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四章 际会风云:第二十八节 承德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收到马鸿宾的回复,夏海强暗暗发笑:果然不出老子所料。但是,他故作为难地提出:“供应军械,也无不可,只是目前北疆自己的换装也十分迫切,兵工厂是加班加点地干也满足不了需求,好在吉林兵工厂已经开始试运行,等他们生产的产品一合格,我马上要求大帅给你们全部配齐怎么样?”

    “这个……”马鸿宾有些犹豫。

    “我的意思是现在不是不给你们,而是没有能力全部给你们。按照你们眼前1000杆步枪、10万发子弹、5挺重机枪的要求,我看最起码到年底才能配齐。”

    “不足部分,我们就出钱好了。”马鸿宾误会了夏海强的意思,以为他怕供应粮草不需要如此大的款项而故意不愿意全部提供。

    “呵呵,现在还不是讨论钱不钱的问题,价格方面一切好商量。我可以告诉你,旧毛瑟40元一杆,新毛瑟75元一杆,子弹每万发700元,和袁世凯购买的价格一样,我们还负责送货上门,宁夏可是比北京要远多了,这样等于在价格上还打了折扣。”夏海强记得清清楚楚,何峰告诉过他,新毛瑟的成本连同配件在一起是48元多一些,进口货要卖到80多元(主要还要摊销技术设计的成本),还不负责关税和送货上门,最最要紧的是,辛亥革命后,各国对中国普遍实行武器禁运,除了手枪外其余都不能流入,除了黑市上的走私货,其余都是有行无市。

    “夏将军,您看这样行不行。”马鸿宾提了一个适中的方案,“我们先购买一部分新毛瑟,其余部分先用旧毛瑟顶替,如果能在一年内给我们换齐,我们情愿用两杆旧毛瑟顶替一杆新毛瑟。”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夏海强一拍脑门,故作惊讶状,“为了统一制式的需要,沈厂和吉厂都已经不生产旧毛瑟了,我们手中现有的,大都是换装换下来的。虽然不是新货,但质量可靠,经久耐用,而且他们的价格还可以再打八折,还是很实惠的。”

    “行,那就五五开吧,一半新,一半旧,不过不能再少于这个数目了,不然叔父肯定以为我办事不力。”马鸿宾也很为难。

    “没问题。就按这个办,到时候等忙完了,再给你们全部换装。”夏海强装出一副坦白样,“实话告诉你,我自己的部队也没有全部换装完毕,剩下的用旧毛瑟的都让我留在营地了呢。”

    旁边的参谋长马允承听得直笑,夏海强撒谎时面不改色心不跳,15师早在上个月就已经全部换装完毕了,这么说,无非是想把手中的旧毛瑟推销给宁夏方面。

    马鸿宾却没有发现这样的异常,在他看来,中国军队,真的能全部换装完毕简直不得了,夏海强这么说丝毫没有引起他的怀疑,于是就爽快地答应了。

    马福祥得知达成协议后,他十分欣慰,只要装备一到齐,他就准备着手第二步方案……

    ++++++++++++++++++++++++++++++++++++++++++

    为了确保内蒙安宁,秦时竹视察完船舶学校后,匆匆忙忙地赶到了陆尚荣所在的承德,出于对此次会议的重视,连远在沈阳的葛洪义也特地赶来。

    “我的主张是,趁眼下乌泰还没有实质行动之前,立即出兵消灭它。”陆尚荣在作战室里,对秦时竹等人说,“根据情报显示,乌泰自身兵力只有不到3000之众,且军械良莠不齐。我拟用第12师的主力消灭其于老巢,然后仿效海强的做法,将各相关王公、旗主一网打尽。现在12师已经基本动员到位,粮草和军火准备得也差不多了。”

    “现在袁世凯对你态度如何?他又有什么动向?”

    “老袁的态度自然是拉拢又拉拢。”陆尚荣笑眯眯地说,“驻扎在唐山的北洋军对我军也格外客气,看得出来,他在营造‘好’气氛。”

    “就没有实质性的活动?”

    “有。送了我不少东西还有银子,连我的手下也有不少人收到了。不过你放心,经过兵变后的整顿,全军上下纪律良好,每个军官都能自觉地上缴,没有中饱私囊的。”

    “做得不错。确实要警惕,敌人在战场上没有打倒我们,会千方百计地利用糖衣炮弹打倒我们。”秦时竹告诉大家,“这可是老袁屡试不爽的武器。”

    “这种武器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用。”陆尚荣笑着说,“我脑子还是清醒的,虽然按照老大的吩咐与他‘交好’,但那跟弦始终是紧绷着的。不过,据我得到的情报,现在袁世凯不仅从我手里购买多余的步枪,而且自己在北洋机器局里也开工生产了,每天能成30杆左右,据说还在谋求进一步提高产量。”

    “袁世凯也很上进嘛!”秦时竹笑了一声,“他要造就让他去造,这点供应量是远远不能满足他的需求的。到目前为止,从你手中已经卖出多少了?”

    “前后大概一共是步枪3万杆,子弹100万发,山炮炮弹3万发。”说起这个,陆尚荣开始笑话袁世凯,“他手下的人大概购买外国军火回扣拿惯了,对我们的交易居然也敢明目张胆地索要回扣。开始我们的人不懂,没有理睬它,结果武器纷纷被对方退了回来,借口质量不好,成色偏差。后来我得知,连忙叫手下送了1万元打点费,那家伙立马就不吭声了。就这样,把那些最破烂的汉阳造全部卖给老袁了,而且全是按新品的价……”

    “哈哈哈!”三人笑做一团。

    “不过,根据老何给我的资料,袁世凯从咱们的钢厂买了数目颇大的枪管钢和炮钢回去,从汉阳厂那边也弄了不少原料过去。根据腾龙社的估计,连同我们卖出去的再加上他搜刮的军火,已经可以为他装备4个师了,我们还是大意不得。自从和我们交手被打得颜面无光后,袁世凯对于整军备武倾注了极大的关心,一方面加紧对原有的北洋六镇加以充实、提高,另一方面对各地的旧巡防营加以改编,现在从第一到第十师的架子全部搭起来了,兵力、武器在源源不断地补给中,袁世凯还准备了二十个混成旅的计划,除了现有的几个外,都会重新组建起来。”葛洪义神色严峻地说,“组建这么多部队,固然是要对付南方用的,但是现在南方革命党的军队已经裁撤得差不多了,袁世凯还是大肆扩充武力,矛头显而易见地对准了我们,我们不可不防”

    葛洪义这么一说,气氛倒是陡然紧张起来,陆尚荣走到地图边,说:“现在,在内蒙方向上的压力主要是驻扎在唐山附近的第2旅,怀柔到密云一线的第1师,京城的禁卫军,京城-廊坊-天津一线的第1旅,在山西方向主要是保定至石家庄一线的第3师;另外,在山东的第5师、河南彰德附近的第2师也能就近赶到增援。从整个作战形态上看,我们对直隶,也就是自察哈尔以西的山西、绥远,包括最近可以拿下的甘肃,与东北的联系将会被分割开来,即使飞艇,也不能保证运输,而察哈尔以西,都是没有军火工业的,子弹什么的用一发少一发。如果北洋军发狠,我们的局势不妙。因此,虽然我同意你派遣夏海强去收甘,但是持保留态度。虽然你已经让他留下了一半人马,但在我看来,察哈尔的整个防御力量就被削弱了。”

    “可是,如果北洋军进攻,会一样面临我们两面夹击的危险啊!”葛洪义其实是同意陆尚荣的判断,但他觉得还是要考虑周详些。

    “是的,不过你们要考虑到,无论绥远还是热河,现在和察哈尔之间并没有直接的铁路相通,也许李春福的骑兵可以快速增援,但我的部队就没有这么快能力了,到时候我可能就不去解察哈尔之围,而只能去打唐山紧逼京城了,但这样就要迫使我部去打攻坚战,这是不利的。”陆尚荣缓缓地说道,“山西有娘子关之险,只要是蓝天蔚在防御,不管是谁都打不进去,所以山西可以确保无忧。”

    “这么说我让夏海强去甘肃的意图是错误的喽?”秦时竹被吓了一大跳,“本来在我日程中,甘肃还要再等等,没想到他们自己闹起来来了,我就趁势吧,没想到露出这么大一个破绽。”

    “大哥不用自责。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陆尚荣宽慰他,“我这只是最危险的分析,事实远远没有到这一步,不要说袁世凯还没有准备好,即使他准备好了,他也不一定敢冒这个险,这样和我们全面开战,他没有一个充分的理由是交待不下去的,更为要紧的是,袁世凯也缺钱,甚至比我们更缺钱,他凭什么和我们打?”

    “这倒也是,看来我是太悲观了,袁世凯的善后大借款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秦时竹说得是事实。为了向袁世凯提供一笔大借款,谋求在中国的政治、经济利益,六国银行团在伦敦中英协会召开第一次会议,日俄两国代表坚持日俄两国财团应有选择对外放款代表之机关,不必一定要由将来成立的六国银行团经办。俄国方面代表认为大借款的合同条款内容不应包括可能损害俄国在北满、蒙古和中国西部特殊利益的内容;日本方面则主张大借款的数额不得用于东三省与内蒙古东部。经过一个多月的讨价还价,各国不仅在取得自身利益上达成了协议,而且又在如何向中国垫款和承办大借款问题上提高了砝码。他们共同制定了一系列借款条件:如中国政府必须提出垫款的目的和用途清单,由六国银行团进行监督;作为抵押的税收必须由海关或类似机构负责管理;垫款是大借款的一部分,在今后5年,中国不得向六国以外的银行团借款;在此期间,银行团应为中国政府的财政代理人等等苛刻的条件。

    梁士诒秉承袁世凯的旨意不惜条件借款,但鉴于条件实在太苛刻,也不得不做些非实质性的修改,如“关于各省用贷款发放军饷及遣散军队的费用,须由地方政府备三联清单,由中央政府委派高级军官及该地方海关税务司合同签字,除此之外的正常政府开支,只需每月将账目报于银行团……”

    列强对于这个变通还算满意,6月份以后,陆续交付了300万垫款,垫款总计已达到1200万两白银,虽然数额巨大,但对于维持北京政府的巨大开销来说,根本无济于事。为了从根本上扭转财政空虚的局面,梁士诒谋求一笔巨额贷款。7月4日,六国银行团正式递交了进一步垫款和“善后借款”的四项条件:1、给予该银行团5年的债票专利权;2、须以盐政担保,并参照海关实施;3、需聘请银行团中一人为财政部顾问;4、需聘请外国人为稽核处处长。由于涉及国家主权问题,梁士诒考虑到革命党人的激烈反对意见,根本不敢答应,为了使六国更改借款条件,他提出将借款总额减少为1000万英镑,并减少每月的垫款额。

    见梁士诒不肯就范,六国使出了杀手锏,即不再给袁世凯政府垫款,并继续施加压力,声明如不照办,中国将无法从他们手中取得任何垫款。为了既获得贷款,又不至于太难堪,梁士诒采用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办法,一方面不放弃和银行团的接洽,另一方面与英国姜克生国际银行团代表商议借款事宜,并于12日签订了初步的借款合同,姜克生国际银行团的背后主要是克利斯浦公司。在当时的英国,汇丰银行并不是主要和最大的银行,其它银行集团对英国政府支持汇丰银行垄断的政策十分不满,虽然他们通过北疆的一些建设项目提供了贷款,但在他们看来,这远远不够,巨大的中国市场断然不允许汇丰独占。这次贷款得到伦敦西南银行等六家银行支持,并还有法、美资本家参与,这些都是想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的人。

    克利斯浦借款成立的消息起初是保密的,但是,任何银行团要想获得资金,都必须在公开市场上募集,各国银行团听到消息后,纷纷给本国政府施加压力。英国外交部赤裸裸地宣称:“大英帝国无法压制克利斯浦公司向中国政府提供贷款的欲望,但他可以让中国政府考虑一下接受这笔贷款是否明智。”

    朱尔典秉承外交部的意思,直接对他的老朋友袁世凯发出威胁,要求他取消克利斯浦借款,只准向六国银行团借款。

    秦时竹大致地向两人说明了这个情况,告诉他们,在年内,大借款成立不了,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应付察哈尔这个漏洞。

    听得秦时竹介绍了这个情况,两人又松了一口气,陆尚荣连称:“还好,还好,到年底甘肃肯定解决了,察哈尔这个点也没什么问题。”

    “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不得不多加小心。”葛洪义提议,“既然孙烈臣的16师已经动员起来了,我们干脆就换个思路,让他作为攻打乌泰的主力,大黑从主攻变成助攻。从军事的角度讲,16师虽然有很多老兵,但毕竟没有经历过激战,对他们来说是个锻炼;从政治的角度讲,只要大黑继续加以牵制,我们还是可以做出假象,让袁世凯误会我们和大黑有隙;从内部关系来讲,孙烈臣在革命中并没有建立令人信服的功绩,咱们提他做了师长、洮南镇守使,恐怕他心里也会不安,是该给他个机会露脸……”

    “好,立即发电报给16师,火速解决乌泰问题。”秦时竹下了军令后,一脸狡黠地说,“洪义,你这次来承德,恐怕不是为了和大黑通报情况这么简单吧?”

    “什么都瞒不过你。”葛洪义也笑了出来,“眼下在吉林和沈阳和黑龙会摊牌在即,警察特别是特警人手不够,我是来找大黑要突击队帮忙的。”

    “要和黑龙会干啊?”大黑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要不要我也去?”

    “别,别,我的好兄弟,你现在是内蒙古都督,中将师长,可不是突击队队长了,你把得力手下派遣给我就好了,你就在这好好练兵吧。”

    陆尚荣闷闷不乐地说:“其实,升官了也没有什么好的,搞得现在只能在指挥所里指手划脚。再加上现在仗也没得打,手脚都痒痒了。”

    “我说大黑,你怎么跟海强一个德性?”

    “他?算了吧,他才叫好战心切!我也是随口说说,哪有师长不当去当突击队队长的?”陆尚荣自我解嘲般地说了起来,“只是前次搞掉贡王没我什么事,这次去收甘也没我的份,再打乌泰还是我靠边站,看来我的戏还在后头,他们都是给我垫场的。”

    哈哈哈,三人都笑了起来。

    “报,宁夏来的绝密电。”

    秦时竹粗略一看,大声说:“好,海强这次办得不错,用区区1000杆枪就居然能把马福祥笼络住了,看来魅力不小。”

    陆尚荣看了一眼后说:“居然能在宁夏府找到粮草补给,这下后勤压力就减轻了。真是士别三日,非吴下阿蒙喽。”

    葛洪义同样大喜:“我看干脆让马福祥好人做到底,一不做二不休配合进军,把马安良给办了就好了。事成之后,可以封他为宁夏镇守使,兼一个骑兵旅的旅长,等他纳入北疆国防军的体制后,可以按照骑兵师标准改善装备。”

    “这计不错,本来商定就是甘肃为一师一旅,师现在已经有了,旅的番号就给马福祥好了。”秦时竹盘算了一下,“甘肃虽然号称有三万之众,但除了马安良的七千骑兵,马福祥的三千骑兵,其余都是巡防营,没有什么大用的,估计还能有三成是空报的数额,若是有马福祥襄助,我估计海强赢得可能性就是十拿九稳了。再说此人也是员名将,将来若是对俄国动手,少不了他的骑兵露脸,就这么办吧。”

    “大哥,你不会吧,这次你派给海强的任务实在太过凶险了些,他不到8000人的部队居然要去攻击三万?”葛洪义直摇头,“你当时也太儿戏了吧?若是马福祥和马安良联合呢?海强岂非败得很惨?你这是把他往火炕里推啊。”

    “没有啊。”秦时竹一脸无辜样,“是他告诉我说这些人马够了,部队要是太多了,后勤就够呛,另外,我还给了他一个锦囊妙计,现在看来,基本就是这么行事的。”

    “锦囊妙计?”葛洪义苦笑一声,“你还敢把自己当诸葛亮啊?”

    “拉一个,看一个,吃一个。我相信他应该已经吃透这个精髓了。”秦时竹哈哈大笑,“我示之以弱,才能让敌人掉以轻心,我敢担保,现在赵惟熙这个混蛋已经接到情报了,但是马安良肯定向他拍胸脯保证无事,所以甘肃不会发电报给袁世凯的。”

    “我看这个马安良恐怕是自己想做甘肃都督吧?”

    “是的,此人野心勃勃,心狠手辣,非去不可,不然纵然得到了甘肃,也不太平,他可不是会力辞都督职位的马福祥。回电海强,就把刚才的条件告诉他,但是他不得主动提出,只有等马福祥自己表态愿意加入后才能用这个条件笼络住他。”

    “大哥,这又是为何?”陆尚荣有些奇怪。

    “如果我们直接告诉马福祥,就显得我们太有求于他,这个条件能不能满足他还很难说,非要他感到如果不和我们合作,他就失去一次机会时,这样的笼络才是有保障的,我还指望他给我去打老毛子呢。这就好比做买卖,你要是显得太急躁的话,你就要不了好价钱。”

    “可是马福祥能如你愿和我们合作吗?”

    “他会的,就凭他多年的政治经验和庚子年的表现,他绝对会的。你们不要小看了他,他可是年纪比我们大,经验比我们丰富呢,客气的话,称他一声叔又何妨?再说,将来落实民族区域自治,他将是第一典型。”

    最后复电夏海强时,除了告知他上述事项外,还告诫他一定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慢点没关系,千万不能急躁进军,不过要赶在冬天来临前完成。

    “好,最后一个议题,大黑,上次交待你的秘密任务完成了没有?”

    “完成了!”陆尚荣很爽快地回答。

    “秘密任务?”葛洪义有些迷惑,“我怎么从来不知道?”

    “哈哈,看来情报头子也有没掌握情报的时候。”其余两人会心一笑。

    “好了,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葛洪义感到被戏弄的尴尬。

    “说穿了也没什么,大黑,你把若愚招呼到这里来吧。”

    不多时,陈若愚从外面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报告!12师3团2营1连2排少尉副排长陈若愚前来报到!”然后对三人一一行礼。

    “小伙子又长高了嘛!”

    “看上去精神也不错!”

    “谢谢三位叔叔的夸奖!”陈若愚从小就是和秦时竹等人的关注下长大的,彼此的感情也相当好。

    “若愚啊,还记得那年我来找你爹,你偷馒头吃的事情吗?”葛洪义哪壶不开提哪壶。

    陈若愚顿时脸红到脖子根,想了想,大声地说:“那时是我不对,做人要有骨气,宁可穷死,也不可做有违道德之事……不过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又受了教育,已经懂事了,还请葛叔叔不要老拿我小时候的事情看待我……”

    “哈哈,我和你开玩笑的嘛。”其实,按照辈分,葛洪义娶了陈若愚的堂姐姐,是他的堂姐夫,但多年来禹子谟一直教育自己的子女以叔叔相称,葛叔叔也就没有顺理成章地转变为堂姐夫。

    “若愚啊,看得出来,经过这些时间的锻炼,你长高了,也成熟了,怎么样,陆叔叔交待你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

    “报告大帅,我已经基本完成好了,就等您来拍板。”陈若愚告诉众人,“经过仔细调查,我从各地来的学生军中,已经秘密地挑选了70余人,年纪在17到20之间,都接受过中学教育,而且满腔热血,一心想振兴中华!”

    “不错,你知道我让你挑选这么多人有何用意?”

    “我不是太清楚。师长只是告诉我让我挑选人准备去德国学习军事,条件一是文化程度高,二是爱国!”

    “看来你把握的不错,你猜猜看,我会让你去德国学什么?”

    “陆军!德国陆军世界第一。不过在沈阳已经有军校了,为什么非要我们去德国学呢?”陈若愚心中也有困惑,“本来我和这些人都是打算报考北方国防高专的。”

    “看来你很会动脑筋,确实,我让你们去德国不是学陆军,而是学海军。”

    “海军。恕若愚多嘴,在我看来,海军是英国第一,为什么不派遣我们去英国学呢?”

    “很好,你没有盲信我给你的命令,而会用自己的脑子思考,已经具备了一个军官的优良品质。”秦时竹缓缓说道,“我让你们去学海军,不是让你们去学海面舰艇,而是……”

    “潜艇?!”葛洪义到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了秦时竹的良苦用心。

    “就是潜在水下的那种舰艇?”陈若愚没有见识过,但多少还听说过一些,“敢问大帅,为什么让我学这个呢?”

    “海面舰艇,西欧列强起步甚早,早在鸦片战争时期就远胜我国,因此现在发展水面舰艇,一来耗资巨大,二来非短时间内可以迎头赶上。可是这潜艇就不同了,欧美列强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而在我看来,潜艇是以后海战必不可少的利器,因此,我让你们去学潜艇,就是希望能在日后的海防中发挥巨大作用。而德国,是目前潜艇界的龙头老大,所以我特意派遣你们这些人去学。学习潜艇,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少则三年,多则五六年,你有信心吗?”

    “有,为了中华的繁荣富强,我愿意做出一切牺牲。”陈若愚斩钉截铁地回答。

    “你的那些战友呢?”

    “他们也有!我一个个调查过,他们都是热血青年,不远千里来投奔北疆国防军,参加革命已经说明了他们的愿望。”

    “好,不错。你们这些人,将来会是中国潜艇舰队的先驱,你们肩上肩负这祖国复兴的重担,我希望你们,在德国学习期间,一方面要学好本领,无论是操纵、战斗、补给、后勤、维修还是设计制造,都要努力去学,把德国人的本事全部学来;另一方面,要时刻牢记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自己是在为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奋斗,无论有多少困难和痛苦,都要坚持下来。”

    “是!我们一定谨遵大帅的教诲。”

    “这是一个秘密任务,下个月你们就可以出发了,德国方面我已经联系好了。你只能告诉他们去德国学军事,至于学什么?怎么学?学多久暂时不要告诉他们,他们的家里,也只能以去德国留学搪塞,万万不可走漏风声。”

    “是!请大帅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好,好好去准备吧,下个月会有人安排你们到德国去的,我到时候就不来送行了,先祝你一路顺风吧。你事务多,你爹那里我会去打招呼的,你就放心吧。”

    “是!请秦叔叔转告我爹,我一定不给他丢脸。”陈若愚眼里闪烁着泪花。

    “有志气!我们都期待你学成归来的那一天。”秦时竹拍拍他的肩膀,表示赞许。

    陈若愚走后,陆尚荣问秦时竹:“为了这个计划,咱们需要付给德国人多少情报和好处?”

    “好处是不用了,不过情报倒确实给了一些。根据老何的建议,我们把英国佬新近开发的斯特科式指挥仪的技术资料交给了提尔皮茨,这对于战列舰尤其是无畏舰是一个划时代的飞跃,等到明年德雷尔火控台技术也上马后,将标志着所有旧式战列舰的过气。”

    “哈哈,那日本人岂不是要吃一个很大的亏?”葛洪义的话是有所指的,日俄战争后,日本方面耗费巨资修复了那些被俘、被击沉的俄国舰艇,指望能弥补和扩张自己的实力,等到新式火控系统出台和全口径主炮在无畏舰上的运用,老一代的战列舰将彻彻底底地过气。

    “不仅如此,德国海军已决定倾尽全力建造和改装战列舰,他们的所有的船台都将用来建造无畏舰,其余包括护航舰、雷击舰等小型舰艇已经来不及更新了,因此他们同意,在秦皇岛的船厂完工后,派出人员在我们这里建造1000吨级的驱逐舰,等到沈鸿烈的部队训练好后,他们就会有新的战舰用了。作为这三年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还将在葫芦岛、秦皇岛两个关键港口兴建海防要塞,装备大口径要塞炮,咱们打不过别人,躲在港口总行吧?”

    “老大深谋远虑,已经一环扣上一环啦。”

    会议开完后,秦时竹和葛洪义率领突击队匆匆忙忙地赶回了沈阳,在他们眼里,乌泰也好,甘肃也罢,都是小患,不足为虑;惟有在身旁的黑龙会和日本关东军,才是北疆的劲敌,形势已经越来越紧迫了……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