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五章 大展宏图:第四十节 月夜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Ps:前两天时竹去了北京面试,顺带游览了故宫、王府井、中关村等诸多耳熟能详的地方,昨日才归来,耽误了更新请大家谅解。

    +++++++++++++++++++++++++++++++++++++++++++

    “月夜”行动第一阶段中唐先行固然仅仅只收获了几堆草纸,但对于庆亲王府上的杀伤力来得更大,一听非但没有救出载振反而还牵涉进巡捕房的几条人命,奕劻当即就吓得晕了过去,如此大张旗鼓的动作岂非要了载振的小命?果不其然,绑匪在时隔几天之后就送来了一只血淋淋的耳朵,同时勒索的金额也一下子涨到了800万,并威胁说奕劻要是再敢耍花招,就把载振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

    这番威胁可是将庆王府上下的人吓得不轻,特别是那只血淋淋的耳朵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奕劻在清醒过来后很快便弄清了事情后面的猫腻,强撑着身体将其余几个儿子痛责了一番:“你……你们几个混蛋……是不是要害死你哥才……才甘心?我……我告诉你们,载振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了……这……这家产你们……你们休想得……得到半分……”

    一听老爷子说出了这个话语,众人只好收起彼此算计的心思开始筹划着如何应付眼前这个局面的办法。棘手的事情很多,巡捕房需要应付,因为不但载振没救出而且让对方付出了几条人命,而巡捕房原本只是冲着庆王那几个不成器的公子的悬赏诱惑去的,不赔偿一下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巡捕房知道庆王府家财万贯,乐得借机敲诈,光是抚恤金一项就勒索了50万元。其实庆王府上下不知道的是,这件事情上巡捕房也惹上了不少麻烦。

    原来各国的巡捕虽然在各自租界里作威作福,但是对于租界外面的事情是没有多少管辖权力的,这次发生在乱坟地的枪战,说白了是巡捕房的擅自行为,违背了一直存在的默契规则。这种事情若是搁在清末,中国政府和警局顶多象征性地抗议几句,谁敢和英国佬较真啊?但现在不一样,中英两国在外交上处于敏感阶段,中国方面乐得在这个事情上大做文章,说英国人的不是。一时间舆论大哗,指责英国人“越界缉捕”、“滥用职权”的声音充斥报端,真正对于绑架案的关注反而不见有多少,大概在各记者看来,奕劻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被绑架活该。当然,在这背后也少不了国安局的秘密参与,警察厅本来就和国安局一样直属于同一个顶头上司,扮强盗的是这个机构,跳出来扮警察抓强盗的还是机构,知道内情的人如何不忍俊不禁?

    英国人嘴上虽然很强硬,但在心里也知道自己的立场和职责所在,硬顶是站不住脚的,在收到庆王府的“孝敬”和天津警方的抗议书后,便立即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声明不再过问此事,将案件全面移交天津警方。单就城市警力的综合实力来说,天津警察的强悍是可以排得上号的,是和北京与沈阳一样作为中国拥有轮式装甲车和重火力此时还是一名驻华的小通讯员,他在稿子中写道:“原本这一绑架案已经够令人关注的了,现在突然还牵涉到一系列的贪污案,在这个敏感的当口将更加引人注目。在前次复辟案的处理过程中,一大批前清的王公贵族已经被查处,奕劻算是为数不多的漏网之鱼,现在看来民国内务部并不打算放过这个一贯以‘贪财’而著称的人物。我将密切关注这一事件的进展……”

    望着诸多报纸长篇累牍地介绍有关案情的花絮,葛洪义欣慰的笑了,这个计中计的布局已经初步获得了成功,舆论关注的焦点已经不是绑匪如何如何,而是探讨起奕劻的贪污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的问题,这个清末第一大贪的面目就要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了。

    “和英国人的交涉情况如何?”葛洪义放下报纸后冷不防地问了陆建章一句。

    “英国人没有松口,虽然同意我们对奕劻的财产进行调查,但是要求我们将一切需要调查的东西交由他们操作,同时我们申请调查汇丰银行中奕劻存款的要求也被拒绝了,说什么要遵循保密义务……”监察局目前由陆建章担任直接领导,虽然下届内阁就将成立单独的监察部予以管理,但在目前还是由内务部承办,陆建章在前次的查处中立下了不少功劳可谓是春风得意。

    “英国人想混水摸鱼?很好很好,我让他们看看厉害。”葛洪义拨通了国家安全总局副局长高奇涵的电话,“立即执行‘月夜’行动第三步计划。”

    “是!”

    撒向奕劻父子的大网进一步收紧了……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