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金谷俊游(2)

文 / 疯子1614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见识了刘琨的风采,司马遹更加想要见识一下闻鸡起舞的另一个猪脚祖逖,以及写出的文章使得豪贵之家竞相传写,导致洛阳为之纸贵的左思。跟在刘琨后面,司马遹等人终于踏进名闻于世的金谷园。

    此时,园内早就是人声鼎沸,觥筹交错,云白光洁的白玉栏杆,倒映在四周清澈见底的池底,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司马遹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做了下来,这时他看到刘琨、石崇等人在台上开怀畅饮,中间一个中年名士表现得尤为癫狂。拿着酒樽频频与周围人对饮,时而还仰天大笑,尽显名士风范。

    好吧!司马遹又不认识对方了,而刘总管又不在他身边,连个给他解惑的人都没有。他只好闷坐在一边,独自喝着酒。正在这时刚刚跟在刘琨身后的那个壮汉突然坐在司马遹对面,司马遹讶然,抬头仔细一瞧,不由得暗暗称奇:好一个雄壮威武的大汉!

    来人身高八尺左右,面色稍黑,却是生的相貌堂堂,一副慷慨男儿的气概。

    “太子稍安,臣祖逖冒昧拜访,请殿下莫要见怪!”祖逖看到司马遹眼中的疑问,一抱拳主动介绍起自己。

    是他!西晋末、东晋初,纵横天下的‘双子星’之一,‘双子星’另一个当然是刘琨。司马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祖逖会主动来拜访他,如果说他对刘琨是心有疼惜,那么对祖逖就只剩下钦佩之情。

    这个人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杰,前世每每看到祖逖这个名字,司马遹就不由自主地会想起金老笔下的萧峰,同样的胸怀坦荡,同样的有担当,而且天生一副英雄气概。

    祖逖是个胸怀坦荡、具有远大抱负的人。可他小时候却是个不爱读书的淘气孩子。进入青年时代,他意识到自己知识的贫乏,深感不读书无以报效国家,于是就发奋读起书来。他广泛阅读书籍,认真学习历史,从中汲取了丰富的知识,学问大有长进。

    他曾几次进出京都洛阳,接触过他的人都说,祖逖是个能辅佐帝王治理国家的人才。祖逖24岁的时候,曾有人推荐他去做官,他没有答应,仍然不懈地努力读书。

    后来,祖逖和幼时的好友刘琨一志担任司州主簿。他与刘琨感情深厚,不仅常常同床而卧,同被而眠,而且还有着共同的远大理想:建功立业,复兴晋国,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一次,半夜里祖逖在睡梦中听到公鸡的鸣叫声,他一脚把刘琨踢醒,对他说:“你听见鸡叫了吗?”

    刘琨说:“半夜听见鸡叫不吉利。”

    “我偏不这样想,咱们干脆以后听见鸡叫就起床练剑如何?”刘琨欣然同意。

    于是他们每天鸡叫后就起床练剑,剑光飞舞,剑声铿锵。春去冬来,寒来暑往,从不间断。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长期的刻苦学习和训练,他们终于成为能文能武的全才,既能写得一手好文章,又能带兵打胜仗。

    后来祖逖被封为镇西将军,实现了他报效国家的愿望;刘琨做了征北中郎将,兼管并、冀、幽三州的军事,也充分发挥了他的文才武略。

    可惜,两个绝世大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没能发挥自己的才能,祖逖组织的北伐,因为东晋朝廷内乱而失败,刘琨在北方蹉跎了半辈子最后还是死在胡人之手。

    看到祖逖亲自送上门来,司马遹眼睛都冒出光来。眼下他对人才的渴望已经到了极致,而祖逖正是他第一目标。

    “原来是与刘越石并称的祖士稚,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啊,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司马遹满脸含笑看着二十岁出头的祖逖,不由得夸奖道。

    “殿下客气了!”

    祖逖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他这次跟着刘琨参加此次聚会是有一定目的的,他来这儿的就是为了亲自考察一下太子司马遹。别看祖逖年轻,但是他目光非常敏锐,再加上他从小在幽州长大,长大后就在全国各地游历,这些都让他增长了不少见识。

    他早就看出西晋存在着严重的外忧内患:先说外患,根据祖逖多年来的调查,沿着晋朝北部防线,从西到东,分布着羌人、氏人、羯、匈奴、鲜卑五个对中原心怀异心的草原民族。

    而且由于这些年来晋朝一直对北边草原部族实施怀柔政策,使得这五个部落逐渐强大起来,尤其是并州匈奴、幽州鲜卑两大部落,别看现在他们对晋朝表现得恭恭敬敬,实际上他们一直在冷眼观察着晋朝内部发生的一切,一旦时机成熟,两大部落早晚会饮马黄河、入侵中原。

    虽然祖逖早早意识到边境存在隐患,但是他并不太将这些草原民族放在眼里,他相信只要朝廷能够上下一心,北方草原民族根本不敢有所异动。唯一让祖逖感到忧心不已的就是内忧,自从先帝去世之后,整个晋朝就没有安生过。

    各种政治屠杀层出不穷,太后被废,杨家被灭,汝南王、楚王两大诸侯王被杀,导致各地诸侯纷纷起了疑心。到了贾后当权,朝廷好不容易安稳下来后,谁曾想贾皇后又冒出废太子的想法,使得朝廷内外围绕东宫变得蠢蠢欲动。

    正是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祖逖才下定决心见一见司马遹,他要亲自考察一下太子的人品、能力。如果太子真是个胸有大志且果断的人,祖逖就准备追随太子干一番大事。可如果太子只是徒有虚名,祖逖也不是傻子,他绝不会无缘无故为别人丢掉性命。

    而且,他已经想好了退路,眼下不出十年,北方将大乱。早在去年开始,祖逖就在着手准备将家族从幽州迁移到长江以南。万一将来北方神州沦落,他好借助家族的力量实施北伐。

    “近来传闻皇后对太子不太满意,想要罢黜殿下。可我看殿下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啊?”

    祖逖的话听起来有些大逆不道,司马遹眉头稍稍皱了一下,随即又平复下来,笑着回道:“都是市井传言罢了,本宫怎么可能会受到影响?再者说,皇后虽然对本宫不太满意,那是因为娘娘对本宫要求严格,就像先帝要求我做到的一样!”

    “哦?是吗?”

    祖逖倒是有些意外司马遹的反应,他没想到太子年纪轻轻竟然也能如此沉得住气,而且说话口风不漏丝毫,完全像一个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条子。

    “当然,不然你以为?”司马遹有些调皮的反问。

    “呃?”祖逖有些愕然,看着满脸嬉笑的司马遹,他突然觉得太子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好吧,臣不该试图试探殿下,可是为了大**山,请殿下原谅臣的鲁莽。”

    “好了士稚,你不用如此,本宫并没有怪你。事实上刚才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皇后确实已经对本宫不满,而且极力想要废掉本宫另立太子。可惜,本宫也不是好惹的!”再三考虑之后,司马遹决定向祖逖说一些隐秘。

    “哦,殿下有何打算!”果然司马遹的话引起祖逖的极大兴趣,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太子,十分想要知道太子到底有何打算,看看值不值的自己为其效劳。

    “也没什么,孤打算离开洛阳!”司马遹轻描淡写地告诉祖逖。

    “什么!?离开洛阳!皇后会同意吗?百官能同意吗?”祖逖怎么看这个计划都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当然不会,不过你放心,本宫不会远离帝都,只打算暂时离开洛阳这个是非窝,然后准备窝在乡下积蓄实力。而且本宫已说服张太傅跟广城君帮助本宫在皇后面前斡旋,有了这两位大人物帮忙,士稚还会觉得本宫在胡闹吗?”

    “张华?郭槐?”

    祖逖眼前一亮,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确信太子确实是个少年英才,这么小的年纪处理起事情显得那么老成持重、深谋远虑。而且听着太子介绍他是如何步步为营,终于让张华跟郭槐站在他这一边,使得祖逖终于下定决心陪着太子赌一把。

    两个人一个有心,另一个有意,很快就熟络起来。而且祖逖很快就发现,太子对当前局势的看法跟他有着惊人的相似,两人都认为当下西晋面临着严峻的内忧外患,已经到了必须要改革的地步。

    祖逖看着年纪虽小,却已是明主之像的太子司马遹,不由得连连感叹,要是当今圣上也有这番见识就好了。可惜,人人都知道皇帝司马衷是个傻子,朝廷大权全被贾家那个悍妇把持。

    正当司马遹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只见园内众人纷纷起身,喝酒的也不喝了,唱歌的也停了,众人全都屏气凝神,像是在恭候什么人的大驾。

    “皇后娘娘驾到!”

    “鲁国公驾到!”

    </p> ( 重生西晋当太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5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