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4章 决战虎牢关(7)

文 / 疯子1614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张方狼狈逃回大营,收拢残余幸存的亲兵,已不过十数名!张方气不打一处来,便带着十数名残兵,倒提着滴血的扑刀,怒火冲天来到东海王的中军大帐中。

    张方对着东海王一揖,然后转身指着郑球的来使,怒道:“大胆狗才!你这个郑家走狗竟然敢谋害本将!”

    郑球派来的那人一愣,道:“将军何出此言?”

    张方怒容满面,恨恨道:“既然是出其不意的偷袭,为什么我军一进城门,就被司马遹那小子困在城内,害得我军几乎全军覆灭?大王,你可得给本将做主,为我这数千兄弟讨个说法!”

    郑球派来的那个人坐在帐中,见张方怒气冲冲,辩解道:“这城门不是打开了吗?至于走漏了消息,也不一定是我们郑家的错。”

    张方恨恨道:“城门打开了是不假,错的是你的情报。说什么人不知鬼不觉,没人发现你们郑家的内鬼,为何本将人马一进城就被团团困住?说什么进了城门一条大道直通司马遹营帐,结果处处是陷阱深坑,前被截后被堵,数千人马几无生还,这就是你的情报?”

    郑球派来那人一翻怪眼,只好抵赖道:“那能怨我们郑家吗?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走漏了风声,让司马遹那小儿做好了准备!”

    张方身后那十数名亲兵,全都是来自江洋大盗,各个是久经战阵,从刀枪箭雨中滚打出来的汉子。平素有张方罩着在军中又十分狂横,今日战败本就憋了一肚子怒气。一听对方的话,二话不说,一声喊,十几把刀子一掷,便朝对方身上招呼!

    东海王和河间王都不曾想张方手下的残兵居然敢在这里持刀杀人,加之郑球派来那人与败兵只有咫尺之遥,等到一阵寒光暴闪,东海王还未反应过来后,郑家的信使已经成了一团肉酱!

    东海王见郑球派来那人死于非命,勃然大怒,一掌拍出,将眼前的酒盏打翻在地,然后大吼一声,“来人,将这帮胆大妄为的乱兵,给寡人拖下去砍了!”

    刹那间,数百卫兵就要将张方等人拿下,此时张方早就被眼前惨烈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听得东海王将令,不由得心魂俱夺。

    幸好荀恺在场,忙大呼一声:“王爷,不可!张将军乃是河间王心腹大将,如今大敌未退,先杀大将,是为不智!”

    东海王此时也从狂怒中清醒过来,他知道张方杀不得,否则河间王非得跟他翻脸不可。于是挥挥手,就让卫兵出去拖着几个残兵退下,看到这一幕张方脸如黑铁,不再理会在场众人,转身就出帐而去。

    叛军大营发生的一幕很快就被司马遹等人所知,众人十分兴奋,姚戈仲甚至可惜的说道:“东海王怎么就没有杀掉张方呢?唉,可惜啊可惜!”

    司马遹没好气地瞪了对方眼,“你小子就知足吧,经此一闹,河间王与东海王之间就别想再合作无间。当然他们从来就没有合作无间过,这次不过是加大了双方之间的矛盾。针对这一点,我们要继续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叛军致命的漏洞。”

    东海王从震怒中镇定下来,对堂下招招手,吩咐护卫们将那些尸骸都抬出去葬了。他对今天这件事越想越觉窝囊,对旁边的荀恺道:“看来,我们也不能再依仗河间王手下的废物了。不如从今日起就让我军取代河间王的人马,与虎牢关守军血战到底。”

    荀恺点头道:“虎牢关之战是我们与太子之间的决战,从当前的局势来看,河间王这些人本来就是配角,不值得依靠。要想击败太子的大军,还得靠我们的部下。臣下这就吩咐人准备攻击!”荀恺转身出了大帐,即刻吩咐众人准备攻城。

    关下叛军的调动,怎么可能瞒得过司马遹。为了压制关上守军的远程火力,关下叛军正在距离虎牢关一箭之地建起一座座高大的土城。土城四周羽林卫戒备森严,刀戟辉映,寒光映日。

    叛军大营中突然冒出这座土城,虎牢关上的士兵瞧得十分清楚,祖约赶紧差人飞报司马遹。太子闻听士兵来报,即刻与李特等人一道来到城头上。。

    李特等人望着那座高大的土城,立刻明白恶战就要来了,忧道:“东海王恼羞成怒,要用土工作业对付虎牢关,不惜征召周边数万青壮!”

    司马遹冷然道:“该来的终究要来,怕也没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吩咐各位将校士兵,准备列阵迎战!”

    虎牢关下,剑戟如林,兵阵如岳,旌旗如云。两位藩王与众将领立于阵前,一个个铠甲鲜明,威风凛凛。尤其是鲜卑头领段务目尘率领的鲜卑骑兵,从体型上看他们明显要比中原汉人彪悍,而且所骑大马也比寻常马匹大了一圈,格外醒目,鲜卑骑兵就横亘在叛军左翼。

    一个时辰之后,关下近二十万叛军列阵完毕,战马潇潇,兵车辚辚。而关上也布满了守城的士兵,城头上是手持朴刀怒目而视的劲卒,旁边是背负箭囊,弯弓搭箭,面无表情的弓箭手。刀盾手负责近战,弓箭手负责远攻。

    李特看着叛军缓缓移动的攻城井栏,有心给叛军一个下马威,亲自cāo动强弩向着对面的叛军大旗射了一箭。

    那长矛似得羽箭破空而来,如流星般破空而下,穿过叛军阵型,准确射在叛军士兵身上后旗杆上,“铛”的一声响,箭支射进旗杆圆柱,深达数寸,箭尾震颤不止,铮然有声!

    周围的叛军兵士骇了一大跳,一个个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心想若是刚才这一箭射中自己的话,岂不是……

    叛军士兵被李特一箭吓破了胆,在气势上不免要先气馁三分。叛军之中还有不少精通韬略的专家,知道先声夺人的好处。为了挽回气势,东海王命鲜卑人出动,发挥其擅长的骑射功夫。

    数千鲜卑人策动马匹,在距离城墙一箭之地的地方,勒马射箭,射出去的箭矢借助马匹的冲力,威力巨大飞行中犹带着啸声。守军兵士多数听过胡族骑射威名,有的还吃过胡族骑射的苦头。故而一见之下,腿都略略打颤。

    鲜卑人由于内迁多时,早就掌握了中原王朝的部分炼铁、炼钢技术,其所用弓箭、箭矢都比他们的祖先要厉害的多。数千枝箭矢同时飞出,射程可达数百丈,无论是杀伤距离、力度和精度,都远高于中原的骑兵部队。

    守关兵士们身上只穿着薄薄的皮甲,除非身穿厚重的步人甲,否则必定会被这些凶狠的箭矢穿透。守城的将士都知道,一旦被箭矢射中,沾上那些带着倒钩和毒液的箭头,任何人皆无法摆脱死神的招唤。

    虎牢关守军看着鲜卑骑兵如此强大的远程打击能力,纷纷举起盾牌,周围的士兵要么躲在墙根,有的躲在盾牌下,有的钻进城楼,有的干脆用刀大力挥动射在头上的箭矢。

    看着关上守军们一片狼狈,东海王哈哈大笑,一挥手,战阵之中箭弩齐发,遮天蔽日有如狂风暴雨般呼啸而出,“咻咻”声不绝于耳,震得城中兵士耳膜嗡嗡直响!

    可怜那些无处躲藏的慌乱兵士和民众,瞬间便被弓弩射成了刺猬,一个个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穿胸而过的箭枝,犹自不信那喷射而出的便是自己的鲜血。

    但也就是那么一瞬,就不得不瘫倒在城墙,死不瞑目又待如何?

    司马遹见东海王纵容鲜卑人向守军的血肉之躯痛下杀手,不由得怒喝道:“司马越,你好歹是汉家藩王,竟然敢勾结异族杀我中原百姓,难道不怕在青史上留下骂名?孤早晚要将尔等斩杀殆尽,鲜卑小儿你们给听好了,早晚一日,老子定要杀进你们的老巢,若不讲你们斩草除根,老子誓不为人!”

    东海王司马越闻言,狂笑不止,而后长剑一摆,指着司马遹,厉色道:“你自己倒行逆施也配来教训本王,当初若不是你强行压制各地世家,害得众多世家身死族灭,又怎会有今日之难?你还有脸指责本王?鲜卑人乃是寡人请的义兵,专门用来讨伐尔等,如今不过杀了你几个人,便拿大义来吓唬本王了。你告诉本王,大义到底在哪里?你以为本王是谁,会听你这种虚伪言语?”

    鲜卑首领段务目尘一开始也担心鲜卑兵会引起中原百姓的同仇敌忾,现在听了东海王的话不由得大声叫好,指着司马遹怪笑道:“呵呵,太子啊太子,你难道不知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么?你自己倒行逆施引得天怒人怨,我们鲜卑人不过是替天行道罢了!”

    “废话少说,大家手底下见真章吧!众将听令!死战!死战不退!弓弩准备反击!火枪手立即反击!给敌人一点颜色瞧瞧!”

    一场惨烈的攻防战再次打响,虎牢关决战正式进入最关键的时刻!(未完待续。)

    

( 重生西晋当太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5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