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五章 大展宏图:第三十五节 入藏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Ps:最近这两天因为忙于论文,耽搁了更新,请各位读者谅解。

    ++++++++++++++++++++++++++++++++++++++++++

    早在国会审议政府报告期间,有关的核心数据报表已经在高层秘密流传了,在那个年代,还不可能像后世的国家那样大大方方地公开各种敏感的数据,对于一心有点想法的中国高层而言,更是决定保密要紧。原本秦时竹还以为张謇等人会提出适当公布以便鼓舞民心士气,谁知道这位状元公把头摇得像博浪鼓似的,连称:“总统治国,成绩有目共睹,目前各地社会安定、民众逐渐安居乐业,所受桎梏和盘剥业已减轻,谁都深有体会。除政府报告中必须透露的财政、交通建设外,能不公开尽量不要公开,以免招来各国不必要的猜忌。”

    周学熙也道:“咱们东边那个邻居盯得我们是可紧了,万一走漏风声,木尚未秀于林可能就要被风吹之……最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众人哈哈大笑,后来一致商定,内政报表特别是经济数字,在内阁会议上传达到次长一级,只传达,不发文……军事数字,只传达到各大军区正副司令一级,允许对内阁保密,但总体军费应该透露。至于其他,总统、总理认为适当的时候可以公布,数字也可以模糊处理,反正中国积贫积弱已久,少报点大家也信。

    总之,四个字:“韬光养晦”。最近和德国的军事、经济合作已经让太多的人红眼,大家一致认为低调一点好,梁士诒用略带广东口音的嗓门诙谐地说:“用我们广东人的话说,宁露屁股不露富!”赢得了满堂笑声。

    中国    中央   日本   中日     美国    中美

    数据   控制率  数据   对比    数据   对比

    总人口的存款,最终还是以查无实据告终,要想查实很困难;最后,租界涉及洋人的地盘,如果引出事端造成外交纠纷也非常不妙……既要把钱弄出来又不能惊动英国人,或者说至少让英国人没有把柄!”

    “嗯!”唐先行的脑子开始转开了,总长这么有把握,肯定是事先调查过了,通过正常渠道去汇丰肯定很难查实,奕劻父子狡猾异常,存钱估计都是用假名,不从他们口中亲自撬开,永远都是瞎忙活。只是,怎么撬开呢?”唐先行没有想好如何对付巨贪,只能先让问号在脑子里打转转,但是他也有疑问,总长为何不用京城特派组呢,里面可是有两人比他的排名还高……

    “这次特意征调你前来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你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固然会对任务执行造成困难,但在另外一个层面,你也不被敌人所明白,要知道,京城的各国眼线可是非常多的;第二,京城方面随同总统还有其他任务……”

    虽然唐先行很想知道其他任务是什么,但是组织纪律告诉他,不该自己知道的,绝不要打听……

    “好了,情况大致就是如此,你说说看,打算怎么办?”

    “卑职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既要不惊动英国人,又要奕劻父子乖乖把钱拿出来,只有一个方法――绑票!”

    葛洪义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个招数一般用用还可以,要绑票8000万,似乎不太可能……不要说爱财如命的奕劻父子是否愿意忍痛割肉,这么大数额的钱款转移足以引起英国人的注意……”

    “那……卑职只有去抢银行了,不知道汇丰的地下金库有没有8000万?”

    葛洪义笑了:“如果要抢银行,特警队比你更合适,只是,今天若是抢了,明天英国人把军舰开到家门口来怎么办?”

    唐先行也笑了,紧张情绪大为缓解。

    葛洪义说道:“本来我有个主意,你和奕劻的儿子载振颇有几分相像,又会易容术,我原本打算让你乔装成载振的模样去汇丰取款,但碰到两个困难,第一,不知道奕劻父子的存单在哪里,奕劻的天津别墅里我们有人员伪装成下人,但一直无法摸清存单的具体下落,没有存单,天王老子也无法取款;第二,款项巨大,无论存钱取钱必定有约定的记号,你纵然拿到了存单没有记号也是白搭……”

    “我们有人在奕劻府上?”唐先行想了一想,“总长,奕劻有没有什么弱点?”

    “贪财,胆小!不过再有弱点也没用了,他天天躲在家里,连大门也不出一步。倒是载振又是赌又是嫖的,还好饮酒……”葛洪义翻开一份报告,“载振经常在租界一处叫做‘天云轩’的地方赌博,开盘就是3000元底注,而且经常要翻上好几倍,你有想法?……”

    “卑职不才,与赌博一事倒也精通,恳请总长动用经费,让我与其对赌……”

    “怎么,手痒痒了……”

    “不敢,三条禁令卑职清楚,自从加入腾龙社早已金盆洗手,此次重操旧业是为了完成任务……”唐先行附在葛洪义耳边耳语几句,……只消如此如此。葛洪义笑了:“不错,可以试试看,等会去领50万作为经费!这可是总长机动费,若是赌输了,我可保不了你……”

    “总长放心,卑职自有妙计!”

    +++++++++++++++++++++++++++++++++++++++++++

    自从接受了二次平藏任务后,朱德就开始忙碌开了。他心中很清楚的明白,此次平藏中央的意图就是要彻底解决西藏事变,否则,将来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虽然在蔡锷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但平藏究竟如何平法,还需要精心思考。

    从战略层面上说二次平藏较前次平藏占有一定优势:首先川、滇两军已经平藏一次,对西藏情况、道路情况等有一定了解,对于藏兵的实力也相对摸熟了,知情性好;其次,前次平藏本来在军事上并未失利,只是英国方面对中央施加了重大压力,袁世凯无法招架而已,朱德认为秦时竹与袁世凯不同,不会在关键时刻喊停,没有了后顾之忧;再次,前次平藏川督尹昌衡与蔡锷之间心存芥蒂,四川由于兼管着西康,生怕云南方面势力坐大,不愿意滇军过多插手藏事,两相掣肘,耽误了平藏,现在川督已经换成了张孝准,他是蔡锷的老朋友、总统的心腹部下,在配合上不成问题,退一步说,蔡锷现在已经出任西南军区司令,在指挥权上具有权威性,也不会扯皮。让朱德非常高兴的是,川中30师派出的加强营营长董其璋是他在北疆进修时的好友,已经明确表态坚决听从他这个平藏司令的指挥,两军协调比什么都重要。最后一点优势就在于,滇军这两年来陆陆续续受到中央的照顾,大批军火物资相继拨付,滇军的实力已经非同小可,朱德所挑选的加强团可谓精英辈出,滇军精华都浓缩在里面,而30师的加强营无论装备还是人员都堪称精锐,而且有过战争经验。两相合计,明面上二次平藏比前次多了一半的人,但在战斗力方面恐怕翻上两番都不止。

    当然,也有一定的隐患和劣势:第一,此次任务是要深入藏境,不但要在军事上压服藏兵而且还要在政治上震慑住达赖,使其不能fen.lie国家,政治事务远比军事事务要棘手;第二,经过前次平藏,西藏方面对于川滇两军的威力已经有所了解,难以达成突然性;第三,兵力增加、装备变优,加大了后勤压力,前去藏境路途遥远,如果无法得到适当的补给肯定不能完成任务。

    分析了利弊两方面,就要有针对性的进行部署,于是,这半个月的准备期成了朱德最忙碌的日子,一天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整个人都瘦上了一圈。

    当时,滇军进藏有两条道路可走,一是取道宁远、雅州转入巴塘;二是取道中甸,经阿墩子由巴塘入藏。前一条路交通较为宽敞,但绕越太多,时间太过靡费,朱德不想师老兵疲,打消了这个念头。取道后一条路,可以与30师合兵,但是后勤压力就更大。经过反复思考,朱德还是决定取道后者,为了减轻压力,他仿效北疆征蒙事宜,决定在巴塘设立物资中转站,并派兵800留守。川军路近,滇军路远,董其璋愉快地接受了任务,率军赶到巴塘,就地安营扎寨,囤积物资。这个时候朱德发挥其卓越了调度才能,一边整理军队,一边利用中央拨付的50万元雇佣云南各大商队和民夫为军队运送物资。云南商队原本赫赫有名,云土就是通过他们运送到内地的,朱德开出了相当高的价码,要求其倍道运输,越多越好、越快越好,蔡锷颇为赞许,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朱德的方案,并重新打报告向中央申请军费增加。秦时竹看后,哈哈大笑,大笔一挥,又是100万征藏经费下拨。从三月下旬开始,到处可以看见络绎不绝的马队、商帮向巴塘挺进,大宗军事物资向巴塘集结。

    3月29日,滇军誓师出征,在昆明大校场上举行了盛大的典礼,蔡锷率领云南高层官员全体出席,勉力征藏军为维护祖国统一而战,昆明各大学校男女学生第二次夹道欢送军队出征。由于滇军只携带了武器装备和随身物品,行军速度大大加快,经维西大道过盐井、乡城,4月21日已经抵达了巴塘附近。

    自然,云南和四川方面的这些动作不可能瞒过西藏当局派驻两省的眼线,由于已经在第一次平藏中吃了川、滇两军的大苦头,藏兵对于在军事上胜利并无信心,藏兵司令达桑占东经过三夜密谋,终于想出了一条毒计……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