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三章 波澜壮阔:第六十三节 条件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轰隆”一声,炮弹在城外爆炸,飞起一堆雪、血、泥的混合物,白色、红色和黑色构成了主调,唯独不见马上的阎锡山,定睛一看,炮弹不偏不倚正好击中阎锡山所处的位置,一堆人倒在血泊中,只剩下那匹马在孤独地嘶鸣……。

    “哈哈哈!”堃岫仰天狂笑,慢慢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都督!”爆炸的声音惊起了全军的呼声,孔庚转身一看,大叫“不好!”

    “杀!”“冲啊!”“为都督报仇!”革命军呐喊着开始了冲锋,攻击从这一刻开始,孔庚冲在最前头……

    “啪!”堃岫的枪口冒出一缕青烟,他不愿意活着受辱……

    杀!革命军如同疯了似的进城、厮杀……孔庚跪在阎锡山的旁边:“都督,都督,你醒醒啊,你醒醒!”

    阎锡山没有回音,孔庚大哭,刚才的不快已经抛到九霄云外,“都督,都督,你要挺住啊……”

    “我……我……不行了,”阎锡山吃力地睁开双眼,勉强说道,“你……你要带弟兄们……继……继续……革……革命……一……一定要打……打回山西去……去,那里……是……是我……们的老……老家……”

    “都督,您放心!”孔庚泪如泉涌。

    阎锡山朝他笑了笑,头一弯,就再也没有醒来……“都督!”,惊天动地的呼喊!

    “大哥,蓝天蔚来电,归绥已经拿下,和山西革命军合兵一处,不过阎锡山阵亡。”

    “哦?”秦时竹眉毛轻微一扬,绥远的占领不在话下,倒是阎锡山的阵亡却有些让人意外,“怎么回事?阎老西不是挺精明的嘛,号称要在三个鸡蛋上跳舞,怎么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

    “你不要损人家好不好?‘三个鸡蛋上跳舞’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阎老西现在不过就是一个革命青年而已,论年纪还不如我们大,哪有这么厉害?”葛洪义笑道,“估计这会儿政治智慧还没有发达到那个地步。据蓝天蔚所说,他是在接洽敌军投降时被火炮轰死的……”

    “诈降?”

    “不是。从后来的投降清军中得知,清军绥远将军堃岫亲自开炮击死阎锡山,开完这炮后,他也饮弹身亡,为了这事,孔庚带人把堃岫的一家老小杀了个精光,蓝天蔚怎么也拦不住……”

    “唉,事情发生再后悔也来不及了,让蓝天蔚好好管教管教他!”秦时竹见事已至此也不好多说,“给阎锡山好好立个碑,宣扬一下革命功绩……”

    在归化城里,蓝天蔚和李春福正在训斥孔庚:“孔庚啊孔庚,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堃岫杀了阎都督固然死有余辜,但他人也死了,你千不该,万不该把他家人都杀了,这算什么英雄好汉?”

    “孔师长,不是我埋怨你,你这么干,以后咱们想再要争取那些满人投降可就不容易了,对革命军的口碑也不好。”李春福和他不熟,不好意思说重话。

    “当时我气昏头了,只想着报仇了。”孔庚耷拉着脑袋,已经从仇恨中冷静下来了,“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大家,请两位将我就地正法吧!”

    周维藩只好出来打圆场,“蓝师长、李旅长,孔师长虽然犯了错,但看在他是为革命一片赤诚的份上,咱们饶了他吧。”

    “还说要就地正法?!”蓝天蔚叹了一口气,“我要是把你就地正法了,这些革命军兄弟还不闹腾起来,变成自己人打自己人?”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次大错既然已经酿成,就只能这样了,把堃岫和家人好好安葬就算是弥补过失,另外就不要再声张此事了。”李春福想起来了,“阎都督临终前有什么遗言交待没?”

    想起阎锡山临死前的场景,孔庚隐隐作痛,哽咽地说:“他让我们革命到底,带领弟兄们打回山西去,那里是他的老家……”

    “唉,苍天无眼,先是走了吴统制,现在又走了阎都督。”

    “我和百川在日本相识,也算同学一场,眼看革命全面胜利就在面前,他却为革命捐躯,我也很难过。”蓝天蔚当年他在日本帝国陆军大学留学时,曾是拒俄运动的学生军头领,阎锡山当时正好在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和李烈钧等人是同班同学,故有相识一说。

    “丧事要好好操办,这对鼓舞士气很重要。”李春福说,“眼下最关键的还是今后怎么办的问题?”

    “打回山西去!”孔庚建议。

    “我看先让部队休整几天再说。”周维藩想到了更为重要的问题,“蛇无头不行,现在阎都督归去,我们革命军也没有了头领,我恳请蓝师长担当此任。”

    “对,对!请蓝师长继任山西都督的位置,带领我们打回山西去,弟兄们一定拥护!”

    “我初来乍到,怎么能做都督呢?”蓝天蔚连连摆手。

    “不!您做最合适,这一路统帅大军,连破城池,打得清军闻风丧胆,您要是做了这个都督,所有的弟兄都会拥护的。”

    “对,要不把咱们兵马也归入蓝都督麾下吧。”孔庚心情好了起来,“我们现在虽说有两个师,但连3000人都不到,缺衣少食,军需不济,蓝都督不会不接纳我们吧?”

    “这个……”蓝天蔚一时不好意思答应。

    “蓝师长,您是不是怕别人传言您吞并了我们的队伍?”周维藩猜到了他的心思,“不碍事的,大家都是为了革命,只要您带领我们打清军,听谁指挥都一样。再说,吴统制在的时候,咱们就是燕晋联军的一部分,您当时不也参与其中嘛,从那个道理说起来,咱们早就是您的部下,不存在吞并不吞并的问题。”

    “这样好不好?孔庚在我这做个副师长,维藩去李旅长的部队做个参谋长如何?”蓝天蔚见他们既然这么说,就提出了他的建议,“咱们以后,可是一家人了!”

    “好!”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从此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其实,这个提议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蓝、李二人兵力强大,装备精良,有飞艇大炮配合,背后又有东北支撑,应该是实力雄厚,趁势归入,对手下的弟兄也算是一条好出路,起码粮饷有保证,不用象个叫花子一样打仗。革命时可以不计较这些,革命成功后总得有个出路才行。

    “老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经过张士衍的推荐,吴蕴初就要就要前来东北,给范旭东做搭档了。”

    “哦?这个味精专家给你们搞来了?”秦时竹很高兴,“现在人才紧缺,应该多推广这种推荐的办法,有些苗子我们不知道,专家们可都清楚得很呢。”

    “有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蓝天蔚专门用密电发来汇报,说他和李春福商量后,已经将山西军收入麾下,也给孔、周二人各自任命了官职,当时情急,不得不如此,望请照准,并希望你能原谅擅自做主的行为!”

    “一律照准!”秦时竹兴奋地说,“蓝天蔚干得不错,不仅拿下了绥远,而且又多了不少人马,岂有不批准的道理?”

    “他还说,他们推举他为山西都督,这个他还没有接受,想听听你的意见。”

    “看来,取山西比我们想像得要容易。”秦时竹高兴极了,“现在名正言顺,正好趁势拿下山西,全面完成三路会攻。”

    “若是蓝天蔚有异心怎么办?”葛洪义隐隐约约提出了他的担心。

    “不用担心,他蓝天蔚不是阎锡山,对革命事业还是很忠诚的,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再说,李春福在那里,对他是一个约束。”秦时竹想了想,“咱们要支持他入主山西,毕竟他在新军中的威望比较高,又有吴禄贞的前车之鉴,他不会轻易倒向老袁的。”

    “他要倒恐怕没那么容易,他手下不少还是咱们东北人呢。”

    “所以说,咱们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取山西本来我没这个打算,但现在机会这么好,不取就说不过去了,古话说‘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我们可要把握住机会,占了山西,才有机会西进,才能巩固绥远一带。”

    “那绥远让李春福驻守吧,封他一个绥远镇守使!”葛洪义想了想,“干脆,把他们的骑兵旅全部升格为骑兵师,和蓝天蔚并级,这样,马占山那边就是骑二师了,名义上自然是表彰他们的革命功绩。当然,骑兵师的编制不用和步兵师看齐,就以8000为限吧。”

    “就这么办。另外,给蓝天蔚多拨些军需,让他把新加入的革命军的军饷补发一下,每人20个大洋,已经牺牲、伤残的都酌情发给抚恤金,把他们好好安抚一下,同时再以我的名义,明确任命周、孔二人,此二人以下,由他们四人商量着任命然后报大本营备案。”

    “这么一来军心就稳固了。”葛洪义深表赞同,“这十几万大洋花得值!”

    东北不缺钱花,南京方面却是窘迫的要命。23日,南京政府以江苏铁路公司出面,与日本大仓洋行签订300万日元的借款,以上海到枫泾间铁路为担保。政府方面得到了250万,还有50万给了江苏都督府。英国曾经出面干涉,日本狡猾地辩解说这是大仓个人对铁路公司的借款,没有援助南京政府的意思,英国也只好作罢。

    几乎与此同时,临时政府以“民国新立,军需孔繁”,拟“暂借招商局抵押银1000万两备用”,这是由招商局出面,与日本邮船株式会社和日清公司商谈的。

    这些事情,看起来是个孤立的事件,其实都是与日本政府的对华总方针相关,那就是尽可能地使中国陷于长期混乱,以便混水摸鱼,扩张自己的领土和获得经济上的支配地位。他之所以原意对江苏铁路公司、招商局和汉冶萍公司几家进行贷款,就因为这几家都是英国的势力范围――长江流域一带的重要企业,日本的经济借款是包含着和英国争夺在中国的统治权这个政治目的在内的。

    当时,长江流域的航运业,是在英国的控制下,日本企图控制招商局借以和英国相抗衡。但日本的举动过于明显,不仅英国反对,连美国、德国也有不同意见,同时招商局股东和临时政府内部也强烈反弹:一共三项,甲、关于大清皇帝逊位之后优待之条件;乙、关于清皇族待遇之条件;丙、关于满、蒙、回、藏各族待遇之条件

    关于清帝逊位的优待条件共有八款:

    第一款 大清皇帝逊位之后,尊号仍存不废,中华民国以待外国君主之礼相待。

    第二款 大清皇帝逊位之后,岁用四百万两俟改铸新币后,改为四百万元,此款由中华民国拨用。

    第三款 大清皇帝逊位之后,由民国政府妥善安排合适住处,侍卫人等,照常留用。

    第四款 大清皇帝逊位后,宗庙陵寝,永远奉祀,由中华民国酌设卫兵,妥慎保护。

    第五款 德宗陵寝未完工程,如制妥修,其奉安典礼,仍如旧制。所有实用经费,并由中华民国支出。

    第六款 以前宫内所用各项执事人员,可照常留用,惟以后不得再招人。

    第七款 大清皇帝逊位以后,其原有之私产,由中华民国特别保护。

    第八款 原有之禁卫军,归中华民国陆军部编制,额数俸饷,仍如其旧。

    关于清皇族待遇的条件有四款:

    第一款清王公世爵,概如其旧。

    第二款清皇族对于中华民国国家私权及公权,与国民同等。

    第三款清皇族私产一体保护。

    第四款清皇族免当兵之义务。

    关于各族待遇的条件共有七款:

    第一款:与汉人平等。

    第二款:保护其原有之私产。

    第三款:王公世爵,概仍其旧。

    第四款:王公中有生计过艰者,设法代筹生计。

    第五款:先筹八旗生计,于未筹定之前,八旗兵弁俸饷,仍旧支放。

    第六款:从前营业居住等限制,一律蠲除,名州县听其自由入籍。

    第七款:满、蒙、回、藏各族原有之宗教,听其自由信仰。”

    “呦,条件不少嘛,听得我都困了。”何峰插科打诨,惹得大家都笑了。

    “大家看看,这些条件你们意下如何?”秦时竹扫视了众人一眼,“一旦清帝退位,革命可以说是基本完成了,这些条件干系重大。”

    “我觉得,这些条件对清帝过于宽容,自古成王败寇,我们能保住皇室的性命就已经很宽大了,还要提出什么优待条件,这是对革命的侮辱。”葛洪义先按秦时竹的意思唱反调,“试想英国查理二世、法王路易十六,哪个有如此好结果?”

    “葛部长言之有理,我也觉得太过优容,想清廷对民众犯下滔天罪行,对外屈膝误国,要不是革命大潮起,哪里肯甘心交出政权?”禹子谟赞同这个意见,“现在的条件,看上去倒像是他们用皇位来换取自身的后路,什么‘尊号仍存不废’,这到底是算革命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还有,每年要民国政府拨款400万两,他们难道还嫌搜刮的民脂民膏少吗?”

    “都督,我的意思是不妨答应这些条件。”张榕表态道,“革命虽然接近成功,但毕竟还没有完全实现,中国孱弱,经不起折腾,列强又虎视眈眈,能早一天实现共和就早一天。再说,当时我们的条件主要也是清帝退位、实现共和两款,现在的条件,虽然有些离奇,但总也符合了主要条件,我看基本上可以答应。”

    “都督,这个条件南京是会答应的,如果我们不答应,在全国民众心中,我们就变成了和平的绊脚石,似乎更有出尔反尔之嫌,对于大局不利。”袁金铠提出了他的个人看法,“至于什么‘尊号仍存不废’的话,都是虚名,天下都没有了,要个皇帝称号有什么用?”

    “我也同意袁议长的意思。”熊希龄说,“虚名倒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条款里有一条清皇族私产一体保护的话语,这对我们可是不太有利。大家想必也清楚,皇族在咱们东北的财产都让政府给没收了,一部分还让我卖了钱……”

    眼看大家盯着自己,熊希龄赶紧解释:“我可是一分钱都没有拿,全部都变成军费了,也就是说,如果要退还财产的话,咱们可是没钱还给人家。”

    “退还?”秦时竹的脸阴沉了下来,“不要说已经卖了钱的不还,就是已经没收,没有变现的那些也一律不还。这些都是民脂民膏,没有哪个是他们自己赚的,说什么也不退。”

    熊希龄点点头,只要不退钱,他就开心,虽然这番打仗估计要用1000万元,但粗粗一算,光抄没的财产就值5000多万,这么大的一块肥肉要是吐出来,他才不甘心。

    ……大家讨论得差不多了,就把眼光盯着秦时竹,意思让他表态。

    秦时竹晃悠悠地说:“大家眼睛只盯着退位协议,却没有想到老袁。革命即将成功,他也马上要掌权,以他的手腕,莫说孙中山不是对手,连我们也在他的图中,我们可要未雨绸缪。”

    “都督说得对,袁世凯一贯信奉武力,他若是上台,肯定是独裁政府,有共和之名而无共和之实,咱们确实不能掉以轻心。”

    “所以,清帝退位后,革命还不能说成功了,只有建立了真正的民主共和,革命才可以说成功。”秦时竹不慌不忙地说,“咱们心里也要有个打算,不能以为万事大吉了。”

    “都督说得有理,承德明日就要交割,山西估计也不在话下,有这些地盘,自保应该有余了吧?”

    “能不能自保,关键还是要看民众支持你否?如果民心不安,有再多的地盘也没用,清廷就是例子,武昌起义前,可以说所有的地盘都是清廷的,但结果怎么样呢?武昌揭竿而起后各省革命烽火成燎原之势,咱们还是要注意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秦时竹说,“这个协议,我看基本可以批准,现在民众差不多也是这个盼头,不过要利用这份协议多争取一些有利条件。”

    “尊号什么的不用管他,每年经费是要中央政府出的,也不需要我们操心,唯一要争取的,就是东北的皇室财产和山西政权。”秦时竹想了想,“各位也要多想想办法,怎么能让咱们东北富强起来。”

    “都督高瞻远瞩、关注民心,我等佩服!”

    “大年,你抄家也有经验了,现在内蒙古全境基本已经平定,但仍有不少在暗处蠢蠢欲动,我想派你去将那边的那些王公好好整顿一番,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是!”……

    承德城外,清军已经将队伍整好了,每个士兵都带着大包小包,根本不像是撤退倒像是大搬家。王士珍心情复杂地回头望了城墙一眼,还没打就要将城池拱手相让,他实在有些不甘心,不过眼下倒像是一个好的归宿。被围许久,内无粮草、外无救兵,部队打仗的士气早就没有了,真要是打起来,肯定没有好下场,纵使能多杀几个敌人又何必?

    旁边的英国人陪着他,劝慰他:“王,不要难过,这是明智的选择,不要为不可能的结果惋惜。只要你的部队还在,你始终是有实力的。”

    是啊,实力,这是袁世凯交待自己的任务,一定要把这部队完完整整地带回到唐山去。他知道凡是跟东北方面交过手的部队都没有好结果,连连损兵折将,这8000人马的份量倒是更重了。空中依然漂浮着飞艇,根据协议,两军之间不交割,不照面,但革命军可以使用飞艇监视清军的撤离情况。今天是士兵们最踏实的一天,只有在今天,他们才不用担心头上的怪物落下炸弹来,往常的苦头已经吃得够多了。

    其他愿意撤离的官员和民众也跟在后面,当然其中主要都是官员和他们的家属,一般老百姓是不会关心谁掌权的,他们只要太平日子,谁给他们安生日子,他们便是谁的好老百姓。唯一例外的是锡良没有跟着走,他一个人呆在行在里,说要与承德共存亡。

    王士珍劝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没有听进去,在锡良看来,清廷这座青山已经快要倒了,他的归宿就是和他一齐埋葬……

    下午时分,夏海强和陆尚荣骑着高头大马进入了承德街区,一路上受到民众的夹道欢迎,青年后生在里面占了不少,尤其醒目的是他们都剪去了辫子以示决心。

    就在革命军的山炮轰隆隆地推进城时,热河行宫方面传来一声枪声,同时伴随着一阵凄厉的叫声:“皇上……太后……”

    锡良死了!他选择了为清王朝殉葬!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