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第292章 狂浪(中)

文 / cuslaa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韩钲赶到京兆府衙的时候,韩冈还在里面开会。

    隔了一重门扉,三丈廊道之外的议事厅中,京兆府城中的文武官员,包括铁路总局长安段的段长、副段长,都在里面。

    而韩钲这里,都是跟班。

    见到韩钲,一个个过来问好。

    韩钲走到种溪身边——在会议室里的种建中的儿子,跟韩钲关系不错:“里面还没结束?”

    “应该快了吧。”种溪欢脱的凑在韩钲身边,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哥哥要不要来赌一把?这一回是不是章相公干的。”

    韩钲闻言一愣,苦笑着就要说话,忽然就听到后面从牙缝里迸出的三个字,“种!四!七!”

    种溪问声一缩脖子,老老实实站起来,向后面问好,“二十三叔。”

    种师中虎着脸走进来,“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啊,有能耐了啊,在这里开起赌盘来了?”

    骂了不成器的侄儿两句,种师中转头问韩钲,“相公还在里面?”

    韩钲点点头,正要说话,种师中已经大步往里面走了。

    “怎么回事?”韩钲纳闷的问种溪,种师中平常可不是这个脾气。

    “怕耽误事吧。”种溪不嬉皮笑脸了,将门子弟,从小在场面上打滚,人情世故绝不会差,“铁路上连续爆了两次了,就算死了一个吕嘉问其实都不是大事,有的是人替换他,但要是给辽人学去了……”

    辽人派进中原的细作绝不在少数,每年被抓出来的都有十几二十。寻常他们闹不出什么事来,但要是他们学会了带着炸药坐车,乐子可就大了。

    要不然为什么今天的京兆府尹会如临大敌?只是因为已经发生的事情本身?当然不可能。即使吕嘉问当真是因为铁路路基下面被塞了几千斤炸药,车子被炸上了天,几里之外的村庄玻璃全碎了个精光,

    种溪啧着嘴,“箭在弦上了,谁都想后方太平无事,免得前方不安。要没今天这档子事,家严可就要出发去延州了,家叔也不会赶着回京兆来。”

    韩钲点点头,从来没有祸乱生于国中,而大将能立功于外的道理。

    “一而再再而三了。”种溪依然难以置信的摇着头,“本来京师里的爆炸,家里的几个兄弟都说是章相公演的一出好戏,小弟则觉得不至于如此。只是这一回,小弟可不敢为章相公说话了。这可不是京城里面放个炸弹,炸几个百姓的小事了。吕府尹,吕大参,吕枢密,那可是曾经的都堂成员啊……”

    “不过,也可能是小弟想的也太多了。现在的问题是谁还敢违逆他,都堂中的参政枢密,恐怕是人人战战兢兢。”

    “勿信谣,勿传谣。”一直没有说话的韩钲打断了种溪的议论,“此事当非章相主使。”

    韩钲不敢确信章惇的人品,却绝对相信他的智商,“这件事做得太蠢了,以章相之智,绝不至于如此。”

    被韩钲反驳,种溪就笑了起来,又凑近了小声说,“哥哥,要不要打个赌。”

    “忘了你二十三叔说的话了?”韩钲摇摇头,却又问,“赌什么?”

    “章相公接下来会做什么?”

    “好啊。”韩钲毫不犹豫,“我跟你押一边。”

    种溪翻了个白眼,“那还赌个啥。”

    正要说话,只听见门扉打开的声音,廊道对面的 议事厅中,与会者鱼贯而出。

    陕西路上一众文武,为了宰辅被刺杀的大案共聚一堂,明明是有可能干扰到灭辽方略、进而影响关西未来多年的产业规划的大案,可从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到多少忧虑之色。

    “要不要打个赌。”韩钲忽而低声对种溪说道。

    “赌什么?”

    “接下来我们关西会不会做些什么。”

    种溪冲韩钲又一次翻了白眼,“跟哥哥你押一边。”

    “那还赌个啥?”韩钲把白眼还回去

    种建中和刚进去的种师中都出来了,

    “是啊,没什么可赌了。”种溪告了个罪,上前迎接父、叔的到来。

    韩钲轻笑,走向韩冈还没出来的议事厅,“真的没什么好赌的了。”

    ……………………

    传言中掏空了路基,整整一车的火药塞在铁路下面的爆炸现场,并没有三丈多深,径圆七八丈的大坑。

    车厢飞起有几十丈高,五里之外的村子上,连房门都震倒了的情况,当然更不存在。

    刺客伪装成铁路职员,在前面发出了紧急停车信号。等新任河南尹的专列停下,又以站长的身份上车,用自制炸\药包将其刺杀于车厢中。

    站在事发的小站站台上,闻讯后就丢下一切,从京师匆忙赶来的方兴,在听了当地官员汇报后,一时无语。

    车上有护军,门前有守卫,身边有亲随,就这样还让人凑到前执政的身边?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方兴的反应,铁路总局实际上的领导者,他的脾气跟他的地位十分相称。

    但方兴的并没有将他心底的情绪给表露出来,风吹日晒的一张黝黑老脸上,只有疲惫。

    “这两年,我其实都不怎么管事了。”

    “铁路总局刚成立的时候,我每年天南地北,天下诸路,没去过的军州不到十分之一,走过的路程,数十万里都有了。并非我方兴自诩,天下旅人无数,若论路行之遥,唯我独占鳌头。”

    往日,这时都会有人出来奉承几句,但今天没有。

    “不过现在年纪大了,铁路总局里的事越来越多,就没精力再跑来跑去了。”

    “去年的时候,我去请教过韩相公。对日后有了点计划。准备在下一届议会上,参选议员。我在铁路总局多年,又与韩相公关系紧密,人望自信还是有一点点。而铁路总局,肯定也希望在议会里面多一个会帮忙说话的。”

    “对我而言,在我致仕前的这两年,最好太平无事,便有事,也是为国成功的好事——攻辽时的军事输送,推广机车铁路提速,蜀中、黔地贯通铁路,此类好事多多益善。”

    “但现在呢?!”方兴质问着,“之前关西就爆了一次,已经很难看了。我接连发文,要各地注意列车运行安全。好了,才几天啊,下发的命令许多还没送到地头呢,前任参知政事、新任河南尹,就被人刺杀在列车车厢中!”

    没人敢接方兴的话头。

    绑在身上的炸弹,不仅把刺客炸成了碎肉,也把吕嘉问和他的侄儿,以及七名仆从和护卫,一起送上了西天。

    要说责任,铁路方面难辞其咎。

    好半晌,方兴才重又开口,问道,“那些护卫呢?”

    洛阳段段长诚惶诚恐,“吕大尹的护卫人数总共有两百多,这里关不下,都带去检修厂了。提举要去的话,下官这就去安排车子。”

    方兴没什么精神的摆了一下手,“去甄别清楚,没问题就放了吧。”

    “放了?”段长惊讶。

    “怎么,你想养他们一辈子?”方兴抬眼瞄了他一下。

    “下官明白了。”铁路段长忙改口,生怕触了方兴的霉头。

    方兴冷哼,“破案,抓人,不是我们的责任。要判要罚也轮不到我们。但是京西这边不太平……是实实在在的。”

    方兴扫了眼周围,大部分是他的下属,有从京城带来的,也有京西本地的。还有两个府中、县中的官员。听了方兴的话,本地人都或多或少流露出几分不愤的神情。

    “不管什么原因,”方兴声音愈发冷冽,“我们的人是被杀了!我们身份是被冒充了!贼人就是在我们地盘上犯的事儿!是可忍孰不可忍?!”

    犯人冒充站长,混进了新任河南尹的车厢。

    而被冒充的站长,则是全家被杀。

    各地的铁路上,有许多小站,往往只有一两个人,负责检查十几里的铁路,同时管理车站,为附近的村子提供服务。

    对于铁路总局来说,小站虽小,其存在却必不可少。能让铁路辐射更广泛的人群,也是铁路日常维护必不可少的一环。由于人太少,在偏远地区的小车站,早年往往会成为贼人下手的目标。但护路军的存在,使得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没有人敢挑战铁路总局的威严了。

    这一次站长一家四口被杀的案子,这一回在车厢中对吕嘉问的刺杀,是狠狠抽在铁路总局高层脸上的一巴掌。

    “我倒要看看,河南府这里,能给我一个什么说法。”

    半日后,河南府衙中,方兴的对面,是河南府的数百官吏。

    管理天下铁路垂二十年,操数万人生杀之权柄,有实无名的卿相,当着府中数百官吏的面大发雷霆:

    “那贼子杀的不止是吕府尹,不止是王安站长一家四口,更是对我们铁路总局上下十万袍泽的挑衅!”

    “今天我方兴把话撂在这里。”

    “这件案子我们要根究到底,谁沾上,就抓谁。谁犯了,就办谁。谁敢在中做梗,不管他身份,不管他后台,我们翻脸不认!”

    “要让世上的人都知道,二十年间五万里铁路,每年三千万人、八千万担货运送,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铁路总局上下十万袍泽拿命换来的。谁让我们过不好,谁全家老小、亲戚朋友都别想过好。”

    河南府通判听不下去,“提举,破案捉贼乃是公事,审问定谳,也都要符合律法,提举如此说,形同私怨。”

    方兴回头,直欲噬人的目光狠狠瞪着他,“杀我们的人!冒充我们的人!在我们的地盘上杀人!这他娘的就是私人恩怨!” ( 宰执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56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