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五章 大展宏图:第九十一节 答复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夜晚时分,华灯初上,中华民国大总统府早已是灯火通明。虽然如此,可是在日本公使日置益的眼中,前面却是漆黑一片。

    下午六时许,在距离日本政府就山东问题提交的对华“哀的美敦书”还有3个小时的时候,他接到中国外交部的电话,说秦时竹大总统将在晚上8时接见他,并商谈有关“哀的美敦书”的事宜。虽然这个时候的他心中已经乐开了花,但在表面上还是那么沉稳,只是回答电话的时候语气较之往常有了一个并不明显的变化。对方似乎也没有听出来,在礼貌的问候后挂断了电话。

    “这位秦总统看来终于沉不住气了!我还以为他会在最后半个小时给我打电话呢?”日置益在公使馆的办公室里得意的笑着,虽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但他依然稳若泰山地坐着,因为他知道,中国人的电话是一定会来的。他们不会冒那种风险,他们也承担不了拒绝这个“哀的美敦书”的严重后果,外交终究是以实力作为基础的。

    “这个秦时竹,终究是这么小气,难道连请我吃顿饭都不肯?”日置益一边嘀咕着,一边在办公桌前享用着惯常的工作晚餐,这个玩意吃多了,多少有些让人难以下咽,真怀念东京的食物啊……不过,只要这次的外交交涉成功了,自己就可以坦然地回国享受休假,到那个时候,难道还怕没有美食可以享用么?

    用完晚膳,日置益开始了自己的梳妆打扮。头发梳得精光,头顶处微微有些谢顶的地方特意用周边的头发遮掩住,嘴唇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了人中上的那一撮,充作是日本人的标识。初秋的北京城依然有些温度,但身为外交官是不可以丧失礼节的,从衣柜中找出黑色的燕尾服穿好,再系上漂亮的领结……日置益在镜子前照了又照,活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可不是么!我这是代表大日本帝国的形象。他一边想着,一边准备打开保险柜取外交文件,刚刚拨动了几个号码,正在得意和妄想间,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

    “这么晚了,还有谁打电话来?”日置益抬头看看墙壁上的挂钟,指针刚刚划过7点一刻。

    “喂……”日置益心中不悦,但还是接起了电话。

    “公使阁下,我是……”

    “是中村啊……我不是说了七点半准时出发么,你不用打电话来催我……”听出是秘书的声音,日置益更是皱起了眉头,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哪里还有一丝外交官的风度和气质?

    “不……公使先生……我……我这里有一份东京来的电报,需要请您马上过目!”

    “是吗?那你就放我桌子上好了,一会等我回来后再看。”奇怪,没什么事东京发什么电报?难道外交部今天也加班?

    “阁下……公使阁下……但是电报标注的紧急程度很高。”

    “八嘎,8时整我要去会见中国总统,不能迟到!”

    “阁下……”秘书已经是带着哭腔和他说话了,“电报主要部分完全是由密码写就的,我并不知道其中是什么意思,但是从标识来看,是东京发来的绝密电报,而且指明您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过目……”

    “那……好吧,你马上拿到我这里来。”日置益愤愤地想,不知国内那帮蠢蛋又为了什么事情这么大惊小怪,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些时候差点能被他们给逼疯。

    秘书几乎是以百米飞奔的速度奔跑过来,一边将电报交给日置益,一边拼命鞠躬,“对不起,对不起……”惶恐的神色溢于言表。唉,可怜的帝国大学高才生!日置益一边这么想,心中却隐隐约约升腾起不好的预感。

    密码本同外交文件一起锁在保险柜中,在破译的时候,需要密码本、密电和解密方法一起协同才能奏效,换而言之,即便他人截获了密电和密码本,没有掌握解密方法也是白搭。也正因为如此,这种密电发送法通常只用于极端重要的电文发送。

    密电的内容很快就破译出来,文字没有几个,但看了电文之后,日置益脸色大变,却如同三伏天兜头被泼了一盆雪水,整个人似乎都被冰冻了。那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18师团被围部分全体玉碎,师团长神尾光臣自杀谢罪!”

    天旋地转,日置益差点没有栽倒在地,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秘书见势不妙,连忙上前将其扶住。虽然他不明白电报上究竟说了什么,也不敢打听这上面是什么内容,但他知道,公使前后判若两人的表现一定和电文有关。

    好半天,日置益才回神过来,刚才的译电是他用心法译出的,并没有明确写在纸上。他定住神,勉强提起精神问道:“电文来时就是这么样么?可有错漏、不清楚之处?”

    “这个……”秘书怔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着,“应该……不太可能吧……”

    “你立即给我查清楚,是否电报原原本本就是这样?”

    “哈依!”可怜的秘书立即以百米飞奔的速度直扑机要室而去,连一秒钟都不敢多看日置益暴怒的眼神。

    日置益倚在宽大的办公桌前,再次端起电报纸,一个一个代码看过去,左手紧张地翻动密码本……这张薄薄的小纸片被他看了又看,翻来覆去还是那几个字。

    “阁下……阁下……”秘书又一路飞奔而来,连门都没有敲就如同风一样卷进日置益的办公室,“机要室说电文绝无错误,东京方面发了三遍,他们仔细核对了三遍,绝对毫无问题!”

    “我知道了……”若是属下平时也是这般不懂礼节地闯进门来,日置益肯定要大发雷霆,但现在他无力地挥挥手,连发火的力气也没有了。

    “您是否身体欠佳,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秘书明知道日置益前后判若两人的表现和那份电报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作为秘书,只能委婉地提醒。

    “备车,备车,我要去总统府……”刚才还气焰嚣张的日置益此时已经气若游丝,“再不走要来不及了。”

    “公使阁下,您的身体……”

    “我……我……没事……”日置益仿佛在一瞬间老了10岁,气喘吁吁地说,“去,绝不能让支那人再笑话我们……”

    “再笑话我们?”秘书心中纳闷,支那人什么时候笑话过我们了?嘀咕归嘀咕,动作却是麻利地将日置益送上了马车。

    神情恍惚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日置益已经赶到了总统府,一路的颠簸和凉爽的夏风让他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了不少,他的大脑在飞速转动着,既为寻找理由,也为寻找对策。支那人居然消灭了18师团主力?神尾居然自杀了?这怎么可能?在他的印象中,支那军虽然包围住了神尾师团的主力,但一直没有什么重大进展,昨天他还接到电报,称包围圈中的神尾师团至少依旧拥有7成左右的战斗力。况且,本土已经派出了援兵,难道说仅仅一天,战场情形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只感觉自己的思绪一片混乱,非常想找个地方冷静下来思考一番,可是身不由己,他还得在总统府等候接见。下车的时候,他看过怀表,8点零5分,因为电报事件的耽搁,使得他晚到了几分钟。若是平时,他自然不会为这几分钟耿耿于怀,可是今天……今天与众不同啊!

    果然,还没等他出言询问,总统府的外事接待员已经礼貌地回答:“公使阁下,非常不好意思,秦总统现在正在接见英国公使朱尔典先生,您稍微休息一会,总统可能要晚一会才能再见您……”

    日置益有气无力地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就坐下来思考:朱尔典也在?他来干什么?难道也和这件事情有关?

    仅仅几分钟,有关利弊、得失已经在日置益的脑海中盘旋了无数个轮回,但犹如一团乱麻似的,始终理不出个头绪来,你越是着急,就越是不给你面子。

    “中国方面肯定是最早知道消息的……秦时竹多半不会接受‘哀的美敦书’的。那朱尔典是什么意思?向中国示好?还是准备假借‘日英同盟’对中国施加压力?”日置益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假设,但随即又统统推翻。他心里既是茫然,又是惶恐——说茫然是因为他不知道在18师团报销后,对华外交政策该如何推行他已经心中无底,作为一贯鼓吹对华强硬的鹰派,日置益原本对于神尾师团的武力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指望能够压迫中国屈服并获取不菲的利益。神尾师团的被包围已经是当头一棒,但他依旧心存侥幸,认为这么多天了中国人一直没有能够解决神尾师团,在眼下援军已至的情况下多半能扭转乾坤,何曾想?……

    说惶恐是因为他对日本政府下一步的对华政策究竟何去何从已经在根本上动摇了。在接到神尾师团覆灭消息的第一时间,他的反应是报复,一定要全面报复!被冷风一吹,特别是眼下这种情景却又让他清醒过来。神尾师团已经败了,难保不会出现第二、第三个神尾师团,即便不至于遭到覆灭的下场,如果战事陷入胶着也不是良策——作为外交官,日置益清楚的知道,日本的财政状况已经到了快崩溃的边缘,第二舰队的重挫、神尾师团的覆灭在经济上基本就是不折不扣的大亏本,以目前日本羸弱的国力且又失去西方财政支持的条件下,如果和中国全面开战到底能得到多少好处,日置益完全没有把握。对于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和杀伤力,他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以武力作为后盾推行外交者对于武力的变化则更为敏感、更为紧张。而现在,居劣势的居然是日本?这叫外交官如何开展工作?

    “公使阁下,总统现在可以见您了,请随我来!”在日置益还没有想清楚对策前,彬彬有礼的接待员又来到了他的跟前。

    “哦,好的……好的……”他慌慌张张地站立起来,往日骄横跋扈的神色全然没有了踪影,相反却是一脸的无助,连打翻了茶杯都不知道。

    接待员看在眼里,却是一言不发,自顾自地望前走。

    昔日趾高气扬的脚步声不见了,日置益拖着仿佛重若千斤的步伐走近了中华民国大总统专门接见外宾的会客室。

    “公使先生来了,抱歉抱歉,让您久等了……”坐在正中沙发上的秦时竹言语间非常客气,看见日置益进来就站立起来,但脸上的表情似乎看不出丝毫的热情。

    “总统阁下、总长阁下晚上好!”日置益勉强鞠了个躬,强打起精神道,“不知大总统今晚召见鄙人,有何要事?”

    “先请坐,请坐……”秦时竹继续用严肃的语气来进行招呼,然后紧盯着日置益那略显苍白的脸“关心”地问道,“看公使先生的神色似乎不是太好?是否最近非常操心?”

    “哪里,哪里……”

    “公使先生要多注意休息呢……”

    “谢谢大总统关心!”虽然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问候,但双方的眼神已经暗暗较量过好几次了,很明显,日置益的神情就如同斗败了的公鸡那般毫无生气,一旁作陪的外交总长陆征祥心里暗地发笑,仅仅24小时之前,日置益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还带着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气,想不到仅仅过了一天就恹成这样……

    “公使先生,今天大总统召见您是特意为了答复贵国于昨日递交的‘哀的美敦书’。”陆征祥站了起来,“现在我谨代表中国民国政府和中国民国大总统答复如下:……”

    “啊!……”没想到屁股还没有坐热,对方就已经如此单刀直入,这大大出乎日置益的预料,居然有些不知所措,屁股还粘在椅子上,压根就没有反应。他身后的翻译以为他没有听清楚,重新又大声复述了一遍,把他弄成了一个大花脸。

    “陆总长稍等,似乎公使先生还有话讲,请讲……”秦时竹摆摆手,又让陆征祥收住了话语。

    事到临头,日置益也顾不得什么难堪,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鄙国政府一直以来高度重视与中国的关系,对中国革命和中国新政权的建立予以了有力的帮助和支援,也作出了一定的牺牲……但是,最近以来,中国国内反日的浪潮开始出现,对日关系也出现不和谐的声音。对于帝国针对独国的军事行动进行了违背中立国义务的干涉和阻挠,这一切都构成了对中日关系的破坏……我作为日本驻华公使,对有关事件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和协调,但令人遗憾的是,贵国有一部分人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坚持顽固的反日立场,甚至于采取军事行动,逼迫鄙国政府提出对华外交的‘哀的美敦书’……”

    “很好,很好,公使先生,这番话似乎是你昨日言辞的重复么?我虽然很忙,但还没有忙到记忆力如此衰退的地步……”听了日置益这番颠倒黑白、妄图为自己辩护的托词,秦时竹冷笑道,“看来,加藤定吉中将和神尾光臣中将的可悲下场还没有引起某些人的重视!”

    “你!”日置益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翻白眼以示抗议。

    “公使先生,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一点。对于发展中日关系,促进中日友好,我是深为赞成的。但是,包括我在内,任何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都不会愿意接受刀架在脖子上的所谓‘和平’,也不会接受别人骑在自己头上的所谓‘友好’,对于这两种企图,我们只选择用力量来进行还击。”秦时竹慨然道,“如果你和贵国政府的某些派别到现在还不清楚的话,那么会有第二个加藤定吉、第二个神尾光臣来为之付出代价……”

    “鄙国政府关于日本政府对华‘哀的美敦书’的正式答复:第一,对于日本政府提出的,中国是挑起对日仇视、破坏中日关系主要责任者的指责予以断然否认,并认为,日本政府才是这一角色的实践者和责任者;第二,对于日本政府提出的,取缔反日宣传、停止对日敌对行动、国防军解除对日军官兵包围并后撤50里脱离接触的要求予以坚决拒绝,中国从来没有所谓的反日宣传和对日敌对行动,中国只有反侵略者的宣传和对侵略者的敌对行动,国防军在中国境内的存在和调动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他国指手画脚,至于解除对日军官兵的包围……”陆征祥停下来笑了笑,说道,“公使先生可能比我更清楚,应该没有这个必要了吧……”

    日置益听到这里,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脸上的青筋兀自一跳一跳,却是硬生生地按奈住了火气。

    “第三,对于日本政府提出的,要求中国政府恪守中立原则,不再阻挠日本对德国势力进行军事行动要求予以认可。鄙国政府一直以来宣告中立,无意对日、德两国之间的敌对行动进行干涉,但是,中国方面重申,胶州湾本为中国领土,中德两国已经就胶州湾的主权和政权移交达成了一致,待正式接收后,胶州湾将是中国之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对于日德两国的军事行动中国不容啄喙,但前提是必须切实尊重中国的中立国地位,不侵犯中国利益,不利用中国领土作为开展敌对行动的场所,否则,一概视为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

    “第四,对于日本政府提出的,要求中国政府对日前中国海军与日本海军在黄海海域交战一事进行调查,要求中国政府惩办有关责任人员并赔偿日元5000万元整的要求予以拒绝。中国政府认为,前日进行的黄海海域军事冲突,完全是日本舰队蓄意侵略我国,悍然侵入我国领海所致,一切错在日方,我们要求日本政府严肃查处有关责任人员,向我国郑重道歉,赔偿我国有关损失2000万元并保证今后不再犯类似错误……”

    “够了……”日置益再也听不下去,不顾外交礼仪,当场打断了陆征祥的答复。

    “怎么?没耐心了?”陆征祥冷笑道,“本总长昨天可是一条条地听你讲下去,你连这点气度也没有,如何能当得日本驻华公使?”

    “秦总统、总长先生。”日置益嚷道,“你们不要以为在战场上占了先手就得意洋洋,大日本皇军一定会让你们为今天的狂妄付出代价的……既然你们选择了拒绝‘哀的美敦书’那就意味着选择了战争,我相信你们将来一定会为此后悔的。”

    “可惜啊,将来后悔也强过明日后悔……”秦时竹不紧不慢地说道,“刚才朱尔典先生来过了,他对英国军队和国防军之间的误会表示抱歉,并认为,这种误会不会构成对中英关系的损害。”

    “那又如何?”

    “忘了补充一点。朱尔典先生代表英国政府声明,完全尊重中国的中立国地位,对于中国军队即将解除胶州湾德军的武装,收回胶州湾的正当举动由衷地赞同并表示欢迎,这体现了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他再三重申英国政府目前的在华军事力量主要是为了保护英国各租借地的治安和监视德军解除武装,不会进行与其使命不相符的行动,更不会与中国军队为敌。这一声明将于明日正式公告。”

    日置益冷汗直冒,约翰牛要撇开日本单干了?出兵青岛,本来假借英日同盟的理由才勉强具有一定说服力,如果英国这样的声明一发表,岂不是陷日本与尴尬的境地?最起码得不到英国的谅解与支持。他在心中暗暗骂道,这个老狐狸,不知道又背着日本和中国做了什么交易。

    自然,秦时竹是不会将内幕告诉他的,他要的只是这个效果。

    “在朱尔典之前,美国公使也来过了。他认为,对中国这样一个恪守中立、爱好和平的国家动用武力是完全不适合的,他在道义立场上完全赞同中国的做法。并表示,美国政府绝不会对侵犯美国利益的做法袖手旁观……公使先生,您想不想听听他对日本政府的评价?”

    “哼……”估计也没有什么好的话语,日置益明智地选择了充耳不闻。

    “差点忘了,美国公使对日本经济尤其是财政状况表示了关心和担忧,他认为,在目前这种情势下,继续维持日元的高比价和高汇率完全没有必要……”秦时竹笑眯眯地说,“他向我建议,要推动日元与美元、黄金的合理定价,货币价格要向合理价值回归,继续高估日元,既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更是经济危机与金融风暴的酝酿。”

    日置益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意思?美国人想落井下石么?

    陆征祥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差点忘了,他说目前华元兑日元的汇率还是偏低,应该在0.8以下才比较合理……”

    日置益晕头转向!上一次日元大战华元的往事才过去了没多少日子,一幕幕情景还近在眼前——由于第二舰队遭受重创的消息公布,日元兑换华元从1:1.2直接跳到1:0.95,给日本的几个银行,连同几个在华的英美银行造成约3000万的损失;如果再跳到0.8,那就意味着手头捏有日元头寸的银行还要再损失16%以上,差不多又是2000万的损失。而这一次与上次不同,日元头寸几乎都在日本本国银行手中,再经历这样一次考验,恐怕有几个银行就得关门大吉。日置益虽然对于经济形势和金融联锁不太明了,但他清楚地知道,华元是和美元、英镑两种主要货币和黄金、白银两种贵金属挂钩的,日元兑华元汇率下调16%则意味着日元兑换其他主要货币也要下跌16%左右。这等于是给已经负债累累的日本财政再压上一根稻草!不,再压上一座大山,非把日本政府弄破产不可。到那个时候,不要说征服中国,能否保持日本的大国地位都是问题。

    山一样的压力扑面袭来,日置益仿佛已经看到了日本本土上财政破产、银行倒闭、贫苦农民爆发革命的可怕景象。他默然无语,却又毫不甘心……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