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五章 大展宏图:第六十五节 浙江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三次革命在民国历史上持续的时间很短,几乎相当于往大水塘扔了一颗小石子所造成的涟漪,但是无论是政治学家还是历史学家,都不敢忽视三次革命背后所蕴藏的深刻涵义。三次革命的迅速平定,实际上是中央政府度过了自太平天国以来不断下降的政治权威的最低点,经历了这个底部,号称中国自古以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经验又找到了基于规律的表现周期。虽然自平定三藩、统一台湾以来,清朝政府一直维持着弱势统一的格局,但谁都知道这种表面上的光鲜是骗不了人的。不说太平天国这种另立政权、分庭抗礼的行为,单就“东南互保”这种藐视中央权威的往事就足以让上位者郁闷不已。辛亥革命之所以能迅速成功,固然与清廷孱弱、袁世凯留力有很大关系,但根源却是自1840以来愈发堕落的全国秩序。在政治学家眼里,抛去正义性这种光环不论外,无论是二次革命还是护国战争其实也是地方势力反抗中央的实质;在历史学家眼里,元明清三代的大一统格局在20世纪之初面临重大的挑战,倘若三次革命没有这么顺利的结束,必然造成全国fen.lie或者藩镇割据,为了合理规划军队结构,8月13日,中华民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秦时竹大元帅签署命令,晋升总参谋长张绍曾、总政治部部长蒋方震、总装备部部长何峰、总后勤部部长宁武四人为上将,几个尚挂着少将军衔的副部长也同步晋升为中将。一大批作战有功的人员依照条例晋升了军衔和被授予各个等级的勋章,全军上下沉浸在一片欢腾的气氛中。

    随着欧战的日趋激烈和三次革命的结束,有关青岛问题日益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自英国对德宣战后,不时有消息传出,与英国有同盟关系的日本将依照这层关系加入协约国方面对德作战,首要目标就在于夺取青岛。虽然日本还没有正式对德国摊牌,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德国方面已经洞察了其中的危险。在外交部长陆征祥和德国特使经过数轮谈判仍无法最后定局的情况下,德国特使斯肯豪森急于达成协议并一再要求会见秦时竹。

    “特使先生,想必您也很清楚,目前在青岛问题上除了我国政府外,英国政府和日本政府都有各自的野心,不基于对这种情况的清醒认识,我们是无法处理好彼此关系的。”

    “是的,我国赞同大总统的判断,而且我们的利益和出发点也是一致的,就是共同维护来之不易的中德友好。我和外长阁下进行了坦率而又真诚地会谈,在大的方面已经取得了一致,双方目前的分歧在于细节的协商过程。”

    “有关的情况我已经看过会议纪要和备忘录了,我只想提醒贵使一点,某些国家并不乐见这种合作的达成,意图千方百计地破坏和阻挠,如果我们不能迅速地达成一致,可能面临着更多的变局,这对于双方的共同利益是不利的。”在三次革命结束后,英国政府为了应付欧战局面,指示朱尔典加快与中国接触,为大英帝国在远东的政策寻求一个体面的转折。唐绍仪作为秦时竹的政治顾问,已经先期会见了朱尔典,一方面对英国方面在三次革命中的“中立”立场表示“感谢”,另一方面则探讨中英建交的可能性。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朱尔典颇为尴尬地接受了这种廉价的“感谢”,在中英关系上,他一再受到来自伦敦的压力,这个老资格的外交官由于在华决策上的一系列失误,已经引起了英国外交部内不少人的反感和指责。虽然外交大臣格雷爵士继续信任他,但也在私人信件中善意地提醒他在对华关系上做出成绩来。号称中国通的朱尔典虽然在一系列决策上都有失误,但这并不表明他不了解中国社会和远东的实际情况,恰恰相反,他的政治智慧和远见是大英帝国外交界中少有的。他看出了秦时竹上台以后中国政府的日益强势,这种强势他认为是对英国政府在华利益的巨大威胁,为了避免任何有可能的动荡和不安,他选择了对抗。虽然都失败了,但认真分析的话很难说朱尔典有什么漏洞。三次革命完全是秦时竹利用历史先知先觉的能力取得的成果,如果换一个时机,英国没有陷身于欧战,则他只要在远东稍微发力,南北对峙乃至fen.lie的局面就有可能上演,真实的历史时空不正是如此么?

    基于欧战的爆发,朱尔典也有一层隐隐约约的担心,他清楚地知道中德关系远较中英关系来得亲密,在欧洲陷入你死我活的战争之际,保不准德国会使出什么手段来拉拢中国。中俄关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朱尔典深知两者之间其实比中英关系还要严峻的多,中英不和归不和,刀兵相见的可能并不大,但中俄之间万一来个擦枪走火,对于协约国却是不小的影响。甚至于中国不用动手,只要东北方面的部队稍微调动一下,对俄国的远东形成威慑,这就能牵制不少的俄国兵力,而这是急于让俄国投入每一个士兵到欧洲战场的英国所不能容忍的。即便中俄之间没有进入战争状态,中国如果封锁对俄物资的输入也是让人难以承受。

    这些天除了欧洲的局势外,朱尔典还分外关注交易所的信息,交易所的投机客永远是政治信息最敏感的晴雨表,在主要货币市场上,黄金的价格自然是一片暴涨,几乎每个国家的货币对于黄金价格都出现了下跌,当然中国、日本和美国这三国由于没有卷入战争,其贬值程度并不大,华元反而因为中央政府成功地控制了局势、结束了三次革命而有大幅度的上涨。受德军攻克列日要塞、进抵法比边境消息刺激,比利时法郎贬得一塌糊涂,而法国法郎也出现了近7%的下跌,拖累英镑、卢布等关联国家货币的下跌。虽然英镑、法郎、日元和美元是交易所交易的最大品种,但有心的朱尔典发现,近期卢布的交易量却是一直在加大,而且不管什么动静都是维持了下跌的格局。虽然没有任何证据指向中国政府和中国中央银行,但拥有这么大笔数额的外汇只有政府才有可能。这说明中国方面对于卢布和俄国的局势不看好,反过来也说明中国方面并不把俄国当回事。

    当然,英国还可以指望日本限制中国,但无论日本能否限制住中国,日本本身对于利益的贪婪都注定不是大英帝国所乐见其成的,况且日本和俄国之间本来也有根深蒂固的矛盾,强化日本势力更可能造成俄国方面的反弹。前几天听说德国民众因为误信日本对俄宣战而纷纷到柏林的日本驻德大使馆献花,虽然只是谣言,但充分说明了在两大集团绷紧发条的前提下,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能让整个局势发生逆转。中德关于青岛问题上的秘密交涉朱尔典已经听到了一丝风声,他也明白日本这个“盟友”对于青岛的野心和渴望。如果单是青岛,英国完全可以将其让给日本,但如果其他也要呢?大英帝国毕竟还没有到这个份上,即为了打赢在欧洲的战争而将他在远东和太平洋的利益拱手相让,至少在殖民情节严重的朱尔典心里这并不是划算的买卖。如果能换取中国的谅解并确保英国在华利益,朱尔典是不会拒绝中国收回青岛的,至少这是一个不错的交易砝码不是?说来唐绍仪也是朱尔典的旧相识,秦时竹派遣他出来谈判,本身也说明了诚意所在。政客和外交官是最善于遗忘过去的,前些日子还剑拔弩张的中英关系到了俩人会见的时候却似乎显得比任何时候都友好。

    在另一个外交战场上,德国特使依旧侃侃而谈,虽然双方都急于达成协议,但在利益面前却不愿意做第一个退让者:“我方原则上不反对将胶州湾租借地转让中国,但是需要贵国付出我国用于青岛市政建设的投资款项并承诺将来再将一处环境适宜的港口租借给我国……”

    “有关资金的事情可以商量,但是特使先生,您所提出的另租一处的要求是不可能被接受的,否则,我们的国民就要问,我国收回一处租借地然后将来再租借一处新的地方,这样的意义究竟何在?”

    “这个……总统阁下,我们对于中国没有领土野心,之所以要提出租借无非是想获得一个较为可靠的支撑点,您也知道,德国在华有大量的投资和借款,我们将这种租借看作是彼此交往最好的窗口。”

    “可是特使先生,恕我坦率地告诉您,中国人民通常将这种租借视为屈辱,我很难让他们相信这是彼此友好的象征……”

    特使耸耸肩,双手一摊,“这我就无能为力了。总统阁下,如果放弃我们在远东的重要立足点,我相信德皇陛下会暴跳如雷的……”

    事实从心里来说,秦时竹并不认为这个条件有什么不妥,反正一旦德国战败,现在即便答应得天花乱坠到时候都可以翻脸不认,任何条件现在承诺都是无可无不可。只是这种消息一旦传出去,对于民众的士气、人心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中央政府好不容易挣来的印象分将会因为对德软弱而大大缩水,民众是盲信而且热烈的,不宜给他们泼冷水。而且国内特别是南方舆论由于久在英美媒体的舆论导向之中,都显得更为亲近英美一些,他们已经在呼吁政府对德宣战,收回青岛。如果在青岛问题上没有一个体面的收场,难保南方继续将舆论火力对准中央。

    这是一个斗智斗勇的僵持过程……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