乡为人忠厚老实,对阎锡山忠心耿耿,是阎锡山嫡系中的嫡系。

    “哈哈,张军长,李军长我们可是等你们等的好苦啊。”杨爱源身为阎锡山心腹之人,又是三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他主动地走过来向张之江和李鸣钟开了个玩笑。

    “那也是应该的。谁让你是地主来着。”张之江嘴上也不客气,和杨爱源开着玩笑。这些人当中他的岁数最大,商震、徐永昌都是三十七八岁的年纪。

    “哈哈,本来今天我们司令应该一同前来,不成想他身体有些小恙,所以特地嘱咐我们要陪张军长和李军长多喝两杯啊。”杨爱萍一边笑着。一边让众人落座。

    “阎司令就是这么客气,让我们兄弟俩很不好意思啊。”张之江并没有问阎锡山有什么小恙。谁都知道这是推辞。

    “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们就开始吧。”杨爱源吩咐一声。早就准备好的酒店伙计开始上菜。

    一时之间,举杯推盏,觥筹交错,席间气氛渐浓。几个人彼此岁数差不多,又都是带兵打仗的将军,话题也很多,再加上以前也有过接触气氛非常融洽。

    彼此之间正说着高兴,杨爱源突然叹了一口气。

    “杨老弟为什么叹气啊?”酒过三巡之后,他们之间的称呼都改了,这样就亲切多了。

    “张大哥有所不知,我不是为自己叹气,我是为我们司令叹气。”杨爱源摇了摇头,因为喝了酒说话有些咬舌头。

    听他这么说,张之江知道今天这顿酒席的重头戏来了。他虽然喝了些酒,但是这些酒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其他的几个人,也都是表情各异。商震一直笑着,徐永昌则是顶着天花板看,仿佛那上面的画会动似的。

    “阎司令又为何叹气啊?”张之江喜欢说话直来直去的人,他本人也是一个爽快的人,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杨爱源,而是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为了山西千千万万民众的安危啊,如今西北军大军压境,阎司令吃不香,睡不好。这都快一个月了,我就没见他睡一次囫囵觉,他的身体又怎么会好呢。不过,自从你们两位将军到来之后,阎司令就好多了,吃饭也能吃得下了,这觉睡得也踏实了。这都是两位的功劳,来我们敬两位一杯。”杨爱源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酒杯。

    几个人干了这杯酒之后,杨爱源继续开口。

    “实不相瞒,今天请两位来是有事相求。”

    商震依旧是笑着,徐永昌这回没有顶着天花板看,而是看着对面的屏风。李鸣钟低着头,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张之江继续把玩手中的酒杯。

    “我们兄弟来山西就是为阎司令分忧解难来的,阎司令又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子要我们兄弟能做到的,绝无二话。”张之江,把就被往桌上一放,正色说道。

    “张军长快人快语,我就喜欢您这种性格,实不相瞒,您不觉得这酒喝下肚有些晕么?”杨爱源突然问了一句有些,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晕,就这个酒,再来一斤也不会晕。”张之江看样子没有喝多,话说的也很清楚。

    “哈哈,我看李军长好像喝醉了。”杨爱源笑道。

    张之江一看可不是,刚刚还和他们一起干了一杯的李鸣钟,此刻居然低头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李鸣钟睡着了,他也觉得有些困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使劲摇了摇头,像是要把瞌睡虫摇走一般。

    “张军长,这回有些晕了吧。”杨爱源见他这样知道酒里加的料起了效果。

    “你酒里加了东西?!”张之江一声大喝,刚要站起来,扑腾一声瘫坐在了座椅上。

    “这个张之江还真是个高手,我专门给他加了两倍的分量,才放倒了他。”杨爱源看着像死狗一样瘫坐在座椅上的张之江,感慨道。

    相信看到这里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阎锡山要缴了张之江和李鸣钟两个师的械,首先就是要擒住他们,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了张之江和李鸣钟剩下的部队就好办的多了。

    阎锡山思来想去,还是在酒里下药这招最万无一失,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张之江是高手。阎锡山又不想害了两个人的性命,张安乐在信中也只是要求缴械,并没有要两个人的脑袋。

    张之江没过多久就醒来了,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还是五花八绑的坐在座椅上。他没有慌张,也没有开口说什么。抬起头一看自己已经不是在酒楼里了,看这个布置倒像是个牢房。

    “张军长醒了。”

    传到张之江耳朵里的还是杨爱萍那有些憨厚的声音,现在听到这个声音张之江恨不得将声音的主人碎尸万段。

    “杨师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张之江强忍心中的怒火问道。

    “我之前说了,阎司令为了山西百姓的安危吃不香,睡不好。现在好了,张司令已经接受了我们的和谈。阎司令可以吃的香,睡得好了。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动您一根汗毛的。”杨爱源的声音还是带着些许憨厚。

    “你到底想干什么?”张之江试着挣扎了几下,却发现却挣扎,捆着他的绳子越紧,看来绑人的也是个老手了。

    “我不想干什么,我本人对张军长十分敬仰,事成之后,咱们再把酒言欢。”杨爱源说罢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张之江这才知道阎锡山已经投降了,亏自己还和傻子一样,天天还想着怎么对付西北军。感情人家已经是一家人了,自己弟兄被人家玩弄于股掌之间。

    拿下了张之江和李鸣钟,阎锡山不敢耽搁,立刻调集部队去国民军的大营,那里还有2个师的部队要解决呢。

    国民军大营,今天仿佛过节一样,大家大鱼大肉的正吃着开心呢。今天早上晋军送来了牛、羊、猪和酒,给民**加餐。现在正是午饭的时候,阎锡山的突然发难,还在大吃大喝的国民军一点反应都没来得及做。面对着指着脑袋的枪,所有的人都识趣的选择了投降。

    就这样阎锡山并没有费太大的功夫就缴了两个师的械,得知这个情况之后,张安乐高兴的给阎锡山去了一封电报,同意阎锡山投降。

    1925年12月22日,阎锡山向全国发表通电,山西省接受西北区政府的领导,晋军接受西北军的改编。同时向叛匪冯玉祥宣战!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 全面战争之铁血军阀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5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