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四章 际会风云:第九十四节 各方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前线打得烽火连天,沈阳的大本营也是一片忙碌,对秦时竹而言,阅读各方发来的电报,掌握最新的战场动态无疑是他的主要工作。京城的占领、三师的覆灭和二、四两师被阻击在保定的总体情况在大本营激起了一片欢腾,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乐观的笑容,年轻的参谋们为战事的成就所倾倒、所陶醉,脚步飞快,丝毫看不出已经熬了一个通宵的疲倦,倒是张绍曾收到前线大胜的电报后,紧张的神经顿时松弛下来,在支撑了整整40个小时后终于感到有些吃力而进入了休息室小憩,不一会儿就发出均匀的鼾声。

    不管在军事上如何占据优势和突然性,在战斗没有具体打响之前谁都不敢打保票,护国军在军事上占有优势大家都是深信不疑的,但是能不能把优势转化为胜势却不是随便说了算的。纸上作业再好,也需要行动来体现,因此大本营人员的紧张也是可以理解的,而秦时竹对此倒是信心满满,在夜里就安然入睡,没有为战事牵挂太多,因此此刻他显得精力充沛,虽说仅仅只有4个小时,但对而言已经足够了,足以保证他获得充分的休息而不至于显露出疲惫姿态。这种大将风度的做派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手下的一种心里暗示和安慰,主帅如果焦躁不安,这局面就可想而知。

    不过在前线胜利的电报一份接一份地传来后,他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喜悦,脸上淡淡的神情仿佛在告诉大家这一切是他早有预料,他在平时也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此刻能保持这份惯常的冷静也称得上是习惯使然。他心中不是不高兴,而是在仔细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下午时分,胜利的电报刚刚到达,秘书长左雨农就给他打来电话,说英国驻沈阳的领事希望能够拜访自己,虽然左雨农当时以军情繁忙、容后答复的消息委婉地回绝了英国人,但秦时竹知道和英国人的碰头是免不了的,如果明天再拖着不见,事情很可能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关键是,该死的英国佬究竟想干什么?他反复在大本营的秘密会议室里踱步思考,这是他所最钟爱的思考方式,一方面可以维系必要的紧张,以便加紧决策,另一方面又可以免除外界的干扰,使得自己的思路能保持最清晰、最集中的状态。他始终对躺在安乐椅上思考问题的方式嗤之以鼻,认为那种环境太过于安逸,用来寻思文章和诗歌挺不错,用来思考国家大事就有些不严肃了。

    战争打响后,英国人并不是第一个表示关注的国家,相反却是德国、日本和俄国方面表示了自己的关注,由于和德国方面的特殊关系,德国领事得以秘密会见了秦时竹,这个职业外交官在这种私下的场合,极力鼓动秦时竹打到北京去、自己做总统,并表示德国方面可以提供一切必要的援助,甚至还暗示他不必顾及列强的干涉,必要时候德国会帮他出面摆平,当然这一切不是无条件的,德国领事隐晦地但还是一口气提了不少要求,无非是要扩大德国在华权益,争取获得影响可不是软柿子,秦时竹这个军阀也远远强过那个孙大炮。法国公使在听到消息后,惊讶地张大了嘴,然后冒出一句:“这个该死的巡阅使又挑了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什么好机会?一是道义立场,由于护国战争打出的旗号是清算袁世凯的不法行为,这一点连一贯包庇袁世凯的洋大人们也深感棘手,这些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更何况还有赵秉钧这个“变节者”提供的自白书,北疆系在道义立场迅速占据了制高点;二是军事态势,北洋军虽然镇压二次革命成功,但军队主力还在南方一带,鉴于京畿地区防务空虚,乐观的人估计北洋军可以防守一周左右,然后等待南方的军队北上与护国军决一雌雄,中国将爆发最惨烈的内战,悲观的人估计不等南方的北洋军北返北京就得陷落,中国有可能陷入南北fen.lie的局面。

    但是,战争头一天引起的故事造就了更大的惊讶,护国军迅速击破了唐山、大沽、长城沿线的守军,进抵天津、北京,各国当时还急着彼此协调和向国内汇报情况呢,根本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东路集团沿着京津铁路一路狂奔而去。当然,他们自身的军事实力不足也是一个原因,天津各国的驻军力量普遍不强,人数最多的要数日本和俄国,也不过千余人罢了,至于英法在租界里的陆战队,只不过区区几百人,即使是最狂妄的殖民者也不会认错形势。不错,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沿海都停泊着一批军舰,但是大沽炮台已经牢牢地掌握在护国军手中,拿军舰和炮台对抗可不是闹着玩的。鉴于护国军在中、俄冲突的优良表现,各国无一对军事摩擦的情景看好,袖手旁观,不参与中国的内战才是比较明智的选择,而且在中国和远东脆弱的平衡一旦打破,再要恢复元气可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洋大人们没有能够亲眼目睹突击队冲击总统府和国务院的伟业,但是那响亮的枪声已经间或有的枪榴弹爆炸声他们都是能够听到的,为了安全起见,东交民巷全面戒严,很快这些外交官们或是目睹或是旁听到了飞艇坠落的消息,而执行戒严的军队则不无紧张的前来报告有大批的警察出动,在街道上来回巡逻,看样子警察们似乎已经控制了局势。由于去年京城兵变的往事还历历在目,洋大人们很为这次的冲突得到有效控制而倍感欣慰,但他们都在寻思一个问题,北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这个问题他们已经不可能通过常规渠道获得答案了,各方惊讶地发现他们通往总统府和国务院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联系上的人物,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似乎都与中枢脱离了关系。鉴于外面纷乱的局势,他们是不会亲历险地去勘察情况的,一般都是派些在使馆工作的中国人或者“假洋鬼子”前去看看情况,不知道是这些中国人的办事能力问题还是“假洋鬼子”不得人心,反正他们传递过来的消息无法让洋大人们拼成一副整齐有序的画面,倒是有几个不怕死的外国记者带回了第一手报道,但这些只鳞片爪的信息更加加剧了混乱,直到下午时分,才有人正式前来通告:京城已经为护国军所控制,大军已经入城并随即宣布戒严,警察们将继续履行维持治安的职责,请各国“友人”不必害怕,但是为了他们的安全起见最好不要外出,他们所需要的物资只要一个电话就会有专人负责送上,不需要劳烦洋大人们费心费力……

    这是洋大人们迄今为止听到的最新鲜、最第一手的资料,他们像抓狂似地提出了很多问题:诸如现在北京城的最高统治者是谁?现在的城防司令是谁?袁世凯及其政府怎么样了?护国军的下一步动向将是什么?战争要在何时结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护国战争才能停止?等等……

    负责通报的年轻军官显然对于应付这些很有经验,他流利的英文也让洋大人们倍感意外,但是他的回答却丝毫没有让对方觉得踏实。

    “目前戒严期间的城防司令是孙烈臣将军,不过很快护国军前线总司令陆尚荣将军就要入驻京城,他将统一负责指挥随后的军事行动……”年轻军官连带微笑、彬彬有礼地回答道,“至于其它问题,先生们,我很抱歉,真的是无可奉告,也许等秦大帅来了会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成果……”

    孙烈臣是谁他们并不是太清楚,但是陆尚荣的名字洋大人们还是知道的,听说这位上次镇压京城兵变的将军要来,他们的心情显然轻松了很多,无论如何,绝对不会比上次更坏……至于要打听的其它消息,管它呢,总是会知道的,说不定护国军自己也不清楚。中国人一贯都是宣扬“擒贼先擒王”的,倘若抓住了袁世凯,必定会大张旗鼓的游街,但是从目前看来似乎没有这个迹象,那么说明袁世凯目前还没有落到护国军手中,可以定性为“失踪”,或者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称呼为“下落不明”……

    抓住这个机会,洋大人们对目前的局势表示了抗议,并纷纷威胁道要采取必要的措施来维持秩序,年轻的军官丝毫没有流露出不快,反而告诉他们护国军可以给他们派遣一个营来维持治安,保证洋大人们的绝对安全。老谋深算的朱尔典拒绝了,在他看来,这不是保护更像是一种武装监视,根据他多年的经验,除了义和团时期,中国人还不敢主动挑衅各大列强的权威,而那一次暴乱已经让中国人吃够了苦头,因此现在也没有必要接受中国人的“保护”,否则各国的颜面何存?眼下他要做的,是尽快从一个纷乱的局势中判断出必要的线索来,这才是一个外交家应该履行的职责。

    只是这一次老奸巨猾的朱尔典也被秦时竹骗了,袁世凯已死、段祺瑞被捕的消息让后者刻意地隐瞒了起来,倘若这些消息马上抖落出来,那么各地救援的北洋军必将裹足不前,从短期看能迅速地稳定局势,但从长远来看,却失去了一次藉机消灭北洋武力的好机会,只有最大限度地消灭北洋军的实力,才能真正统一中国,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话现在虽然还没有人说起过,但秦时竹是极端信奉这条至理名言的……

    在这样的刻意安排下,接触到袁世凯和段祺瑞消息的警察都被控制了起来,在这个方面陆建章很有本事,只消一句“不得乱说,否则全家死光”的威胁就足以让下面这些警察闭嘴,再加上每人10个大洋的封口费,他们一个个地拍胸脯保证不会泄露半点消息……

    短暂的混乱局面过去后,京城的秩序开始慢慢地恢复,所有官员得到的指令是“戒严期间,一律军管,除少数行政人员留守值班外,其余一律放假,何时回来办公静候通知,在此期间薪水照旧……”大小官员虽然迷惑不解,但还是很合作的表态,这等于是数天的带薪休假,他们坚信不管后果怎样,他们都能安然无恙,至于局势如何,谁都会在心里暗自猜度,这可是大洋所禁止不了的,自然面上只能保持唯唯诺诺的态度。

    ++++++++++++++++++++++++++++++++++++++++++

    同样的消息自然也会传到美国公使馆内,秘书了解到通报的情况后已经向芮恩施公使做了汇报,此刻,后者正端坐在略微有些发旧的办公桌面前,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连秘书给他送来咖啡都浑然不觉。

    “先生,您是否在为局势感到担心?”秘书是一同跟随芮恩施上任的,对他秉性非常了解,来中国后还没有看见公使如此长久的思考。

    “不,我不担心。”公使摇摇头,随即便发现了桌上的咖啡,刚端起来一股醇香就飘进他的鼻子里,公使笑着对秘书说,“今天你煮的咖啡似乎格外的香甜。”

    “哦……谢谢您的夸奖。”秘书随即补充说明道,“其实我每天都是按照同样的步骤和方法为您效劳的。”

    “这么说是我发生了错觉?”

    “不,先生,我宁愿理解为有一些事情深深打动了您,让您感到是那么的美好,连咖啡都更加可口了……”

    “查理,你变得越来越会说话了,想必你一定是用你的甜言蜜语打动了你的未婚妻吧?”芮恩施心情真的不错,居然有心情和秘书开玩笑。

    “您又取笑我了。”秘书脸微微一红,随即又问道,“不过,说真的,我很想知道您为什么这么高兴。”

    “是的,虽然他还没有变成现实,但我已经看到了成功的曙光。”公使放下咖啡杯静静地说道,“这是我们自从五月份遭受挫折以来最大的转机。”五月份,由于和列强在众多问题上的不一致加之使东北问题国际化的企图被日、俄两国所拒绝,美国退出了六国银行团及相应的善后借款,这对于美国在华势力的发展,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转机?”秘书不解地问道,“您指的是护国军方面?”

    “就是你刚才带给我的消息,从军事角度来说,袁世凯政府已经失败了,秦时竹入主北京已经成为定局。”

    “可是先生,眼下战事还远远没有结束,虽然护国军占领了北京,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局已定,恰恰相反,南方还有为数众多的北洋军,我个人甚至认为中国可能会爆发一场血腥的内战。”秘书眨巴着眼睛说道,“而且,北洋集团的领袖袁世凯总统和段祺瑞总理目前都是下落不明,他们对于北洋军都是具有高度号召力的,这可能会带来战事的旷日持久。”

    “难道你认为北洋军能在武力上能与护国军抗衡?不要忘记了护国军可是打败了俄国人的部队。还有,我们的军事观察员发回来的报告也认为护国军的战斗力和装备要强于北洋军。”

    “这些我不否认,但是北洋军的主力还在南方,如果他们不是北上而是就地割据做军阀,情况会变得更加复杂,说不定中国会再次出现南北fen.lie的局面。虽然护国军在军事能力上可能会更加强一些,但是千里迢迢赶赴南方作战,我对他们的前景并不看好,更何况还有俄国人和日本人在旁边盯着,万一秦时竹抽调兵力过多,他的东北基地就可能保不住。”秘书顿了顿,“我倒是认为,如果我们有机会,就应该积极参与斡旋、调停,就像两年前我们在中国革命和今年在中、俄冲突中所扮演的角色一样。”

    “查理,你的分析是片面的,难道你忘记了今天上海领事馆发来的电报?中国海军已经北上,运输着北洋军前来增援?武昌方面的消息也证实了北洋军的2、4两个师也即将投入战斗,在南方割据做军阀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已经降低到了一个相当低的程度。”芮恩施狡黠地一笑,眼睛玻璃里闪过常人捕捉到的亮光,“而且,根据我的判断,袁世凯和段祺瑞可能已经落入护国军的手中,只是出于种种考虑,秦时竹不愿意现在就公布而已。”

    秘书吃了一惊,连忙追问道:“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今天清晨的枪声和交火事件告诉我的。护国军敢于出动这么少量的兵力攻击总统府和国务院,并且又能做得如此悄无声息,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事先已经在城里安排了内应,具体是谁我说不上来,但是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警察们继续维持着治安,很有可能是警察当中的头目选择了和护国军合作。你想,在这样周密的部署安排下,袁世凯和段祺瑞怎么能够全身而退呢?他们目前最最好的处境也就是躲在城里某处隐秘的地方,但要出城几乎是不可能的……”

    秘书随即脱口而出:“我明白了,难怪他们要戒严!”

    “因此,袁世凯绝无可能和他的部队再次联系上,秦时竹的胜利将是短期内的事。而且,即使袁世凯能幸存下来,他的政治生命也已经结束了,他暗杀国民党领袖的愚蠢行动使得他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换而言之,秦时竹也许还会有一些麻烦,但局势已经不可能根本性地逆转。”

    “如果英国佬直接插手呢?失去了袁世凯这张王牌,他们控制中国的野心恐怕没有那么顺利了。”

    “这是我们需要做的,我们要尽力避免任何一个大国直接出兵干涉中国的内政,像英国人用刺刀再扶持一个傀儡上台这样的举动,是再也不允许发生了。”

    “那么德国人呢?都说北疆方面和德国之间的关系很密切,秦时竹上台后会不会倒向德国,或者全面推行亲德方针?”

    “这也是灾难性的后果,甚至比英国佬控制中国的影响更为恶劣。我刚才说我们的转机来了,意思是我们要利用这次中国政权更迭的机会,引起秦时竹对我们的好感,这样我国在远东的利益就又有了一层新的保证。”芮恩施洋洋得意地说,“为了善后,秦时竹肯定还需要借款,在这个方面,我们美国可以给他提供另外一个不错的选择,至于其它,我相信,对于引入我们的势力进入满洲以便牵制俄国和日本,他一定也是赞同的。

    “但愿国会和白宫那些先生们能够认真听取您的意见。”秘书已经被说服了。

    “等着吧,等我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他们一定会接受的,如果我们在拥有菲律宾的基础上再拥有了中国,那么基本可以覆盖整个西太平洋了,而20世纪也必将成为美利坚的世纪。”芮恩施踌躇满志地对秘书下令道,“你尽快和护国军方面取得联系,就说我愿意就当前的时局和秦时竹交换意见,希望他们能安排一次秘密会见。记住,一定要保密,尤其不能让朱尔典那个老狐狸知道。”

    “是”秘书应声后,就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