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四章 际会风云:第三十九节 化工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下午参观化工厂的时候,金实保也跟着去了,既然在化工厂蕴藏了盐场发展的勃勃生机,那么是非掌握信息和动态不可,自己不懂不要紧,有儿子在呢。想到这里,他有些后悔,范旭东开办化工厂曾经向他买过不少盐,自己愣是没给他什么优惠和好处,若是因此因小失大,可就太不划算了。想到此处,他恨不得自己也年轻20岁,去东洋、西洋扔他个几万块钱去学西学,这投资,值了。他甚至进一步推论得出,之所以12年前家业还不如他大的沈麒昌能有今天这种举足轻重的地位,肯定全部是靠了这个懂西学的女婿。

    想到此处,他深深地后悔,为什么不给自己的那些女儿找一个懂西学的丈夫?哪怕一个也好啊。当时为了巴结权贵,女儿们不少都嫁给了官宦人家,受气不说,还贴上了一大笔嫁妆。他不是心疼钱,而是心疼这么多钱扔下去的投资效益不好。看看人家沈麒昌,就一个女儿,偏偏就嫁得这么好,北疆巡阅使,整个中国也就这么一个,在北疆这一亩三分地上,那是比袁世凯这个大总统还威风。自己当年还和别人私下里嘲笑过沈麒昌居然只生了一个女儿,家业靠谁接手?幸好没敢当面嘲笑,不然只要沈麒昌稍微露点口风,还不被秦时竹整死?堂堂北疆巡阅使,要整自己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不幸中的万幸是自己还有个懂西学的儿子,这太不容易了。当年也是咬咬牙送他出去的,要多跟着旭东学学。”

    “那是,那是。”吴蕴初一脸诚恳,“范先生就是我的楷模。”

    “不要过谦了,我像你个年纪的时候,连什么叫化工都不懂呢。”范旭东比他大7岁。

    “刚才何主任告诉我,化工的基础产品可以概括为三酸两碱,现在有了一酸一碱,还有两酸一碱你们打算怎么弄出来?”秦时竹适时将话题引了开去。

    “我先说碱吧,还有一碱就是纯碱。据我了解,北方实业已经在生产纯碱了。”范旭东告诉大家,“不过原料是来自天然碱。辽宁境内有两处天然产碱地,一为大布苏碱泡子,一为玻璃碱甸子。北方实业原来出碱,就是靠用这两处之天然碱精制纯碱,年产在80万公斤以上。方法简便,就是需要用天然碱。”

    秦时竹用征询的眼光看何峰,后者点点头,意思没错。

    “光靠这两处地方够吗?”秦时竹深表怀疑,北方确实有不少天然碱,但如果光靠这个就够的话,化工就不必发展了。

    “若是要扩大规模,自然是不够的。”范旭东性子很好,“我的意思是天然碱的前景看好。目前河套有碱湖20多处,有人在那设立碱场,春夏雨季之后,曝晒蒸发,结品成碱,然后用水溶化,加进平地所产之碱,澄清溶液,烧熬浓缩后灌入木模中加压成块,可年产l20万公斤;鄂尔多斯碱湖区也有此类土法制碱,所得产品可从包头或宁夏转运。另外,最近地质所探明内蒙有不少湖泊产有高品位天然碱,每年可产1万余吨,若是交通方便,纯碱年产量翻三番没有问题。”

    “翻三番后是多少?”

    “大约12000来吨吧。”范旭东笑笑,“如果用化工原料制碱,也不是没有办法,外国人早就开发出了苏尔维制碱法,能以盐做原料,通过氨碱法很方便的出碱。”

    “好,就上马这个企业。”秦时竹拍板,“三酸两碱,靠天然终究不够,还得用原料,用化工制造出来,将来市场需求大了,随时随地能够生产出来。”

    “巡阅使,不是我夸大难处,现在有好些困难:第一,这苏尔维制碱法虽然已经研发成功50年了,但各国一直保密,我只是耳闻,具体怎么做并不清楚,中国人中也几乎没有懂的;第二,用盐做原料简单,但是,盐税太高,就是生产出来,也无法与外国产品竞争;第三,搞这个,需要购买大量的机器设备,要投资,要电力,而眼下,营口的电力却还是问题。我们办了电解厂后,电力就一直用得紧巴巴的,再上马纯碱,尽管耗电不多,可能……”

    “老何,技术的事情我不懂,你给旭东好好说说,这东西一定得建起来。”秦时竹不知道怎么弄,但知道这家伙的重要,特别是过两年就要打世界大战了,到时候进口全部断绝,与其那时候坐以待毙,不如现在就动手。

    “旭东,我搞工业的口号是什么你知道吗?”何峰也不急着说。

    “我知道,凡是外国人有的,咱们中国人都得搞出来。说实在的,您这话太有魄力了。”范旭东一点都不觉得何峰在吹牛,实际上,北方实业绝大多数工业项目都在填补国内空白,钢铁、水泥、玻璃等,都是这个思路的体现,用科学一点的话语解释,就是要建立资产独立、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

    “因此,这纯碱一定要搞出来。技术有困难,你放心,我给你去弄资料,你负责落实;设备难购买,你不用担心,我一定给你从德国搞来;电力短缺,你不用愁,根据建设规划,今年的营口电厂的扩建已经开始了。至于盐税嘛……”

    范旭东赶紧追问:“盐税可是关键,不然这么贵的盐,生产出来也卖不出去。”

    “呵呵,我们刚刚讨论了盐政改革,决定,工业用盐……”秦时竹拖长了声言。

    范旭东大喜:“减税?减多少税?”

    “不!”秦时竹看到范旭东有点失望的神情,笑着说,“一律免税!”

    “太好了,有巡阅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一定早日将纯碱搞出来。”范旭东差点没高兴地跳起来。

    “从今天起,就可以开始了。”秦时竹认真地说,“我给你两年时间,技术方面有困难找何主任,资金方面找我岳父,基础设施,比如用地、电力等,找禹主任,总之,一路绿灯。”

    “好,好。今天晚上就开始。”范旭东激动地像个孩子,手舞足蹈起来。

    “范先生,您看,若是建立公司,能不能让我也在里面入股?”金实保听刚才几人一说,又听自己儿子在旁边和自己嘀咕纯碱的重要和高额利润,立刻就明白这是发财的好机会,不失时机地站了出来。

    “入股?”范旭东一愣,怎么铁公鸡也想入股了?“金老板,这东西八字还没一撇,风险很大,您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不用多考虑了,我也是明白人,这东西既然这么重要,那您说不搞成吗?咱们总不能老受洋人的气。”金实保这回倒来了民族感情,“有了巡阅使、何主任、沈老、禹主任等人的支持,这东西今年不行那就明年,明年不行就后年,我看肯定可以弄出来。您就让我入股吧,现金也行,用盐折算也行,您要是同意,我明天就来签合同。”其实他心里在想,这东西秦时竹说得这么斩钉截铁,又大开绿灯,肯定没有多少问题。北方实业发展如此迅速,股票价格这么高,肯定和秦时竹的魄力有关,以前是没机会参加,现在机会来了,若是再不参与,恐怕死了都不能原谅自己。再说了,搞纯碱又是要大量用盐,自己如果是股东的话,在同等价格下肯定优先买自家盐场里的盐,等于能赚双份的钱,再不搏一下,真的是老糊涂了。

    “金老板,不是我不肯答应,办厂的,哪里又不希望人家入股的呢?只是这事我还要和沈老商量过,您占多少股,以什么方式入股,得他首肯才行。”范旭东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铁公鸡转性了,但有人愿意投资总是好事。

    “范先生,这个我会找沈老商量的,不过您也得替我美言几句,毕竟发财谁不想啊?”金实保咬咬牙,“如果他同意给我占两成以上股份,我情愿每年再给工业高专捐一万元教育经费。”

    吴蕴初赶紧把“盐政奖学金”的事情告诉了范旭东,后者一脸的感慨,今天好事都赶一块去了,看来急匆匆地从学校回来是再正确不过了,连声说:“那我一定尽力而为。”

    “旭东,还有两个酸虽然现在北方实业也能生产,但是,产量不够,越来越难以满足需要。我希望你能够挑起担子来,把其余两个也好好生产。”何峰拍拍他的肩膀,心里想,这些技术我可都有呢,就是要找你落实。

    “是,我一定不辜负巡阅使、何主任的期望。”

    “等这些基本的搞好后,我们还要生产化肥、农药、有机化工等等,凡是外国人有的,咱们中国人一定也要搞出来。”何峰再次强调了他的名言。

    “我信,我们一定可以。”

    “到时候,范旭东、吴蕴初你们两个可就是中国的化工大王了,将来写历史的时候,可要给你们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呢。”秦时竹风趣地说道。

    哈哈哈,大家都乐了,中国化工的春天也到了……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