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9章 后宫之乐

文 / 疯子1614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蒸蒸日上的局面,让司马遹最近心情大好,这日独自坐在东宫后花园,注视着花池内畅游的锦鲤,不觉回忆起了自己这一路的历程来。当初自己不过是一个不受待见的空头太子,经常被外戚小子贾谧欺凌,为了保命不得不千方百计的想要逃离东宫。

    后来历经九死一生到了新城,而后见祖逖,收张宾,领大军平定关中,这才有了一块根基之地。更重要的是取代梁王都督关中三年,奠定他争霸天下的基础。后又被贾后所猜忌,为了争夺洛阳大权,带着李特等人回到洛阳。

    从被人轻视无人来附,到而今帐下汇聚了众多俊杰,文武济济,不仅兴奋起来。他本有喝酒的喜好,此时想到高兴之处,便勾起了他一醉方休的**。命人抬出一坛封存已久的花雕畅饮起来,他自酌自饮,不觉饮完一坛,顿时大醉起来,躺在花园中胡床上呼呼大睡。

    司马遹这一觉自申时直睡到第二天午时,醒来后感觉头晕得厉害,又口干舌燥,便急喊着要喝水。

    这时身边立刻便递过来一盏茶,司马遹拿过来咕噜咕噜喝了,待放下茶盏时方才看清,递茶者原来却是绿珠,此时正看着自己,双眼充满责备,惊诧道:“爱妃,你怎么在这儿?”

    原来昨日绿珠见司马遹醉倒在花园的胡床上,便上人又抬了一张胡床过来,陪在司马遹身边待了一夜。

    司马遹看着绿珠一夜未睡而发红的眼睛,心中过意不去:“爱妃。孤想着你我二人历经艰辛方有今天,心中一时高兴便多喝了几杯,没想到会如此不胜酒力,可辛苦了你一夜。”

    绿珠却并不搭理司马睿的说话,一张俏脸生气道:“嗜酒废事,妾身知道殿下生平喜酒。可而今却非昔日可比,殿下挽狂澜于既倒,振江山,扶社稷,正是大展手段之时。岂能沉湎于酒色?沉湎于酒色便要误大事。恳请殿下三思。”

    司马遹羞愧得满脸通红:“孤自即日起便戒酒,爱妃,你做个见证。”

    司马遹将酒杯斟满,而后向外奋力一抖。酒水在空中划出一面扇形。如雨点般尽数洒落。

    绿珠见此。紧锁的眉头方才舒展,上前挽着司马遹的胳膊道:“忠言逆于耳而利于行,治家者纳之则家宁。弃之则家乱;治国者纳之则国安,弃之则政乱。殿下详之,则天下幸甚。”

    司马遹颇内疚道:“你言之有理,孤岂是不明理之人,只是连累到你昨晚一夜未睡,本宫心中颇为不安。”

    “妾平日勤于习练,即便两三日不睡也无恙,可不似你想得这般娇气。”

    “说得是,好似在帷帐之中,你可不娇气。”

    绿珠粉脸通红,使劲在司马遹胳膊上掐了一把,司马遹不曾提防“唉哟”大叫了一声。

    司马遹挽着美人,慢慢走入到一片大大的御花园中,这花园甚是庞大,而且里面山花烂漫的开满各种奇珍异宝,有得挂在高高的枝头,有得垂在脚边衣襟下,还有的轻轻拂过人的面庞鼻子,带起阵阵的香气。

    绿珠平日没事就爱逛花园,不断地在司马遹耳边说话介绍着御花园,“殿下,要不让妾身为您弹奏一曲如何?”

    司马遹想想,反正也没什么大事,今日不妨就在这儿陪陪自己的女人吧!不一会儿,耳边响起叮咚一声脆响,那声音低低沉沉,化过这灿烂的花园上空,随着弥漫的香气渲染了过来。

    不过这琴声虽然低婉凄切,听着却又透着微微欢喜,即使司马遹这种五音不全的人,也能清晰的分辨出来这抚琴之人技艺高超,听在耳中让人生了一丝安静,仿佛春风拂过一般,沁人心脾。

    司马遹抬眼望去:前面有一座幽静的亭子,那亭子座落在一个荷花池边,亭子中央摆放了古琴,点燃了仙妙的松香。

    此时绿珠正背身而坐,展手抚琴,虽然对方坐的比较远,可是看着身材却仍是姣好无限,秀发瀑布般从脑后垂下,配上这山水园林,自有一番恬静的风景诗意。

    司马遹闭着眼睛静听绿珠为他抚琴,听在耳中,只觉得这琴曲先时紧凑,后又松懈缠绵,先时如临战场,后又让人心起悱恻。

    又过了一会儿,琴音渐渐消失,当司马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绿珠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他微微一笑道:“爱妃琴艺高超,孤不及也!只是不知这首曲子为何名?”

    绿珠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启禀殿下,这是妾身从家乡带来的曲子,只是听说这首《遥相思》是古越人创作出来的,具体却不知是何人所作。这曲子里面据说是有一个故事的,说的是说的是有一位姑娘的丈夫在外征讨打仗,姑娘思念自己的丈夫,便作了这首曲子遥寄相思,盼望自己的丈夫早日得胜归来。”

    司马遹轻轻揽过美人,耳语道:“爱妃放心,你给孤十年时间,孤一定亲自带你回家乡看看!”

    听着太子在耳边喃喃自语,绿珠不由得呆住,一时也不再开口说话,也不作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站立着,早晨的阳关倾斜流淌下来,混合着晕彩和光圈。

    过了好一会儿,绿珠才又迟疑的低声道:“那……那殿下陪妾身说说话,好么?”眼神中尽是期盼之色,斜斜的凝视住司马遹。

    司马遹见她眼神中一派讨好告期盼的模样,让自己生不出拒绝之心,才轻轻笑了笑,点头嗯了一声。

    绿珠一见,顿时欢愉起来了,拉起司马遹的大手,开心的抬起玉指,娇滴滴道:“殿下,你看到这身边的御花园了吧,这里面种植的花草品种,有的可是天下也难得一见的呢,你看那株红艳艳的葵花,听说那便是武帝时从遥远的大漠进贡过来的品种,还有那边那株,那是南方藩国的使者带来的巨象花,还有……”

    她一边笑盈盈的介绍园中的花卉,一边又轻轻伸出小巧的手臂,在司马遹面前指指点点,另一只小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了杨宗志的大手,丝毫也不松开。司马遹听着美人在自己面前轻言解语,心中极是欢愉。

    绿珠依旧沉醉的道:“还有那株……那株蓝色的小花,名字叫做扶笛蓝,是从……是从……”

    司马遹笑了一笑,放开她的小手,站起身独自走出了小亭。绿珠心中一惊,下意识想要抬头唤太子,只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偏偏生生忍住,嘴角死死的抿紧,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又发出一阵的叫喊声。

    司马遹径直走出小亭,走到那扶笛蓝花的旁边,蹲下身子轻轻采了一朵下来,然后再笑眯眯的走回到小亭里面。

    绿珠见太子又走了回来,嘴角再也抿不住了,啊的一声唤了出来。然后司马遹拿起手中灿烂的小花,轻轻插在了绿珠的鬓角边。这番看上去,才是人比花娇,花托人美的意境了。

    司马遹笑着拍手道:“如此,这扶笛蓝也算是生得其所了,总好过它孤零零的傲立路边,乏人欣赏。”

    绿珠羞答答的任由司马遹将那扶笛蓝插在自己发角,完了之后还轻轻伸手抚了一抚,才甜甜的笑道:“殿下,谢谢你。”

    司马遹低下头去,见绿珠高高的抬起小脑袋,闭上星星般的双眸,只留下长长的睫毛颤动,小巧的脸庞腮边嫣红一片,高贵典雅的俏脸上,此刻隐隐也有浮晕般的媚光闪动。

    司马遹忍不住心头一动,一个坏念头悄悄升起,伸手捏住了她圆圆的下巴,将她的脸庞抬得更高,凑低自己,深深一口亲吻了下去。

    绿珠不是第一次与太子这般亲密,她被对方一口吻在了嘴唇中,那大大的厚厚的嘴唇整个包住了自己的小巧,她一时心头又喜又惊,还有一丝难抑的甜蜜涌起,便动也不敢动一下,也不知如何迎合于他。

    待到司马遹渐渐不满足于只是嗜吻她甜馥的香唇后,又大舌头一伸,顶进她幽香无比的小嘴中,嗜起她怯懦的甜美小香舌,用力吸了出来。

    “呀呀……他怎么……他怎么在吃我的舌头。”

    “但是……但是我却又感到好舒服,好陶醉的,这便是古诗里说过的,恋人们之间亲密的羞人事么?”

    直到绿珠一口气眼见到了尽头,再不呼吸喘气便要窒息的时候,她才忍不住一口重重的咬在司马遹的嘴唇上,司马遹啊的一声,松开了她湿润带着唇间丝液的红唇,重新坐了回去,伸手一摸,嘴角却是流血了。

    绿珠紧紧的喘息了半晌,才气匀过来,一边还慌张的道:“坏殿下,妾身喘不过气了!你……你……”

    ‘你’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到司马遹嘴角的血迹,绿珠心头一紧,娇厣上涌起害怕惶恐的神色,讷讷的想要解释什么。

    但是若是他仔细的看了就会发现,那嘴角的鲜血是从一个微小的伤口上流出的,那伤口不大,几乎不可察觉,但是上面却是有疤,而且不是新疤,颜色微微发黑。

    司马遹摸着王惠莹前几日留给自己的嗜痕,几日过去,这小疤早已结痂,平日里只要不狠狠的碰到它,便是一点也察觉不到。但是绿珠这重重的一口,无巧不巧的正好咬在这小疤之上,此刻便又鲜血充盈下来。

    “呵呵,没事,爱妃莫要担心!”

    别看司马遹强装言笑安慰着绿珠,其实他心里懊恼死了,早知这样干嘛起歪心思,结果被两位美人给破了相!

    </p> ( 重生西晋当太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5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