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五章 大展宏图:第六十二节 宣战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虽然预案中已经规定列日炮台由“大贝尔塔”负责解决,但马斯河部队既已经兵临城下,怎么也要做一番样子。埃姆米希将军将120门德国克虏伯军工厂制造的1909年式105mm轻野战榴弹炮用于压制炮台火力。德军炮兵训练有素,射击准确,命中率非常高,但炮弹虽雨点一般落在列日炮台上,惊起漫天烟尘,却对那三米厚的钢骨水泥筑就的炮台顶盖无可奈何,对守军并无半分伤害。相反,德军炮兵由于驻扎在野战阵地上,炮位都是匆匆掘成,隐蔽不严,加之列日炮台守军对方圆数英里内的地形地貌了如指辈,早已标定了标尺,炮台火力配置亦是经过精确计算,他们一还击,炮弹便如同生了眼睛般一枚校直飞德军阵地、几轮炮战下来,德军的榴弹炮倒是被摧毁了近10门。此时指挥官已经不怀疑有关列日炮台数据的准确性,但既然巨炮还没有进场,只能再用别的手段试试看,谁料210mm的特别攻城臼炮及其100余公斤的炮弹也不能撼动列日炮台分毫,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在列日炮台战火正酣的时候,比利时外交大臣紧急召见英国驻比利时大使,说明德国劝降信之内容,并称:“比利时一向热爱和平,遵守中立原则,其永久中立地位是由公元1839年欧洲英、俄、法、普、奥五国签约保证,英王陛下政府更为第一签字国。今德国背信弃约,无视国际条约的神圣庄严,置国际公理于不顾,恃强凌弱,以抵抗法国为名,强行借道,无端入侵我国。虽有种种借口,但根据德国人一贯的计划,他们无非是先亡比利时,次灭法兰西,再侵英格兰,而后征服欧洲和全世界。我国政府为世界和平计,万众一心,决心抵抗德国侵略,誓与国家共存亡。只是国土狭窄,军队弱小,武备不足,恳请万望贵国政府,根据1839年条约义务,主持国际正义,速出兵援助我国,与德国暴君决一胜负。”

    英国公使也在时刻关注德比战事的发展,当下安慰道:“阁下不必心焦,对于德国的侵略行径,我已经将相关情况电告敝国政府,我本人对比利时人民深表同情,至于恳请援助一事,我立即向政府汇报,一旦有确切消息,立即转告阁下。”

    其实,在德国与俄法进入战争状态后,英国内阁已经为是否出兵履行协约义务在进行商讨。以海军大臣温斯顿*丘吉尔为代表的主战派,一直对德国放心不下。此时丘吉尔刚刚年满40岁,在暮气沉沉的大英帝国中还属年轻小辈,但居然做到海军大臣,让人刮目相看。当然丘吉尔本人的出身不容小觑,他是英格兰名门贵族马尔巴罗公爵之后,在英国二十大公爵世家中排列第十,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年轻而带来的劣势。丘吉尔一直以强硬而著称,早在7月25日局势远没有明朗之前,他就越过首相,暗地下令海军舰队集中待命。现在事态既然已经发展到德国进攻比利时,那么他一直鼓噪的对德战争就有了更大的影响力。

    首相阿斯奎斯在接到比利时的求援照会后,自然也不敢怠慢,立即召集各大臣齐集唐宁街白厅共商大计。外交大臣爱德华*格雷爵士抢先道:“目前,除比利时请求我国援助外,法国也发来电报,请求我们履行协约国同盟义务。我的意见是,不论帝国是否投入战争,都必须立即动员陆海军,作好应变准备。”

    与海军大臣和外交大臣不同,首先平素以主和派著称的首相对这个提议默默不语。

    丘吉尔急了:“眼下情势危急,比利时永久中立之地位乃由欧洲各国加以保证,帝国是第一签字国,如果不能主持正义,如何安抚世界舆论,又如何确保帝国的威望和地位?从战争的进程来看,德国倾尽全力,如果比利时灭亡,法兰西失败,我们将听凭德国海军进入英吉利海峡,那时帝国必失去在欧洲的立足之地,甚而沦为无足轻重的小国。因此,无论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有所行动。”

    阿斯奎斯犹豫了半天,说道:“履行同盟义务对德宣战和履行对比利时的保证义务都是重要的,但是诸位也知道,自克拉兵变以来。

    一见外交大臣如此,全场议员大受感动,自由党领袖莫利勋爵走上讲坛:“国难当头,我大不列颠子民须同心协力。我代表自由党,宣布与政府合作、支持参战!”格雷大喜,转身与莫利紧紧拥抱,全场欢声雷动,震撼大厅,经久不息。

    当下议会进入快速表决程序,内阁则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对策。众大臣刚刚落座,首相便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预案说道:“外交程序方面,由格雷爵士负责,立即起草对德最后通牒和宣战书;海军方面,丘吉尔爵士负责,立即征召海军后备人员,一是出动主力舰队封锁北海各出口,夺取北海制海权,盯紧德国公海舰队,持机决战,二是派遣分遣舰队掩护法国、比利时海岸,在地中海等主要海域追踪德国海军分遣舰队;陆军方面,任命约翰*弗伦奇爵士为总司令,组织远征军,准备开赴欧洲大陆支援法、比两国对德作战。”众人纷纷赞同,丘吉尔心中大为汗颜,原本以为首相是尸位素餐之人,没想到老成谋国,早以预备妥当,脸上好不尴尬,首相则用狡黠地目光扫视丘吉尔几眼,各种滋味真是令人回味无穷。

    一个小时之后,来自英国的最后通牒已经摆在德国外交部案头——“限在公元1914年8月4日23时以前,请明确回复:德国政府是否尊重比利时国中立地位?”深夜,仍不见德国方面的答复。英国大使奉命求见德国外交大臣,却被告知德国绝不会做出此等保证,原因是“德国借道比利时是军事需要。军事需要高于政治需要,乃是常识。”

    8月5日凌晨,格雷爵士仍未得德国政府正式回复,便依照既定计划致函德国驻英大使:“因德意志帝国政府置大英帝国政府再三劝告于不顾,践踏国际公约、悍然进攻比利时王国领土,毁坏其永久中立国地位。大英帝国政府为维护条约尊严,保护比利时王国独立和中立地位,自公元1914年8月4日23时起,对德意志帝国处于战争状态。”

    深夜,柏林皇宫里依旧灯火通明,素来好动的威廉二世已经放弃了各种娱乐,一心一意专注于前沿战事,不料外交大臣匆匆赶来,告知英国宣战的消息,把威廉二世气得七窍生烟,原本经过前段时间的接触和沟通,并依据在英德国情报官员的分析,德国判定英国估计会作壁上观,甚至直接出言询问时对方也没有流露出参战的意思,故而威廉二世信心满满,认为德国能稳操胜券。不料突然传来如此消息,威廉二世原形毕露,连声诅咒,骂格雷是骗子,骂英国首相是大坏蛋,骂英国人统统是伪君子,统统该死一万次!如此粗俗不堪的言语在地位尊贵的皇帝口中蹦出,真是让人目瞪口呆,好在外交大臣也是见多识广之人,知道德皇的秉性,只是倾听,绝不皱眉!

    威廉二世骂过之后,心中方觉出完一口恶气,总算是想起靠骂人不能骂倒英国人,只好悻悻然地问道:“依阁下的看法,英国参加战争,与我国为敌,我国胜负情况如何?”

    “这个……陛下……”雅戈在英国人面前虽然气定神闲,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中也是忐忑不安,茫然不知所措,正好首相来到,便说道,“我对战争了解不多,不过首相阁下必能回答陛下心中的疑惑。”

    贝特曼首相也是听到英国宣战的消息急忙进宫的,沉思片刻后回答道:“这样一来,我国取胜的概率当在50%左右。”

    “何故?”威廉二世一听还不是必败之局,放心下来。

    “陆战,我国占据明显上风;海上,英国人占有优势。如我军能在6周内战胜法国,便能迅速调头东向,再用数周消灭俄国,只要陆战胜利,不管海战如何,我国稳操胜券。若不能迅速击败法国,英国必然会派出陆军远征军进行支援,一旦战争转向持久,则由军事斗争转为资源较量,英、法、俄虽然制造水平和科学技术不如我国,但都是资源大国,而我国则资源奇缺,虽然为了短期战争储备了大量的物资,但应付持久战却是远远不够的。而且,英国人特有的海上优势将封闭我们的进口渠道,即便想进口也是难上加难。”

    首相说了实话,威廉二世和外交大臣面面相觑,过了许久才回神过来,已是一脸的忧愁。雅戈机灵,宽慰道:“陛下不必过于担忧,我帝国陆军骁勇善战,世界第一,从无败仗。只要措施得力,将士用命,未必不能速胜法、俄!”

    威廉二世虽然将信将疑,但总算是安下心来。不多时,侍从又报海军大臣提尔皮茨、陆军总参谋长小毛奇一起进宫晋见,被英国宣战的消息一闹,威廉二世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当下就乘势在宫中举行临时内阁会议。

    “英国乃一岛国,虽然拥有广大的殖民地,但均需通过海运方能利用,海洋交通线是其生命线,现在既然英国已对帝国宣战,我们必须双管齐下。除陆战外,海军也应准备采取积极姿态,以巡洋舰分舰队游弋外海,打击英国大洋运输线。令格本、布雷斯劳二舰开往土耳其暂避风头,伺机出击,可用于攻击英国地中海航线。另外海军还打算以潜艇部队攻击英国周围海域商船队,惊扰英国舰队,迫使其最大限度的分兵。然后,我公海舰队主力集结,在北海待机决战。”提尔皮茨的话语又让威廉二世宽心不少,英国佬不是仗着海军优势么?我就偏偏要掐断你的航运,看你怎么办?

    雅戈转念一想道:“布雷斯劳和格本二舰进驻土耳其,正好可配合外交部,策动土耳其政府尽早参战。只要土耳其能向高加索、伊拉克、巴勒斯坦各出一支大军,便能牵制俄军,打击英国中东殖民地,给英国佬插上致命一刀。”这个意见威廉二世听来也觉得可取,土耳其陆军虽弱,但对付中东的殖民地军队想来应该不成问题。

    众人议论热烈,独小毛奇不置一言,威廉二世有些不太高兴,“总长如何一言不发?”

    “陛下,臣以为,此次作战,陆战是关键。若我陆军能速胜法俄,控制欧陆,以大陆之资源财富,足以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那时再与英国海军决战不迟。故臣建议,海军和外交方面还是应该以支持地面战争为重点制订对策。如海军能封锁英吉利海峡,使英国不能派地面部队来法国作战,或派军进驻比利时,便是最重要之功绩,希望海军方面能予考虑。” 这摆明了把海军当作陆军的附庸,提尔皮茨极为不悦,不过忍住气没有发作。

    威廉二世充和事佬,来个和稀泥:海军要动用一切力量积极与英国舰队作战,消耗其实力,阻止其派遣陆军登陆欧洲大陆;外交上要动用一切手段促成土耳其参战,以牵制东线的英、俄;又命令小毛奇务必按计划占领比利时、迂回巴黎。最后几人一直讨论到天色放亮,总算把因英国参战而造成的慌乱应付过去。

    英国的参战揭示了一战范围的继续扩大,但同时也造就了大英帝国在其余各个地区的收缩,三次革命的平定,固然是叛军内部分崩离析、国防军势如破竹的结果,但英国在华势力的放手同样让战争结束的进程加快,而原本涉嫌三次革命内幕的日本方面也出乎意料的没有行动,也是让人感觉有些怪异。当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也为了“昭示”中国政府专注于内部事务的解决,外交总长陆征祥根据秦时竹的指示发布了公告,宣布中国执行中立政策,同时声明:1、中国政府对欧洲各国在华侨民和所属机构予以一视同仁的保护;2、各国不得利用中国租借的领土用于军事目的,更不得攻击他国;3、参战国家不得以任何借口攻击中国领土。声明是发出去了,可帝国主义国家从来没有把中国的立场、声明、宣言等放在眼里,这一次究竟有多大的效力,陆征祥也是忧心忡忡,在原本的平衡和制约因为大战被打破后,他最为担心的就是有些国家借机生事。在私底下,德国对中国的政策表示了感谢,并进一步指出,如果中国政府能够赔偿德国用于开发青岛的建设资金和另外提供一个优良港口,德国方面愿意和中国政府商量归还青岛的事宜。虽然知道这是德国人的缓兵之计,但终归有一线收回的希望,陆征祥倒是天天和德国方面密谈——这要是能做出成绩来,也不枉吃了这么多年的外交饭。

    处于外交人员的敏感和政治洞察力,陆征祥在领受任务时也向秦时竹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日本一贯对胶东地区虎视眈眈,现在德国既陷身于欧洲,恐怕将有出人意料之事发生。”

    只是答复却让他有些奇怪,总统轻描淡写地告诉他:“先抓紧和德国人谈,日本方面我另有办法。”虽然看不出是什么办法,但纵观这些年来秦时竹纵横捭阖的水平,陆征祥相信总统不是在打马虎眼,说不定又有什么妙招!

    事实也确实如此,日本这个不安分的邻居虽然一直以来都标榜“中日亲善”,但凡是有些头脑的都是将这句话反着过来理解的。况且,日本也正在策划对华新阴谋,标的却是不谋而同的地方——青岛。在英国对德宣战的消息确实之后,日本高层吵成一团,为参加哪一集团而起了争执。以山本首相为主导的海军势力在外交倾向上是追随英国的,认为应该迅速表明态度,以便将来捞取最大权益;陆军方面则代表了长州派阀的利益,不仅在争夺政府主导权上和山本等人有分歧,在是否对德宣战的问题上更是持有激烈的否定意见。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一直以德国为仿效对象,无论宪法、陆军、科技等诸多方面都力求模仿德国,因此这部分势力对德国的军事实力很有信心,认为应该先观望一段时间,待到时局更趋于明朗的时候再宣布日本的态度。

    如果不带偏见地说,在日本的决策层中,海军总是相对陆军要更有远见、更有大局观一些,海军抓住了陆军急于扩张势力、急于赢得更多胜利以显示实力的心里,以批准陆军在5年内增加2个常备师团为代价,换取了陆军对于参加协约国集团的支持。当然,海军和陆军的矛盾总是相对的,他们在对外侵略扩张、掠夺更多土地和资源上有着更大的一致,海军盯上了德属太平洋群岛和青岛这个优良海港,而陆军则看上了胶东半岛和胶济铁路,同时不放弃在有利时机下对于山东全境的控制。套用参谋本部的个别激进分子话语,控制了山东半岛和关东州地区后,日本如同一把钳子能将北京钳制住,一旦中国政局出现大的动荡和变局,日本将大有可为,实现大陆政策的计划也绝非空中楼阁。当然,两派势力还在其余地方保持了一致——对中国政府的警告和严正声明置若罔闻,似乎和没听见一般。

    虽然对德战略并未公开化,但日本这架疯狂的战车已经开始启动起来了……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